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留恋你温柔指尖 > 正文
第七章
作者:滴滴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为什么?好不容易他们的恋情终于要明朗化了,却遇到这样的事情——程日深已经办了休学手续了。

    真是青天霹雳!

    沈莎翎回想起当导师兴高采烈向她宣布程日深已经自动办理休学手续的那一刻,她只觉得自己被开了一个很差劲的玩笑。她木然地瞅着她的班导师,不明白眼前这个人为什么能够笑得如此愉悦,而她却一点也笑不出来。

    “耶个令人伤脑筋的家伙总算要离开了,关于他曾经给你带来的不安与麻烦,相信以后不会再发生了,沈同学,你该打起精神好好准备下一次的模拟考喽,我和校长都非常期待你的表现哟!”导师笑容满面地勉励着她。

    然而,此刻的沈莎翎心中却只有一种想法,那就是扬起手-掌打散眼前这张令人憎恶的笑脸!

    压抑着内心翻涌的惊愕与难过,沈莎翎凭着过人的自制力由老师办公室全身而退,转身来不及奔进洗手室,眼泪却已经不听话地落了下来。

    她不要和日深分开!她不要!

    .jjwxc..jjwxc..jjwxc.

    一下课,她便一刻也不能再多等直奔他的病院。她要向他问个清楚,为什么他要离开,她却一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瞒着她?他得给她,个合理的解释,否则她绝不原谅他!

    快步走向他的病房,沈莎翎来不及整理紊乱的情绪,便一把推开房门——

    “这么重大的事情,你竟然没有事先告诉我,小心我跟你分手喔……”

    眼前的景象令她惊愕万分——

    不会吧?也许她是气昏头了不留神走错了病房,沈莎翎迅速转身奔出病房重新确认一番。

    没错呀!是程日深的病房,她昨晚才在这里度过,她不可能记错的!

    可是,为什么病房里除了刺鼻的药水味之外,什么也没有了。

    什么也没有了……沈莎翎摇摇晃晃地缓缓步至病床边,腿一软,整个人便摊倒在床上。

    她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指尖轻轻拂过已经换新的洁白床单,上面残留消毒水的味道一成不变,只是缺少了他的身形。

    这间病房在昨夜一度成为她心中最美的城堡——她与他同心筑成,的爱情堡垒,可是谁料到才过了短短一日,她再推开这扇门,竟赫然发现此地已然人去楼空,云散烟收了。

    日深,不在了……教她如何能够相信呢?

    昨晚他还如此温柔地亲吻着她呀!她还记得她一个不小心手一挥让床畔的琉璃花瓶跌碎在地上,她挣扎要奔下床收拾,却被他吻得目眩神迷,而任散落一地的碎片伴着月光,闪闪发亮……

    “你说要爱我一辈子的……我还没听够你说爱我呀,你怎么可以不守诺言?太过分了……”沈莎翎的眼泪潸潸落下。

    昨夜摔碎花瓶的痕迹还留在地板上,那样鲜明,一如他的抚摸,他温柔指尖的触碰,她的身体都还记得那么清楚,可是才不过一夕,他竟然就像一缕烟似的平空消失不见了。

    不!她不允许他就这样跟她告别,连一声再见、一句解释都没有,如果他以为他可以将她当作免洗筷一样吃完就扔的话,那他就是想得太美了!

    沈莎翎忿忿地用手背抹净不住涌出的泪水,她倔强地甩甩头,不让自己再继续伤心沉沦下去了。

    因为她爱他,所以没有太多时间去埋头哭泣,独自沮丧;因为她爱他,所以她要找到他,找到他问清楚,究竟为什么他会狠心抛下她,飘然而去。

    难道他不知道,她不能没有他呀!

    这怎么可能?居然没有人知道程日深住在哪里,连他的基本资料都查不到!

    沈莎翎想尽千方百计请求班导师帮忙调出程日深的学籍资料,想不到联络电话与住址都是一片空白,这个让人难以置信的发现将她完全打败了,她已经想不出其它方法去找他了,除非他自己良心发现主动投案。

    茫茫人海,如果他存心躲她,她或许就真的再没有再见到他的一天了。

    面对着色彩鲜艳的电脑萤幕喟然长叹,沈莎翎发觉自己一点情绪都提不起来,她已经这样魂不守舍地陪着沈父玩了三天三夜的新游戏了,整个心思却都还落在那天程日深坦然脱口说爱她的停格画面上。

    早知道他们要分开,当初就该多向他需索一些爱,好留得如今细细品味。

    “莎翎,你又赢了哟!”沈父伸出手要向她索取胜利的击掌。

    沈莎翎却两眼无神地直直盯着萤光幕,仍然捏着手中的遥控器迅速俐落地操纵着必杀绝技的指法,像个训练有素的电玩机器人。

    沈父瞅着火魂落魄的女儿,心想,若是每个人都像女儿一样电玩技术吓吓叫的话,由他所设计的超难度动作游戏肯定连幼稚园小朋友都嫌无聊吧!

    幸好好不是每个人都像女儿一样——可怕的天才。

    究竟,她和程日深之间又发生了什么事?沈父心疼地望着女儿像着魔似的机器人般操纵着摇杆与按键,感到万分的焦急懊恼,生气自己竟然一点也帮不上忙,也气女儿宁可独自烦恼,却未曾考虑向他倾吐。

    “莎翎,你有一通电话哟!”沈母的声音自游戏房外传来。

    见沈莎翎毫无反应,沈父起身问道:“谁打的电话?”

    “是个男的。”

    “把他挂断!”沈莎翎冷冷地说道,手里的动作依旧未停下来,两眼也仍然直视着有损视力的刺目萤光幕。

    “可是……”沈母犹豫着。

    沈父当机立断迅速关掉游戏机的电源,并且将萤幕的电源整个拔除。

    “不要玩了,你至少该有点分寸吧?玩了这么多天还不够吗?连电话都不接,你到底想要消沉到什么时候?”

    沈莎翎的视线不可置信地由消失亮度的萤光幕转移到沈父激昂的脸上。

    “爸……”生平头——遭,她挨了父亲的骂。

    “还不快去接电话!”沈父命令道。

    点个头,沈莎翎转身离开这间游戏房,这个她躲藏了三天三夜的避难所。

    是该面对现实的时候了,无论他们是否能够再相见。

    伸出微微颤抖的手,沈莎翎接起了话筒。“喂?”

    “莎翎,是我!”

    程日深那既熟悉又显得有些许陌生的声音飘进沈莎翎的耳中,引发她一阵心悸,情绪整个被撩动起来。这几天来独自面对他忽然消失无踪的震撼,放肆的寂寞伤心不时侵蚀着她,沈莎翎忍不住激动地落下泪来。

    “你在哪里?”她声音哽咽。

    “我在饭店……一切情况等你来了再说。”他的语气显得有些紧张不安,临挂上电话前却不忘加上一句:“对不起,还有……我爱你。”

    含泪挂上话筒,沈莎翎盯着方才抄写在纸上的地址,决定要将-切弄个清楚。

    .jjwxc..jjwxc..jjwxc.

    五星级的饭店套房,坐落寸:市郊,三十五层楼高,视野广阔良好。

    程日深挂上电话,拄着拐杖步至窗边,刷地拉开厚重的帘幕,俯首向下望,将热络的街景尽收眼底,再往远处望,他只能凭粗略的方向感来决定,沈莎翎大致身在何方。

    他幻想着她挂上电话,泪痕未干楚楚动人的模样。她一定情绪相当复杂吧?既想立刻见到他,却又受制于他所交代的等过了一个钟头再出发前往的要求,所以现下的她一定相当煎熬难受吧?

    而他,又何尝不是呢?

    自从那一天,那个女人擅自出现在他的病院时,他就知道往后的日子他们之间将要面临到强大的为难与挑战了,接着,那个女人又以极高的效率完成了他的休学手续与自己的离婚手续,整个过程连眉头都没皱一下,足见她冷血无情超乎他的想像。

    此刻,她正姿态妖娆地操起一瓶造型别致的香水瓶,用她纤细的指尖打开瓶盖,将自己沐浴在桂馥兰香的氛围之中,她选择的香水一如她的人——浓烈、鲜明。

    在任何人眼中,她都绝对是个让人见过一次便无法忘怀的女子,强悍而亮丽。

    “好了,我得去赴一个约,晚一点我若是还没回来的话,饭店有客房服务……”程丽蕊一面戴上耳环,一面拉开鞋柜认真地挑选搭配华丽衣裳的高跟鞋。

    程日深不耐烦地打断她的话头:“我知道该怎么自己过日子。”如果她没那个心的话,根本不必在他面前虚情假意,他不希罕!

    “也对,要把你给饿死恐怕还比较困难呢!”对着镜子,程丽蕊满意地端详着镜中所呈现丰姿绰约的身形体态。

    “你快走吧!”他冷冷催促道。

    “再过几天,等你的签证下来就要走了,你也把心收一收吧,有空的话,练练琴也好,你现在这副德性实在太难看了。”程丽蕊说完,便踩着精致手工:制的高跟鞋,赴约去了。

    她的话让程日深克制不住,-把操起她搁在镜妆台上的香水瓶,朝大门的方向狠狠掷过去。

    砸碎的香水瓶释放满满一室浓郁气味,像她的影像阴魂不散地缠着他,这令他感到十分后悔头痛,于是颓然地摊坐在沙发椅上,一手耙过浓密的黑发。

    那女人始终都是如此——自私,骄傲得太不像话!他不是一向清楚得很吗?何必为了她发火呢?那只会让她更加得意忘形罢了,他这个愚蠢的笨蛋!程日深不断地责备着自己,却始终无法平抚激动失控的情绪。

    拖了好多年,一对无爱的夫妻终于用尽各种谈判手段,浪费了青春与力气,折磨着彼此过人的耐性,勉强达成了妥协-个要自由,一个爱金钱,而那原本共属于两人的孩子,却遗憾地成为此后决裂中唯-不能分割的物件——他们互相推却着,谁也不情愿带着孩子前往下一段人生的旅程。

    程日深知道最终自己会落到程丽蕊手上,并不是因为她终于领悟到一个身为母亲的责任,他只是一个用来证明她的存在价值的道具,程丽蕊企图利用他来证明即使没有程森契,她一样能将儿子推上世界的舞台。

    这个女人没血没泪,只有一颗征服的野心,无论爱情金钱或者权势,她一律不放过。

    程日深一想起程丽蕊那张美丽却冷淡的容颜就恶心得想吐。

    撑起拐杖,他跌跌撞撞地往浴室走去,扑到洗手台上,一阵干呕。

    顺手洗一把脸,将湿淋淋的水珠臼脸上抹开,关上浴室的门,穿过摆着一架玄黑史坦威钢琴的别室,程日深猛然停下脚步。

    他迟疑了-下,才掀开琴盖,提起指尖轻轻滑过黑白分明的琴键

    三年了,他不曾演奏过一首曲子,连一个乐章都办不到……发觉右手又开始不听使唤地颤抖,程日深懊恼得抡起拳头猛烈敲击脆弱的琴键,直到整只手都泛红发麻为止。

    难道他真的一辈子都没办法再弹钢琴了吗?他不愿相信这已是无法扭转的定局呀!

    “有人在吗?日深?”敲门声伴随着沈莎翎的语调-起传进程日深的耳中。

    迅速合上琴盖,程日深-拐一拐地绕到前廊开门-

    打开门,她抬起眼便流下眼泪来。

    她见到他了!谢天谢地,她还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会有再见面的机会了呢!

    程日深想也不想一把将她捞进怀里,搂得紧紧的,让她的呼吸都吐在他的胸膛上。“别哭,对不起。”

    “你怎么可以就这样无缘无故-夜消失了?起码得告诉我,你已经不喜欢我、厌倦我了,要丢下我一个人离开……”

    “对不起,我是不得已的,但是这不是因为我不喜欢你了。我爱你呀!比任何人都爱!”

    “那你为什么要离开?”

    程日深将哭得一塌糊涂的沈莎翎带进房间里,擦干她令人心疼的泪水,然后将程丽蕊在几天前忽然返国的突发状况一五一十地告知沈莎翎,这其中,包含着程丽蕊擅自决定带他一同前往阿根廷的消息。

    “不能不去吗?”她不想和他分开呀!

    “她说过等到我十八岁的时候,她也懒得理我,根本不管我爱去哪里了,只不过在此之前,她既然拿了我老爸支付的庞大赡养费,所以就勉为其难将我带在身边,否则恐怕会落人口实。”

    程日深不会天真得以为程丽蕊当真在乎他的死活或者前途,只不过觉得现在的他尚且余有一丝利用价值,所以才勉强将他捉在手上罢了,她对他并没有太大的觊觎。

    “你别将话说得这么轻松嘛,毕竟她也是你的母亲呀!”沈莎翎不能忍受程日深谈及家庭时,眉目间那毫不掩饰的憎恶。太令人伤心了。

    “如果她曾经尽到一丝做母亲的责任的话,那肯定就是耐着性子百般不情愿地将我生下来吧!这同时也是她声称此生最大的错误。”

    他唯一欣赏程丽蕊的-点是,她从来没想过在他面前作戏佯装自己是个慈爱的母亲,她根本不在乎让他晓得她究竟有多厌恶他的存在——一个十足多余的小孩。

    “不许再说了!你这样伤害自己有什么好处呢?”沈莎翎伸出手,一把捂住他的嘴,不让他再出口伤人。他说的话让彼此都伤心。

    “如果你早些出现就好了,那么我也就不需要受那么多的苦了。”他拉下她的手,亲吻着她柔软温暖的掌心。她像一个带来救赎的天使,聆听他所有哀伤的告解,并将哀伤全都化为力量——他爱她的力量。

    “我已经出现了,而且再也不会离开了。我不要和你分开,日深,告诉我,你不会走……”

    “你知道我别无选择。”那语气里有着看透-切的无奈。

    “难道没有方法能够让我们不要分开吗?我不相信。”

    凝睇着沈莎翎楚楚可怜的泪颜,程日深在心底作了一番挣扎决定÷

    “除非我们离开这里。”他知道这个提议十分莽撞,但是他和她一样舍不得放开这段已经萌芽的感情。

    “你是说……”

    棒着她泪痕满面的脸庞,他轻轻吻去颊上末风干的泪水,认真地向她宣布道:

    “我们私奔吧!到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过只有我们两人的生活吧!”

    .jjwxc..jjwxc..jjwxc.

    轻轻揭开大门,沈莎翎无声无息地溜进家中,直奔卧室为私奔作准备。

    由于她鲜少有机会出远门,所以收藏在衣柜里的旅行袋一直被孤伶伶地塞在角落忽略,沈莎翎翻找了半天,才找到这只皱巴巴的旅行袋,

    “终于你也有派上用场的一天了。”上次使用这只旅行袋已经是三年前了——中学毕业旅行的时候。

    随手捉了几件衣物塞进袋子里,正思索着欠缺什么,耳畔却传来熟悉的声音——

    “你要去哪里?需要带这么多东西?”

    是妈妈!

    沈莎翎惊愕地抬起眼,发觉妈妈-脸好奇地在她身旁打转,想弄清楚女儿有啥新鲜事。

    “我……我今晚要到柯雨萱家里过夜,我们要办一个睡衣派对,”

    这个谎言真是太失策了!沈莎翎万万没想到,此话一出,竟然让沈母兴奋得像热炉上的爆米花,不住地跳来跳去,甚至还扯着她的衣袖,吵着非得跟她去玩-玩不可。

    沈莎翎无奈地翻个白眼,心底责怪自己真是笨透了。她该老早知道无论她说要到哪里去,妈妈都肯定很有兴趣跟去凑热闹。

    她想,就算今天她很诚实地告诉妈妈她打算和程日深私奔,妈妈铁定也会吵着要跟着去,她所持的理由无非是没见过女儿为爱痴述的疯狂模样,所以没道理不跟着去看戏。

    有这种玩心特重的母亲,沈莎翎真是哭笑不得。

    最后沈莎翎只好告诉妈妈这派对是有年龄限制的,况且她们的睡衣派对是不玩游戏只看鬼片的惊吓聚会,这才稍稍平息了沈母赴宴的决心,因为平时打蟑螂绝不手软的,沈母,最怕的就是吓死人不偿命的鬼片了。

    好不容易溜出家门,沈莎翎在与程日深碰头之后,立刻在街角的电话亭里拨了-通电话给柯雨萱;“雨萱?我是莎翎,如果我妈打电话到你家的话,你就说我今晚和你在一起,行吗?”

    “那没问题。”面对沈莎翔难得的要求,柯雨萱立刻爽快地答应了。“只不过,你得老实告诉我,你今晚到底和谁在-起?”其实就算沈莎翎不说,她也晓得,除了程日深之外,不可能有别人了。多此一问,无非只想逗逗沈莎翎。

    “不说这个,我还得和你交代几件事咧!明天礼拜一,上次英文的总复习讲义全班加印的部分要在第三堂课以前发下去,还有经济地理有争议的答案我已经向老师请益过,详细说明我都整理在笔记本上了,至于笔记本和讲义我都放在教室抽屉,你可以帮我发下去吗?”

    拉拉杂杂说了-大堆,沈莎翎转着木眼,努力思考着自己是否有所遗漏。

    沈莎翎详细繁复的交代令——向迟钝的柯雨萱也察觉到苗头不对,她小心翼翼问道:

    “莎翎,你究竟要到哪里去?”恐怕那会是十分遥远的地方,否则她的语气不会如此,像是诀别,似乎准备一去不回。

    “雨萱,答应我一定帮我处理好班上的事务,好吗?我也答应你,等我安顿下来,一定给你电话,我得走了,再见。”感受到离别的气氛,沈莎翎忍不住有些鼻酸,眼眶微红。

    “无论你到哪里,希望你都聿幅!”抢在沈莎翎切断通话之前,柯雨萱送上诚挚的祝福。

    “谢谢。”颤抖的手将话筒挂上,推开电话亭的门扉,沈莎翎直接扑进程日深朝她展开的双臂,眼泪如雨一般滴落。

    再见了,她所熟悉的这一切。

    .jjwxc..jjwxc..jjwxc.

    南下的列车几分钟前缓缓地将他们带往下一个驿站。

    沈莎翎抬起眼睫,凝望着与程日深紧紧相牵的右手:“不敢相信,我们真的这么做了。”

    私奔耶!从前只在小说里看过,当时她还曾经轻言嘲笑过男女主角的痴傻,想不到今日换成她来上演这出荒唐戏。

    “后悔吗?”他温软的拇指轻轻揉着她的掌心,适切地将体温传达给她。

    沈莎翎坚定地摇摇头。“如果要叫我眼睁睁看着你离开而什么也无能无力,那才会让我后悔呢!”

    “害怕吗?”毕竟这项经验可能箅是她此生最大胆的尝试了。

    这一次她没否认心中真正的感受:“嗯,我害怕,害怕我们将要面付的未来,可是相对的,心里也怀抱着很大的期盼。毕竟,那是我们要一起面对的生活,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日子。”

    “谢谢你愿意为我牺牲那么多,你最挚爱的父母、你最珍惜的友谊,还有你最牵挂的学业,谢谢你为了我而舍弃一切,我对你有说不完的感激。”

    “不要谢我,谢谢老天让我爱上了你。”她温柔地将唇复上他的唇,畔,不顾旁人诧异的眼光。

    也许他们的爱情在别人眼中只是一段幼稚轻狂的年少情愫,而他们的行径也不过是未经思考的草率冲动罢了!但是此刻的她并不在乎别人将会如何揣测他们,她唯——晓得的是,若是她就此与他失之交错的话,她肯定会恨上自己一辈子。

    “睡吧,在到达目的地之前,我们得养足精神才能应付即将面临的挑战。”

    她将脸埋在他的胸膛,轻轻叹息道;“可是我睡不着,我怕一合上,眼睛,你又会再度消失不见,到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该上哪里去找你了。”

    “那么我说个故事给你听,让我的声音伴着你入睡,这样你就不怕我会离开你身边了。”

    “你要给我说什么样的故事?”

    “关于一个女孩在生日当晚,遇见一个寂寞男孩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