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变身豪门少奶奶 > 正文
第十章
作者:冬凌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砰的一声,车门关上。

    应邦拉著艾莉进入了黑色箱型车後,接著仍听见咚咚声,显示出车子正遭受射击。

    听到射击声,艾莉不禁胆怯的偎近应邦。

    「没事的。」他边出声安抚她受惊的情绪,边伸臂亲密的揽抱住她。

    他们两人的亲密模样没逃过端坐在他们身前的男子眼里,他缓缓开口:「放心,这辆车有防弹设备。」

    当车缓缓驶动,应邦也正色端详起眼前褐发褐眼的外国男子,从他深邃的五官及唇角一抹似笑非笑的笑意,总让他有种莫名熟悉感。

    「很感谢你伸出援手相助……」应邦先客气道谢,後切人重点,「请问你是……」

    男子抿了抿唇,敛起笑,吐出一串流利的国语,「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给你们的忠告。」

    他的视线落在艾莉身上,不禁在她脸上多瞥了几眼,眼神带著一种复杂情感。

    应邦注意到他的注视,於是加重手臂力道,扣紧艾莉的细腰,向男子宣示他的所有权。

    「『我们』洗耳恭听。」应邦刻意加强「我们」这两个字眼。

    意识到他警告意味浓厚的回应,男子仅扬唇浅浅一笑,收回在艾莉身上游移的眸光。

    「想要避开这场不必要的纷争,那就去义大利。」

    「义大利?」他的话让应邦皱起眉来。

    艾莉同样不解的看向应邦,又将视线落在眼前男子身上,怯怯出声询问:「请问……以前偶们见过面吗?」

    男子淡然一笑,给了模棱两可的答案,「没有。不过我不能保证以後我们没有见面的机会。」

    艾莉一脸疑惑的盯视著他,他似乎给她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似……她很久以前就认识他,但她又可以确定自己从未见过这张脸孔。

    「为什么要去义大利?」应邦继续追问,但随即灵光一闪,「难道所有的答案都在义大利?」

    男子抿起唇,未给正面答覆,「把你们两位送到浩然保全大楼可以吧?」

    听完他的话,应邦不禁戒备起来,眼神也变得凌厉,「你该不会跟那些黑衣人,还有狙击手有关吧?」

    「可以这样说。」男子的答案依旧模棱两可。

    「偶不懂……」被他这么一搅和,艾莉更加糊涂,「跟泥有关又怎么会找上偶呢?」

    男子继续露出浅笑,「这个问题,我可以告诉你答案……不过现在不是说明的好时机,这样吧……下次见面的时候,我再告诉你。」

    「下处见面?」艾莉迎视著他弯起的眼角,「偶们还要再见面?」

    男子回给她神秘笑容,「相信我,我们还有见面的机会。」

    谈话到此结束,箱型车缓缓停靠在路边,从暗黑的玻璃窗看出去,「浩全大楼」已映入眼帘。

    「应先生。」他转向应邦,话中有话的说道:「你们的目的地到了,期待我们下次的会面。」

    接著车门一开,男子向他们做了「请」的手势,应邦狐疑的多看了他几眼後,接著便牵起艾莉下车。

    等到车门一关,男子优雅冷然的脸孔也跟著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若有所思的表情。

    艾莉看著黑色箱型车慢慢远去,心中却无法抹去那股熟悉感。

    为什么她会觉得那个男人似曾相识?因为他有相同的褐发褐眼,还是他提及妈咪的故乡——义大利的关系?

    有别於艾莉,应邦在心里早已决定,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解开谜样男人的身分。

    「邦哥,你们怎么在这儿?」电梯门一开,看见熟悉的两张面孔,田姿姿嘴巴含的棒棒糖差点掉落地。

    「姿姿。」一见到小妹,应邦便脸色凝重的唤她。

    听著他毫无起伏的唤声,田姿姿努著嘴,小声呢喃:「用这种声音叫我……肯定没好事。」

    扯了扯唇露个笑,她咬著棒棒糖慢吞吞的走上前,「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难道……你成功阻止相亲宴了吗?」

    艾莉眨了眨茫然褐眼,「相亲宴?」

    「你不知道吗?你今晚那个饭局其实是……」田姿姿并没有把话说完的机会,便被应邦硬拉到一旁,「邦哥你做什么啊?我今天很乖没做错什么事,你不可以欺负我啊——」

    应邦无奈的叹口气,「姿姿,有件事请你帮忙……帮我查一个车号,还有一个男人——」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锺楼相当生气。

    这一点从他阴寒的脸就可以看出来。

    面对盛怒中的经纪人,艾莉下意识的躲至应邦身後,嗫嚅的道歉:「阿锺……对不起,偶……偶不速故意的……」

    「还说不是故意的!?」锺楼忍住破口大骂的冲动,「你跑得无影无踪,连约定时间到了也不出现,害人家大老板一直苦等你,我只能拚命向人家鞠躬赔罪。」

    虽然,最後人终於回来了,不过却是跟应邦一起出现,让他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阿锺……对不起。」躲在应邦身後,艾莉只能不断重复歉语。

    应邦握紧她的手,他直接向锺楼深深一鞠躬,「锺先生,非常抱歉,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如果你因此损失的话,我会全额赔偿。」

    「算了,你也赔不起。」见应邦向他低了头,纵有再大的火气,锺楼也消了大半。

    「不过……幸好那位大老板大人有大量,愿意再给艾莉一次机会,否则……否则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挽回!」

    「什么!?」

    咬著棒棒糖偷偷跟来凑热闹的田姿姿听到这话,压抑不住恼气,直接砰的一声开门闯进房,指著锺楼开骂,「你这个死没良心的经纪人,艾莉犯不著你帮她拉皮条!」

    「姿姿!」她的出现让应邦皱了下眉,太阳穴开始隐隐作疼,「你给我闭嘴。」

    这阵子疏於「关爱」小妹,她就跟踪、偷窥跟窃听样样都来,再这样疏於管教下去,只怕会让她变本加厉。

    田姿姿杏眼圆瞪的看向他,「邦哥,我这是在为你跟艾莉抱不平耶!模特儿也是人啊,签了合约不等於卖了身,怎能连婚姻大事都让一个不相干的经纪人摆弄?」

    「我摆弄?」她的指控让锺楼瞪大双眼,「我……我哪有啊?」

    田姿姿美眸一睨,「哪没有啊!不然你安排什么大老板饭局?你不就是想拆散有情人吗?」

    应邦一喝:「姿姿!别再胡闹了。」

    「我哪有啊?」她瘪起一张小嘴,「人家只是……」

    应邦朝她勾勾手,「过来,我请你办的正事办好了吗?」

    瞧了下他冷硬的面容,田姿姿识趣的走上前,露出谄媚的笑靥,「邦哥交代的事,小妹我当然办好啦!」

    「是吗?」

    应邦很是怀疑,从她这么爱凑热闹的个性看来,她哪来的时间把事情查清楚?

    田姿姿猛点头,「不过是查个车牌跟人,这有什么难的?不过……」小嘴一撇,幽幽叹了口气,「还真是有点难,尤其车牌是登记在公司行号名下,车主根本无从查起……」

    应邦似笑非笑的说:「没查出个什么,你还有空来搅和?看来『正气馆』武术教练这份工作,对你来说是太轻松了……」

    「等等。」田姿姿忙收起嬉笑表情,「邦哥,我只是说无从查起,可没说难得了我啊!再说公司的情报网遍布各地,若查不到人的话,传出去不是让人家笑话吗?」

    应邦没有说话,只是用冷眼瞅看著她。

    「你别那样看我……」田姿姿越来越有想躲到艾莉身後的冲动,「我不废话了,我查到车子登记在S-D集团的名下,然後再查一下S-D集团的负责人,却很凑巧的发现他昨天抵台,S-D集团就是派了这辆箱型车去接机。」

    「S-D集团!?」锺楼反应最大,「你指的负责人该不会是……」

    田姿姿没好气的白他一眼,「是啊,就是你拉皮条的那个大老板。」

    听著他们对话的艾莉,终於忍不住拉了下应邦的手肘,满是疑惑的低问:「姿姿速不速对阿锺有点误会?阿锺迷有拉皮条,他速……」

    「他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著想!」田姿姿顺势接口,再度给了锺楼一个满是不屑的眼神,「不过那不是重点,重点是关於S-D集团的负责人传闻可吓人得很,据闻他跟黑手党很有渊源,也有人说他是黑手党其中一员……」

    锺楼直接冷嗤一声,「人家明明只是个生意人,少乱造谣。」

    她挑眉,准备跟白目经纪人杠上,「你敢小看浩然保全的情报网!?告诉你,浩然保全的业绩可以迅速成长,就是靠著这无孔不入的情报网,所以我说那个负责人是黑手党就是黑手党!」

    「我不相信就是不相信!」锺楼也不甘示弱的与她互瞪。

    眼见两人的战争又要开打,艾莉遂向应邦求助,「应邦……」

    应邦爱莫能助的耸耸肩,「姿姿的牛脾气一上来,谁也挡不住。」

    艾莉咬著下唇,思索著该如何让两个火气大的男女消火时,一个男人的清冷低语幽幽插入其中。

    「浩然保全的情报网果然不容人小觑。」

    随著门扉缓缓开启,插话的男子也慢慢出现於众人眼前,而他身後跟著两名西装笔挺的高壮男子,俨然是他的随身保镳。

    「泥!泥不速……」艾莉瞪直眼,眼前的男子不正是昨日伸出援手的神秘人吗?

    相较於艾莉的惊诧,锺楼一见到对方随即露笑迎上前,「艾先生早,昨天真是抱歉,今天还劳你亲自跑一趟,我现在马上为你介绍艾莉……」

    「艾莉小姐。」艾里萨的视线移向傻眼的艾莉,「你还记得我吧?昨天我们才刚见过面,我是艾里萨。」

    「泥……泥速……」眨眨眼,艾莉感觉脑子里一团混乱,无从厘出个头绪。

    应邦跨步挡在艾莉身前,杜绝艾里萨的眸光。

    下巴线条不由得紧绷,应邦抿唇表达出不悦,他很不喜欢艾里萨盯看著艾莉的眼神。

    「诚如你所言,我们又见面了。」应邦的态度疏离客气,难掩对艾里萨的防备之意,「看来一切都如你计画中的那样,对吧?」

    「我只有一个计画。」面对他的敌意,艾里萨不以为意的掀掀唇,「那就是来台湾见艾莉一面。」

    「你所谓的见面,应该不是单纯的审核模特儿而已吧?」明眼人一看也知道眼前男人非一般的生意人。

    没有正当生意人会有防弹装置的箱型车,也没有生意人在面对枪战时还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所以由以上两点可知,姿姿调查出的结果并非空穴来风。

    「当然不仅仅如此。」艾里萨大方承认另有企图,褐眸落在应邦身後的艾莉身上,柔声轻唤:「艾莉,请你过来这里好吗?」

    艾莉不由自主的从应邦身後步出,像著魔似的走到艾里萨身前,「泥……泥喊偶的声音……偶好像在哪里听过……口速……偶们以前迷有见过面啊!」

    艾里萨点头,「我们的确没有见过面,不过我对你很熟悉……这次特地来台湾,就是为了你——」

    艾莉讶然之余仍带著浓浓不解,「为什么S-D的负责人会为了偶特地来台湾?」

    「审核模特儿的事是假的,他真正的目的是为了你。」看不过眼的应邦直接把艾莉扯回身後,以断绝艾里萨那双盈满温柔的褐眼。

    他不喜欢艾里萨看艾莉的眼神,一点也不喜欢!

    「不。」艾里萨失笑摇头,「我是来审核模特儿没错,而特地来见艾莉也是我的目的,只不过我还有一个过分的要求。」

    「什么要求?」应邦随即追问。

    艾里萨向身後的两名保镳使了个眼色,他们马上恭敬的递上一个信封。

    应邦狐疑挑眉,「这是?」

    「机票。」艾里萨也不拐弯抹角,「应先生的出现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不过经过昨晚我了解了一下你跟艾莉的关系後,随即跟义大利方面取得共识……所以特地多准备了一份应先生的机票。」

    应邦迟迟未接过那信封,「为什么非要艾莉去义大利?」

    「这其中包含太多原因了,不过最主要的原因是——艾莉的外公想见她一面。」

    「外公!?」艾莉好生讶异,「偶……外公还活著?口速……爹地妈咪说……外公外婆早就过速……」

    「你外公因为反对你妈妈的异国婚姻,所以和她断绝父女关系,将她逐出家门,不过血脉却是断不了的。」艾里萨放柔口吻说道。

    「你之所以叫艾莉,其实是承袭艾莉沙的名字,你还有一个真正的义大利名,你知道吗?」

    艾莉点点头,「依莎贝……妈咪说这是神赐予偶的名字。」

    「这个名字其实是你外公取的。」艾里萨揭开惊人事实,「自从艾莉沙过世後,他一直想把你找回来,可是你爷爷不知带你到哪边躲起来了,他怎么找也找不到你。

    直到收到你爷爷临终前寄来的信件,他才知道你们这些年过著什么样的生活,所以……他老人家希望能在他人生最後的日子里,请你回去跟他一起生活。」

    听完艾里萨的解说,艾莉好一会儿都无法言语。

    这一大串她从不知晓的身世背景,让她一时间有种无所适从的感觉,她下意识的靠近应邦,寻求他的支持及温暖。

    应邦一把搂住她的腰,给予她最有力的依靠,这样的动作代表著一切有他,她不用担心害怕。

    「偶……」感受到应邦的支持,艾莉咽了口口水,「偶口以考虑一下吗?」

    艾里萨脸色一变,「事态紧急,由不得你考虑了,否则对方不知道会使出什么卑鄙手段对付你,唯有跟我回义大利,让家族保护你的安危才是上上之策。」

    「是谁要对付艾莉?」应邦关心的开口问道。

    艾里萨看了应邦一眼,回答道:「他们不是你能应付的角色。」

    应邦心中有个再清楚不过的答案,「黑手党?」

    像这种绝不手软的暗杀手段,一向都是黑手党的作风,只是他没想到单纯的艾莉会跟黑手党扯上关系。

    「事已至此,我也不隐瞒。」艾里萨顿了下,口吻转为和缓,「依莎贝的外公是黑手党的主要干部之一,近年来因为卷入党内势力之争,而殃及依莎贝,所以要彻底根绝黑手党的暗杀,只有回到义大利,让科莱昂家族出面摆平一切纷争。」

    「科莱昂家族……」乍闻这个名号,应邦脸色不禁下沉几分。

    「妈妈咪呀!」在旁听得很过瘾的田姿姿逸出惊呼声,「科莱昂不正是黑手党内历史最悠久的黑道家族吗?哇!好刺激喔!」

    艾里萨轻瞥了一脸天真无惧的田姿姿一眼後,从保镳手中接过信封,直接递给应邦。

    「这下你总该明白为什么要依莎贝去义大利了吧?因为对她而言那里是最危险也是最安全的地方,你总不希望看著依莎贝受到黑手党的迫害吧!」

    应邦深深看了他一眼後,将机票收下,同时扣紧艾莉的腰际,反质询:「你到底是谁?」

    艾里萨悠然一笑,「你很快就会知道我的身分。」

    接著他转身走出房间,两名保镳亦步亦趋的跟上。

    田姿姿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好一会儿後,双瞳突然增添异样光彩,拔腿追上,「黑手党大哥,等等我啊!」

    应邦来不及阻止,便见小妹像火箭一样冲了出去。

    锺楼则是脸色发白、双腿发软的半跪於地,不敢相信刚刚他的耳朵所听到的。

    他不信……这不是真的!

    艾莉抬眼迎视应邦,「偶一定要去义大利吗?」

    应邦反问:「你不想去见唯一的亲人吗?」

    他知道她有多渴望亲人的爱,尤其在她以为这世上再也没有亲人可依靠时,她外公的出现是值得高兴的事。

    「偶想。」没有一丝犹豫,艾莉点头。

    「既然如此……」扬扬手上的机票,应邦朝她露出一抹笑,「无论是天涯海角,我都陪你去。」

    艾莉加深唇边的笑,「泥还说不会说甜言蜜语,刚刚泥讲的就速啊!」

    「是吗?」应邦凝视著她,「我只是说出我的真心话。」

    艾莉心中感觉阵阵甜蜜,她偎进他宽大的怀里轻声叹息,「幸好有泥在,不然偶不猪道该怎么办……偶从迷有想过还有一个外公,偶一直以为……」

    「没关系。」轻轻拥著她,嗅闻著她的淡香气息,他满足的说:「不管你即将要面对什么样的情况,我都会陪你。」

    确定了感情後,他不再逃避,只想为她付出,也包括了要好好守护她,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如同第一次与她见面时,那种想好好呵疼她的强烈意念,他会倾注所有心力好好爱她——

    艾莉伸臂回拥著他,感受著他胸膛的炙热暖意,满足的像艘找到港湾停泊的船儿,再也舍不得离开。

    此刻的两人,情意尽在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