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变身豪门少奶奶 > 正文
第四章
作者:冬凌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清晨五点,送报生的机车声才刚远去,艾莉藉著微暗的光线,蹑手蹑脚的走下楼。

    她小心翼翼的走到门口,却对挡在前头的铁铝门感到伤脑筋,她研究著要如何打开这道坚固的大门。

    视线从大门周边梭巡到其他地方,寻找著控制钮的装置,但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仍没有找到类似的按钮。

    「怎么办……」

    蓦地,前厅的灯光亮了起来,让艾莉的双眼感到不适而眯起来。

    「时间还早,艾小姐不多睡一会儿吗?」伴随灯光出现的是一身休闲服饰的应邦。

    乍闻应邦冷淡无起伏的嗓音,艾莉被吓了一跳,惊叫声不觉脱口:「啊!」

    「抱歉,我不是故意要吓著你的。」

    随著双眼逐渐适应突来的光线,艾莉也将应邦的面容看清楚,一时间倒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艾小姐,现在才清晨五点,你要在这时候离开?」从她眼下的淡淡黑眼圈,应邦猜测她恐是一夜未眠,「是姿姿对你做了什么吗?」

    艾莉猛烈摇头否认,「当然不速。」

    「如果不是,艾小姐怎么会选择在清晨五点悄悄离开呢?」

    艾莉尴尬的笑了笑,「速偶觉得打扰泥们太久不太好意思……偶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著,所以才不想惊动大家自己悄悄离开,几天後偶再登门向泥们道谢,」

    应邦面无表情的瞥她一眼,缓缓开口:「等吃过早饭再走吧!」

    她犹豫著,「口是……」

    「吃顿早饭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还是模特儿因为要减肥所以不吃早餐?」

    「当然不速,偶没有减肥。」艾莉郑重否认。

    「既然如此,那就一起吃吧!吃完早餐後,我再送你回去。」没让她有思考的机会,应邦再补一句,「相信我,从没有人可以搞懂我家的门口控制开关在哪儿。」

    意思是……她若不乖乖随他去吃早饭,她即使想破头、找遍所有地方仍是出不去这个大门?

    没思考太久,艾莉妥协的说:「好,又要麻烦泥一次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因为咖啡对吧?」

    吃著应邦现包现煮的高丽菜水饺,他突然天外飞来一笔,问得艾莉一头雾水。

    将最後一口饺子咽下後,她忙出声,「抱歉,偶不知道泥在说什么?泥速问偶想不想喝咖啡吗?」

    应邦轻轻摇了下头,双手熟稔的包著另一种口味的饺子,「你失眠是因为昨晚喝下的咖啡吧?」

    「泥怎么知道偶失眠?」难不成她脸上写了字吗?

    「黑眼圈。」应邦回道。

    「泥观察力好强喔!」暂放下筷子,艾莉忍不住想为他鼓掌致意,她歪著头看了他一会儿,嘴边缓缓漾出一抹笑,「不过偶也看得粗来,其实泥也一夜没睡对吧?」

    「嗯。」应邦点头坦诚。

    「泥也是因为太晚喝咖啡所以失眠吗?」唯一想到的原因就是跟她一样。

    「不是,我只是……」瞄了她一眼,应邦将真实心思隐藏,「只是在思考一些事,想著想著就看见天微亮了,索性起床。」

    总不能老实告诉她,困扰他整晚睡不著的原因就是她吧?

    而他之所以会想她想到失眠,原因只有一个——他想知道为什么自己对她会有怜悯之心,难道仅仅因为她跟小妹一般大吗?

    就为了这么无趣的问题,他翻来覆去、思来想去,就是找不出个答案来,而天色也渐渐一兄了……

    「然後就开始做饺子?」看著他熟练的手法,艾莉不得不心生佩服。

    应邦耸了下肩,「我也好久没下厨了,趁有那个心思就做一点放起来,我爸跟绵绵、姿姿都很喜欢吃我包的饺子。」

    艾莉凝看著他,虽然他不苟言笑,但温柔的包饺子手劲已经泄露一切,内心不禁涌起浓浓的欣羡感。

    「真好,泥有这么好的家人。」

    「姿姿没跟你聊到吗?其实我跟她还有住院中的绵绵,都是我爸收养的孩子。」他还以为女人凑在一起,什么话题都可以聊。

    艾莉吃惊的轻轻摇了下头,「姿姿昨晚都在矫正偶的发音,她说把发音矫正好,对偶帮助会很大。」

    应邦挑眉,「的确,你的咬字发音清楚多了。」

    「可速,有些字偶怎么念就是改不过来。」艾莉不好意思的吐吐舌,「有点对不起姿姿……」

    「没关系。」他猜想得到姿姿大概也只是为了打发时问,「姿姿难得遇到谈得来的朋友,只要她不出馊点子给你就好了。」

    「姿姿迷有。」她连忙摇头帮田姿姿澄清,眼神突地一黯,「偶也很少遇上谈得来的朋友,因为大家都觉得偶的口音怪怪的,都不太喜欢跟偶聊天……」

    见她褐色双瞳透出一抹无奈之情,应邦迅速将手边的饺子包完,故意转移话题问道:「韭黄馅的也很好吃,要不要我下几个给你尝看看?」

    「好。」将盘中最後一个水饺扫进嘴里,艾莉捧场的答道。

    看著应邦动作俐落的下水饺,又捏准时间加冷水,如此反覆几次後,热腾腾的水饺就上桌了。

    冒著热烟的水饺被递到眼前,望著冉冉上升的白色烟雾,蓦然间有股感动从她内心深处涌出,令她不禁眼眶泛红,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见她迟迟未有动作,应邦赫然发现她紧抿唇角、隐忍著眼眶里打转的泪水,於是他急急追问:

    「艾小姐,你……怎么了?」

    艾莉吸吸鼻,将一时涌出的伤感忍住,轻轻摇摇头,「偶只速突然想起以前……以前爷爷还在的时候,偶们一起吃饭的温馨感觉……自从爷爷过世後,偶就再也没有亲人可以一起同桌粗饭了。」

    「原来……你跟我一样都没有了有血缘的亲人。」这就是他忍不住对她冒出怜惜感的原因吗?

    艾莉一双略显伤感的褐眸迎视他後,缓缓摇了下头,「不……泥比偶幸运多了,泥还有两个妹妹跟爸爸,偶……除了工作之外,什么都迷有了。」

    从她轻描淡写的叙述中,应邦猜想得出来她一定很孤单,而他比她幸运,遇上了收养他的父亲,还有两个可爱的妹妹。

    「你没有兄弟姊妹吗?」

    艾莉摇头,「偶是独生女,很小的时候妈咪就去世了,接著爹地跟著走了……三年前,爷爷也离开偶了。」

    「抱歉,我不是故意让你想起不愉快的回忆。」对自小失去亲人的他而言,他体会不出那种接二连三失去至亲的伤痛。

    他从小就被抛弃在孤儿院门口,对於父母早没半点记忆,更别谈会有什么深刻感觉,如今他最亲的亲人就是收养他的父亲及两个妹妹,而他一点也不敢去想像失去他们会有什么样的可怕感受。

    艾莉再次摇头,露出一抹浅笑,「偶不觉得那是不愉快的回忆,毕竟那是偶生命中最精彩的一部分,虽然每次回想起来会有一点点伤心……」

    情不自禁的,应邦突地伸臂揽她入怀,紧紧拥抱住。

    艾莉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瞠大的褐瞳眨呀眨,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回应。

    反倒是应邦率先反应过来,忙将她推开,「对不起,我没别的意思……只是……」

    「偶明白。」一抹晕红染上艾莉的蜜色双颊,「泥速想安慰我,这份心意偶明白。」

    应邦,你发什么疯啊!?

    责怪自己的冲动行为,他旋即转过身去,心乱的抓了几颗包好的水饺往锅里丢,「我……再煮几颗给你吃好了。」

    「不用麻烦了,偶快吃不下了。」艾莉急忙阻止,「泥应该也还迷有吃早饭吧?坐下来一起吃吧!」

    「我先把锅里这几颗煮好。」他一边煮著,一边也将情绪缓和。

    「对了,广告播出了,泥有看见嚼?」不想气氛转为沉闷尴尬,艾莉飞快的提出新话题。

    「有。」提起广告,应邦的脸立刻冷沉下来,「不过我不喜欢太过密集曝光。」

    「导演只让泥的侧脸出现而已,应该不会造成泥的困扰吧?」看著他迅速将热水饺装进盘中,艾莉有些担忧的问。

    一转过身来,对上她略为忧心的眸子,应邦硬是挤出一抹笑,「我也不是什么名人,应该不会造成什么太大的困扰。」

    「那就好。」艾莉重新拿起筷子,「如果为泥带来困扰,偶先跟泥说声对不起。」

    「你不用为我担心。」

    听他这么说,艾莉弯唇逸出迷人的笑,而她褐色双瞳在日光灯照耀下显得更耀眼,让应邦一时看傻了眼。

    「泥要吃几颗水饺?」没察觉他专注的视线,她正热心的拿起碗为他夹水饺,见没有回应,於是拾首对上他有些痴然的眼,「偶脸上怎么了吗?」

    「不是。」被她当场抓包,应邦有点狼狈的迅速调开眼,「我只是觉得……你的眼睛忽褐忽金,颜色很美。」

    「谢谢。」她很高兴他的赞美,「偶的眼睛跟头发的颜色是天然的喔!听爷爷说,偶是中义混血儿。」

    「难怪……」金色瞳仁像是有股奇妙魔力,让应邦情不自禁的吐露真心话:「你这么漂亮。」

    她听过不少的赞美,但唯独从他口中说出来的感觉就是特别不一样,让她有一种……特别的欣喜感。

    艾莉颊边微微泛红,害臊的回应:「谢谢。」

    又来了!

    他忍不住在心中暗暗喟叹,怎么老是在她面前中邪兼失常呢?他向来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怎么一对上她,肉麻恶心的话语倒说得很溜?

    一股尴尬情潮在空气中弥漫开来,彼此回避著对方的视线,两个人一个劲儿的低头猛吃水饺。

    然,艾莉像是突然想到什么,瞪大双眼猛地抬头,看向同样埋头猛吃的应邦问道:

    「对了,偶好像没有正式向泥介绍偶自己……偶叫艾莉,泥就跟大家一样喊偶艾莉就好,承蒙泥的帮忙,真滴谢谢泥。」

    她突然的改变话题让应邦为之一愣,但也因此驱散了空气中沉闷的气氛,遂他也郑重的自我介绍一番。

    「我姓应,单名一个邦字,应是应用的应,邦是复兴家邦的邦……」他顿了下,显得有些困惑,「你想怎么喊我都可以,只要我听得出来是在叫我就行了。」

    各自介绍後,两人相视一笑,气氛又继续被尴尬所取代。

    「那个……」艾莉拚命在脑中找新话题,「水饺粉好吃……」

    「你喜欢吃,可以打包一点回去。」应邦顺口接话。

    「这样喔……谢谢。」

    嘟嘟嘟——包包内陡地传出刺耳的手机铃声,惊得艾莉慌忙放下筷子,拿起包包,从里面摸索到手机,按下通话键。

    「喂?是,咦?泥要来接我?」艾莉一脸讶异,「泥快到了?」

    她匆促起身,边向手机另一头说道:「泥先等等,偶准备一下就出去跟泥会合。」

    按下结束键後,艾莉手忙脚乱的将手机扔进包包,急切的看向应邦,「嗯……应先生,刚刚经纪人打电话告诉偶,他已经开车过来接偶……」

    应邦的脑海出现锺楼一副精明能干的面容,「他怎么会知道你在这儿?」

    「昨晚偶怕他会在约定的时间接不到偶,所以姿姿要偶传简讯告速他偶的情形,也顺便把地址传给他了。」

    「所以他现在人在外面?」

    「偶不知道,他只说快到了。」

    「那我送你出去吧。」才刚起身,应邦的视线掠过桌上的水饺,「先等一下,我把水饺打包给你带回去。」

    「谢谢泥。」

    看著应邦小心翼翼的将刚包好的水饺一一放进袋里,从简单的包装动作就看得出他是心细的男人。尽管表面一脸酷相,可她看见的是他藏起的温柔心。

    自从接二连三失去亲人後,她好久好久都没有这种温暖感受,如今却在一个不算熟识的男子身上感受到,真是令她感到不可思议。

    应邦三两下便将亲手包的水饺打包完毕,再递给在旁等待的艾莉。

    「回去记得要将水饺放冷冻库冷藏,避免鲜味流失,想吃时再拿出来煮。」

    听著他简短的说明,艾莉的眸光不自觉的从他身上转移至他喃语的嘴唇上头。

    像是被一种奇异力量所牵引,使她情不自禁的伸手一把抓住他的休闲服圆领,顺势将唇送了上去。

    当双唇相贴的刹那,应邦惊愕得无法思考,脑子更是一片混乱,唯一的感觉便是唇上那抹柔软热度。

    轻轻在他唇上一啄後,艾莉如梦乍醒般缓缓松开手,同时也抽离他的唇,此刻她才惊觉到自己做了什么。

    「啊!」她耳根迅速染红,结巴的说:「对不起……偶……偶不知道怎么了,偶……偶该走了。」

    旋即一个回身,她迈开大步走,不料撞上了突出的墙角,当下捣著额头吃痛的蹲下。

    「你没事吧?」回过神的应邦极力平稳住被她撩拨起的激昂情潮,快速上前关心探问。

    「迷……偶迷事。」将手撒开,艾莉看也不敢看他一眼,「麻烦……请泥送偶出去,偶想……经纪人到了。」

    「好。」没追问太多,应邦将打包好的水饺塞到她手上,「这个别忘了。」

    「嗯。」她胡乱点了下头。

    接著就恍惚的跟著应邦的脚步一路走出门口,来到大马路上,而一辆黑色吉普车也刚好抵达。

    锺楼才刚停稳车子,艾莉便迫不及待的跳上车,没让锺楼跟应邦打招呼,便直接轻吐一声:「走……偶们快走。」

    锺楼看了一眼将小脑袋垂到胸前的她,好奇心才刚起,就被她扯著手肘催促。

    「好,我们马上走。」踩下油门,他将吉普车往前驶去。

    「再见……」应邦的道别语才吐出口,吉普车已迅速离去。

    看著渐离的车影,他的手不自禁的抚上被艾莉触碰的唇上,一脸傻愣的低问:「为什么……你要吻我?」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市内一家知名饭店的宴会厅内,正在举办一场国外知名厂商的春季服装流行展,台上的模特儿个个争奇斗艳,展现身上服装特质的同时,不忘显露个人特色,好让在台下观看的时尚人士多点好印象,藉以开拓国外市场。

    「唉!」

    展示完服装後,艾莉一屁股坐在铁椅上,重重的叹了声气。

    「叹什么气?呸呸呸!」听见她的叹气声,伴随在旁的经纪人锺楼马上指正她的不良习惯,「你要我提醒多少遍啊?叹气会把到手的好运给叹掉的。」

    看也不看他一眼,艾莉转了个方向,又重重一叹:「唉——」

    「艾莉,你是说不听吗?」锺楼直接站在她面前,冷声警告,「再叹下去,小心连当代言人的机会都跑走。」

    她抬眼看他,「阿锺,偶一点都不想当代言人,泥别再费心帮我找这种Case了。」

    「趁现在演艺圈吹起模特儿风,能多捞一笔是一笔,再者也可以藉此打响知名度,搞不好吸引国外服装厂商的注意,到时你想进军国外就不会是梦想了。」

    艾莉仍是一脸愁眉不展,「唉!」

    「又叹气!」锺楼横眉竖眼,「你最近是怎么了,老是发呆跟提不起劲?」

    「迷有。」她将双手手肘顶在膝盖上,以双手托著下巴,懒洋洋的应道。

    「还说没有!?看起来一副要死不活样,摆明是有心事!」锺楼索性拉了把铁椅在她旁边坐下,「说吧!让我替你好好分析解惑也。」

    艾莉斜睨他一眼,好一会儿才语出惊人的问:「若女人主动吻男人,会不会显得那女人很随便啊?」

    「会。」锺楼直接点头,「不过,截至目前为止,并没有女人想主动吻我。」

    「好吧,换个角度问泥。」艾莉继续追问:「那女人为什么会想主动吻男人?」

    锺楼投以狐疑眼神,「这种问题有什么好问的?以男人立场看来,那女人不是对他有意思的话,干嘛主动献吻?」

    他的分析让艾莉蓦然瞠大双瞳,张口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