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变身豪门少奶奶 > 正文
第六章
作者:冬凌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如果……泥不想接这件工作,口以拒绝迷关系。」

    犹豫迟疑了好久,艾莉终於鼓起勇气把话给吐露出来,然而……前方洁白坚硬的墙壁给了她无声的回应。

    垮下双肩,她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偶真无能,对著本人就说不出来……」

    盯视著墙面,艾莉不禁将身子倾向前,额头顶著冰凉墙面。她完全想不起那天的会面是怎样结束的,只知回过神来,一切都已定案。

    接著,她就被锺楼给急急带走,让她来不及跟应邦说话,仅有临别一瞥时,捕捉到他微显不悦的面容。

    「唉!偶一定麻烦到他了……」

    她也是千百个不愿意啊,早就说过一切都是巧合及意外,她根本不需要保镳……

    思绪一转,脑海自动浮现应邦那不苟言笑的神情及淡漠视线。

    瞬间,她感觉到心之角落失落正悄悄滋生,令她又启唇叹了口气。

    「整天唉声叹气不好吧?」

    蓦然,身後传来低哑且充满警-不意味的话语,让艾莉一惊,急著回头的下场就是额头狠狠撞了下墙面。

    「你没事吧?」那一记叩声可真是响亮。

    「偶……偶迷速。」她边捣著撞疼的额头,边向他展现微笑。

    应邦眼一抬,瞄向她的额头,忍不住蹙眉,「你的额头有点红肿。」

    艾莉略显慌张的摸了摸额头,「迷关系,不痛。」

    停顿了好一会儿,应邦低声询问:「那……要不要到沙发那边坐一下?」

    她摇了下头,再次重申:「偶迷速。」

    「好吧。」应邦也不知该说什么好,「那……我继续去看器材的安装进度。」

    今天特地带一队人马来到她所居的公寓,就是为了安装确保她安全无虞的高科技器材,例如高敏感度防盗器及门口的监视录影机等,这些都是必备之物。

    见他就要跨步离去,艾莉不加思索的抓住他的手。

    应邦旋即偏转身子,一双带著疑问的眼,落在被她抓住的大手上头,「还有话想跟我说?」

    他低哑的询问声轻轻透入耳膜,无端的在她心上激起一波波涟漪,惊得她赶忙放开纤手,「偶……偶……」

    见她紧张的无法清楚说明,应邦将大手伸至她的後背,徐缓拍抚,「没关系,慢慢说。来,先做一个深呼吸,然後慢慢吐气……」

    听著他的指示,艾莉做了几次深呼吸後,才将紧张万分的心放下,抬眼注视著他沉静的黑瞳,缓缓启口:「偶……」直欠泥一个道歉,关於周刊那件事……如果对泥造成困扰的话,偶可以召开记者会澄清。」

    「那样只会越描越黑。」应邦阻止她的念头,「你没错,错的是胡乱报导的记者,我打算对他们不实的报导提出告诉。」

    他的计画让她一愣,「这样的话……偶们更加要保持距离,不然的话……又会落人口实,偶……偶只会给泥添麻烦。」

    应邦未深入细想,误以为她仍为周刊报导之事而愧疚,便直言道:「周刊这件事你不需要负责,该负责的是那些写出不实报导的记者。」

    「提出告诉的话……」艾莉暗暗轻叹一声,「泥就要跟偶保持距离,不能再当偶的保镳。」

    「这桩归这桩,那桩归那桩。」应邦不解这两件事怎会扯上关系,「既然答应做你的保镳,我会负责到底。」

    艾莉偷觑他一眼,几日来的惶恐不安让她再也隐忍不住的开口:「泥要速当偶的保镳,不就要跟偶同进同出?到时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索以……」话锋一转,「泥就当没有这件事,反正偶一直觉得是阿锺大惊小怪,偶安全得很,什么事都迷有。」

    应邦挑起眉角,看著强装没事的她,轻声低问:「你不想见到我吗?」

    「偶迷有……」她急急否认,褐眼望进他含笑的双瞳,火辣感倏然窜上双颊,「偶不是那个意思,偶速想……搞不好根本迷有什么危险,那泥架的这些设备不就白费工?」

    闻言,应邦眼角的笑渐渐消失,嘴角下沉,蒙上淡淡的凝重神色,「万一是真的该怎么办?」

    艾莉不在意的笑了笑,「怎么可能啊……」

    「如果……」一双黑眸紧盯著她,高大的身影也随之笼罩住她高瘦的身子,「你真的有危险的话,又该如何?」

    她浑身一震,慑服於他全身上下散发出的威严,想说的话全卡在喉问吐不出来。

    应邦盯视著她,无法形容乍闻她有生命危险的骤变情绪。

    当下他隐藏得很好,没有人发现到他内心的惊涛骇浪。

    一股形容不出的情感从内心深处萌生,让他的视线不禁想跟随著她,却又得强力抑制住这种莫名情感,两相挣扎的结果就是让他紧闭嘴巴,怕一开口就会泄露出这些不该有的情绪。

    他极力的隐藏,维持著一脸淡漠,但仍被眼尖的父亲给看穿了,所以才故意凑上一脚,将他往火坑里推……

    「泥……关、心偶?」

    凝视著他充斥凛冽气息的双眸,艾莉非但没有感到一丝畏惧,反在他的眼中感受到浓浓的关怀情潮,让她不由自主的傻傻咧唇笑,任由袭上心扉的波波热浪将整颗心房暖暖围住——

    接二连三失去亲人後,她也从此失去亲人的呵护及关爱,尽管她已长大成人,可以独立坚强的在这世界活下去,但空寂的心扉仍有挥之不去的落寞。

    见她弯起的褐瞳迅速蓄满晶莹珠泪,应邦的心不由得一紧,慌张的询问:「怎么了?我……我刚刚不是在凶你,只是希望你能够多注意一点自己的安全,毕竟现在的社会风气不比从前,保护自己是首要的……你……你别哭啊!」

    她轻轻问著:「泥……关、心偶……」

    「不能关心你吗?」他皱眉反问。

    如果可以找到答案,他也想知道为什么这么在意她的安危?就因为她跟姿姿同年纪,他把她当成妹妹看待,所以无法忍受她受到一丝伤害?

    面对他灼热的徵-视线,她娇羞的调开眼,顺势吸吸鼻,将感动珠泪吞下肚,「偶没哭。偶只是……突然觉得粉感动。」

    「为什么感动?」他可没说半句让她感动的话语。

    「因为……」她笑著回视他,弯起的眼儿盛著浅浅笑意,「好久迷有人像泥这么关、心偶……索以偶……好感动。」

    心跟著情感波动走,艾莉忘情的投进应邦的怀里,张开纤长双臂轻轻拥抱著他,小脸随之轻轻靠在他的胸膛上,一脸满足的享受著这一刻体温交流的感动时刻。

    应邦的全身神经不自觉绷紧,胸膛却清楚感受她的柔软面颊,鼻间不时飘来属於她的淡淡香气,让他一时间不知该推开还是回抱她。

    矛盾的想法又在他脑里形成两股势力,然而他却轻易屈服於怀中的软玉温香,脑子逐渐变得昏沉,什么都无法去想,只想好好珍惜这充满感性的一刻……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叮咚叮咚!

    突来的门铃声惊动了正在拥抱的两个人,也让情不自禁的艾莉如梦初醒。

    一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抱著应邦的腰,脸颊依在他胸膛上头,艳如芙蓉的脸蛋倏地烧红一片,立即抽离双手及往後大跨一步,与他保持距离。

    「对……对不起。」她羞愧得不知该怎么面对他。

    天啊,她怎么又来了!

    先前是莫名的凑上前去吻了人家,现在更因为一时的感动而投怀送抱,她……

    她到底是怎么了?究竟是哪根神经搭错线了?为何一遇上他,脑子就变得不灵光?

    「偶……偶不是故意的。」混乱的脑子硬是挤出一点空间回答,「那个偶……偶……偶只速……泥……别误会,偶只速……只速……」

    叮咚叮咚!

    门铃声催促的响起,急得满头冒汗的艾莉像是看见一线曙光,口齿不清的说道:「偶……偶去开门。」

    应邦想要上前跟她把话说清楚,负责安装器材的工作人员却在此时唤住他。

    「应先生。」工作人员同时递上一个小巧的黑盒子,「我们按照你的指示把监视器跟防盗器都安装好,那个是紧急呼叫器,万一有事发生,直接按上面的按钮就可以通知保全人员支援。」

    「声音方面调整过了吗?」将呼叫器握在掌心,应邦审慎的察看。

    「已经把音量调至最大声量,遇上紧急情况时按下,保证方圆几里之内都听得到尖锐鸣叫声,就算吓不跑歹徒也会引来人群。」

    「嗯。」应邦虚应一声,「反侦查开始进行没?」

    「正要开始进行。」工作人员拍拍背包内的器具,「有结果再跟你报告。」

    应邦点了下头,「你去忙吧!」

    工作人员越过他,继续进行未完的工作,而这时艾莉也关上大门,端捧著一小箱物品朝他走去。

    「那是什么?」应邦瞄了眼她手中的小箱子问道。

    艾莉茫然的摇头,「偶不知道……平常不会有人寄东西给偶,就算有也是寄到公司去……而且偶也不认识寄件者。」

    常年来的直觉让应邦迅速伸手,「东西给我看。」

    不解他的脸色及口吻怎么在刹那间变得冷硬,艾莉仍乖顺的交出手上的小箱子。

    应邦小心翼翼的接过小箱子,一双厉眼盯视著手中的小箱子,像是想看穿箱内物品似的。

    「有问题吗?」见他慎重其事,艾莉也不禁紧张起来。

    「不知道。」

    掂了掂小箱子的重量,应邦的视线落在签收单上,看了下寄件人的姓名,从上头潦草的英文签名看不出真实姓名,反加深他的疑虑。

    见他掂著小箱子久久不发一语,艾莉小声的探问:「请问……这个箱子有问题吗?」

    「不知道。」他给了相同的答覆。

    「那……这个箱子有什么好研究的?」她不懂他的意图。

    「嘘!」好似捕捉到不对劲的声响,连忙要她噤声。

    见状,艾莉不敢再多问一句,只能睁眼看著应邦将耳朵贴上小箱子,好似在聆听什么。

    滴答……滴答……

    细微的秒针走动声传进应邦的耳膜,也让他脸色乍变的抬头,动作粗鲁的推了艾莉一把。

    「快走!」

    被推到一旁的艾莉一脸莫名,见他疾速快步往门外走,她也紧接著跟上,想探个究竟。

    「到底怎么了?」她追上打开大门,正在张望长廊左右的应邦,不解问道。

    应邦一脸肃气,口气冷沉,「不要跟上来!」

    他怪异的神色让她的一颗心七上八下起来,「这个箱子有什么问题吗?」

    应邦一双利眼梭巡著可利用之处,边大声斥责她的好奇心,「我怀疑箱子里有炸弹,你快进屋去!」

    走廊左右两边安装了气窗,大楼底下又是车水马龙的热闹街道,他该怎么处理……

    这个消息让艾莉惊诧的瞠大双瞳,一脸不敢置信,「怎么口能……炸……弹!?」

    「快进去!」应邦下最後通碟。

    「口速……」她怎能眼睁睁看著他抱著炸弹到处跑,要是有个万一……

    她……她该怎么办?

    心绪在思及此时狂乱不已,紊乱的脑子让她无法当下决定该转身躲进屋里,还是……

    艾莉惊慌的摇摇头,浑身窜过一阵冷颤,无法想像可能会发生的惨烈景况。

    她怎能只顾自己的安危而不顾他的?她……她怎么可以……这么自私?

    应邦捧著小箱子,细听著箱内传出的滴答声,额上缓缓冒出豆大冷汗,无法预测爆炸时间让他更加沉著冷静应对。

    「电梯……」他目光迅速瞄向目标——电梯。

    「偶来帮泥。」见他在电梯前停下步伐,艾莉跟上前,伸手帮他按电梯。

    一见她并没有进屋,应邦脸色骤然丕变,严声厉色的低喝:「进屋去!」

    「不要!」她执拗的眼神对上他的,「偶不能放泥一个人……」

    「我是专家。」简言之,处理这类的危险早让他见怪不怪。

    「口速……」她就是无法放心,无法眼睁睁看著他处於危险却不管他。

    「没有可是,快进屋去!」应邦抿唇斥喝,「记得把门关上,通知里面的工作人员避难。」

    艾莉咬著下唇,无语的摇头拒绝,双手紧握成拳,下定莫大决心的说:「偶……不能放泥一个人……偶要跟泥在一起。」

    应邦被她坚决不退的神情给震撼住,然而双手端捧的小箱子传出的滴答声又狠狠将他拉回现实。

    「不行!」他断然拒绝,调开视线不去看她盈满柔情的褐眸,「你只会拖累我。」

    「偶要帮泥!」没被他进射出的严厉眸光给震慑住,艾莉打定主意、坚持到底,「泥不用再说劝偶的话,赶快把炸弹处理掉要紧。」

    看了她一眼,应邦知道无法动摇她的决心,不禁低骂一句:「该死!」旋即又飞快下达指示:「电梯门一开,里面有乘客的话,马上疏散。」

    「好!」她应喝一声,专心看著电梯的灯号变换。

    当的一声,电梯门一开,里头没有任何乘客。

    应邦让脚板卡住电梯门,双手仍轻捧著小箱子,转脸对她低喝一声:「後退!」

    「口速……」艾莉还想说什么,却被他凌厉的眼神给吓阻,只得乖乖照办。

    她咽下了一口口水,照著指示,以极慢又小心的动作,一步步往後退。

    「等等我说跑就跑。」应邦转过脸,一双眼一瞬也不瞬的盯视著电梯门。

    「好。」她继续缓慢後退。

    滴答滴答滴答!小箱子里的秒针越来越急促,应邦的额角也流下一滴滴冷汗。

    他必须倾注全副心神,抓紧那一瞬的机会,绝不能……让任何人受到伤害,尤其是艾莉!

    眼底一抹坚定光芒乍现,应邦把手上的小箱子往电梯内部扔去,同时大喝一声:「跑!」

    见他这番冒险的举动,艾莉张口无语的顿住步履,完全没有将他紧张的警告声听进耳里。

    应邦在把小箱子扔出的同时,以飞快之速拔腿往反方向跑,见她发呆在原地,一并拉了她一把。

    「快跑!」

    电梯内,秒针滴滴答答,宣告著紧张时刻来临。

    说时迟、那时快,滴答声停止,紧接著是剧烈的爆炸声响。

    「啊!」艾莉忍不住闭眼惊呼一声。

    「趴下!」应邦直接跳扑到她身上,以身体护住她。

    艾莉觉得耳膜快被震破,她难过的紧闭双眼,然而她却感受到应邦的温暖护卫。

    他的身躯压住她的身体,将她纳於他的羽翼之下,她被他的双臂紧环住,一股前所未有的情潮在这一刻强烈席卷她的心。

    待风暴渐渐平息,一切都归於平静,艾莉偷偷张开眼,偷觎著周边的情况。

    幸亏这栋公寓才刚完工,搬进来的住户不多,所以影响应该不会太大,但还是有些不知所以然的住户已来到长廊上观看爆炸後的情况,且不解的议论起来——

    「怎么了?」

    「发生什么事了?」

    「失火了!快打一一九!」

    艾莉动了动身子,藉此提醒压在她身上的应邦可以起身了,然而他却一点动静也没有。

    「应先生。」她出声唤,「应先生,泥迷速吧?」

    应邦依旧没有出声,让她不禁忐忑不安起来。

    「应先生,泥回答我……」她试著出力将他的身子往旁边翻,最後顺利的将他翻至身旁。

    艾莉松了口气,赶紧爬起来到应邦身旁,轻声呼唤及摇晃他的背。

    「应先生……应先生……」他毫无反应让她心慌起来。

    忽然感觉到掌心上一股湿热,艾莉反射性的将掌心翻过来一看,令人沭目惊心的鲜血映人眼廉,让她惊愕得说不出话来。

    目光往应邦背部一扫,只见整片红色血液正从他的身体冒出,她惶恐不安的瞪大双瞳,恍然间感觉四周都在晃动,接著眼前一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