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灵异 > 女装的日常 > 正文
第十二章 菊花一凉
作者:李白不太白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风家的四伯怎能察觉不到这无数道目光的含义,心里苦笑一声,只得装作没看见。
  楚阳名声在外,包家当然不敢和楚阳比试,因为楚家传承非凡,同等境界内包云福还真不一定能打得过他。
  但是楚留梦就不一样了,楚家最近有颓废之相,如果楚留梦真有什么过人之处,想必早就被拿出来宣传了,就像楚家双姝一样。
  但是楚留梦却直到今日才现身,而且成人礼上表现也不如楚阳等三人自然。
  所以包德馗断定楚留梦只是个花瓶,楚家才一直没有提起。
  柿子捡软的捏,包德馗当然懂这个道理。更何况楚留梦越是惊艳,被证明是花瓶之后对于楚家的颜面打击就越大。
  楚三伯看了楚驿一眼,神情有些怪异:“你,确定?”
  包德馗不明所以,但话已出口不好悔改,而其身后的包云福抢先开口道:“这是自然,还请子鹓小姐指点。”
  这个包云福身材虚瘦,似乎纵欲过度而掏空身体,尖嘴猴腮,头上还顶着一头红毛。
  听他直呼自己的表字,楚留梦心中一阵恶心。而众人的目光都投向楚留梦,期待着他的回应。
  楚留梦向前走了一步,仙子范十足地轻声道:“我从小体弱多病,所以一直在家里休养,没有修炼过什么法术……但是如果包少爷这么想和我比试一场,那么我就献丑了。”
  先听楚留梦前半句,众人还以为对方是想婉拒,但是听完之后又不由得对包家多了一层鄙夷,居然如此欺负一个柔弱的女孩子,真是臭不要脸!
  楚阳和楚林霜两人侧目而视,什么体弱多病?什么一直休养?真不愧是孪生姐妹,胡说八道的时候居然都是一样的面不改色!
  包云福却没有太多的想法,他以为这是楚留梦在为即将到来的败北而找的借口。
  他现在完全被楚留梦迷住了,这个楚留梦比他之前玩过的任何一个女孩都要美上百倍!他现在只在想如何优雅而又不失其颜面地击败楚留梦,说不定还能拨撩其芳心!
  包云福心里yy着能有朝一日将对方压在身下婉转承欢,额头上射出一道光芒,随即一把吉他浮现,包云福将之拿在手中,自以为绅士地弯腰鞠了一躬:“子鹓小姐请出剑吧。”
  天道者要想使用强力的法术,必须要通过法器。这吉他便是包云福的法器,包家以风家为宗,这两家都是以乐器声音克敌。
  而五大家族各有所长,风家是人王伏羲氏之后,常用乐器施法降妖。而楚家擅长兵器,尤其是剑,所以楚家子弟大多是以剑为法器。
  包云福眼中藏着的**看得楚留梦菊花一凉,不过以吉他为法器,这倒是新鲜,就算是网络小说里也很少见到。
  他按耐住恶心,轻轻摇了摇头:“我没有修炼过法术,也没有任何的法器,不过既然包少爷既然以乐器为法器,那么我也使用乐器好了。匀灵,帮我把我房中的琴给取来吧。”
  “好的,姐姐。”楚匀灵十分自然地喊着姐姐这个称呼,飞身一跃,化成一道残影而去。
  “子鹓小姐这是什么意思?”包云福见楚留梦不从灵识中拿出法器,反而要去拿一架普通的琴,先是一怔,随即有些羞怒。这就好比孙猴子打妖怪不拿金箍棒,这是在看不起人吗?
  楚留梦眼皮也不抬,淡淡地道:“我说过了,我没有法器,也不会法术,六重天的实力应该够了……”
  五重天巅峰和六重天虽然听上去只有一线之隔,但是这中间的差距却如同云泥。
  因为五重天之后有一道阴阳玄关,只有冲破了阴阳玄关,境界才会到六重天。
  但是想要突破阴阳玄关是相当的困难,即使是十七岁就到了五重天巅峰的楚阳,也没有绝对的把握能在二十岁突破那一道瓶颈。
  但是一旦打通阴阳玄关,那么实力变会有飞跃般的涨动!
  楚留梦是真的没学过什么法术,也没有法器,但是一力降十会,在压倒性的法力面前,法术和法器反而没有太大的作用了。
  ……
  于是,包云福法术用尽,使出了各种手段,然而在楚留梦那一曲含有淡淡杀伐之意的《广陵散》下,全部被化解了。
  这一曲《广陵散》中蕴含的法力愈来愈强,包云福终于被曲声打飞在地。他的法器摔落在一边,目光呆滞,带有一丝茫然。
  一丝清风吹过楚留梦的脸庞,让他几缕发丝轻飘,楚留梦淡淡一笑,带有一丝超然的气质:“承让。”
  “好!”唐云德在人群中带头鼓掌。不远处的众人顿时掌声一片。
  其实在坐的大多有些失望,因为他们本想借机看看出楚家的本事,然而这个楚留梦却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完全没有施展任何法术。
  但是也无所谓了,十八岁冲破了阴阳玄关,这一百多年来她是第一个。至于楚留梦说他不会法术,这事更是没人会相信。
  从今天起谁还敢说楚家无人?
  各大家族和势力都楚问投去了意味深长的目光,这其中的含义不言而喻,你楚家藏得可真够深的啊!
  楚问抚须不语,脸上表情保持着淡定。但事实上,他的内心也是极为震惊,因为他也是才知道楚留梦的实力居然到了六重天。
  虽然心中对于楚留梦的表现极为欣慰,但是楚问的心里也不禁有些担忧起来,这么早的展露锋芒,对于他来说恐怕不是什么好事啊……
  包德馗的脸色最为难看,到处都是幸灾乐祸和同情的眼神。他重重地叹了口气,而且若是包云福赢了,楚家碍于面子,明面上也不会拿包家怎么样。
  但是现在包云福输了,他包家定然会受到楚家的报复和打压。楚家即使有所衰颓,也不是一般家族能够踢得动的!
  包德馗回头看了风家四伯一眼,眼中带有某种哀求,但是却见风家四伯对他怒目而视,惊得包德馗急忙移开目光。
  但是两人的小动作,却被不少人看在眼里,他们悄悄看那风家四伯的脸色,神情复杂,窃窃私语。
  “没想到风家居然做出这般小动作,哼……”唐云德朝着不远处的风家四伯冷冷看了一眼。
  唐楚两家虽然关系不算融洽,但是也没有想用这么下作的手段去试探楚家,毕竟五大家族之间再怎么撕逼也会保持着应有的默契。
  而且在他看来五大家族之间就算有矛盾,也应该属于内部小问题。但是风家的这般做法,实在是令人不爽啊!
  唐蔓婉最近才从国外回来,并不太了解国内的情况,她抿了抿嘴,小声问道:“爷爷,你怎么会确定这是风家指使的?”
  唐云德解释道:“这包家是风家一个分支,若无风家暗中指使,他们除非是吃了豹子胆了,否则怎么敢这么公然挑衅楚家?”
  楚家只是有衰颓之相,并不代表他真正的衰颓了,若无背后撑腰的人,包家怕不是石乐志。
  “是吗……”唐蔓婉神情有些不自在,她也觉得风家真的有些过了,但是作为五大家族里的晚辈,她也不好对此评论什么。
  唐蔓婉抬头看向楚留梦,发现对方也在看着她。
  唐蔓婉笑了,笑容倾城甜美,张了张嘴,做出了恭喜的口型。
  楚留梦脸色微红,心中有些自得,他淡然地用衣袖抚了抚琴,谁知这古琴却顿时碎成好几截。
  普通的器物自然是承受不了法术的加承,楚留梦眼角微抽,有些心疼。
  这古琴在淘宝上好贵的啊,居然用一次就毁了,这得卖多少条胖ci才能赚回来啊!更何况楚留梦现在金盆洗……屁股,再也不想卖那玩意了,节操能捡起一些是一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