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灵异 > 女装的日常 > 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绝代风姿
作者:李白不太白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楚留梦给三人斟上酒,随后又坐回原处。
  “好,谢谢,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吧。”虽然是女人,但是程琳也不禁为楚留梦那微羞的风情而有些失神。
  楚留梦淡淡地点点头。
  程琳问道:“照你刚才所说,令尊令堂都已去世,而因为身体原因,你平时基本都在待在家中自学的是吗?”
  楚留梦点了点头:“是的。”
  徐明宇微笑着问道:“如今江淮省的高考作文只有你一个满分,请问你是怎么写出这篇文章的?”
  程琳接口问道:“如今网上对此争议很大,很多人提出质疑。因为说实话,虽然我不是很懂文言文,但是也能看出这的确是写的很好。可是高考只有短短几个小时,你是怎么写出这样的文章的呢?”
  徐明宇又踢了踢程琳的脚,你说话能不能含蓄,人家是个孤单的小女生啊,从小没有了父母,肯定心思敏感,你这么直接会伤到人家的!
  “所以,你们是怀疑这作文是我抄的吗?”楚留梦脸上露出一丝自嘲的笑,让人心中莫名一痛。
  徐明宇急忙道:“我是相信你的,我只是好奇你是怎么写出来的?”
  “谢谢。”楚留梦对着徐明宇笑了笑,徐明宇心中一美,却听楚留梦继续道,“真的要是说起来,我可能也算是作弊吧……”
  两人一惊,没想到楚留梦这么轻易就愿意说出实情。但是听得楚留梦承认自己有作弊,心中不免很是失望。
  毕竟这位恬淡而绝美的少女,要是真的和作弊扯上关系,那着实令人惋惜啊……
  程琳惊讶地问道:“所以,这作文不是你写的吗?”
  “留侯论么?那的确是我写的……但是,却是我之前早已写过的。”
  “你是说,你之前写过这篇文章,所以考试的时候就直接拿来用了?”徐明宇眼睛一亮,如果只是这样,那也算不上作弊。
  楚留梦眼帘低垂,有些愧意地道:“留侯论本来是我读《史记》时的观后感之一,经过数天的雕琢才最终完稿。说起来,的确对其他同学很不公平……”
  “呃……”饶是程琳和徐明宇都不由得一呆,读《史记》的观后感之一,也就是说还有其他的?
  徐明宇却激动起来:“只要不是别人写的就不算作弊,楚同学还写过其他的文言文吗,能拿出来给我们看一看吗?”
  若是能再拿出几篇相似的来,那么谣言就应该能打破了!
  楚留梦却摇了摇头:“真是不好意思,我写过的所有诗词文章,都会定时清理……”
  一听这话,徐明宇心里却又凉了半截,心中又有些起疑,却听楚留梦继续说道:
  “不过,有些观后感我还大概记得,你们要是想看,我再复写一遍也可以。”
  “那太好了,楚同学现在写出来给我们吧,只要再写出几篇,就可以替你证明了。”徐明宇急忙道,他是真的一心想要证明楚留梦的清白。不知不觉,他已经彻底相信了这个肌骨清奇、美若天人的少女绝对不会行抄袭之事!
  “孔子云:君子不患人之不己知,可是……”楚留梦自嘲一笑,却来到书桌旁,提起笔墨。
  众人这才发现,楚留梦之前是在用毛笔写字,纸上字迹尚新。
  楚留梦重新拿起一张白纸,提笔沾墨,写下《晁错论》这三个字。
  苏轼早期的史论虽多,但是由于年龄尚轻的缘故,大多文采有余而目光短浅,太执着于儒家正统,把除了儒学之外,其他学派的甚至包括荀子在内的古人都批判了一遍。
  所以楚留梦以为能看的也勉强就那么几篇而已,而其中他个人认为《留侯论》最佳,但是已经用作了高考作文,此刻便写下另外几篇比较喜欢的《晁错论》、《乐毅论》和《贾谊论》。
  “诶,楚同学,你这里的是最近一段时间写的吗,能不能给我们看看?”楚留梦正在复写其余几篇史论的时候,程琳却看到了宽大的桌旁摆放的一沓纸,上面都写有字。
  “嗯……请便,只是我写的不好,不要笑话。”楚留梦犹豫了片刻,有些羞涩的撩过一缕头发,继续复写。
  徐明宇和程琳拿起细看,大多是些诗词,写的很好他们却从未见过,大概都是楚留梦的原创吧。
  像他们这样能进央视做记者的人,文科都是强项。程琳虽然之前谦虚说自己文言文水平不行,但那是设立在楚留梦真的是《留侯论》的作者前提下。
  《留侯论》若是楚留梦所写,她和对方比起来自然是不如的,但是程琳自身水平还是很强,毕竟她也是北京大学出来的高材生。
  这些诗词散文不多,也就十来篇。考虑到这只是楚留梦最近一段时间写的,也属于正常。
  两人一张张细着,越看越惊,这水平丝毫看不出现代雕琢的痕迹,即使在各类唐宋诗词中也属于精品,程琳便赶紧示意摄影师过来拍照,然后自己掏出手机悄悄地百度。
  “泠泠七弦上,静听松风寒。
  古调虽自爱,今人多不弹。”
  徐明宇默念手上拿着的一首诗,看了眼墙角的古琴,心里咀嚼了几遍,心中不觉感到一阵难过。
  此诗乍看平淡清雅,但是细细品味,却又是透着孤独和悲伤。古琴有七根弦,所以七弦又代指古琴。如今西洋乐器在中国流行,而传统乐器反而举步艰难。
  所以说,古调虽自爱,今人多不弹。
  但是再联系楚留梦的身世,父母双亡,身体又不好,只能长期在家中静养,她的妹妹看上去也是沉默寡言的人。她心里自然是无比的孤单,纵然满腹才华,又有谁能欣赏呢?
  尤其现在谁还喜欢古文学这么枯燥的东西?曲高和寡,唯有孤芳自赏。
  孤傲清冷的性格,大概也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手段吧。
  徐明宇心中叹息着,连眼前的文字都变得悲伤起来,抬头望去,楚留梦还在伏案写字。
  她素衣长发,坐姿挺拔秀丽,身体虽然削瘦,却如一根挺拔的竹子,倔强而又秀美。
  她持一根毛笔在纸上游走,恍惚间,徐明宇仿佛看到了班昭续史、蔡琰默书那样仅存在于青史之中的绝代风姿。
  (感谢读者“魂魄静树”的打赏,感谢读者“淬风灵羽”的打赏,感谢读者“啊猫叔”的打赏,感谢读者“兰幽听雨声”的打赏,感谢读者“扰梦zz”的打赏,感谢读者“玉涵不语”的打赏,感谢读者“星上风”的打赏,感谢读者“吴字添书”的打赏,感谢读者“桔檽,”的打赏,感谢读者“呃啊呃啊”的打赏,感谢读者“白色的沁”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