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灵异 > 女装的日常 > 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琴音潺潺
作者:李白不太白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都搜不到,应该是她自己写的……”程琳小声对徐明宇道。
  徐明宇轻哼一声,他觉得程琳肯定是在妒忌楚留梦,这还用怀疑吗,你说这么清雅淡泊的少女会是一个抄袭别人作品的无耻小人?
  徐明宇继续翻阅着,他感觉每一首诗词之中都藏着少女的悠悠心事,而自己大概是第一个能阅读她心事的男人……想到这,徐明宇的心里不禁泛起某种莫名的感情。
  一直翻到最后一张,又是一首诗,诗名为,《古朗月行》。
  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
  又疑瑶台镜,飞在青云端。
  仙人垂两足,桂树何团团。
  白兔捣药成,问言与谁餐。
  ……
  读到这里,徐明宇不禁有些莞尔,没想到如此清冷的少女也有这样浪漫的心思。
  脑海却想起了幼年的楚留梦,望着无尽的夜空。明月朗朗,冰雪剔透的小女孩仰头,清澈的眼中藏着懵懂和好奇,满身的月华。
  可是随着他的往下看,整首诗的风格却陡然一变,从原本浪漫的童话,变得逐渐沉重起来。
  蟾蜍蚀圆影,大明夜已残。
  羿昔落九乌,天人清且安。
  **此沦惑,去去不足观。
  忧来其如何,凄怆摧心肝。
  前半首诗,是自己幼年时那天真烂漫的回忆,那时候的她父母应该尚在,说不定还在她身边,所以情绪欢快活泼。
  而后半段明显沉重,应该是想到自己父母双故,孑然一身。虽然诗中没有刻意流露出孤独的感情,可是读起来却是让人感到无比的寂寥和悲苦。
  “好了。”这时,楚留梦将笔放下,在纸上轻轻吹了吹,便把三篇史论交给程琳。
  程琳示意摄影师镜头打过来,和凑上来的徐明宇看了一遍,虽然第一遍有些读不懂,但是也大概能分辨出这其中水准之高。虽然感觉不可思议,但是程琳亲眼所见之后,心中也相信了八成。
  “对了,你是不是还会弹琴?”程琳将三篇史论收下,又笑着问道。
  既然她已经相信了楚留梦,那么对方的才艺越多,新闻的爆点就越多,加上对方这样绝世无双的相貌,绝对能吸引公众眼球。
  程琳觉得这有可能是自己今年最重要的一次采访,所以不能放过一丝能够成为新闻的素材。
  哼哼,虽然网上议论比较大,但是台里一开始也没太重视这里,不然也不会推给他们两个新人千里迢迢赶来了。但是没想到吧……这可将是一个重大爆点。
  标题她都想好了,淡雅空灵,美若天仙的千古第一才女!
  嗯,绝对能引起巨大的反响!
  “会一些,不过基本都是自娱自乐罢了……”楚留梦淡然地点了点头。
  “是吗,那你能为我们演奏一曲吗?”程琳眼中一亮。
  “……”楚留梦脸上露出一丝犹豫之色。
  “我们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我也喜欢古琴这类的我国传统乐器,只可惜现在很少能听到了。所以要是不麻烦的话,能不能请你弹奏一曲。”
  徐明宇也开口劝道,他是真的想听楚留梦弹琴。但是说什么对传统乐器感兴趣就纯属扯淡了,只是因为对方是楚留梦,是那个感叹“古调虽自爱,今人多不弹”的遗世的少女,久居深闺,无人能听她的琴声。
  如果说她是曲高和寡的伯牙,那么他想做她的钟子期。
  “好吧,若是弹得不尽人意,也请原谅。”楚留梦淡淡地说完,便抱起了太古遗响。
  这琴本是收于灵识之中,但是今天她本来就要在记者面前“不经意地”展示一下,所以便是一直放在墙角让他们看见。
  所以此刻也不再故作矜持,不然还有可能会让人觉得自己是心虚。
  “各位想听什么?”楚留梦在琴弦轻抚了一下,淡淡地道。
  “楚同学喜欢什么便弹什么好了。”程琳笑眯眯地道。
  楚留梦便不再答话,微微仰头,指尖便在琴弦上拨弹起来。
  楚留梦是个天才,无论是修炼方面还是记忆力方面。但是对于音乐方面,却不仅仅是天才二字可以形容的,可谓是一点就通。
  尤其是古琴,他虽然过去自学过几个月,但是以他懒散的性格,经常断断续续,加起来也就自学了不到二十四小时,却已然大成,仿佛古琴天生就为他而生一般。
  琴音倾泻,如溪水潺潺,流过石上、凉风簌簌,穿过松林。幽清肃穆,却仿佛带着无比的孤独和寂寥,不觉间,三人的眼泪居然流了下来。
  这种感觉很其妙,他们不知道听过多少首音乐,却没有一首乐曲能这样触及人的心灵。红尘滚滚,人们忙忙碌碌追名逐利,极力渴望着物质上满足,却忘却了灵魂的欢愉,让它逐渐的麻木。
  可是这一曲雅音之下,却让他们早已枯萎的灵魂再次苏醒,从心底最深处哭诉着,拷问着他们的本心。
  看着三人泪流满面,楚留梦心中感到满意。
  风家真不愧是五大家族之首,这《风音决》果然了得,只是稍稍施展,便能如此震慑人心,他的便宜舅舅还真是给了她一个好礼物啊!
  “哎……”然而,楚留梦却没有弹完,只是微微闭目,一声轻叹,琴音便戛然而止。
  三人这才如梦初醒,赶紧擦去了眼泪,都感觉不好意思。三个大人,居然在一个学生面前泪水横流,真的是太丢人了。
  “真的是不好意思,你弹得太好了,我们不自觉都哭出来了……”程琳脸红着苦笑道。
  楚留梦眼神中,不经意间却流露出一丝寂寞,淡淡地摇了摇头:“没事。”
  “不好意思,我们都是俗人……可能没有听懂你的琴音。”徐明宇却想道,对方肯定是难过这三人居然无一能理解她高雅的琴声。
  所以那少女只发出一声淡淡地轻叹,便将琴声停下了。
  他不尤觉得这个如璞玉般纯粹的少女,绝对在等一个知音。
  而看着少女抱琴而起,将琴重新放回墙角那背影,瘦削而又伶俜。想着对方身世飘零孤独,方才性格清冷。
  徐明宇心中觉得,自己至少应该成为她的知音。
  (感谢读者“魂魄静树”的1000打赏。感谢读者“Kressfire”的1000打赏。感谢读者“天下第一傲娇”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