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灵异 > 女装的日常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 情诗?
作者:李白不太白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楚子鹓?这楚子鹓和那个的作者楚留梦是什么关系?”苏中君把手机还给了女儿。
  “楚留梦,表字子鹓。”苏苌楚看了看楚留梦b站上的个性签名。
  苏中君赞叹道:“原来是她写的……我就说还有哪个姓楚还能有这般文采。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不如今?没想到一个女孩居然有这样的才学!”
  苏苌楚有些冷淡地道:“班昭续史,文姬记书,不都是女孩吗?爸,时至今日,你还这样重男轻女吗?”
  苏中君脸上一黯,不由得干笑:“也是啊……”
  苏苌楚却如同一只炸毛的猫,继续冷笑:“我看当今文协的年轻一辈,皆是沽名钓誉,附庸风雅之人,一代不如一代。什么所谓的四剑客八君子,加起来还不如一个楚留梦!”
  “你这……”苏中君无言。
  自己的小女儿从小就秉性古怪,喜怒无常。
  可她偏偏才情非凡,诗词文赋在文协年轻一代中几乎无人能及。所以才高气傲,有些目中无人,更是瞧不起天下男人。
  可是偏偏无人能反驳,谁叫那些年轻人自己不争气。
  文协里想追她的男人不少,但是无一例外都被嘲讽一顿,搞得灰头土脸。苏中君本人也因此收到不少抱怨。
  苏苌楚瞪着苏中君:“我说错了吗?我的那些师兄师弟啊,哪个不是庸庸碌碌,做首诗也就勉强能做出平仄还自以为是,整天就知道炫耀自己文协成员的身份?连我都看不起他们!”
  苏中君脸上挂不住了,自己的这个小女儿因为小时候发生了一些事,导致她对男人非常偏见。但是发生那样的事,苏中君本人也有责任,偏偏又不好就此训斥。
  苏中君斥道:“你太过分了啊!你小孩子还没成大师呢,有什么资格评论他们?”
  “我是没成大师,但是有人能啊,楚留梦不也是女孩子吗?年纪虽小,但是才情,恐怕连你们这些大师都未必比得上她,更别说那些整天就会在美女面前装模做样的‘四剑客’、‘八君子’!”
  “死丫头,你,你说我,我能比不上她?我堂堂文协副会长会比不上一个小姑娘?”被自己的女儿鄙视,苏中君气得发抖。
  “别的不说了,你看看人家今天的这阙,句句都是绝妙,比你写的破诗烂词不知强上多少倍!”苏苌楚脸上露出一丝狂热和崇拜,喃喃的道,“像这样一身都是仙气的人,若是有朝一日,我能在她身边,为她研磨添香都心满意足了!”
  “妹妹,你该不会……弯了吧?”苏婉如吃了一惊,虽然她时常跟妹妹说男人多么多么不靠谱,但是可无意改变她的性取向啊!
  “姐,你怎么那么庸俗?”苏苌楚没好气的白了一眼,“我对楚留梦,只是精神上的欣赏,就像伯牙和子期,神交你懂吗?”
  苏中君不服气,脸上铮红:“诗词本是小道,我,我压根就是写着玩的,我要是认真起来,怎么可能会输给一个丫头片子?”
  “那你就写啊,只要你敢写我今晚就做一回上官婉儿!”
  “写就写!”苏中君气冲冲的提笔冥想,可是一时也想不出妙句。
  “死要面子,我看你不仅比不上楚留梦,甚至连赵煜的那个朋友也比不上!”苏苌楚轻哼一声,做一旁捧着一本诗集看了起来。
  “呀,居然是她?”这时,苏婉如惊声道。
  “怎么了?”苏中君皱眉,这不是在打扰他思绪么?
  苏婉如把手机递给苏中君:“赵煜说,他的那个朋友就是楚留梦。”
  “什么?”然而最吃惊的不是苏中君而是苏苌楚。
  苏中君也很惊讶,这么说来,那和这两阙立意完全不同的词,居然出自同一个人之手?
  苏中君轻声道:“小小年纪,能有如此心性,真是……我,难道真的老了?”
  苏苌楚还处于惊愕的状态,她手中的诗集缓缓那手上滑过,跌落在地上,眼泪啪嗒啪嗒地流了出来。
  “她心里居然有了人……”
  苏苌楚掩面跑回卧室,把房门重重的关上,头蒙被窝一个人哭了起来。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苏中君和苏婉如互视一眼,眼中满是不解和震惊。
  苏婉如不解的是,对方是怎么知道楚留梦心中有人的,而苏中君震惊的是,自家女儿的性取向,不会真有问题吧?
  “苌楚,苌楚,你开门啊!”苏中君立马追了上去,大力拍门,“一阙词不能说明什么的,说不定她只是,只是随便写写的?”
  苏婉如一脸懵圈:“爸,我怎么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都怪赵煜那竖子,没事发什么啊?”苏中君咬牙切齿的,“你自己看看那的内容!”
  “不是挺好的嘛……”苏婉如翻着手机,恍然大悟,“哦,哦,我知道了!”
  终不见人间,人间日似年。
  这句话不就是说明对方有分隔两地的心上人了吗?
  自己妹妹才思敏捷,一早就反应过来了。
  “我来跟她说吧。”苏婉如上前敲门,“妹妹,你先别难过,听姐姐说。”
  房内没回音,苏婉如也不在意,继续道:“楚留梦的那阙词,也不一定代表她在想男人啊!”
  知妹莫若姐,苏婉如知道,苏苌楚与其说是伤心楚留梦有心上人,倒不如说是伤心楚留梦居然对男人有兴趣。
  “明明都度日如年了,还不是在想男人?”苏苌楚这词倒是回音了,抽泣着道。
  “你想想看,那楚留梦那么美,要是真的喜欢哪个男人,那对方岂不会日夜守在她身边啊,怎么会离开呢!”
  “呜呜,那……那,她是怎么会那样写?”
  “这不一定是在想爱情啊,也可能是友情,比方说,这个呃……”苏婉如绞尽脑汁编造着可能性,“比方说,她有可能在想知己好友,女性的,对方也是一个才女,所以就在想她。”
  “那为什么不是我呀!”苏苌楚终于把门打开了,眼眶通红,脸上犹有泪痕,委屈至极。
  苏中君倒是反应过来了:“她,她肯定还不知道你嘛……说不定正在等你呢,你看啊,她那句人间日似年,说不定就是说知音难求,所以在苦等知音么?”
  “真的吗?”
  “真的,你想想看,自屈原以降,文人都喜欢用香草美人来比喻自己都怀才不遇,你也知道,这种隐喻手法在文人中是很常见的!”苏中君解释道,“那楚留梦才高八斗,一定少一个能和她谈论的知音。”
  苏婉如附和道:“就是啊妹妹,你别难过了,说不定你就可以去人家知音呢?就像伯牙和子期,以后说不定也会传为一段佳话呢!”
  “我也没想过那么多……能为她研磨添香我就心满意足了……”苏苌楚红了脸,扭扭捏捏的,“其实我一直想给楚留梦写一首诗,可是只想出了两句,后面的怎么写都不满意。”
  苏中君拍胸脯道:“没关系,爸来帮你,你先把你想的那两句诗拿来我看看。”
  “看完别笑……”苏苌楚把一张纸递给苏中君,脸上又羞怯又期待。
  “不会的不……嗯?”
  苏中君看了内容,是真的笑不出来,他不仅笑不出来,他还想哭。
  我亲爱的闺女啊,你这是给人写情诗呢?也不怕把人吓着……不,你已经先把你爹我吓着了!
  寂寞书斋里,朝朝独尔思。
  看书就搜“书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