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灵异 > 第二进化 > 正文
第220章 苏醒
作者:试剑天涯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忙了几天,秦飞才忽然闲下来;可是闲下来之后才发现一个很重要、也很无语的问题,自己竟然没有落脚点!

    想着以后可能至少两年时间都要在这里呆着,夏铃音也在这里求学和实习,那么自己需要买个窝了。

    秦飞一查自己的账户,余额:122万。必须说,这数字不小,可是秦飞之前却有一百多亿的存款来着,这才多久就败坏光了!

    122万不少,真的不少;可是想要买个住处、买个理想的小独院却远远不够;而且买了住处就要买车。按照秦飞的估计,一整套下来要五百万以上。这在三天前,对秦飞来说绝对不成问题;可是今天却成了老大难!

    “辛辛苦苦十九年,一夜回到解放前。”秦飞哼着不着调的话语,在大街上游逛;来到曼德勒这么久了,却还没有好好地逛逛呢,这真心不该。

    “那就先转转吧。”忙过了这一段时间后,秦飞一时间不想做别的,就一个人在曼德勒转悠起来。

    这不仅仅是无意识的转悠,也是秦飞对自己的反思。自从成为进化者之后、甚至是从设计出滑翔机甲成名后,秦飞就处于一种烦躁的状态,这一个过程虽然进步迅速,但反思后却发现——有些偏离了自己的人生目标。

    也许过去的人生目标有些片面,也许过去的人生目标有些短视;但如今的发展方向确实是偏离了“最初理想”,这是现实——无论曾经的理想对错与否。

    “成为文明的尖刺,成为一个文明的代表!”秦飞看着远处一个佛寺的尖顶,忽然若有所思。缅甸这里的佛寺是尖顶式的,和大陆不同。从远处看,佛寺的尖顶好像是一根针一样刺入苍穹。

    总有一天,我要成为华夏文明的代表,成为华夏文明史上的一颗明珠!

    第一次。秦飞第一次如此清晰的确定了自己的未来。也许这个决定依然草率,但依然让秦飞自己热血沸腾,在成为进化者之后,再一次有了方向、有了目标和动力。

    钢铁战士不过是最低级的进化者,黄金战士也不是最终目标,只有更高级的星光战士,才是我的目标!

    暂时,秦飞想到的目标就是s级的星光战士了。

    “小子,你一个人到处乱窜可是很危险的,要不让我们兄弟贴身保护如何?”秦飞刚刚确定了自己的目标。就有人跳出来了。两个面色黝黑、好似铁塔一样的壮汉;只是两人脸上凶神恶煞的、眼神中还闪烁着贪婪的光芒,怎么看都和“保镖”搭不上关系。

    “滚!”秦飞对于这样的家伙毫不客气。

    “哈哈,小子,我们兄弟两人可是跟了你整整一天了。老实点,将现金交出来,将身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否则我们不介意那什么的善解人‘衣’。”

    一边说着,两人就将秦飞架在中央,两只大手抓向秦飞的肩膀,手指之间有寒光闪过;秦飞只是扫了一眼就看明白了——是一个小小的针管!这东西肯定会注射什么迷药之类的。甚至不排除是注射毒品。

    “你们是找死!”秦飞这时候不是愤怒,而是想笑。以秦飞现在的眼光可以发现,这两个家伙应该算是不完全的c级进化者,而且还是根基不稳定的样子。看走路的姿态就清楚。要说这两个家伙打劫普通人也就算了,今天竟然在太岁头上动土,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

    面对这样的人,秦飞几乎都不用准备什么。两手一伸就握住两人的手腕,而后一个擒拿手出来,就将两人手臂弯到了后背。几乎打到脖颈上。

    嘎巴……一阵骨节声音响起,还有两声惨叫响起。

    秦飞把握的力量很好,这样的伤害并没有造成脱臼,但也让关节略微错开,疼痛难忍、而且短时间内使不上力量。

    “你们两个家伙真幸运啊,今天我心情好,就不杀人了。”秦飞嘿嘿一笑,来了一句让人毛骨悚然的话语。

    “救命啊,杀人了!”两个家伙本来就害怕了,没想到这看上去如同小白脸一样的少年竟然如此厉害;再听到秦飞的“胡言乱语”,顿时想歪了——不会是遇到什么杀手了吧!

    别说,缅甸这地方真的是比较混乱,鱼龙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大街上随便揪住一个人,还真有一定的可能揪住一个杀手——现实有时候比电影更戏剧!

    两个家伙一叫喊,就吸引了大街上无数目光。这些目光让秦飞都很不自在。

    “咳咳,开玩笑。大家谁帮忙打个110啊,抓住两个劫匪。”

    秦飞双手捏着两个壮汉,有些不方便。哦,还有军方配备的强大的智能通讯设备,可秦飞就想要偷懒。

    周围很快就围了一圈人,听说要拨打110,很多人就松了一口气;而且也很快就有人指出这两个壮汉是这周围的一霸;不到三分钟,天空中飞来一辆警用悬浮车,一男一女两个警察走了下来。

    “噫?秦飞?”女警察惊讶的看着秦飞。

    “你认识我?”秦飞看着两人,看样子和自己年龄也差不多。女的身材窈窕,活泼开朗,秀美的苹果脸;男的稍微有点胖,却也算是不错,有点雄壮威武的气势——虽然很幼稚。

    “嘻嘻,我介绍下,我是夏铃音的同学哦,我叫王倩倩,这是吴碧成。”

    “务必成?”

    “吴广的吴,碧绿色的碧,成功的成!”吴碧成黑着脸解释。

    “咯咯,秦飞,吴碧成可是夏铃音的追求者之一呢。嘻嘻……”王倩倩笑的前仰后合。

    “你好,我是夏铃音的高中同学,现在的男朋友秦飞。你肯定听说过我;如果以前没听说过,那么现在也认识了。”

    “嘻嘻……”

    “哼!”

    “两位,你们是警察哎,这两个家伙先铐起来吧。”

    两个壮汉一听秦飞这话,顿时嚎叫起来,“警察警察。快把我抓起来,这个家伙是杀手,杀过人!”

    显然,秦飞熟练的手法、强大的力量、还有刚才的话,真的是吓坏了两个盗匪。

    “呸,就这点胆量还拦路抢劫!”吴碧成虽然和秦飞不对付,但这点时间也将情况了解了一下。说完了,却也拿出手铐将两个家伙拷了起来。

    只是在转身的时候,吴碧成近乎发誓的对秦飞说道:“只要你们还没有结婚,我就不会放弃。”

    “警察先生。其实就算是结婚了,也还能撬墙角的!”刚刚带上手铐的一个家伙兀自喋喋不休。

    “噗……”王倩倩毫无形象的笑喷了。

    秦飞面色黝黑。

    吴碧成面色也好不到那里去,对着那个开口的家伙就是一脚,“你这混蛋还能活着真是福星高照。你知道这家伙是做什么的吗?这家伙是军方特战队的,就是持影视作品中持有杀人执照的那种人。就算是把你弄死了,人家都不用负责的那种!

    你还能活着,真的是烧高香了。”

    “嘛呀……”两个家伙顿时吓得逃命似的逃到了警车后座,很自觉地挤在角落中,显然不是第一次坐警车了。

    这下子秦飞的面色更黑了。“吴碧成,不会说话你可以不说!”

    “哼!别以为进入特战队就了不起了!”秦飞的话,让吴碧成脸色也不好看。

    王倩倩一看要打架,赶紧插在两人中间。“哎呀,你们两个大男人就不能留点面子。夏铃音还躺在在医院、没有脱离危险呢,也不想想办法!”

    “哼!”吴碧成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秦飞想要说什么。通讯器却忽然响应,打开一看却是黄美玲留下的信息:夏铃音刚刚醒来一次,已经完全脱离危险;身体状态复苏到90%。已经准备催生肢体。

    看到这信息,秦飞脸上的不快顿时烟消云散,看着旁边的王倩倩,“夏铃音已经恢复清醒,我要去医院看看了,你去不去?”

    “啊,阿音清醒了?这么快?不是说要半个月才能脱离危险,一个月以上才能清醒吗?”王倩倩一脸不信。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秦飞招呼一辆计程车就要离开。

    “你先去,我回去换身衣服啦。”王倩倩欢呼一声。

    目送王倩倩和吴碧成离开,秦飞和周围的民众们聊了几句,就拦住一辆“飞的”——悬浮车的计程车,悬浮车快啊。仅仅二十多分钟,就横穿半个曼德勒,来到目的地。

    秦飞来到医院的时候,黄美玲正在指挥人员安排夏铃音接下来的相关疗程。看到秦飞后,立即热情的迎接出来。

    a-3级翡翠、顾清颜、还有秦飞自己身上的一层又一层灿烂的光环,让黄美玲也不敢小看。

    “黄阿姨下午好。”

    “好,好。来,夏小姐情况很好,如今生命活性已经超过90%。以夏小姐的身体素质,90%的生命力也已经超过九成健康普通人的了。”

    “那,我现在能看看不?”

    “那可不行!”黄美玲忽然笑了,“这夏小姐没苏醒的时候你可以看看;但苏醒了却不行。”

    “为什么?”秦飞很乖,不懂就问。

    “女孩子啊,可不想要把自己丑陋的一面展露出来呢。你就等等吧,催生肢体要很久不,但修复脸上的伤痕,只需要几个小时就行。”

    “那好,我再等等。”秦飞坐在接待室里,周围还有几个愁眉苦脸的病人家属,有的人脸上还有泪痕。宽敞明亮的接待室,却无法承受沉重的气息。这里是特护病房的接待室,在这里的肯定是重症患者的家属。就算是如今的时代,依然有无法治愈的疾病,比如脑神经方面。

    不过最吸引秦飞注意的,却是一个衣着笔挺的中年人,这人一看就是那种身居高位的,那种气质就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一般来接待室等待的,大部分都是普通的人;能在这里看到这样的人,纯属意外。

    秦飞看了对方几眼就不再关注,却没想到引起了对方的注意。要知道,秦飞虽然穿的普通。但秦飞身上的气质却也不凡。年纪轻轻就成为进化者,还有一连串的光环,加上进入大学后就开始接受军方的思想和教育,让秦飞在这里也如同鹤立鸡群一样明显。

    中年人看了一眼秦飞,犹豫了一会,竟然主动走了过来,“看小兄弟面带喜色,是亲人康复了吧?”

    秦飞倒没想到会有人主动开口。按说在这沉重的气氛中,大家都不会愿意谈论;毕竟生病、而且还是重病这东西,有些说不出口的。还有。大家都是心情压抑、压力大,说不定一点火花就会引发拳脚,这样的事情几乎每天都会发生。病人的亲属其实都很脆弱。

    只是对方开口,秦飞也不好意思不开口;加上夏铃音确实是完全没有问题了,心情也很轻松。不过秦飞如今可不是社会小白,在这中年人的眼中,秦飞看到了——凄凉和无助。

    稍微犹豫一下,也斟酌了一下眼前的情况,秦飞用尽量平缓的语气回答:“哎。也只是第一步治疗比较完美而已。接下来还有几个疗程呢。”

    秦飞是好孩子,真的没有撒谎。只是话里话外的意思相差了十万里;接下来的疗程,包括化妆吗……

    “哎……这人啊,有什么也不能有病啊。”中年人神态萎顿。好似被寒风和暴雪蹂躏了好几遍的茄子。

    秦飞一时间也摸不清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就自以为是的提出一点建议:“如果是国家医院束手的病症,可以去首都看看啊,那里有好几家外星文明设立的医院。”

    “嘿……”中年人愣了一下。苦笑一声,就不在说话。特护病房的接待室再次恢复宁静、或者说是沉闷。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有人离开了、又有人来到了。这里始终保持沉闷,沉闷的让秦飞都不好意思上网聊天。

    “秦飞。”一个年轻的护士满脸笑容的“飞来”。秦飞转头就发现,原来是那个拿着红包跳高的‘小’护士——秦飞年龄还小一些呢。

    “秦飞,夏小姐已经完全苏醒了,如今已经转到了康复中心。”

    “真的!”秦飞立即惊喜的站起来,顿时吸引了无数仇恨的目光——你这是在给我们往伤口上撒盐呢。你都转到康复中心了,也就是说距离痊愈仅仅只有一步了!

    “咳咳,祝各位亲友早日康复。”秦飞扔下一句话,赶紧跑路。

    再次见到夏铃音,已经有点“人”样子了。眉毛头发等还没有长出来——或者说每天都在清除,但面孔已经修复,恢复了美丽的容颜;只是没有了眉毛,看上去很怪异。

    莫名的,秦飞心头浮现一句话:人最重要的容貌组成部分,实际上是眉毛。

    此刻的夏铃音身体浸泡在生命舱中,裹着浅蓝色的棉布,只有面孔露出来。

    看到秦飞后,夏铃音眼神忽然湿润起来,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说什么。这时候的夏铃音是脆弱的,是一个期待呵护的少女。

    “很漂亮。”秦飞流氓的捏了一把夏铃音的面孔。夏铃音终究不是弱女子,秦飞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安慰的方法也要“与众不同”啦。

    “死样!”夏铃音面色顿时羞红起来,眼泪化作了春水。简单的三个字就打消了夏铃音所有的顾虑。

    “嘿,我可是活蹦乱跳的,怎么会是死样呢。嗯,不错不错,好像小白菜一样,一把能掐出水来。”

    “我咬死你。”夏铃音恨恨的转头,一下子咬到秦飞的手指上——秦飞根本就没有躲。可夏铃音咬得真狠,秦飞怪叫一声,手指上竟然出现血丝。

    “属狗的啊。”

    “哼!”

    夏铃音终究不是柔弱的小女子,秦飞这插科打诨的方式,竟然让夏铃音脸上绽放出了笑容。

    “哗啦啦……”外面传来一阵吵闹声,隐隐约约能听到很多脚步声,还有一片叽叽喳喳的声音。不用秦飞疑惑很久,房门被再次打开了,就看到王倩倩一马当先,身后跟着十几个少女,一股脑冲了进来。

    “哇,阿音你真的醒了!抱歉抱歉,我被这些丫头拖住了,一直等到下班才来。”王王倩倩竟然做了和秦飞一样的动作,用力的捏了一把夏铃音的脸。

    “让我看看!”

    “让我看看!”少女们好像在围观宠物……

    十几个女孩子毫不客气的将秦飞挤到一边,围着夏铃音就叽叽喳喳的说了起来。

    秦飞无语的摸了摸鼻子,一时间有些发愣。

    又一阵脚步声传来,这些脚步声就比较沉稳了,竟然是吴碧成和几男警察走来。而看到秦飞后,吴碧成脸色一黑,却依然坚定的从秦飞身前走过。

    等等!秦飞看到吴碧成背着的双手中,竟然捏着一支娇艳欲滴的玫瑰花!

    你妹啊!秦飞勃然大怒,老子都没想到要买玫瑰,你竟然想到了!挖墙脚挖到我眼皮下了!不行,我也要去买玫瑰,医院周围从来不缺少卖玫瑰的所在,就是价格高了那么几倍、十几倍……而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