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灵异 > 女装的日常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九章 被夺走的第一次
作者:李白不太白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几天一个毫无根据的谣言就闹的沸沸扬扬,无数国民暴露了自己的素质,令人痛心!”
  “这叫网络舆论?还是网络暴力?我在其中就看到了两个字,吃人!血淋淋地吃人!”
  “我就眼睁睁地看着你们是怎么戕害一个无辜少女,看着网络暴力是怎么把人家撕扯殆尽的!”
  自打楚留梦的直播结束之后,网上彻底地闹翻了天,无数人开始反思和抨击,正义之声此起彼伏。
  甚至不少官方媒体都开始批评现在网络风气实在糟糕,每个人的戾气都太重了,从楚子鹓这件事情可以看出来,这应该引起所有人的反思。
  然而整个社会都在因为楚留梦而反思检讨的时候,楚留梦在家中感觉自己的生命正在受到威胁。
  但是楚匀灵默默地把菜刀放下了,淡淡地道:“我来看看,厨房有什么帮忙的。”
  “哦,没了没了。”楚留梦暗自抹了一把冷汗,把菜刀从楚匀灵的手上接过,赔笑道,“我全部做好了,正准备去喊你吃饭呢,林霜你也留下来吧。”
  “行吧,那我就尝尝你白莲仙子的手艺哈。”楚林霜有些不知所以,心道楚匀灵最近总是像抓奸似的出现,这要是真的成了小姑子将来不会闹矛盾吧。
  “不过吃饭怎么能没有酒呢,在学校只能偷偷喝一点,可馋死我了。”楚林霜挥了挥手,“楚留梦去拿酒去。”
  “呵呵,我就说你怎么这个点来了,原来是来打劫的,你等着啊。”楚留梦斜睨了对方一眼,转身走向酒窖。
  不一会楚留梦抱着一坛酒走了回来,神情有些怪异和凝重。
  “怎么啦,喝你一坛酒都心疼啊!”楚林霜有些不满,心道就这还想娶我呢,真是小气。将来这酒还不都是我的……
  “不是,我是在想事情。”楚留梦随手把酒递给楚林霜,开始去盛饭。
  “去哪儿啊,饭我给你盛好了。”楚林霜把对方拉了回来。
  “白莲仙子,你这厨艺很一般,看你做饭的时候仙气逼人的,真是令人失望。”楚林霜给自己塞了一口蒜黄炒蛋,调侃道。
  “……嗯。”楚留梦随口答应着,依然心不在焉。他还在想事情。
  “喂喂喂,想什么呢?”
  “没什么,喝你的酒。”楚留梦淡淡地道,心里却很不平静。他刚刚去酒窖的时候发现了一个一直被他忽视的事情。
  他和楚匀灵第一次去酒窖的时候,就发现了父母给他们酿的状元红和女儿红,上面还有刻字。
  维共和国四十九年七月十九日,妻诞一子一女……也就是说,他和楚匀灵的生日应该是农历七月十九,并且楚家给他们准备的身份证上面的信息,也是七月十九。
  两人的出生时间,这一点楚家应该没有搞错。
  可是他记得很清楚,小时候楚林国和风若雪给他们俩过生日,每年都是在农历三月十八。不是七月十九。
  但是当时楚留梦只顾着感慨父母给他们留下的酒,并没有太过关注刻字内容,过眼就忘了,没放心里去。
  刚刚又一次路过,楚留梦这才发现了不对劲。那酒是楚留梦兄妹出身当天酿的,上面的信息应该无误了。
  就算是事后楚林国和风若雪记岔了,那也不应该南辕北辙这么多。
  楚留梦这时想到了一件很严肃的事情,他,真的是楚驿吗?
  这个猜测带来冲击感太强,楚留梦甚至都不敢轻易深思。
  但是,每个中国的天道者都知道,三月十八,同时是伏羲的生辰,风家每年都在那一天举办庙会。
  这么一来,他和伏羲有关系的这这个猜测就更加的确凿了,就算他不是伏羲转世,那也一定和伏羲有关。
  可是,万一,他是伏羲并且不是真正的楚驿,那么真正的楚驿又在哪呢?而匀灵,又是真正的楚匀灵吗?
  不管怎么样,明天去风家,应该能摸清楚一些问题。
  从他记事开始,到十岁回到楚家的那段时间内。他兄妹和父母就一直在外面东躲西藏,甚至不敢回楚家、风家任何一家,就是怕风家楚家这样的庞然大物都护不住楚驿兄妹。直到五大家族联手把那个存在给灭了,他们才敢放心的回到楚家。
  不管怎么说,现在还是不能露底,那群人应该就是因为这一层关系才盯上他的,而且来者不善。在突破生死玄关到达九重天之前,他还是得谨慎。
  伏羲是男人,而楚留梦是女人,在没探知到楚留梦的真实性别之前,就算是那个群体,也不会谋害他来激起楚家的疯狂报复。
  “不过说起来,你这么高调真的好吗……不是说一直有人在暗中盯着你么。”楚林霜大碗了一口酒,故作平淡地道。
  楚留梦淡淡地道:“没关系,我越高调,他们越不会怀疑。谁会相信名誉天下的白莲仙子会是男人。”
  “对了,说起来,你是不是明天就要去风家了啊。”
  “是啊,趁着放假,我去走走亲戚。”楚留梦点点头。
  楚林霜咳了一声:“去走你表妹的亲戚吧。”
  “嗯……嗯?我表妹?谁啊?我不认识啊,你别瞎说啊!”楚留梦紧张地瞥了楚匀灵一眼,眼神闪躲地道。
  楚林霜温柔一笑:“就是那个风白露啊,怎么,你不是还跟我说要亲上加亲把人娶进门的吗?”
  “去,那是我大伯自说自话,关我什么事?”楚留梦急了,下意识地向楚匀灵解释道,“匀灵,你别听楚林霜在这撺掇啊,她就喜欢成心挑事的!”
  楚匀灵舀了一口汤,什么都没说,仿佛什么都没听见,但是静静地“嗯”了一声。
  “你心虚就心虚呗,干嘛找匀灵解释啊。”楚林霜挑了挑眉,心里更不爽了,遇到这事不应该先向她楚林霜解释吗?
  “总之吧,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而且我可是听说了,我这表妹最近和楚阳勾勾搭搭的,你要小心啊。”楚留梦一脸奸臣相,大义凛然,“我实在不是一个挑事的人,但是楚阳这小子背着你勾三搭四的,可是在给你戴绿帽子啊,要是我这绝对不能忍啊!”
  “呵呵。”楚林霜嘴角抽了抽,心道您这勾三搭四从不避着我,是不是更无耻一点。
  而且楚林霜每次和楚阳谈到楚留梦,对方总是在说楚留梦的好话,还让楚林霜没事多照顾她。反观楚留梦这厮,有事没事就喜欢在楚林霜面前给楚阳上眼药,生怕楚林霜对楚阳产生什么好感……
  同样是做人,这差距怎么这么大呢。一定是神在创造楚留梦的时候,把他所有的技能点都点满了,唯独缺了德。
  第二天,楚留梦兄妹坐着飞机,飞往了河南天风市。由于事先说好了,楚留梦兄妹一下飞机就有风家的人来迎接。
  一到风家村门口,忽然一老头电光火石般地窜了出来,甚至连楚留梦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就已经抱住了他。
  这世上有无数的男人都幻想过有朝一日能亲近楚留梦,就算亲近完之后立刻就死了,那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但是,这也终归是他们的yy而已。
  然而,今天终于有人替他们完成了这个壮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