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灵异 > 女装的日常 >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八章 暴露了?
作者:李白不太白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怎么,被我说中了?没想到你兴趣怪特别的嘛。”楚林霜面露鄙夷,她是在说她自己,眼睛一眯,戏谑地凑到楚留梦耳边,“要不要我喊你一声,哥哥?”
  耳边的幽兰之气让楚留梦全身一个激灵,他锤了锤胸口止住咳嗽:“行了,你别扯开话题!你这跟你说正事呢!”
  “切,好吧,看在姐弟一场的份上,我就教你一点东西吧。”楚林霜淡然从容,“先喊一声姐姐来听听。”
  “姐姐。”楚留梦立刻乖巧地道。
  “求我。”
  “我求你。”
  “唱征服。”
  “喂,你过分了啊!”
  “唱征服。”
  “……就这样被你征服~”
  楚林霜仰天大笑:“说我楚留梦是禽兽死变态。”
  楚留梦终于怒了:“靠,士可杀不可辱,我不要面子的啊!”
  “小弟弟,对你而言,面子多少钱一斤啊?”楚林霜叹息地拍了拍楚留梦的肩膀,“你就没有脸面那种玩意,就别跟自己过不去了。”
  “再见,我不问了!”楚留梦起身,他算是彻底看明白了,当有求于人的时候,妥协与软弱是换不来同情的。
  “一路好走。”楚林霜笑眯眯的挥了挥手,也不挽留。
  末了,楚留梦神情复杂地道:“不过,我还想说一句,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就不怕以后你也有这么一天?”
  “那欢迎啊。”楚林霜不以为然,咧嘴笑了笑。她已经吸取了以往的教训,现在一不和楚留梦打赌,二也没有什么有求于他的,楚留梦又能做什么?
  其实楚林霜不是故意刁难楚留梦的,虽然的确很想整他。但她也不是不想帮对方,只是楚留梦的这个问题她也解答不了。楚留梦想知道女生之间一些不为人知的生活习惯,好以后注意,但是每个女生之间的情况各不一样,楚林霜也不能说清楚。
  更何况,习惯之所以被称之为习惯,就是因为这些习惯被隐藏在生活中,不容易被察觉,可能是日做而不知,也不可能全部说清楚的。而且,有些小秘密真要说出来,那也怪羞人的。
  “愚蠢的人呐,你莫不是以为不来主动招惹我,你就没事了?”楚留梦脸上狞笑着,“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正好‘他’也要到了,就先让我先练练手吧。”
  没走几步,远远地走来两个人,是张欣雨和一个男生,两人还颇为亲密地交谈着。
  不是她的那个备胎高中同学,应该就是叶湘口中的那个动漫社想要追张欣雨的学长,而巧合的是,楚留梦还正好认识那个男生。
  范成桧,杨静雨的男朋友。他们在董荷同学聚会的时候见过,当时范成桧为他“英雄一怒为红颜”的样子楚留梦还是有印象的。
  叶湘是个经验丰富的老手,眼光极准,这个范成桧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从张欣雨的态度来看,就算现在还没有答应对方,也应该差不离了。
  楚留梦想了想,也没有和两人碰面,反而绕开了,拿出手机给董荷打了一个电话:“喂,小荷。”
  “学,学姐,真的是你?”董荷的语气慌乱和激动,这还是楚留梦第一次主动打电话给她呢。
  “嗯,我想问你一下,你的那个同学杨静雨和她男朋友关系怎么样了?”
  “诶,你怎么突然问那个人渣了?”
  “是这样,她的那个男朋友,现在在追求我一个室友,所以我想问一下。”
  “什么?学姐你一定要劝劝你的舍友啊!”董荷连忙道,“那个范成桧真的特别渣!他们才谈几天就要静雨和他开房。静雨不答应,那个渣男就和静雨分手了!”
  楚留梦有些好奇,对方和杨静雨不是死对头嘛,怎么关系这么亲密起来了?
  “嗯,好的,谢谢提醒,我知道了。”但是楚留梦也没有过多关心这件事,只是平淡地结束了通话。
  “……回去劝劝她吧。”楚留梦心道,但是他的把握也不大。
  感情这种东西很微妙。你可以让一个人讨厌另一个人,但是却很难阻止他喜欢上一个人,不然楚留梦早就以“闺蜜”的身份把唐蔓婉和张道魁给拆了。
  傍晚,楚留梦有些无聊地躺在宿舍的床上,楚匀灵和叶湘也不知道去哪了。
  “啊……饿死了饿死了,留梦,有吃的没?”隔壁寝室的高心离走了进来,一脸痛苦状。
  “不定外卖吗?”
  “外卖太慢了!”
  楚留梦随口道:“欣雨那里还有一盒泡面,你拿去吃吧,等她回来我跟她说一声就好了。”
  “好嘞。”高心离顺手拿起泡面,又看向楚留梦。
  楚留梦正在床上放空自我,思索人生。好吧,主要就是在思考楚匀灵的事情,这是他现在唯一的烦恼。
  今后到底该怎么和匀灵相处呢?楚留梦一想到这就有些头疼。
  他下意识地侧拥着被子,夹在两腿之间,轻轻地摩挲着双腿,他在床上放松的时候常常会有诸如此类的小习惯……突然,楚留梦察觉到高心离异样地目光正在紧盯着他。
  “怎么了?”楚留梦微惊,该不会是暴露了什么了吧?
  “留梦,没想到你……”高心离盯着楚留梦的双腿,言语中透着一丝惊愕,而目光却有些兴奋的意思,甚至脸上的表情都有些意味深长。
  “嗯?怎么了吗?”楚留梦一头雾水,出了什么事?自己又做了什么了吗?
  “哦哦,没什么,没什么。”高心离摇了摇头,巧笑嫣然,两眼却有些发光,完成了一条缝,就好像老鼠看见了一缸的酥油,然后笑眯眯地离开了。
  “卧槽不是吧……”想起高心离那带有侵略性的目光,楚留梦下意识地捂胸,难不成真的暴露了?可是自己刚刚做了什么吗?
  楚留梦皱了皱眉,察觉道事情的严重性,立刻打电话给了楚林霜,冷静地道:“林霜啊,说实话,我可能暴露了。”
  楚林霜正在外面吃面,一听这话,眼睛顿时瞪得老大,放下碗筷:“你做了什么事?性骚扰你室友了?还是洗澡的时候被人看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