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灵异 > 女装的日常 > 正文
第二百八十章 楚碧池的算计
作者:李白不太白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楚留梦自知自己一直很没有下限,但是如今看来,比起自己的妹妹,自己还是太单纯了。
  楚匀灵缓缓地倒在楚留梦的怀中,娇软的温香紧贴着他的身体,体温中带着温软幽香。津液香甜,唇舌滑腻,还多了些咸咸的味道。
  楚留梦不敢乱动,外面的室友和他只有一层布的隔阂,谁能想到,一张布之内,居然发生了这么惊世骇俗的事情,楚留梦感觉既紧张又刺激,这感觉就好像偷情一样……
  十月天气转凉,然而楚匀灵虽然现在衣着单薄,却大汗淋漓,抱着楚留梦亲吻,久久不放。也毫不在意外面的室友,尽管她们只要一拉帘子就会毫无保留的暴露。
  ……
  “芙蓉帐暖度**,从此君王不早朝啊……”楚留梦一大早就起床了,看了看怀中安睡的楚匀灵,忍不住在她嘴角亲了一下,慢腾腾的下床。
  他现在很火大,不是心理上的,是生理上的。青春期的男生正是性yu的集合体,楚匀灵整天和楚留梦玩的这么刺激,正常男人都受不了。
  吻到动情时,楚匀灵就算是想进一步,楚留梦恐怕也会一时忍不住半推半就的同意。但是楚匀灵每次也只是接吻,从不越雷池一步。
  这让楚留梦心里有你那么一点点失望,嗯,真的只有一点点。可是他也没脸主动开口,只能装模作样的忍着,每次被亲完还要做出一副无奈不情愿的样子,装模作样,脸不对心。
  所以每次都这样对于楚留梦的精神是一个很大的消耗,楚匀灵爽完了,但是他可不行……多亏现在天气转凉,叶湘也不会光着〇子乱跑了,不然楚留梦恐怕真的要受不了。
  没过多久,楚匀灵也醒了,爬回自己的床,然后也默默的下来洗漱。脸上自然的毫无表情,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既然这火生理上无处发泄,那么就只能通过别的手段宣泄。楚留梦心中估算了一下,这些天应该就差不多了吧。
  上完课,楚留梦在历史学院的教学楼花坛上闲坐,手上随便拿着一册,她在树荫下捧书而读,端庄文雅,美如诗画。
  路过的男生们情不自禁地放轻了脚步,生怕破坏了这童话般的诗意,同时也放缓了步伐,能多看一秒都是贪了上天的便宜。
  楚留梦的心思当然不在书上,他主要是在等一个人。
  一道沉闷的声音响了起来:“子鹓大大,你在这做什么呢?”
  楚留梦笑了笑,合上书:“随便坐坐,顺便晒晒太阳。”
  说着,他抬头观察了一下对方的神色,果然有些难看。
  楚留梦随即问道:“陈昕,你怎么一个人,林霜她们呢?”
  来人正是楚林霜的室友陈昕,也是楚留梦的脑残粉。由于楚林霜的关系,她们也时常见面,关系还不错。
  陈昕脸上有些难过:“我让她们不要理我,我想一个人静静。”
  “发生了什么事?”楚留梦脸上有些惊讶,拍了拍陈昕的后背,安慰道,“可以跟我说说吗?”
  “呜啊啊啊,子鹓大大……”陈昕突然抱住楚留梦,三分真,七分假,哭得梨花带雨。
  “好了,好了,咱们找一个地方坐下来谈吧。”楚留梦笑笑,一副奸计得逞的嘴脸。
  两人走到湖边的石椅上坐下,陈昕向楚留梦诉苦,原来是她的男朋友劈腿了。
  他男朋友是滑轮社的,而劈腿的对象正巧也是滑轮社的一个副社长。
  虽然她早就有所感觉,但是直到昨天,她男朋……前男友向她提出分手,她才知道了真相。
  但是相比较伤心,她更多是愤怒和不爽,老娘居然被渣男给甩了,而且还是因为被一个老女人给绿的!
  陈昕现在脑袋有些凌乱,不知道该怎么办,便求助地看向自己的偶像:“子鹓大大,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楚留梦温和地道:“你还是很喜欢你前男友吗?”
  陈昕面目狰狞,杀气腾腾:“不,我现在看到他就想剁了他!”
  楚留梦感觉胯下一寒,但是想到自己现在又没有,便安下心来:“那么你现在有没有什么想法呢?”
  “我想去轮滑社还有那个女的班上去闹,让那对狗男女名声臭大街!”陈昕咬牙切齿,带着一丝狠戾。
  怨妇还真是可怕啊……楚留梦心中感叹,脸上却是有些心疼地摇了摇头:“你这样的做,最终伤害最大的,还是你自己啊。”
  陈昕哀嚎道:“我也知道,但是我现在可是头顶一片呼伦贝尔啊!脸都丢光了!难不成还想让我笑着原谅他们啊!去他妈的原谅帽!”
  “哎……”楚留梦想了许久,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脸上微微苦笑,“这样一来,我也不好给你什么意见了……”
  陈昕垂头丧气:“是么……不好意思啊,子鹓大大,耽搁你时间了……”
  “不过……”楚留梦又微笑道,“这件事你可以去问问林霜,她应该是很有经验的,而且人也很靠得住,一定能帮到你的。”
  人们都喜欢从外貌来判定别人,所以看到楚留梦的第一眼就会认为她清纯无暇,而对楚林霜的印象则是男女经验可能十分丰富。
  “林霜啊……”陈昕纠结着道,“她昨晚就知道了,她只是说早点认清渣男真面目也好,其他也没说什么了。”
  “那是可能是她嫌麻烦吧,你诚心诚意地去请教她,她一定会帮到你的。”楚留梦信誓旦旦,“我保证。”
  “是么!”陈昕高兴起来。以楚留梦的目前的形象,就算她说明天太阳会从西方升起,也一定会有无数人熬夜不睡,等着欣赏那违反常识和物理法则的千年奇观。
  “不过……你可别说是我告诉你,不然,她又要怪我多事了。”楚留梦眨了眨眼,微笑道。
  “你放心,我保证不会把你供出来的!”陈昕站起身,笑着敬礼。
  “……”看着陈昕搞怪一般的动作,楚留梦失笑着摇了摇头。
  “谢谢子鹓大大,那我就先走了!”陈昕弯了弯腰。
  “嗯,再见。”随着陈昕的离去,楚留梦眼中的笑意也愈发浓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