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灵异 > 女装的日常 > 正文
第二百九十五章 打胎?
作者:李白不太白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秋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楚林霜远远看到了柴铃带着几个女生怒气冲冲的,马上就要和陈昕两人碰面了。
  “陈昕,柴铃要到了,撤吧。”楚林霜通过蓝牙通话招呼道。
  陈昕点点头,然后突然拉着李贾就往回跑。
  李贾不由自主地跟着对方跑了起来:“怎么了?”
  “我看到柴铃姐姐了……她要是看到我们在一起,一定又要误会……”陈昕小声地道,“我就先走了,这把伞你用吧,别淋湿了。”
  说罢,陈昕跑进了雨幕之中,跑着跑着还摔了一跤,那身影看得人心中一疼,恨不得立刻冲上去抱住她。但是李贾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了柴铃的狮子吼。
  ……
  “早点结束吧,让陈昕随便写几篇日记吧,然后就可以完结了。”楚留梦淡淡地道。
  “嗯,我会跟她说的。”
  楚留梦笑笑,正准备离开,又突然停下脚步,似乎想起了什么:“对了,三天后有我的主演的一个话剧,你有没有兴趣来看?”
  “话剧?你什么时候去演话剧了?”
  “我一开始就加了话剧社啊。”楚留梦道,“你还记得之前的那个迎新晚会吗?”
  “记得,我记得你主演了两个内容,一个是琵琶曲加你编的那个,另一个是古装话剧,主演是你和匀灵对吧。”
  “没错,你也知道那些学姐超不靠谱的,而话剧要准备的东西又很多,我要不是不加话剧社怎么得到支援?”
  “原来这样啊,我就说你从哪变出来的一套话剧班子。”楚林霜恍然,“你要演什么话剧?”
  “改编自一个唐朝的志怪,讲一个才高八斗的侠客和一个西域胡女的爱情故事。”楚留梦拍了拍胸口,“我反串,演那个侠客。”
  “那不能叫反串吧,真的把自己当女的啦……”楚林霜无语地道,“那这么说来,那个西域胡女,是男的反串的了?”
  “怎么可能!那我肯定不会去演的啊!”楚留梦一口否定,“那个西域胡女,是个妹子。”
  “那让我猜猜看……是你的小四?”
  “咳……你挺聪明的嘛,不过你放心啦,不会有吻戏的。”楚留梦一脸惋惜地道,“她很抗拒和别人亲密接触,所以就把吻戏全删了。”
  “呵呵。”楚林霜冷笑两声,“看我心情吧,我心情好就去。”
  “……”
  根据陈昕得到的消息,李贾和柴铃又吵了一架,两人的隔阂更深了。于是躺在床上直打滚,嘴都要笑歪了。
  楚林霜看着陈昕:“今晚轮滑社有聚会,柴铃是副社长,她和李贾也会参加,你也去吧。”
  “……我?”陈昕敛住笑声,指了指自己,“我不是轮滑社的,去参加人家的聚会,多不好意思。”
  “我是让你去给柴铃道歉的,他们一定会接纳你的。”
  陈昕一下子跳下床:“什么?让我去给柴铃道歉?林霜,你是不是说错了?”
  “没说错啊,你只要……”楚林霜一脸淡定地说着。
  “这……这也太狠了吧!”陈昕呆呆地道,“而且,我怕我说完,就会被人打死的!”
  楚林霜淡淡地道:“你放心,我既然让你说了,那自然不是无的放矢。那件事情,稍微打听一下就知道了。至于你的安全,我会保证的。到时我会和留梦一起过去接你,他们绝对不敢动手。”
  “……这。”
  “我只是给你一个建议,要不要做,随便你。”楚林霜淡淡地道,“不过那个柴铃,真的很贱。她可不止抢了你的男人,那可是两只手都数不过来。”
  “林霜,她是不是得罪你了?”陈昕愣了愣。
  苏小筏道:“没错,之前你不在的时候,那个柴铃来找过你,还和我们吵了一架,还说林霜的胸是隆的!我听了都想打人!”
  “……”陈昕羡慕嫉妒地盯着楚林霜的胸看了一眼,又瞟了眼自己的平板,立刻咬牙道,“放心,你的胸就是我的胸,她敢骂你的胸就是在骂我的胸!我一定帮你找回场子!”
  ……
  晚上,轮滑社的几个人正在学校外面的一家烧烤店聚会,三五杯之后,柴铃最近那不爽的心情总算稍稍缓解。这时,突然见陈昕不请自来了!李贾立刻站了起来,却听柴铃哼了一声,又坐了下去。
  柴铃虽然心中很想发飙,但是在公开场合也不好开撕,就暂时忍了下来。
  谁知陈昕一来就对柴铃表达了深切的歉意,并且在饭桌上对柴铃大力赞美。别说其他人了,就连柴铃都觉得有点懵逼,这是怎么了?怕了,想和好?
  但是其他人倒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觉得柴铃抢了陈昕男朋友,陈昕还能这么大度,实在比柴铃强多了,便邀请她坐下来一起吃点。
  觥筹交错,陈昕很快就喝醉了。她眯着眼,晃晃悠悠的走到柴铃面前:“柴铃姐姐,我敬你的!”
  柴铃冷着脸,举起酒杯。
  “嘿嘿,其实我还是挺佩服柴铃姐姐的,明明怀过好几次,身材还能这么好嘿嘿嘿……”陈昕貌似喝大了,说着酒话,嘿嘿傻笑。
  柴铃却觉得轰的一声在脑海中炸开了,场面瞬间鸦雀无声,默默地看向柴铃,包括李贾,用了那种难以形容的眼神。
  柴铃在大学打过两次胎,在轮滑社高年级中不算什么秘密,但也没有人会公开提起,李贾自然也是不知道的。
  柴铃脸色瞬间涨红了,她很讨厌现在众人的目光。妈的少见多怪,现在中国每年打胎的有一千三百多万!很常见的好吗!你们敢说你们在座的就没人打过胎?以后也不会有?
  还有李贾,你他妈做的时候不也是喜欢不戴套的吗?你他妈有什么资格这么看我!你们男人都这么虚伪的吗?
  在众人的目光下,柴铃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心中又羞又怒,她平时并不在意自己的形象,但是把这些赤裸裸地扒开展示给众人的时候,她还是感到了某种羞愧,
  不管怎么样,柴铃知道此刻绝对不能承认,便突然暴怒地把陈昕狠狠一推:“你他妈在瞎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