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灵异 > 女装的日常 > 正文
第三百零六章 爽后圣如佛
作者:李白不太白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呃……这样啊……”楚留梦脸色有些精彩,他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么奇葩的后遗症,这已经不能算作是心理阴影了吧!
  虽然这么想有点对不起艾丽。虽然感觉很可怜,但是楚留梦此刻真的很想笑,就像男生听到h色笑话之后,都会发出的那种会心一笑。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楚留梦忍住下作的淫笑,正色问道。
  “就是……就是前两年吧……”艾丽低下头,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前两年?”楚留梦皱眉。
  “就是,就是我十五岁左右吧……”
  “十五岁?”
  艾丽的脑袋垂得越来越低,声音跟蚊子哼哼似的:“好啦,四舍五入嘛,十三岁和十五岁也差不多了……”
  楚留梦还是有些不信:“真的是十三岁?”
  “真的是……十三虚岁。”
  楚留梦眼角微微抽搐:“为什么是虚岁,不是只有中国才讲虚岁的么?”
  艾丽这下倒是理直气壮了:“我心是中国心啊!”
  楚留梦有些无言:“呃……不过,你这的确有点早啊。”
  “我知道这很奇怪,但是这真的很令人作呕啊,你应该能理解我的吧,在那种环境下长大的,都会本能地反感那种事情……”艾丽红着脸为自己辩解着,虽然没什么底气。
  但真是奇怪,之前她还在疯癫一般的宣泄着自己的情绪,但是此刻那种黑暗烦躁的情绪却不知不觉地消弭了,取而代之是一种遇见故人的轻松。
  因为对方见过自己最软弱最卑微的一面,可也因此让人心安,敞开心扉。
  “我……不能理解,你既然觉得恶心,那为什么还……”
  “我,我也控制不住我这手……”艾丽恨恨地看着自己的手,就像在看着自己的杀父仇人仇人,恨不得一刀剁了。
  这就是你喜欢自我发电、贤者之后又玩自残的原因?爽前淫如魔,爽后圣如佛?你是刚学会打飞机的小男生吗?
  楚留梦的心情百味陈杂,甚至还有些想笑。
  “这,也别想太多,人嘛总是有自己的生理需求,真的那么想的话,其实找个男朋友说不定就能,对了,你知道中国有救命之后以身相许的传统吗……”
  艾丽一脸痛苦,根本就没听进去:“可是我觉得很恶心啊,真的接受不了那种事情!”
  “那你为什么还自己……”
  “我也控制我这手啊!”
  楚留梦感觉话题又回到了原点,挠了挠头:“嗯……这种事情也不用刻意压制的吧,没必要有心理负担,不是说过嘛,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也说过,食色性也。话说你知不知道中国有以身相……”
  “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死亡贫苦,人之大恶存焉。故欲、恶者,心之大端也。人藏其心,不可测度也,美恶皆在其心,不见及色也。欲一以穷之,舍礼何以哉?”艾丽幽怨地看了楚留梦一眼,感觉自己的学识被她鄙视了,“这句话不是告诉人要性放纵和性自由,而是要用礼仪来约束自己的**和本性,只有无耻小人才会断章取义为自己纵欲辩护……别小看我啊,留梦,我也是读过的。还有,食色性也,也不是孟子的观点,而是告子说的。”
  真不愧是中国心……楚留梦心道看来不是像楚林霜那么好糊弄的。
  “里面有一首不是吗?可见男女之欲,也是比较正常的。”
  “野有死麕,恶无礼也。天下大乱,强暴相陵,遂成淫风。被文王之化,虽当乱世,犹恶无礼也……这明明值得批判的。”
  “那是后人牵强附会之言,是孔子编纂的,孔子云,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是诗三百之一,自然也是思无邪。可见孔子对野有死麕至少是持有中立态度的,绝不是批判。相信我。”
  楚留梦把孔子搬了出来,还压上了自己白莲仙子的名望。
  “……”艾丽歪头想了一会,又无助的捂脸,“可是我真的接受不了啊,生理上接受不了,我一想到这件事就吐出来,真吐。”
  “那你平时都……边做边吐?”楚留梦神情怪异,想象着对方香汗淋漓的自我发电,让人血脉贲张,〇儿梆硬,让他恨不得冲上去掀起裙子拽开胖ci带其劳。然而对方又低头大吐特吐,那画面实在是太超现实主义了。
  艾丽低着头,羞于见人,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小声道:“做完再吐……”
  哦……还好还好,是爽完再吐,楚留梦觉得这样自己还是能接受的。
  “不过就算如此,你为什么要因为这点小事而伤害自己呢?”楚留梦想了想,问道,“你伤害自己的理由仅仅是因为这样吗?”
  “这是小事?”艾丽一愣,旋即有些怒意。可是怒火刚被点燃,却又被熄灭了。
  楚留梦笑着摇了摇头:“娜塔莉亚,你伤害自己的原因,也太无聊了吧。当然,如果你能把这原因当着我的面说出来的话,我就向你道歉。”
  艾丽沉默了下来,她恼怒是因为感觉自己被轻视,当自己的不幸被别人不以为然的时候,任何人都会觉得愤怒,甚至感觉被人羞辱了。
  但是当她冷静下来之后,她发现自己不知道怎么说出口了。
  难不成要直接说“因为我〇〇强,喜欢一个人自我发电,但是每次事后又觉得恶心,但是又控制不住所以才羞愤自残的?”
  且不说这话到底有多羞耻,即使能说出口,也没那么理直气壮。因为这个理由,好像真的比较幼稚……
  楚留梦见艾丽涨红了脸,讷讷无言,只是笑了笑。
  人生的诸多痛苦,大多都不是别人施加的,而是自己给自己的。
  有个成语叫做画地成牢,就是说自己给自己画了一个名为“痛苦”的牢笼,然后主动钻了进去,就走不出来了。
  当有人无意中戳破这件事的时候,他们才会自己惊觉,原来他们执着的痛苦是因为那么微不足道甚至羞于启齿的理由。
  一切无法**裸说出来的痛苦,大抵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