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灵异 > 第二进化 > 正文
第333章 剑道
作者:试剑天涯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从这一天开始、也就是从神火需要秦飞鉴别等级宝石的这一天开始,主动权就开始掌握在地球文明手中。而也从这一天开始,谈判代表团中,就再也没见到过刘定松的身影。

    刘定松不在,剩下的人就开始打太极;不就是扯皮么、不就是拖么,看谁先着急。

    地球文明和博塞拉文明联手封锁太空,佣兵们也只是池塘中的鱼儿,想跑都跑不了;天上地面都被封锁,这些雇佣兵除了被饿死之外,不会有第二条路可走。国家已经做出了姿态,也算是对民间有所交代;所以,也就不着急了。

    而神火需要等级宝石,而且是大量的等级宝石,却绝对是迫在眉睫的事情——如果不是急需,神火也不会傻乎乎的暴露自己的底牌。

    而谈判么,对手越是着急、自己就越要扯皮!今天打高尔夫球、明天打保龄球、后天再来一个友谊滑冰赛;反正,死活不谈正题。

    神火方面的人员急的上跳下蹿,地球文明和博塞拉文明的代表团们悠然的品茶赏雪。什么,神火岛没有雪?没关系,我们可以把谈判地点放在南极或者是北极;实在闲得无聊了,我们还可以去太空谈判。

    但谈判毕竟是谈判,地球文明也知道让神火交出佣兵等等,那是不可能的;但可以索取别的好处。终于,在谈判了十多天后,神火给出了地球文明第一个好处——帮地球文明购买10万只不同型号的粒子束发射器。

    粒子束技术是高级文明的技术,也是高级文明对中低级文明禁止出售的商品之一。因为粒子束技术,能轻松撕开已知的任何人造产物,就算是高级文明的旗舰飞船,也无法完全防御粒子束攻击——在这次“抢亲活动”中,粒子束的威力被发挥的淋漓尽致。

    这种能够给自身带来危险的技术。高级文明当然不会对外出售。如今,神火能够牵线搭桥购买十万支,已经很不容易了。

    其实秦飞的父亲秦博光就能制造小型小功率的粒子束,但那都是一次性的;技术还很原始。而且地球文明大量的购买粒子束武器,也是在掩盖秦博光已经初步掌握粒子束技术的事实。

    有了这第一个条件,秦飞终于出马。鉴定了两千吨原石;而后、继续谈判!

    地球文明是打定了注意,这三万吨等级宝石原石,一定要榨出油来才善罢甘休。

    这边,秦飞却已经开始接受刘定松的培养。

    拉普拉多山谷、清晨,秦飞观看日出完毕,走回了山脚,刘定松已经在这里等待。

    “不错,每天早上观日出,体悟大自然的美丽和玄妙。很好!从小就观看日出,你已经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你真的要感谢你的父亲。”刘定松话语中有说不出来的感慨。

    “是啊,我有一个好父亲。以后,我也可以对别人说这句话了。”秦飞这话,说的怪模怪样的。

    “是,你有一个好父亲。但我希望你不要辜负父母的期望。从今天开始,我、正式培训你。从华夏传统文化、到华夏的武道、再到科学知识、心理学等等。

    我大概说下我的成就之路。应该说,我的道路、就是华夏文化中的‘以武入道’。

    当年、当初的地球文明还没有进化者、才刚刚走入星际不到五十年;而我也仅仅只是一个武校的艺术生。当年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武侠影星。

    但就在我大二的那一年。地球文明被宇宙中‘第二进化’的思想所席卷,一时间整个社会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人们终于认识到,原来、我们可以拥有五百年、乃至一千年的生命;甚至更长久的生命!

    对生命的渴望、对超能力的渴望、以及对高级文明的渴望与追求,促进了社会的进步、也促进了机甲技术的爆发。

    也就在那一年,我忽然找到了自己的路——以武入道。

    当年艰辛已经不需复述,总之就在那一个自己都还朦胧的信念与本能的驱使下。我开始了武道上的追求。一次次挑战极限、最终进入国家刚刚成立的特战队的视野,最后国家甚至不惜代价、送我到米亚塔文明留学,学习米亚塔文明的精神力应用与研究经验。

    我和好几个伙伴,在外星文明流浪,那时候真的很艰苦。别人都看不起刚刚进入宇宙中的地球文明。在他们看来,地球文明等于猴子文明。

    我们那时候才仅仅是白银级进化者,那已经是地球文明的顶尖进化者了,然而进入星际后才不得不面对残酷的现实,白银战士不过是高级文明大学的最低毕业标准而已;c-4级的钢铁战士,是中级文明的统一毕业标准。

    你能想象吗,每一个毕业的大学生都是真正的进化者,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科研成果、每一个人都有千年的寿命!这样的文明,是怎样的可怕!

    每天,都有数以万计的技术诞生,每年全社会平均科技水平就能刷新一遍。他们随手用的地摊货,在我们这里竟然是禁售物品;我们的军工产品,人家小学生都不屑一顾。

    那种差距,让人绝望。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自己当年竟然能有胆量去挑战这种差距!

    好在,米亚塔文明是一个相对和平的文明,对地球文明多有帮助;也是第一个和地球文明确立外交关系的文明。

    这么多年了,快要四百年了,地球文明竟然神奇的超越了博塞拉文明、赶上了米亚塔文明的发展脚步。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但我却认为,这是必然。

    我说这么多,就是要对你说下面的话,听清楚了。

    地球文明之所以能发展这样快速,因为我们有两条腿!一个是西方文明、一个是东方文明。两种文明、两种文化、两种截然不同的思考方式、却又有同样的目标。

    西方文明注重实实在在的表象;而东方文明却更加注重看似虚无缥缈的道德、心灵。这两种文明的交流与碰撞,才诞生了最灿烂的火花。

    有人说。华夏文明早生了五千年;因为否定神灵、肯定自己、追求心灵和‘道’的存在,是中级文明才有资格追求的;但我们先祖,却在文明巩固之初,也就是商朝后期、周朝初期,就开始探索。

    过去,因为华夏文明的有些超出文明的根基。让我们吃尽了苦头;但现在,社会的根基已经健全,正是华夏文明勃发的时候。

    确切的说,不是华夏古文明勃发,而是华夏文明文化的那种思想,需要勃发。古文明终究是过去的,是要被淘汰的。

    一个文明最重要的,是她的思想;我们需要发展壮大的,就是那个核心的思想。

    在我看来。华夏文明的思想,可以用一个字来概括,那就是——中。

    中,不是中间。

    从字形看,中,是顶天立地、而且超脱天地。

    从通用意义看,中是不偏不倚、不骄不躁、中正平直。

    从隐身意义看,中。是最高、至高。

    以拟人的角度看,中是胸有正气、有骨气、有脊梁。

    从自然界看。正午的太阳最灿烂。

    但同时,中,又是最平凡的。

    华夏文明为什么独爱宝剑,因为剑和中字,最像;甚至可以说,剑、就是中字的武器形态。

    华夏文明传说的故事中。真正的极限高手都是用剑的。因为,用剑才能追求到华夏文明的核心。

    当然,我说的,仅仅是我自身的想法、以及我自己的‘道’。对你,不一定适用。你自己的路。需要你自己去参考。

    如何,有什么想要问的么?”

    “暂时没有。我需要思考。”

    “很好。问不出来,才说明你听懂了。这就是我今天的授课,也是我第一阶段的授课。接下来,我不会再过问,你需要思考、需要回顾自己的过去和内心。

    你需要问自己,你是否需要跟着我、跟着我学习剑道。当然,就算是你不学习剑道,我也会传授你别的知识,尽到师父的责任。”

    刘定松说完,就进入了实验室,这是专门为刘定松建立的实验室。现在,刘定松也加入了到对球形闪电的研究当中。

    接下来几天,有了刘定松的开口,再也没有人来烦秦飞。每天,秦飞都是看日出、看闪电、看一些华夏古代现代文学等。

    刘定松没有规定时间,因为这种反思,谁都不能说多长时间能有结果——有的人,一辈子都无法反思出一个结果来。

    一天又一天,秦飞最忙的时候,也不过是因为地球文明和神火的谈判,去鉴定一部分等级宝石原石。除此之外,顶多就是球形闪电的研究会偶尔需要秦飞帮忙。至于那帮‘嗷嗷待哺’的特战队队员们,全都被刘定松撵走了。

    转眼一个多月了,秦飞还在思考。这种思考,是对自己的认识、对过去的回顾、对文明的思考、对人生价值的思考、更有对未来的思考。秦飞也会向四周的人询问一些怪异的问题。

    “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将地球文明的技术、尤其是能量方面的技术,提升到高级文明的门槛。至于别的,文明文化什么的,我从来不多想。我的眼中,只有技术;其余所有的一切,都是为技术负责的。”这是沈阳给秦飞的答案。

    “如果可以,我只想做一个平凡的小女子。平淡一生,有一个相守一辈子的爱人。”这是米莉亚给秦飞的回答。

    “从小,父母就告诉我,我有一个未婚夫。我的未来,就是嫁给这个未婚夫。我唯一的梦想,就是这个未婚夫不要太糟糕。如今,我很满意了。”皇甫紫兰轻轻的靠在秦飞肩膀上,满身心都是轻松和欢喜。

    “曾经,我的梦想就是做一个醉生梦死的公子哥,泡泡妞、打打架、大错不犯小错不断。但现在,我想要证明我的人生价值,我的目标。就是紧紧地跟在你的身后。”张剑锋难得认真一次。

    “曾经,我想出人头地、成为富翁。之后,我想成为科学家发明家企业家,成为高科技巨头、能够风光无限。现在,我想成为s级进化者,我想成为斯拉夫人的英雄与骄傲。想成为地球文明的支柱!”伊凡这一天喝醉了,和秦飞两人烂醉如泥,却笑得很灿烂。

    顾清颜的回答,让秦飞有些刮目相看:“女人也能顶起半边天。我要研究毒药,不仅仅是为了医药界做贡献,更是要证明女人的价值。

    我的目标,就是能成为医药界的孟子。孟子补全开拓了儒家学说,我想要补全开拓医药学的视野。毒药,才是上天给人类最大的恩赐;毒药。是浓缩了千倍万倍的补药!这种浓缩,不仅仅是浓度、密度等的浓缩,更是生命的一种另类进化,也是医药的一种另类进化。

    以后啊,我有这样一个想法:只要一滴毒药,稀释后的溶液,就足以满足一个人一辈子的需要。无论是进化、治病、甚至是保健等。”

    ……

    秦飞几乎问身边的每一个人,连上官博云都没有放过。

    终于又一天。刘定松竟然主动联系秦飞;这,已经是两个月之后了。这两个月来。没有人打扰秦飞。

    秦飞来到刘定松的办公室后,刘定松却让秦飞站在旁边,并嘱咐:不管如何都不能开口。秦飞不解,却也老老实实的站在刘定松的桌子旁边,好像听话的小学生。

    不一会,川上孤星走了进来。秦飞有些惊讶。却并没有表示什么,就这样静静的看着。

    进来后,川上孤星竟然跪伏,这是武士道对长辈和高手最高的礼仪。

    “前辈,我想请教您的剑道。”

    “好!”刘定松很干脆的答应。“我记得,见面之初我就说过,我的‘剑道’不适合你。但愿今天的请教,能对你有益、而且不会让你迷茫。”

    “谢谢前辈,我已经想了很久。岩崎星河拜见前辈。”川上孤星说出了自己的本名。

    “好。那我问第一个问题,为什么日本武士道要称呼自己的武士刀为剑,而不是刀?称呼自己的武道为剑道、而不是刀道?你别告诉我是习惯、或者是翻译等无聊的答案。”

    “这……”刘定松简单的一个问题,却问住了川上孤星。从小就被说是剑道、剑道的,已经习以为常;可谓是习惯成自然。实际上川上孤星自己也有怀疑,也有疑问,但长辈也给不出明确的答案,反而还骂了川上孤星一顿。

    但是今天,当刘定松这个站在地球文明尖端的人问出这个问题时,川上孤星却不得不好好的思考了。

    可川上孤星想了好几个可能,却连自己都说不服。

    “我送你四个字!”刘定松缓缓开口,等川上孤星看过来后,才说道:“剑走偏锋!”

    秦飞还没有理解,川上孤星却豁然震惊,而后脸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样子。

    “前辈四个字,解了日本武士道最根本的问题之一。晚辈代表日本,拜谢前辈。”川上孤星说着,竟是以头触底——好吧,通俗的说法就是叩头了。

    “你这个道谢,我接受了。”刘定松想了想,继续说道,“所谓的剑走偏锋,就是刀。但其核心思想却不是刀、而是剑!用剑的思想、驾驭刀的形式。

    这里面包含了一种武道思想,在华夏正统武道中,剑走偏锋,是不提倡的。剑走偏锋,看似威力强大,但却过于凶狠。这点,我想你们日本武士感受最为深刻。

    武道,不是好勇斗狠,而是用来升华生命的;至少,在这个时代是这样。所以,在华夏的武学当中,剑走偏锋,属于邪道。邪道、也就是斜路、倾斜的武道之路。

    但日本文化不是华夏文明;你们虽受华夏文化影响、甚至可以说是华夏文化的一个另类分支,但你们终究不是华夏文明。如今,你们已经走出了自己的道路。

    既然如此,你们想要进步,就不是继续学习华夏文化、学习别的文化文明,而是去创造自己的文化,去走自己的路。你们的积累。已经足够了;你们接下来需要创造。

    华夏文明始于结绳记事、而后鸟迹代绳,方有文字。这是创造。

    文明最根本的东西,不是学习,而是创造;再有了足够的积累之后去创造、创造属于自己的东西。学习的、终究是别人的。

    这,就是我对你的解释。你可满意。”

    川上孤星没有说话,竟是再次以头触地。而后缓缓退出;退出大门之前,竟然再次叩头。别管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家这求教的礼节,任谁都挑不出任何问题。

    一直看到川上孤星离开,秦飞才开口,“师父,为什么要告诉对方这些?日本这些年虽然表现不错,但骨子里的凶狠风气,却从来没有变化。

    这是狼。他们的文化中充满了狼性;早晚会反噬的!”

    “呵呵……”刘定松微微一笑,“你知道什么叫养蛊么?”

    “什么意思?”秦飞豁然想到某种可能,顿时毛骨悚然。

    “看样子你已经想到了。其实日本就是华夏文明的‘蛊’,在有意无意、加上刻意的推手,形成的一只‘蛊’。有这样一只毒虫在华夏文明身边蛰伏,华夏民间才不会放松下来。

    就如同现在野鹿、山羊的养殖基地会放养一定数量的狼一样;日本就是华夏文明养在身边的那头狼。

    想要不被反噬,华夏文明就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向前、攀登、不断地超越。”

    “可……可这太危险了!”

    “不。一点不危险!”刘定松自信的一笑,“既然是蛊。当然就有缺点。你难道没有发现日本文化的特点吗?”

    “偏激?”

    “是的,偏激。他们文明文化最初形成的时候,也就是他们的根基,就偏了!或者说,他们的根基,就被阉割了。所谓的日本武士道、所谓的日本剑道、乃至日本的文化。四个字就可以总结。

    就是我刚才说的那四个字——剑走偏锋。

    剑走偏锋,虽然短时间内能突飞猛进、个人的战斗力量似乎格外的强大。但这种思想,从文明文化的角度看,就是标准的邪教。

    这里的邪教,不是邪恶。而是偏斜。其实华夏文明最初对邪教的定义,也不是邪恶,而是偏离了根本教统的行为等。”

    “教统?教统不都是死板、不懂变化、腐朽的存在么?”

    “你不能只看到坏的一面。既然要学习华夏的思想,有些东西就需要看到那美好的一面。按说‘教统’是死板、腐朽的代表,那为什么能一直流传?

    为什么那些看上去很活跃、很有活力的思想等等,却反而会迅速衰落?”

    “这……”秦飞一时间哑口无言。

    “呵呵,说不出来了吧。其实很简单,既然能成为‘教统’,那当然就是最好的、最值得遵守的。所谓存在即合理,既然能成为社会主流、成为教统,那必然有可取之处,而且这个可取之处无可取代、至关重要!甚至,影响社会稳定、乃至影响文明进程。

    不要把古人看的很笨。现在让你去写一部孙子兵法,你也写不出来。道德经如今更是被翻译成了数以千计的文字,在整个已知的宇宙文明内流传。

    机甲协会中,必读的经典中,道德经名列前茅。已经有多个高级文明,将道德经译文当做了“小、中、大学”的必读课本。”

    “噢噢噢……”秦飞听的直点头,“那师父,日本的文化是刻意造成的?他们还有修正的空间么?”

    “不能说刻意,只能说偶然和必然、加上一定的幕后推手,共同形成了现在的状况。至于说将日本当成蛊虫来看待,也是建国以后的事情。至于说他们的文化是否能改变,我不做肯定,但我认为——很难。

    就比如现在的华夏,如果让你去改变、去从根子上模仿西方文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在文明中,有一个现象叫做‘抱残守缺’。宁可拥有自己文明中残缺的部分,话也不愿意去更改。实际上,那所谓的残缺部分,恰恰就是一个文明的核心所在。”

    “哦……”

    “最近感想如何?是否愿意跟随我学习剑道?”刘定松终于转到了最核心的部分。

    “愿意!太愿意了!”秦飞大喜,当即点头应允。

    这些天来,秦飞已经想了太多太多;最终秦飞不得不承认,剑道——很帅!当然,也确实是华夏文明的代表。

    (‘中’的更多解释,见文章开头‘点睛’三章。这里就不占字数了。另外,这毕竟是小说,文中很多东西只是推测,不做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