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灵异 > 女装的日常 > 正文
第三百零七章 亲完一抹嘴
作者:李白不太白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所谓心理的痛苦,其实很多时候也就那么回事。太过在意那些不值得在意的事情,那才是痛苦的根源。
  可是人生活在天地之间,哪有可能时时自省呢?糊里糊涂地活在自己的痛苦中才是最常见的。
  “你真的很在意那种事吗?”楚留梦又问道。
  艾丽低着头,小声“嗯”了一声,有点委屈。
  “你没想过适应或者克服吗?”
  “我也想过啊……”
  “结果就是拿刀捅自己?”
  艾丽红着脸,诺诺的不说话,在楚留梦的气势面前,就像一个坐错事的小学生在面对老师。
  楚留梦一脸无奈而又心疼地摇了摇头:“你啊……我来帮你克服一下吧。”
  “克服什么?”
  “你每次一起欲念就会呕吐,这一点才是痛苦的最主要的原因。”楚留梦想了想,站了起来,拢了拢头发,嫣然一笑,“你看我怎么样?”
  冰清玉洁,遗世绝尘。秀色掩今古,秋月羞玉颜。
  每一寸肌肤都仿佛在彰显着眼前这人的纯洁与崇高,仿佛一块昆仑之巅的美玉,完美的没有一丝瑕疵和尘垢。此刻的楚留梦,大概也就只有艾丽这样的美人,才能勉强直视。
  艾丽愣了愣,不知道对方这是什么意思。
  “首先,你心理上要放下,然后再循序渐进地让身体适应这种情欲的感觉。”楚留梦仙气渺然,不沾一寸尘埃,淡然正气地道,“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帮你逐渐适应。”
  “怎么帮?”
  楚留梦微微一笑,伸手抱住了她,然后又松开:“这样,你会有呕吐的感觉吗?”
  艾丽摇了摇头。
  楚留梦又在她脸上吻了一下:“那这样呢?”
  艾丽再次摇了摇头。
  楚留梦便又在她嘴唇上吻了一下:“这样呢?”
  艾丽呆住了,惊愕地看向楚留梦,却见楚留梦眼眸是一片纯净与坦然,毫无杂质。艾丽羊脂般的脸上泛起了红霞,双腿下意识地夹紧,牛仔裤微微摩擦着,眼中似乎升起了一丝湿气,似乎有些局促不安。
  ……你这也太容易〇〇了吧,对女生都会发情吗?虽然楚留梦早就听艾丽说了,但是见这熟悉的姿态,这熟悉的动作,却让他不自觉的想到了一个熟人。
  “还,还好……”艾丽咽了口口水,嘴巴嗫嚅着,“可是你这样,对你不太好吧……”
  “没关系,我们是朋友嘛。所以这点小事,我不会介意的……”楚留梦对此表现地非常的大方和善良,为了帮助朋友,委屈点自己又怎么了?
  说着,双手又伸向了艾丽的胸前……然而,一阵悠扬的萧声传了出来。
  楚留梦眼睛猛地一睁,身子下意识地向后一跃,左右望了望,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楚留梦是在找监控器材,虽然他知道不可能有,但是楚匀灵的电话每次都这么及时,实在是神乎其神。
  艾丽有些惊讶地看着楚留梦的动作,楚留梦冷静下来笑了笑,掏出手机:“电话,电话……”
  这是楚匀灵的专属铃声,总是在最该出现的时候出现。
  “喂,匀灵,怎么了?”
  “哥哥是在艾丽学姐那里吗?”
  “啊……是的,我是在这儿,她今天状态不好,我在开导她。”
  “我也可以过去吗?”
  楚留梦的额头上流下一丝冷汗:“呃……你来吧,她应该也挺想见你的。”
  楚匀灵淡淡地推开门:“嗯,我就在门口。”
  楚留梦一呆,楚匀灵已经走了进来,淡定地把手机装回口袋里,伸出手来把楚留梦推倒在床上,低头就吻了上去。
  “诶,等一……”楚留梦想说艾丽还在,可是艾丽却不知何时不见了。
  “对不起,我又没忍住……”等到艾丽哭唧唧地走了出来,却发现屋子里多了楚匀灵。
  两人的姿势似乎有点僵硬,楚留梦一抹嘴正襟危坐:“没关系,我们以后可以慢慢来。”
  两人已经听到了洗手间里传来的轻微的〇〇声和呕吐之声,自然是知道艾丽做了些什么。
  “娜塔莉亚,你好,我从哥哥那里听说了。”楚匀灵淡淡地握住艾丽的手。
  “哦,嗯,你好啊。”艾丽有些不太适应,她当然记得楚匀灵,但是现在她们有些生疏吗,不像楚留梦现在也是朋友。
  楚留梦在一旁看着,他根本就没有跟楚匀灵说过艾丽的事情,而楚匀灵也从未跟他提起过艾丽就是娜塔莉亚的事情。
  他以为楚匀灵一直没想起来,但是现在看来,对方和他这一样,早就知道了。亏他一直没好敢在楚匀灵面前提,还以为瞒住她了,图样图森破。
  “真的不知道,你居然受了这么多痛苦。”楚匀灵抱住艾丽,语气淡漠,但是却不容置疑,“但是,没关系的,以后我会帮你的,不会,只让姐姐一个人的。”
  艾丽被楚匀灵感动了,心想虽然楚匀灵性格变了很多,但是那份心肠还是那样。
  胡说八道,你要是真想帮她早就来了……楚留梦心里吐槽着,但是蹲在一边不敢说话,半天,才幽幽地道:“对了,明天还有最后一场演出,你打算怎么办?”
  这话是对艾丽说的,艾丽听罢,脸上顿时流露出了一丝紧张和犹豫:“我,我,我想……”
  楚匀灵平静地安慰道:“如果,你害怕面对那么多目光的话,我可以替你演。”
  “可是,我……”艾丽看了看两人,鼻翼微微翕动,眼窝凹陷,别有一种忧郁的美,“我想,再试一试。永远躲避下去也不好……”
  众人的视线对她而言就像一把把尖刀,好像要把她层层剖开。就像她七岁时面对那群想要竞拍她初夜权的嫖客,那目光充满了欲望和〇〇。
  人少些还好,第一天的演出只有三十来个人,她还能接受。但人数越多,她心中就越是恐惧颤栗,仿佛回到那个时候,面对的是一群要把她撕碎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