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灵异 > 第二进化 > 正文
第338章 星际奥运
作者:试剑天涯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稍后更改。

    一直等了四个多小时、等到飞船起飞,秦飞才咬了咬牙转身离开。终于……还是离开了!虽然已经预料了到这个结果,可真的要面对的时候,依然是痛彻心扉。有些木然的走上悬浮车,任由智能程序载着自己返回酒店。“是她么!我可敬的皇甫老师!”夏铃音看着秦飞,再看着皇甫紫兰,语气中有说不出的酸涩。

    手臂缓缓收回、放开秦飞,自己也在缓缓后退。一边后退、一边摇头。

    不敢相信!无法相信!难以相信!

    自己苦苦等待四年多、快五年的时间,等到的竟然是这样一个结果。

    是万念俱灰?还是痛彻心扉?夏铃音已经无法分辨,只觉得天昏地暗,好似世界末日;这一刻,夏铃音只觉得生命忽然黯淡无光。

    皇甫紫兰终于咬了咬牙、越过秦飞,开口解释道:“小夏,这件事情……”

    “你闭嘴!”夏铃音声音好似杜鹃泣血,“秦飞,你说,我要你亲口对我说,我要知道所有的事情!我要你亲自说!”

    张剑锋这时候总算是良心上来了,放开吴琳雅,走到夏铃音旁边,“夏铃音,这件事情老大也很被动。因为,他与皇甫紫兰是指腹为婚的……”

    “撒谎!指腹为婚?!他们两个相差了足有十岁!还有,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指腹为婚!”夏铃音声音高亢。

    “是真的。因为相差的十年时间,刚好是星际旅行的时间。严格算起来,秦飞现在也三十五岁了。当年秦飞父母带着秦飞展开星际旅行的时间,秦飞才刚满一周岁,只能被封在冬眠舱中沉睡。”张剑锋一点点、缓慢的解释。如今的夏铃音近乎崩溃,说快了可听不到。

    “十年星际旅行?不可能!”夏铃音不相信。别说普通人。就算是一般的黄金级进化者,也没有多少人会愿意展开十年以上的星际旅行。十年以上的星际旅行,可不是观光旅行;旅程枯燥无味。

    “秦飞的父母,都是s级进化者!”张剑锋丢出一个重磅炸弹!

    这下子,别说夏铃音,就算是徐贵、这个早就做好了准备的人。也都惊讶万分——父母都是s级进化者,这这这……太让人惊讶了!

    至于吕平治和蒋光远两人,直接被吓的坐到地上,这是真的么?吴琳雅更是靠在墙上,浑身发软——天啊,自己听到了什么!

    夏铃音看着秦飞的眼睛,看着秦飞眼睛中透露的无奈等等,信了;但随后就默默的转身,“原来。你这样高贵,我配不上你。”

    这个飒爽的女孩说说话也很是直接。

    “等等!”秦飞看着这样的夏铃音心中一痛。扪心自问,秦飞喜欢夏铃音——终究是初恋来着,只是现实总有各种无奈,秦飞自己内心也是乱糟糟。但此刻,秦飞看到夏铃音黯然转身后,立即上前一步、抱住夏铃音……

    “放开!”夏铃音声音有些尖锐。

    “你……”秦飞张了张口,却一个字说不出来。承诺么?还是道歉?

    夏铃音的火辣超乎想象。直言不讳啊,“你想要脚踏两条船?”

    “我……”秦飞纠结加无语。但却并没有放开抱着夏铃音的双臂,反而用力不少。

    “放开!既然你已经做出了选择,就让我……离开吧!”夏铃音的声音在颤抖、身体也在颤抖;泪水,已经宛如喷泉了。

    “我……不放!”秦飞咬了咬牙,紧紧搂住夏铃音的身体。

    “不放可以,让她离开!”

    “这……能不能商量下……”

    “你们上床了?”夏铃音不是一般的火爆。

    这句话一出口。别说秦飞,皇甫紫兰都羞得无地自容。

    “放开我!”夏铃音挣扎起来,眼泪早已经水漫金山。

    “不放!”秦飞纠结、无限纠结。

    “不放可以,你让她离开,让她回去做自己的老师。否则。放开我!想要脚踏两条船,也可以,但……别找我!”

    “能不能给我一点时间?”秦飞语气有些无力。

    “给你一点时间?我等了你五年,你却逍遥了五年!你还想让我给你多少时间?好啊,我给你三十秒,你做出选择!”

    “三天行不行?”

    “剩下25秒了!”

    皇甫紫兰在旁边站不住了,过来拉着夏铃音的手,“小夏,我们去谈谈如何?”

    “没得谈!既然你是他的未婚妻,为什么现在才找他?在中学那么长时间,你怎么不有所表示?”

    皇甫紫兰面上闪过尴尬:“这……这……我们找个地方谈谈好么?”

    “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在这里谈一样!”

    “这……”皇甫紫兰很为难,有些事情真的是不适合公开讲出来;可看到现在这样子的夏铃音,终有还是不得不开口了。这一说,足足十多分钟,将秦飞的来历、皇甫家族和星光集团的来历,都说了一遍。

    周围,惊掉一地牙齿……都摔倒了!连杨桂刚这个平常沉稳的人,都一屁股坐到地上!

    实在是太惊讶了,事情竟然还有这样的演变,这中间也够复杂的。

    夏铃音听完,静静的看向秦飞,“秦飞,既然你选择了皇甫紫兰,那么我祝福你们。放开我吧。”

    夏铃音的声音很轻,但就是这轻轻的声音中,却有某种说不出来的坚决。越是平静,就越是没有挽回的余地!

    吴琳雅忽然开口了:“秦飞,放开吧。该放手就放手,纠缠下去更不好。你这样犹豫下去,只会让夏铃音更痛苦。还不如干脆一些。”

    “你这是说什么话呢。”张剑锋面色瞬间变了,一把将吴琳雅拉了回去。

    秦飞犹豫,不敢放手;因为秦飞很明白夏铃音是什么样的女孩;如果现在放手,以后……也就没有以后了!只要今天放手了,两人的关系也就结束了!

    秦飞很爱夏铃音。否则也不会这样纠结;但秦飞又不能放走皇甫紫兰,一时间真的想大吼一声,我要脚踏两只船——但这绝对是不能说的。

    “放手!你抱着我要做什么!”夏铃音语气依旧平淡、或者说有些清冷。

    “我……”秦飞咬了咬牙,就要去吻夏铃音;然而夏铃音竟是没有躲避、也没有反抗;如此状态,让秦飞一时间有些发愣。

    “你想要强|奸我么?来吧,我不反抗。”夏铃音冷笑了起来。笑的很自然。可就是这种自然,让秦飞心头不断地下沉。双手,终于缓缓放开。

    “对不起。”秦飞的声音很低。

    “给我买张船票吧,我要回地球,我不想再留在这里。”夏铃音好似面对普通的朋友一样自然;可似乎也宣布了两人之间的关系,从此将彻底断裂。

    “我来安排吧。”张剑锋终于正经一次,知道这时候秦飞真的是不方便出面。

    “不,我来!”秦飞坚定摇了摇头,而后和酒店接了一辆悬浮车。将夏铃音送到太空中。最近地球到猛龙星的航线很多,平均每天都有三次以上的航班。

    一路上,两人并排坐着,却再也没有曾经的欢颜笑语,有的只有沉默,好似一个字都是多余,连一声叹息都没有。

    一路到了太空航站,定下位置后。夏铃音就要离开。

    “阿音……”秦飞猛地抱住夏铃音。

    “秦飞,我知道你有担当。很高兴认识你。但,我不能接受皇甫紫兰!”

    “我知道我知道,我都知道!”秦飞声音低沉而沉重,“就让我再抱你一会……”

    “放开!我还没死!另外,我恨你!我恨你的担当!”夏铃音火辣的推开秦飞,拖着行李箱、走入那冰冷的太空飞船中。

    秦飞伸了伸手。无数言语,终也只能化作无奈的一叹。“是她么!我可敬的皇甫老师!”夏铃音看着秦飞,再看着皇甫紫兰,语气中有说不出的酸涩。

    手臂缓缓收回、放开秦飞,自己也在缓缓后退。一边后退、一边摇头。

    不敢相信!无法相信!难以相信!

    自己苦苦等待四年多、快五年的时间。等到的竟然是这样一个结果。

    是万念俱灰?还是痛彻心扉?夏铃音已经无法分辨,只觉得天昏地暗,好似世界末日;这一刻,夏铃音只觉得生命忽然黯淡无光。

    皇甫紫兰终于咬了咬牙、越过秦飞,开口解释道:“小夏,这件事情……”

    “你闭嘴!”夏铃音声音好似杜鹃泣血,“秦飞,你说,我要你亲口对我说,我要知道所有的事情!我要你亲自说!”

    张剑锋这时候总算是良心上来了,放开吴琳雅,走到夏铃音旁边,“夏铃音,这件事情老大也很被动。因为,他与皇甫紫兰是指腹为婚的……”

    “撒谎!指腹为婚?!他们两个相差了足有十岁!还有,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指腹为婚!”夏铃音声音高亢。

    “是真的。因为相差的十年时间,刚好是星际旅行的时间。严格算起来,秦飞现在也三十五岁了。当年秦飞父母带着秦飞展开星际旅行的时间,秦飞才刚满一周岁,只能被封在冬眠舱中沉睡。”张剑锋一点点、缓慢的解释。如今的夏铃音近乎崩溃,说快了可听不到。

    “十年星际旅行?不可能!”夏铃音不相信。别说普通人,就算是一般的黄金级进化者,也没有多少人会愿意展开十年以上的星际旅行。十年以上的星际旅行,可不是观光旅行;旅程枯燥无味。

    “秦飞的父母,都是s级进化者!”张剑锋丢出一个重磅炸弹!

    这下子,别说夏铃音,就算是徐贵、这个早就做好了准备的人,也都惊讶万分——父母都是s级进化者,这这这……太让人惊讶了!

    至于吕平治和蒋光远两人,直接被吓的坐到地上,这是真的么?吴琳雅更是靠在墙上,浑身发软——天啊,自己听到了什么!

    夏铃音看着秦飞的眼睛。看着秦飞眼睛中透露的无奈等等,信了;但随后就默默的转身,“原来,你这样高贵,我配不上你。”

    这个飒爽的女孩说说话也很是直接。

    “等等!”秦飞看着这样的夏铃音心中一痛。扪心自问,秦飞喜欢夏铃音——终究是初恋来着。只是现实总有各种无奈,秦飞自己内心也是乱糟糟。但此刻,秦飞看到夏铃音黯然转身后,立即上前一步、抱住夏铃音……

    “放开!”夏铃音声音有些尖锐。

    “你……”秦飞张了张口,却一个字说不出来。承诺么?还是道歉?

    夏铃音的火辣超乎想象,直言不讳啊,“你想要脚踏两条船?”

    “我……”秦飞纠结加无语,但却并没有放开抱着夏铃音的双臂,反而用力不少。

    “放开!既然你已经做出了选择。就让我……离开吧!”夏铃音的声音在颤抖、身体也在颤抖;泪水,已经宛如喷泉了。

    “我……不放!”秦飞咬了咬牙,紧紧搂住夏铃音的身体。

    “不放可以,让她离开!”

    “这……能不能商量下……”

    “你们上床了?”夏铃音不是一般的火爆。

    这句话一出口,别说秦飞,皇甫紫兰都羞得无地自容。

    “放开我!”夏铃音挣扎起来,眼泪早已经水漫金山。

    “不放!”秦飞纠结、无限纠结。

    “不放可以,你让她离开。让她回去做自己的老师。否则,放开我!想要脚踏两条船。也可以,但……别找我!”

    “能不能给我一点时间?”秦飞语气有些无力。

    “给你一点时间?我等了你五年,你却逍遥了五年!你还想让我给你多少时间?好啊,我给你三十秒,你做出选择!”

    “三天行不行?”

    “剩下25秒了!”

    皇甫紫兰在旁边站不住了,过来拉着夏铃音的手。“小夏,我们去谈谈如何?”

    “没得谈!既然你是他的未婚妻,为什么现在才找他?在中学那么长时间,你怎么不有所表示?”

    皇甫紫兰面上闪过尴尬:“这……这……我们找个地方谈谈好么?”

    “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在这里谈一样!”

    “这……”皇甫紫兰很为难。有些事情真的是不适合公开讲出来;可看到现在这样子的夏铃音,终有还是不得不开口了。这一说,足足十多分钟,将秦飞的来历、皇甫家族和星光集团的来历,都说了一遍。

    周围,惊掉一地牙齿……都摔倒了!连杨桂刚这个平常沉稳的人,都一屁股坐到地上!

    实在是太惊讶了,事情竟然还有这样的演变,这中间也够复杂的。

    夏铃音听完,静静的看向秦飞,“秦飞,既然你选择了皇甫紫兰,那么我祝福你们。放开我吧。”

    夏铃音的声音很轻,但就是这轻轻的声音中,却有某种说不出来的坚决。越是平静,就越是没有挽回的余地!

    吴琳雅忽然开口了:“秦飞,放开吧。该放手就放手,纠缠下去更不好。你这样犹豫下去,只会让夏铃音更痛苦。还不如干脆一些。”

    “你这是说什么话呢。”张剑锋面色瞬间变了,一把将吴琳雅拉了回去。

    秦飞犹豫,不敢放手;因为秦飞很明白夏铃音是什么样的女孩;如果现在放手,以后……也就没有以后了!只要今天放手了,两人的关系也就结束了!

    秦飞很爱夏铃音,否则也不会这样纠结;但秦飞又不能放走皇甫紫兰,一时间真的想大吼一声,我要脚踏两只船——但这绝对是不能说的。

    “放手!你抱着我要做什么!”夏铃音语气依旧平淡、或者说有些清冷。

    “我……”秦飞咬了咬牙,就要去吻夏铃音;然而夏铃音竟是没有躲避、也没有反抗;如此状态,让秦飞一时间有些发愣。

    “你想要强|奸我么?来吧,我不反抗。”夏铃音冷笑了起来,笑的很自然。可就是这种自然,让秦飞心头不断地下沉。双手,终于缓缓放开。

    “对不起。”秦飞的声音很低。

    “给我买张船票吧,我要回地球,我不想再留在这里。”夏铃音好似面对普通的朋友一样自然;可似乎也宣布了两人之间的关系,从此将彻底断裂。

    “我来安排吧。”张剑锋终于正经一次,知道这时候秦飞真的是不方便出面。

    “不,我来!”秦飞坚定摇了摇头,而后和酒店接了一辆悬浮车,将夏铃音送到太空中。最近地球到猛龙星的航线很多,平均每天都有三次以上的航班。

    一路上,两人并排坐着,却再也没有曾经的欢颜笑语,有的只有沉默,好似一个字都是多余,连一声叹息都没有。

    一路到了太空航站,定下位置后,夏铃音就要离开。

    “阿音……”秦飞猛地抱住夏铃音。

    “秦飞,我知道你有担当,很高兴认识你。但,我不能接受皇甫紫兰!”

    “我知道我知道,我都知道!”秦飞声音低沉而沉重,“就让我再抱你一会……”

    “放开!我还没死!另外,我恨你!我恨你的担当!”夏铃音火辣的推开秦飞,拖着行李箱、走入那冰冷的太空飞船中。

    秦飞伸了伸手,无数言语,终也只能化作无奈的一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