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灵异 > 女装的日常 >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三章 妹囚兄
作者:李白不太白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高大的铜柱直耸入天,天空是一片血红。
  地上是一片血海,血海上漂浮着尸体,有人有兽。
  铜柱上用铁链锁着一个小女孩,小女孩的长相酷似楚匀灵。小女孩头发很长,一直拖到了地上,她的胸口透着一根钢筋一般的东西,鲜血汩汩的流出,这里的血海仿佛就是这么形成的。
  楚留梦不记得这是自己第几次来到这里了,第四次?第五次?总之这不重要。
  “哥哥,你为什么不来接我?”
  “哥哥,你真的把我忘了吗?”
  小女孩抬起头,漆黑的瞳孔没有一丝感情,流下两行黑色的眼泪。她的全身动弹不得,但是转眼之间又声嘶力竭的喊叫起来,声音中却有着冲天的恨意。
  “我好恨你!你会后悔的!”
  “我要杀了你!”
  “你为什么把我忘了,我要杀了你!”
  “我该到哪去找你呢?”楚留梦平静地走上前去,想抚摸她的脸,但是手却穿了过去,仿佛眼前的一切只是幻影。
  然而这时,强大的魔气从小女孩的身体中流出,这种压抑的感觉前所未有,就算站在法力全开的楚问面前,也不会这样令人窒息。
  楚留梦一下子惊醒了,一丝光亮透着窗帘的缝隙射了进来,依旧是一场梦,或者说,是一场幻境。但是这场幻境是那么的真实,令人难过的泪流满面。
  楚留梦下意识地想伸手擦一擦,却发现了一件令人惊恐的事实,他被人绑住了,而且映入眼帘的并不是昨天晚上入住的酒店房间。
  楚留梦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想要挣脱开身上的铁链,但是他的身上居然施展不出任何的法力。
  “这叫混元锁,被绑住之后,八重天都挣脱不开。而七重天之内,更是连法力都施展不出来。”一阵熟悉而又淡漠的声音响了起来。
  “匀灵,你想做什么?”楚留梦心中压抑着怒气,尽可能的心平气和。虽谈他昨晚和唐蔓婉真的亲近了一些,也没有必要这么做吧。
  “我只是想和哥哥,呆一会儿罢了。”楚匀灵从卫生间出来,脸上还有些湿淋淋的。她坐在楚留梦身边缓缓地倚了下去,“所以这两天,就和我在一起吧。”
  楚留梦深吸口气:“就算如此,你也没有必要这样做吧。”
  楚留梦这时渐渐冷静下来,他也不是完全没把握挣脱这个混元锁,但是最终的底牌是不能随便亮出来的。那是他保命的东西,见过的人要么死,要么永远不会开口。他舍不得伤害楚匀灵,但是现在也没把握楚匀灵不会说出去。
  所以他决定还是先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毕竟楚匀灵看上去比较冷静和理智,也没有任何魔化的迹象。
  楚匀灵轻声道:“不这样做的话,哥哥怎么会属于我一个人呢?”
  “你再胡闹,我要生气了,是真的生气了!”楚留梦语气严肃地道。
  “哦。”楚匀灵轻轻哦了一声,似乎完全没听进去,无所谓的样子。
  楚留梦气结:“难道你就打算一直这样绑着我?”
  “我只是想让哥哥,多陪我三天,三天之后就放了你。”
  “你知不知道,我的失踪会在外界掀起怎样的波澜,无论是社会还是天道……”
  楚匀灵在楚留梦的嘴上吻了一下,眼睛眨了眨,面无表情,似乎在挑衅:“可是,哥哥不是自己请的假吗?”
  楚留梦怔了怔,昨天为了陪唐蔓婉在建业玩玩,他的确专门向辅导员请了假,当然不是实话实说,而是撒谎用了别的理由,但是没想到这么快就遇上现世报了。
  只是,这明明是一个随机事件,可是从楚匀灵的表现来看,这好像早就是在预料之中。
  楚林霜阴沉着脸道:“即使这样,林霜,蔓婉,甚至唐钰,她们找不到我们的话,定然会立刻联系家族,你做事就不考虑后果吗?”
  “哥哥,这是在为我担心吗?”楚匀灵嘴唇抿了抿,轻声道,“但是,这些我会处理好的。”
  ……
  “文柔,你怎么了?”唐钰警惕地看着唐蔓婉,自从来建业开始,对方就一直心事重重的。
  看来四伯他们说对了,唐蔓婉借口非要来建业,一定又是趁机想和那个男人偷偷联系!所以家族这次派了她也一起过来,名义互助,实则监视。
  哎,这个唐文柔,家族之星,最璀璨的宝石,造物主最杰出的作品。在她光环所到之处,唐家的女生们集体黯然失色,所以无一不对其羡慕嫉妒恨。
  但是她怎么就看上一个普通的男人了呢?唐钰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但是也有所耳闻。听说唐蔓婉在英国留学时,喜欢上了张家分家的一个普通男生,天赋平庸。
  这是典型的公主看上乞丐啊!这样不切实际的剧情只有在幻想的二次元和天朝网文中才会出现啊!
  唐钰心里有些庆幸,有些嘲笑,也有些惋惜和不解。但是她将这些感情就埋在了心底,她现在的任务只是监督唐蔓婉。
  “嗯,我没什么……”唐蔓婉把手机关屏,摇了摇头,但是脸上的神情却是有些恍惚。
  “真的没什么?”
  “真的没什么,琼华,你别这么多心呐。”
  “好吧,说起来,今天和楚子鹓一起去建业的天龙山玩,具体什么安排你问过她了没有?”唐钰小心翼翼地在脸上化着妆,对手强到变态,自己再不上点心,恐怕会被立刻秒成渣。
  唐蔓婉脸色变了一变,笑了笑:“我去问她一下。”
  说着,她便走向楚留梦的房间,敲了敲门,没有回应。又打了对方的电话,依旧没有回应。
  她这次是基本确定了,那个神秘人说的恐怕都是真的。唐蔓婉缓缓地咬住嘴唇,手指在手机上滑动,再次打开短信,微微的颤抖。
  其实她这一次来建业,是她主动要求来的。因为她收到了一条匿名的短信:我知道楚留梦一件不可告人的秘密,要是不想让世人知道,就立刻来建业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