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灵异 > 女装的日常 > 正文
皇帝的女装情人
作者:李白不太白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今天扑街白莫名的脑洞大开,突然灵光一闪如天降正义,坐在电脑面前根本停不下来,于是写了这五千字。
  放心,虽然今天写了这5千字,但是这不会算是女装正文,今天还是会有更新的,虽然可能会比较晚。
  所以这五千字,就当做前几日作者不停的删改章节,给各位读者们带来阅读的麻烦的谢罪礼,读者老爷们随便看看就好了。
  ps:这个坑我占了,别让我看见起点今后多了一本和这开头神似的小说昂……)
  ——————分割线,以下正文——————
  我是谁?这里是哪里?发生了什么事?
  林杯岳蹲坐在墙角里,抱着膝盖,怀疑着人生。
  路过的行人不时地用怪异的目光打量着他,他也全不在意。
  他的身边的地上有一摊积水,里面倒映着一个绝世的美人。但根据林杯岳的印象,这毫无疑问不会是他原本的脸,不然他也不会做了二十年的单身败犬。
  然而,现在这个绝世美人明显是他自己。
  他默默地沉思了半天,终于确定,他真的是穿越了。
  街上人来人往,都是古人的装束,也不知道是穿越到哪个朝代了,或许是架空也说不定……
  唯一的幸运是,虽然外表是令人惊艳的美少女,但是他的大〇还在。虽然大〇之前已经有二十年没用过了,但是至少还有右酱和左酱。如果穿越之后真的连大〇都没了,那么他觉得还不如死了算了。
  而不幸的是,他没有与这副身体有关的任何记忆,而且从自己的衣着来看,绝对也不会是什么有钱人家。
  而且,他发现他貌似没有系统没有金手指,穿越者的bug现在也完全看不出来,甚至连身体都没强化。
  mmp,还不如某个一穿越就有宗师修为的女装大佬!
  他现在等于失忆,身边没有家人朋友,没有钱没有背景,没有力量没有系统,还对这世界一无所知……
  卧槽,想想都觉得接下来的未来会很恐怖,他能不能顺利活下去都是个问题。
  更别说他还男身女相,长了一副倾国倾城的脸。万一运气不好被收了做**,那就真的生不如死了!
  林杯岳仰头,绝望地望苍天,欲哭无泪。
  我说天上的神啊,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我也实在不是谦虚。我一个普通大学狗怎么就穿越了呢?就算你们跟我讲“大家都已经研究决定了”,我也不会念那两句诗的,所以,求你们放过我吧!
  然而苍天已死,并没有听到他的乞求。
  “诶诶诶,你是什么人?之前怎么没有见过你?”突然,一道声音从他身后响了起来。
  林杯岳扭过头,只见两个身穿甲胄的士兵走了过来。
  那两个士兵一见到林杯岳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惊艳,居高临下地道:“你是哪家的姑娘?怎么鬼鬼祟祟地蹲在这里?”
  “我,我也不知道……我,我被人打晕了,醒来之后就在这了,我现在什么也不记得了!”林杯岳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声音如冰泉破冻。
  由于怕惹不必要的麻烦,他暂时并没有解释他的性别。
  “什么都不记得了?”那两个士兵相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意味……
  那士兵试探的问道:“你,连家里人都不记得了?”
  “嗯……”林杯岳可怜巴巴地点点头。
  “不会是什么通缉犯吧……”其中一人小声嘀咕着,不过看对方人畜无害的样子,而且相貌如冰山青莲一样美丽,若是真有这样的通缉犯,他绝对会有印象。
  “这样吧,你跟我们去北部尉衙门一趟,说不定你家人见你走失,去北部尉那里报案了呢?”另一个士兵道。
  “可是……”林杯岳有些迟疑。
  虽然这两个士兵的提议让他很心动,如果这副身体真有家人朋友的话,见到他失踪肯定会报案。但是初入陌生的环境,让他本能的对所有人都抱有疑心。
  “怎么,姑娘不相信我们?”士兵冷笑一声,“你知道我们是谁吗?大淮国皇帝陛下的宫中亲卫!你若不信任我们那也由得你,不过这一带的衙门会定期来清理流民,你好自为之吧!”
  大淮国……好吧,看来是异界了。
  “不,小人自然是相信军爷的。”林杯岳起身,如墨一般的长发轻轻飘动,月貌花颜真乃人间绝色。
  他现在几乎无路可走,也只能同意。而且对方就这么穿着甲胄,大摇大摆的走在街上,想必应该不会有假的。
  “嗯,那就跟我们走吧!”
  两名士兵被林杯岳不经意间露出的倾城风采看的一呆,心中窃喜,看来对方是真的失忆,“皇宫亲卫”欺男霸女的诸多行为在帝都凶名赫赫,一般人哪能这么容易跟他们走。
  三人穿过街道,走到一条小巷子面前,林杯岳有些迟疑地停下脚步,眼中多了一丝警惕:“请问军爷,为什么要走小路?”
  “你是乡下人吧,不知道这条小路近吗?”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快点走吧,带你到了衙门,军爷我还要去喝酒呢!”那士兵推搡着林杯岳。
  林杯岳心中更加惊疑,并不是所有的士兵都是人民子弟兵,他隐隐有些不安。
  “军爷……那就不用麻烦你们了,小人自己去衙门就好了。”林杯岳脸上赔笑道。“说什么呢?军爷既然答应了要把你送到衙门,当然会说话算话!”
  一名士兵脸上浮现出一丝怪异的笑容,而另一名士兵则立刻站到他身后挡住了他的退路。
  林杯岳暗道不妙,他本能的想跑,如果不跑,等进了小巷更是只能任人宰割!
  然而那两个士兵人高马大而且身体强壮,立刻就把林杯岳拽住,目露凶光。
  “你们想干什么?”林杯岳心中如同日了狗一般,卧槽不会这么倒霉吧!
  其中一名士兵脸上露出一丝不耐烦的神色:“还跟她费什么话!”
  说话,更是不给林杯岳反应的机会,一掌劈向他后颈。
  林杯岳眼前一黑,暗道一声mmp,就这么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他的意识慢慢恢复,隐约中,听到了那两个士兵的声音。
  “上官大人,这可是极品货,您就给10个金币……不太好吧!”
  “就是就是,即使把她卖到天香阁里,也最起码也能有20个金币呢!”
  一个冷漠的女声响了起来:“那你们还把她献给陛下做什么?此人万一能得陛下宠幸,你们的好处岂能是区区20个金币所能衡量的?再说了,10个金币也不少了,据我所知,这差不多是你们十年的俸禄了吧!”
  “上官大人,你也说了这是万一,万一这丫头要是不得陛下宠信,那我们岂不是亏死了!”
  “是啊是啊,您就大发慈悲,多给一点吧!”
  那个叫上官女人犹豫了片刻,冷声道:“……那就再给你们两个金币,莫要聒噪,赶紧走吧!”
  “谢谢大人,谢谢大人。”
  两个士兵一人分了6个金币,告辞离开。
  路上,其中一人亲着自己鼓起的荷包,啧啧道:“这小妞真是个极品,可惜了……”
  另一人冷笑道:“可惜什么?我们二人的富贵可全在她身上呢,要是把陛下伺候好了,陛下一高兴,把我们外派到东部尉衙门管理那一片治安,就算做个队率,那也发达了!”
  大淮国帝都分东南西北四个区域,分别由四部尉管理。而东部是商业区和市场,油水最大。
  “嘿嘿,我更想去南部尉衙门,一天换一个姑娘!”
  帝都南部是娱乐区,说书的唱戏的什么都有。而且最重要的是,帝都八成以上的青楼都在南部,包括帝都第一名楼天香阁。
  “瞧你那点出息,到处风流快活,小心将来别死在女人身上!”
  “嘿,我和你不同,你是有了家室的人,我又不是……”
  两名士兵愈走愈远,而林杯岳的心却沉入了谷底,仿佛有十万个草泥马在奔腾。
  献给陛下是什么鬼?堂堂一个皇帝居然让手底下强抢民女!你这皇帝当得也太没有逼格了吧!
  就算你真的那么饥渴,大不了大手一挥让天下各地选秀进京好了,没想到你居然做出这么下作的事情!我的天呐,我都替你脸红……
  而且我不是女人啊,我有大〇的啊!
  然而林杯岳此刻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因为他被捆了起来,嘴上也被塞住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醒了?”上官冷冷地看了像咸鱼一样挣扎着的林杯岳一眼,理也不理,吩咐后面的宫女道:“带进去。”
  林杯岳心中仰天长叹,好吧,即使你不想听我说话,但是要把我献给皇帝总得先让我洗澡吧,等老子露出那18厘米的大〇,吓死你们这群小碧池!
  宫女驾着楚留梦在宫中行走,这皇宫的格调不全是中式,有些地方看起来更有西方风格。
  众人来到一个房间里,那里已经有个老妪在等候了,见到上官等人的到来,老妪笑眯眯地盛了一碗黑乎乎地汤。
  林杯岳用屁股想都知道这是给自己准备,而且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于是他拼命的挣扎,脸都涨红了。
  然而他身上被捆得严严实实,能动的只有一个头和脚。
  这在上官面前毫无卵用,她也是经验丰富之人,这种情况见太多了。直接让人按住林杯岳的头上,一手拿开林杯岳的嘴上的布,一手端起那黑汤。
  嘴巴终于得到释放,林杯岳当然不会说那些无用的屁话,立刻叫道:“我跟你们说,我其实唔……”
  然而他话还没说完,上官就已经把黑汤送到他嘴边要往里面灌。林杯岳吓得不轻,当即闭口,咬紧牙关,就连嘴唇也抿得紧紧的。
  上官见状,只是冷笑一声,一手捏住了对方小巧的琼鼻。林杯岳很快就喘不过气来,只得张口。
  这正好遂了上官的意思,趁机把黑汤全部灌进了对方的嘴里。
  或许因为上官也是女人的缘故,她毫无惜香怜玉的意思,林杯岳被呛地连连咳嗽,但是他也顾不得责骂:“咳咳……我咳咳,我是男……”
  然而他话没说完,嘴巴又被堵住了。
  “安静,再想说话,就往你嘴里塞口球。”上官挑起林杯岳的小脸,冷笑着道,“我还真想看看像你这样的小美人**直流的样子,说不定会更美哦!”
  林杯岳吓得全身一抖,遂不敢再挣扎,乖乖的安静了下来。心里把这上官祖上问候了十八遍。
  话说,这上官给他灌了什么汤啊?该不会是春药吧?林杯岳可怜巴巴地看向老妪。
  老妪像枯木一般的脸皮抖了抖,呵呵笑了起来,模样颇为渗人:“小姑娘放心吧,你喝的不是什么毒药,而是老身亲自研制的合欢汤,喝了之后只要半个时辰就会发挥药效。男人喝了金枪不倒,女人喝了嘛……嘿嘿嘿,就算是贞洁烈女,都会变成yin娃dang妇,你就安心地去伺候陛下吧。”
  林杯岳惊呆了,卧槽你大爷啊,老子是男人啊!是男人啊!你给我喝了这个,是想让我和你们陛下击剑吗?
  老妪见到林杯岳激动地神情,又安抚道:“放心吧,这汤不会对人身子产生伤害,这些年来,喝了这个汤的人不知有多少,还没有一个因此而害病的。”
  你妹啊,老子管你这汤会不会对人体产生危害啊!老子是男人啊!有大〇的啊!伺候你妹的陛下啊!这个死老太婆给我等着,你最好别有孙女什么的!
  “行了,安婆婆,我们就先告辞了。”上官拱了拱手。
  “你们走吧……说起来,这次的小姑娘比起往常的都漂亮不少,陛下一定会很欢喜的吧。”安婆婆颤悠悠地笑着道。
  “但愿吧。”上官点点头,带着几个宫女以及林杯岳离开。
  “……”路上,林杯岳表现地异常安静,他知道即使是挣扎也没有用。还不如等到上官带他沐浴更衣好伺候皇上的时候,再把实情说出来。
  然而众人并没有带他去沐浴更衣,只是把他带进了寝宫内,连绳子都不解,直接扔在床上走人。
  ……喵喵喵?这就完了?你们就把我灌了春药就不管了?
  说好的“温泉水滑洗凝脂,始是新承恩泽时”呢?连澡都不给我洗,这就等着皇帝来临幸了?
  白居易你这王八蛋居然敢骗我!
  林杯岳躺在宽大柔软的床上,瑟瑟发抖。
  不一会,不知是不是药劲上来了,林杯岳只觉胸口一阵难受,艰难的翻了一个身,身子微微蜷曲,改成了侧卧的姿势。
  现在林杯岳全身上下都感觉像火灼的一样,全身泛红。他知道,这绝对是药效上来了。
  又过了一会,林杯岳双目赤红,下体充血如铁一般,难受极了。他死死地咬着牙,小口地喘着粗气。
  这时,屋外一阵脚步声响了起来。林杯岳猜测,这应该就是那个色鬼皇帝了。
  救命啊!救命啊!来人啊!系统在哪?金手指在哪?老爷爷在哪啊?快来救我啊!
  这世上还能有比我更惨的穿越者吗?
  他脑子开始发懵,身子都在颤抖,他此刻yu火焚身,只想要个女人或者一个洞,已经无暇考虑被皇帝发现性别之后的下场了。
  屋外的大门被人推开,随后又阖上,有一个人走到了床边。
  林杯岳背靠着大门,不知道对方的行动,但是他绝望地知道,今天这杆长枪,估计要做一回搅屎棍了!
  他身后的人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应该是在脱衣服。然后随意地爬上了床,想来就是大淮皇帝这个色中饿鬼。
  林杯岳不知道那皇帝的长相和表情,但估计现在对方正在光着身子,露出猥琐的笑容在看着他的屁股。但是无所谓了,他脑子现在一片混沌,只要敢把他绳子解开,那谁攻谁受还不一定呢!
  皇帝爬到床上,果然想解开他的绳子,但是绳子有点紧,皇帝摆弄了许久才搞定。
  林杯岳感觉到绳子松动,猛地一下跳了起来,扑向身后的皇帝。就算这皇帝长得和猪一样,他也憋不住了!
  然而,身后并不是什么猥琐的男人,而是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长得极美,妖精般妩媚的脸蛋仿佛能颠倒众生,妖冶的双目有着勾魂一般的魔力,饱满的胸部的毫无保留,大腿圆润而修长,如羊脂玉一般白皙……简直就是一个天生尤物!
  这样一个身上几乎不着寸缕的绝世美人,即使是正常的男人看了也会把持不住,更别说是被灌了春药、如今连公猪都敢上的林杯岳。
  而那女人瞧着林杯岳衣服下面昂首的大〇,惊愕地目瞪口呆,还没反应过来,小嘴就被对方堵上了……
  若干年后,怀中抱着娇羞的女帝,再看看后宫无数的美人,林杯岳不由再次感叹起了人生。
  人呐,自己都不可以预料。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命运的安排。我绝对不知道,我作为一个普通的大学狗,怎么把我选到这个异世界来了?
  这真的是……太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