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灵异 > 女装的日常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九章 我不喜欢你
作者:李白不太白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人们对“反转”这种事情最为喜闻乐见。早期少年漫画里面的男主角经常是一个校园混混,但是在暴力之后总会让女主角和读者看见他们在雨中给小猫打上伞。
  然后所有人都会觉得这个暴力男主也是挺善良的,这种形象就不知不觉固定下来了。
  就好像形象丰满的女主角,她们大多数的形象一开始都会不讨喜,甚至有些招人厌烦。但是只要安排几段让人心疼的黑历史,人气就会立马出现反转。
  人们对坏人太宽容对好人太刻薄,是因为抑扬的心里落差。
  张道魁原本不太喜欢楚留梦的看似随和淡泊中的冷淡和高傲,但是现在这种感觉却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各种理解和宽容。
  怜香惜玉是男人的本能,也是女人的武器。
  “后天好像就是花魁比赛,楚小姐想表演什么才艺?”九歌一掌把醉倒的几人酒气给逼了出来,叶湘等人醉眼朦胧地睁开眼睛。
  “我倒是想请教涂同学。”楚留梦淡淡地扶起叶湘。
  “我这几个月,学了不少东西。”九歌嘿嘿得笑,“要我让着你么?”
  “只要你能在这上面赢我一次,我就把你想要的东西交给你,怎么样?”楚留梦微微一笑,平静地道,“但是如果你一次都没有赢,那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九歌愣了一下“什么条件。”
  “可能以后,会需要你们妖族的帮忙。”
  “要我们妖……我可指挥不动他们!”
  “只要涂羽前辈有这个实力就好了,如果他出关的话,你尽心帮劝就行了。”
  “你们在说什么?回去了吗?”徐慧打着哈欠,精神还没缓过来。
  “……”涂九歌沉默一下,“如今这世上,还有连楚家都解决不了的问题吗?”
  “当然,还不少呢。”楚留梦微笑着道,“要来打赌吗?”
  “只要我赢一次?”
  “只要你能赢一次。”
  “你给了我之后不会反悔?”
  “太昊帝在上,若我反悔,便让我不得好死。”楚留梦轻声道。
  “……干了!”九歌秒答,反正这事也不是她干。而且她那从没见过的爷爷都几百年没出山了,谁知道这一百年中会不会出来。
  输了她也不会损失什么,赢了就是大赚!她现在对楚留梦感觉不错,觉得以他的人品应该不会食言。
  “刚才有人向我发誓了吗?我怎么什么都没听到。”楚留梦扶着舍友,心中疑惑。
  涂九歌不是高估了对方的节操,而是对着楚留梦的为人品性有着严重的误解。
  两人扶着舍友走出烟雨楼,白素贞在身后微微弯腰,轻笑“欢迎下次再来。”
  “嗯,白姐姐明天见。”楚留梦头也不会。他很感谢白素贞,也喜欢她。但是和她相处也很累,因为对方的爱让他有些沉重。总觉得要是哪天让她伤心了那就是罪大恶极似的。
  当事情都结束之后,查清当年的一切吧。
  “蔓婉,我在考虑该不该向你告状。”回到宿舍,其他人都洗洗睡了,楚留梦和唐蔓婉聊天,毕竟时时联系刷存在才能维持亲密的关系。
  “告什么状?”唐蔓婉呆了呆,没反应过来。
  “我昨天在食堂看见张道魁好像惹了麻烦。”
  “惹了什么麻烦?”
  “好像是因为他和别的女生不清不楚的关系,对方男朋友想带人揍他。”
  “……”唐蔓婉回复几个点。
  楚留梦继续打字“要我替你教训他吗?”
  唐蔓婉哑然失笑“这事很正常,他不会和别人乱来的。只是他总是莫名其妙地会被人找事,走到哪都会因为女人惹麻烦,在英国就是这样了。”
  “我看这是因为他本身就不是什么老实人吧的,昨天他看我的眼神就怪怪的。”楚留梦嘴角雀跃,“你说他会不会本身就是个花心萝卜,他要是真的移情别恋了,我该怎么教训他呢,把他千刀万剐,还是五马分尸?”
  “别自恋了好不好,他不是那样轻浮的人。”
  “知人知面不知心呐,我给你看记录。”楚留梦把和张道魁的聊天记录传给唐蔓婉。
  “……有什么问题么?”唐蔓婉看了半天,也没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楚留梦恶人先告状,占据了主导权“当然有问题,花心的男人对于漂亮女人总会想办法尽可能的接触。如果他真的那么正直的话,他就应该主动问我在哪,主动把书递过来就走。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想故意和我接触……”
  “是你想多了吧……”唐蔓婉无语,“你就别欺负他了。”
  “好吧,我以后会尽可能无事他,只是这样对我有什么好处吗?”
  “下次见面赏你一个香吻,亲脸的那种。我到现在还没亲过他,你可是赚大便宜了。”
  “亲嘴的话我就同意了。”
  唐蔓婉脸上一热,果断拒绝“不要,那是出轨!”
  “难道亲脸就不算出轨吗?你上次亲我的时候,可是知道我喜欢你的。”楚留梦笑容有些得意,因为他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好像先张道魁摸过她搂过她吻过她睡过她。
  绿别人是多么有成就感的事情,楚留梦决定找机会把源英二介绍给他,他们两人应该能相处融洽。
  “啊啊啊,我不知道了!”唐蔓婉眼睛盯着手机屏幕沉默了许久,突然叫了一声,扔下手机,捂着脸在床上翻了个圈。
  她明明一直在回避这个问题的,作为一个东北姑娘,她有着东北人果决的行动力。能为了自由对家族说不,为了楚留梦的安危跑遍了大半个建业城,为了照顾受伤的闺蜜二话不说就从辽东飞到了清河呆了整整一个月。
  可是在面对自身感情的时候,却又是那么的优柔寡断。
  第二天楚留梦照常上课,中午一个人走到烟雨楼上。
  “楚小姐,你的书。”张道魁快步走到三楼,把书递给了楚留梦。
  “说实话,我不喜欢你。”楚留梦坐在椅子上,冷淡地开口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