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灵异 > 女装的日常 > 正文
第三百八十七章 仙子的垂青
作者:李白不太白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想你了。”
  淡淡地四个字,让赵煜的脸上迅速的涨红了,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兴奋,兴奋到让人忍不住大啸。
  最近这几天,两人的关系不温不火,好像又停滞了,甚至连送给她的那栋环境优美,优雅昂贵的私人图书馆,也被楚留梦借给了他们的学校的文学部,当作活动据点。
  在望月未央来中国之后,楚留梦就找他商量过。当时他的心里可是一万个不愿意,因为在他看来这可是两个人的秘密基地,可是充满甜蜜,怎么突然插进来这么一大帮子人?
  可是自己之前早就说过这个图书馆就等于是楚留梦自己的,让她不要在意那么多可以随意使用。况且楚留梦的理由和原因也很充分,他也拉不下脸皮说不行。
  但是脸上大度,心里却是失望的很……
  加上这段时间又忙,很少能和楚留梦联系,所以心里自然是难受的很。
  可是她突然发来了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无缘无故?
  不,她又受伤了。
  赵煜心痛的同时也突然明悟过来的,这事也早已传开了,楚留梦被不明人士持刀袭击,重伤入院。所以她现在,一定很孤独吧……
  赵煜突然起身抓起杯子,狠狠地砸到了地上,杯子顿时被摔成无数的碎片,他脸色狰狞,为什么古今红颜皆薄命呢?
  像楚留梦这般纯净无暇的少女,心灵如冰雪般澄澈,毫无利己之心,大圣大贤。可是上天为什么要这么对她,不仅夺取了她的一切,让她一无所有,让她一次次受伤?
  妈的,即使是早已过了中二的年纪,赵煜依然有一种要怒骂贼老天的冲动。
  忽的,他又重重地坐回椅子里,愤怒的脸上又不禁扭曲出一丝笑容。神情极为复杂,甚至诡异。
  他现在似乎能感受道少女的孤独与寂寞……可是,对方给他在心中无助的时候给他发这样的信息代表着什么呢?难道内心深处不是把他当成可以依靠的男人了么?
  “你现在在哪?身体怎么样了?”赵煜迅速地回复。
  可是电话另一头,久久没有回音。
  赵煜又翻出了楚留梦的电话,拨打了过去,可谁知,对方的手机已经关机了。
  她不会出了什么事吧?难不成伤势又加重了?赵煜心里又焦急了起来,听说楚留梦本来身子骨就弱,这次腹部又被人捅伤,流了好多血。不会真的……
  赵煜急的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时间居然六神无主……
  “小胡,我让你去查的楚留梦的住进了哪家医院,你查到了没有?”赵煜给秘书打了个电话,急切地道。
  ……
  我想你了。
  陈华明看到这四个字的时候,不由得愣了一下。脸上的神情不断的变幻,脸上微微泛红……
  “华明哥,一会录节目了,您休息好了没有?”其中一个助理走了过来,陈华明今天要做一档综艺节目的嘉宾。
  “我先上个厕所。”陈华明下意识地熄了屏幕,转身就走。
  “诶诶,厕所不在这边,你走错了!”助理喊道。
  “哦,我打个电话!”陈华明已经不在意自己的前后矛盾之处了。
  “可是这马上就要开始录了啊?”
  “你让他们等我几分钟!”
  陈华明字场内转悠了一圈,到处都认识他的人,“华明哥”“华明哥”地问好。没办法,他干脆直接躲进厕所,找了一个没人的隔间。
  手却在抖,有种幸福来得太突然的感觉。虽然他觉得事情有些奇怪,但是又好像没有什么奇怪的。
  对啊,一个受伤的少女,又没有家人。在这种情况下,对一个关系好、又成熟可靠的异性产生一种依赖和求助,难道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吗?
  别看他已经三十来岁了,不像那几个小鲜肉流量多,但是也是被称为少女杀手的帅大叔!
  对方话中的意思,难不成是要表白?在身遭大难之后终于发现了自己的心意了吗?
  “嗯,你身体怎么样了?我人就在建业,打算一会儿去看你。”陈华明心里琢磨着用词,打一句删一句,这几个字想了足足五分钟。
  可是,对面却久久没有回信。
  在吗?陈华明心里有些焦急了,突然自信也没那么足了。
  依旧没有回音,但是助理的电话在此期间却一个接着一个打过来了。
  “我知道了,我在厕所一会就出去!”陈华明有些不耐烦地按掉。假货就是假货,虽然脸蛋有两三分相似,却没有楚白莲一分的气质和神韵。
  陈华明等不到楚留梦的回应,心里莫名的有些不安了。不仅仅是担心楚留梦的身体,更是担心她的精神状态。
  这个圈子可是抑郁症的高危人群,他可是见过不少人在镜头前阳光靓丽,但是在镜头之下,却又阴沉和寡言。在遇见楚留梦之前,陈华明也有点抑郁症,偶尔也会吃点药。当然,在遇见白莲仙子之后,什么抑郁症,早就没了。
  陈华明突然眼角一跳,担心地打了一个电话过去,可却提示对方已关机。他的手脚顿时冰冷,再看那“我想你了”那四个字,怎么那么像,遗书?
  ……
  “源君,我听说前几天建业东南地区,又井喷了不少法器,有些甚至都可以称之为灵器了。可我感觉距离最终神器面世还需要好些时间,你说这动静,是不是……”
  “嗯……”源英二心不在焉,目光颓废。随口应付,明显没听进去。
  望月拓也皱了皱眉,随即又叹了口气,自从他们两人当众冒犯了楚留梦的朋友之后,源英二的心情就一直很不好,尤其是楚留梦前天被魔族某些人刺伤之后,他就一直这般半死不活的样子。
  说来也怪,到底是什么人,有这样的胆子敢刺伤楚留梦?楚家也只是说是被魔族所伤,可是居然一直没公布出具体是何人。
  这让网上有了各种传言,楚家这次也没有过多解释。着实诡异。
  叮咚一声,望月拓也的手机响了,他看了眼短信,顿时吓了一跳,立刻把手机关屏,做贼似的看了源英二一眼,对方并没有注意到,心里这才长舒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