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灵异 > 女装的日常 > 正文
第四十章 要节制啊少年(为读者“观音喝茶”的万赏加更)
作者:李白不太白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开始了。”屋外,看着小平房里透出的黑气,楚阳向众人打了个招呼,立刻冲到了门口,一掌将门锁震开。
  走进屋内,果然见一个紫色透明的妖物浮在这张羽的身上,而黑气也不断地从他的身上缠绕。
  而张羽就这么抱头躺着动也不动,身上被黑气弥漫,仿佛失去了意识。
  楚阳面色一寒,当即运起法力,一拳打了过去。
  那紫色的妖物外形有些像象鼻猪,见楚阳拳到,立刻卷起鼻子,仿佛在仰天鸣叫,然而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一个黑色的防护罩突然出现在那妖物的身边,将楚阳手臂震开。
  “四重天的灵体?”楚阳有些惊讶。
  楚留梦也走进了屋内,在其身后问道:“要帮忙吗?”
  “完全不用。”楚阳手上金光一闪,一柄铁剑握在了手中。
  “白虹斩!”
  楚阳一剑挥下,象鼻猪一样的妖物的防护罩如纸片一般被切成两半,而那妖物本身也被砍飞。
  “擒。”楚阳凭空一抓,那倒飞而出的妖物却又被吸回了楚阳的手上,毫无反抗之力。
  “解决了?”楚留梦有些惊讶,这也太快了吧,远没有想象中那么惊险刺激。
  “也不是什么强大的东西,只是一个没有自我意识的灵体。”楚阳一脸轻松,把握在鼓掌之中的妖物递给楚留梦,“你要看看吗?”
  楚留梦随手接过,这妖物通体泛着紫色,大小和吉娃娃类似,外形有点像象鼻猪。而这妖物一入手中,那张羽的记忆就自动在楚留梦的眼前掠过。
  “原来写小说也有这么惨……”楚留梦感觉有点惊讶,他对网文的理解只停留在那些大人气的白金作者上面,像什么一年版税过亿的三少……还真没关注过底层还有这么多死扑街。
  但是他转而又有些幸灾乐祸,因为他之前被终点小说网拒绝过,编辑连个签约都不给,让他想做网文作家都做不了。
  所以见这么咸鱼的,莫名地有点暗爽,看来写小说的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嗯,老话说的没错,写小说只有死路一条。楚留梦英明的决定,日后就算穷到继续滚回去卖胖ci,也绝不写网文。
  “走吧,走吧。只是个四重天的灵体……我以为会是什么呢。”楚林霜伸了伸懒腰,从楚留梦手里接过那妖物,像捏橡皮泥一样捏了捏,有些扫兴。
  楚留梦看了那像死狗一样躺在地上陷入昏迷的张羽:“他没事了吗?”
  楚阳摇了摇头:“精神上可能会萎靡几日,不过大体上是没事了。”
  “……这样啊,我看他也挺可怜的,不如你们等我一会,让我开导他一下。”楚留梦微笑着提议道。
  “啊?”楚林霜打量着楚留梦,不知道他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嗯……也好。”楚阳点点头,也找不到反对的理由。而且见楚留梦这么善良,他也挺喜欢的。
  楚阳三人走了出去,楚林霜还狐疑地看了楚留梦一眼。
  “你这什么眼神,我就不能做一次好人好事啊……”楚留梦斜睨她一眼,有些无语。
  楚留梦虽然没有乐于助人的兴趣,但是也有些同情这个人生灰暗的咸鱼。而起现在顺手捞这人一把,今后做起缺德事来也能更加理直气壮,毕竟老子也是拯救过一个废柴人生的。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那么以后稍微使些小坏也没人能指责吧!
  楚留梦推开房间的窗户,散了散头发,缓缓地闭眼,久违地仙气外露。
  眨眼之间,他便从人间绝色,变成了不食烟火的天人,让造物主都怀疑自己能否有这样的神工鬼斧。
  “……唔。”过了一会,张羽缓缓地从昏迷中苏醒,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觉得心里似乎轻松了一些。
  “噫!”张羽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却吓了一跳。随后,又几乎是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张羽双目瞪得老大,对他而言,即使现在新闻插播特朗普和三胖宣布出柜正式交往,也绝不会像现在这样怀疑自己在做梦。
  因为,在他的狗窝一样的房间里,居然多了一位绝世的美少女。
  而且这位美少女还文文静静的平躺在他的床上!
  不过死宅终归是死宅,即使美少女躺在他的床上,他也不好意思主动靠近。
  这是怎么了?张羽第一反应是明天是世界末日?第二反应是难道我在做梦?
  然而这少女没有给张羽胡思乱想的时间。
  “她”缓缓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三千青丝如流水般倾泻而下,一双剪水的眸子清澈而明亮。
  她的五官之美甚至超过了张羽想象的极限,只是望着他一颦一笑,却仿佛不似人间!
  张羽心脏一下子被抓紧,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生怕唐突了如此天人。
  “她”抬起像美玉一样无暇的手,丹唇微启,声音如幽谷中的山泉那样清泠:“你的小说,为谁而写的呢?”
  “我……”张羽怔住了。
  “你是为了谁写的,就要尊重对方的喜好啊。总不能,一直写给自己看吧。”
  初次学习做菜的人,总会自以为是的添加“新的菜式”,把一顿好好的食物变成狗不理。
  而写小说的“文人”更甚。没有曹雪芹的文采,却有着曹雪芹的心气。
  举世皆浊唯我独清,网文是什么玩意?老子就要与众不同的!
  他们一边渴望着能有读者,然而心里头却不大看得起网文读者。
  他们只按照自己的喜好来写文,心中自以为有所谓的傲骨。
  但是既然不喜欢讨好读者,那么广大读者就会让他们愉快的扑街。
  所以要写好网文,至少要先放下没什么卵用的“矜持”,认真思考衣食父母们喜欢看什么。
  瞧着张羽还在发呆,“她”走到窗边,窗外弯月如钩。
  “我要走了,我很喜欢你的文笔,真希望你能成为一名真正的网络作家呢……到时我们再见吧。”
  “她”倾城一笑,空灵而又遗世。
  而随后,“她”的身体居然浮了起来,穿过窗户,如壁画中的一样飞天而去。
  张羽这才反应过来,急忙追到窗边喊道:“你叫什么名字?”
  然而,美人已经消失了身影,如同来时的突然,走时也是那么的洒然。
  渺渺兮予怀,望美人兮,天一方。
  这是梦吗?张羽自己也搞不明白了……
  然而“她”那美妙的声音却一直回荡在耳边,张羽攥紧了拳头,眼中第一次燃起了火一样的斗志。
  随即又有些怅然的走到床边,一股清幽的香气似乎还在。张羽怔了怔,情不自禁地趴在床上闻了闻,有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仿佛连心灵都得到了净化。
  张羽趴在床边,这是“她”睡过的地方,是“她”存在过的唯一的痕迹。
  他死死地咬着嘴唇,罪恶感涌了上来,双手颤抖着伸向了桌子上的抽纸,脸上的表情似乎在天人交战。
  终于,他把纸勾到了手边,抽出两张,一脸的愧疚和自责,却阻止不了自己接下来的动作。
  独倚床头手做妻,此事羞于外人提,面前床榻美人香,地上卷纸铺整齐。一上一下面潮红,一快一慢眼迷离……
  单身宅男的纸总是用的特别快,今晚的张羽一边深深的自责,一边却又停不下来。
  楚留梦飘然离开了张羽的房间,其实他原本准备了不少话,但说出口只有几句。
  因为张羽苏醒之后没有多久,楚留梦就感觉到了在附近多了两股新的法力波动,不是楚阳等人的,却和他们靠的很近。
  所以楚留梦长话短说就离开了,而那留给张羽的“安慰礼物”,希望他能节制一点。
  还欠松鼠叔叔s的两章加更……后天再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