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灵异 > 女装的日常 > 正文
第八十一章 和谐社会
作者:李白不太白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楚辞·天问》有云:“启棘宾商,九辩九歌。”
  《九辩》和《九歌》都是上古夏朝的乐曲,经历了数千年的时光,以九歌为名也是古韵悠长。
  只是据楚留梦所知,《离骚》云:启九辩与九歌兮,夏康娱以自纵。不顾难而图后兮,五子用失乎家巷。
  可见九辩九歌亦是最早的亡国之音,不知道这位狐妖的父母干嘛要给女儿起这个名字,还是说这是九歌自己起的……想要祸国殃民吗?
  苍冥真不愧是九重天的绝顶大能,短短半分钟的时间就将身受重创的九歌治愈。当然,这也得赖于九歌身上多是皮肉伤,不然即使是苍冥也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治好她。
  楚留梦也终于借这月色看到九歌的全貌,说是祸国殃民也毫不谦虚。
  身姿袅娜,肌肤如雪,一双眼眸细长明媚,秋波荡漾,比起楚林霜少了一份妩媚,多了一份风流,一个眼神都能勾魂夺魄,难道世间的狐狸精都像苏妲己一样吗?
  只是九歌退回苍冥身后,若有所思地看着楚留梦,目光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那,张二长老,这小狐狸我就领走了。”苍冥笑呵呵地道。
  张天器挥了挥手,轻哼一声:“既然她逃了出来,自然可以走了,以后若再滥杀凡人,就没这么好运气了!”
  “小妖万万不敢,多谢道长不杀之恩。”九歌弯腰一拜,她还是不能理解人和妖怎么勾结到一起了。但是看起来苍冥对她至少没有坏心,之后应该会告诉她真相。
  张天器眼角微抽:“我张家之人不是道士……”
  “多谢大人饶命之恩……小妖日后定当报答。”九歌莲步轻移,又走到楚留梦身边,嫣然一笑,如春花怒放,皓月生辉,美艳不可方物,眼神天生的风流撩人。言语之中意味声长。
  楚留梦心中疑惑,不知道九歌的话语中是什么意思,只觉得对方的眉目之中似乎藏着勾引之意,心道该不会狐狸精也玩百合吧,你要是想学白娘子我倒是很乐意啦……
  但是在张天器那几欲吃人的目光下,楚留梦备觉压力,终究什么都没说,只是淡淡地点点头。
  “那就告辞了!”苍冥笑着向张天器拱了拱手,一挥衣袖,便带着九歌飘然而去。
  “你们这些小丫头啊……唉!”张天器见苍冥走了,重重地叹了口气,满是恨铁不成钢,虽然楚留梦不是张家的人,但是好歹也是华夏天道者界的小辈,见其如此心慈手软也是气恼。
  “张二伯,我真的不知道狐妖会魅惑之术。”楚留梦觉得自己必须解释清楚,不然张天器对外说自己故意放跑了妖精,那名声也不好听。
  “你们楚家没有教过你吗?”张天器皱眉,以为楚留梦在找借口。
  “张二伯明鉴,晚辈自幼身子骨便不好,所以一直在家中静养,也是最近才能出来走动。在此之前,晚辈从未接触过任何和妖魔有关的事情,而也没有人提醒过晚辈。”
  楚留梦在楚家成人礼之前的确籍籍无名,若无隐情的话,楚家肯定会大肆宣传,以挽回楚家最近处于颓势的名声。而且张天器看楚留梦也的确纤纤弱弱的样子,皮肤也有些病态的白。再加上楚留梦真诚的眼神,张天器心中便也信了八九成。
  “当真如此?”
  “晚辈不敢撒谎。”楚留梦目光真诚地道,虽然在家中静养都是鬼扯,但是他是真的不知道狐妖会魅惑之术,“酒罢妖除魔尽杀,江淮无双酒剑家……前辈误会了晚辈不要紧,只是我楚家世代除魔降妖,怎能因为一场误会而辱没家门?”
  “……既然如此,倒是我错怪你了。”张天器点了点头,又想起了什么,咳了咳“对了,你们那句‘酒罢妖除魔尽杀’以后就不要再说了,现在和谐社会,你不能破坏种族团结。”
  楚留梦嘴角微微抽搐,一脸无语地看着言不由衷的张天器,对方干咳一声,看向别处:“走吧,我们去看看那几个受伤的小家伙。”
  楚阳五人之前眼见狐妖飞遁,并没有追赶,一来楚留梦去了,若是她都追不上,那么自己更是追赶不上。二来即使追上了,重伤的自己也决计不可能在楚留梦手上抢到优胜。
  所以他们也都坐地疗伤。其中唐蔓婉受伤最轻,楚阳次之,而张奂则受伤最重,陷入半昏迷状态。
  众人与九歌打斗的场景全被张天器看在眼里,心道张奂英勇无畏的表现极为满意,心道真不愧是我张家的人,尤其是那最后的金光神咒,为了降妖除魔真是舍生忘死,不错!
  众人见张天器露面,纷纷行礼。
  张天器淡然地点了点头,取出一枚丹药给张奂吃下。然后轻轻一跺脚,地上出现了一个巨型的八卦阵图,磅礴的法力涌入众人的体内,快速的恢复着体内的伤势。
  众人本想问狐妖追到了没有,但是见张天器眼中并无笑意,而楚留梦也微微垂着头,有些丧气的样子,便知道狐妖是跑了,也都识趣的没有多问。
  伤势好了之后,众人谢过张天器。
  张天器淡淡地道:“既然狩猎结束了,你们就各回各家吧。然明,你要跟我一起回去吗?”
  张奂抿了抿嘴,神情有些不太自然:“二伯,大家难得相见,我想再和他们聚上一聚。”
  “嗯,年轻人在一起多交流也好。”张天器自然将自家晚辈的小心思看在眼里,眼睛在楚留梦和唐蔓婉身上扫了一眼,也不知道张奂看上了哪个。
  这段公路经历过一场战斗,变得破败不堪。沥青混凝土材料到处翻飞,两边的树木也倒下了不少,就像经历了一场强烈的天灾。
  张天器微微皱眉,使出大法力移星换斗,石块飞沙自动将坑坑洼洼的地方填平,一切都恢复了最初的样子,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那我就先走了,你们回去吧。你们这次做的不错,那狐妖不是凡品,也不必过于自责!”
  说罢,飘然而去,消失了踪迹。
  众人见张天器远离,而楚留梦依然垂着头,纷纷都上前安慰。楚留梦呼了口气,酝酿了下感情,再次开始了表演。
  (感谢读者“泰劳伦罗西福”的4000打赏。感谢读者“水星的蒙面超人”的打赏,感谢读者“浮夸2016”的打赏,感谢读者“chjdark”的打赏,感谢读者“萌新大佬”的打赏,感谢读者“星上风”的打赏。)
  ————分割线————
  我觉得吧……我可能没说清楚,狐妖杀的那几个人都是进山偷猎的。就好比有人作死跳进虎园被咬死了,你们还会要求杀了肇事的老虎吗……上章添加了补充说明,心里不舒服的可以回去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