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灵异 > 女装的日常 > 正文
第八十三章 贴身之物(求推荐)
作者:李白不太白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楚留梦凄然地摇了摇头,起身头也不回的走向浴室,只留下唐蔓婉神色复杂地看着他伶俜的背影。
  楚留梦在唐蔓婉的注视下,脚步沉重的走进浴室,然后狠狠地反锁上。喘着粗气脱下衣服,变出怒昂着头的大〇,有些狰狞。
  mmp,真的是小看了唐蔓婉的魅力,若是再晚走一会……嗯,回想起那洗面奶的绝妙触感,单身狗们是绝对体会不到的。
  楚留梦回想起那沁人心脾的体香,羊脂玉般的肌肤……他痛苦的闭上了眼,右手缓缓的向下,然而快要碰到的时候,却又突然止住了。
  他眼睛一睁,目露决然的神情,打开凉水冲了个透心凉,再次酝酿了下感情。
  原本楚留梦的演技是一气呵成,即使当初勾搭陈华明的时候也是从不需要第二次酝酿,但是今晚唐蔓婉有意无意的勾引却是最大的变数。
  嗯,对手很强大,他必须要做足准备。或许明天、最迟后天,他就要回清河了,所以坚决不能失败!
  楚留梦穿好衣服走出浴室,眼圈红红的,楚楚可怜。
  但是无论唐蔓婉怎么问他,他却都什么都不说。只是眼帘低垂:“我没事的,睡觉吧。”
  唐蔓婉叹了口气,这种把自己封闭起来的人才是最难安慰啊。
  但是没有办法,自己也不好强逼,只想着一觉之后,对方应该就会好多了。
  唐蔓婉对楚留梦完全没有戒心,冰肌藏玉骨,衫领露酥胸。
  这让楚留梦心里斗争了很久,邪念和善念一直相互厮杀到清晨,他方才睡着。
  不知睡了多久,楚留梦缓缓地睁开眼睛,一缕夕阳照射了进来。唐蔓婉坐在床上,手里捧着一本书在静静地读。
  “你醒了?”唐蔓婉察觉到动静,放下书本,拢了拢头发,一笑嫣然,夕阳的光照在脸上,倾城绝世。
  楚留梦甫一睡醒,却见如此美好的一幕,有些看呆了,心中不觉生出浓浓的怀念之情。
  仿佛时光倒转到了中学,他还是高中生。课堂上从偷睡中醒来,同桌这一笑让人铭记了一生,牵挂了一生。
  其素若何,春梅绽雪。
  其洁若何,秋菊被霜。
  其静若何,松生空谷。
  其艳若何,霞映澄塘。
  “怎么了?”见楚留梦失神,唐蔓婉侧了侧头。
  “没事……”楚留梦脑袋反应了过来,调整了心情,淡淡地道,“现在几点了?”
  “你可真能睡,现在快四点了,楚阳还打电话过来问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呢。”唐蔓婉轻轻戳了戳楚留梦的脸,含笑道。
  “我这就起来了。”楚留梦自嘲一笑,眼中又是那样的凄然。
  唐蔓婉皱了皱眉,她好想知道楚留梦是因为什么而感到悲伤,但是楚留梦现在却死活不说,那个一直鼓励她的好闺蜜居然变成了这样,这让她感到极为揪心。
  楚留梦走进洗漱间,唐蔓婉这才想起来:“对了,牙具只有一套,我打电话让前台再送一套过来吧!”
  “不用麻烦了。我用你的就好了。”
  楚留梦丝毫不嫌弃,洗漱完毕,和唐蔓婉去找楚阳集合。
  尽管并肩作战过,唐蔓婉对楚阳的态度还是冷冷淡淡,这让楚阳好不郁闷,然后仔细回想自己到底哪里得罪过唐蔓婉了。
  唐蔓婉自然不会说。而楚留梦更是不会说,更何况他现在还在扮演伤心的小姑娘呢。
  一路上唐蔓婉想要逗他开心,可是对方眼眸中的忧郁之色却一直挥之不去。
  到了东安市一家有名的餐厅,其余人都还没有到。三人坐了一会,楚留梦口袋的手机微微震动了一下。
  “我,出去透透气。”楚留梦站了起来。
  “我和你一起去吧。”唐蔓婉很是担心楚留梦的精神状态。
  “不必了,我想一个人冷静一会。”
  唐蔓婉只好作罢。
  楚留梦走出餐厅,张奂就在拐角处等着他。
  “这个是心法。”张奂把一张折叠的A4纸递给楚留梦。
  原文并不难得,毕竟只是道家基础典籍,网上随便一搜就有,难得是运行心法。
  这心法明显是张奂一笔一划写出来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和楚留梦一样用法术控制笔尖写的,但是这字迹工整有力,毫无潦草的地方,显然是十分用心。
  “你的字写的真好看呢,真是太感谢了。”楚留梦接过感谢道。
  “子鹓姑娘过赞了。”张奂貌似谦虚,实则眉飞色舞。他其实写了五份,从夜里写到早上,然后挑选了自己认为最好的一份递给楚留梦。听了楚留梦的感谢,他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而且心法本身也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张家也对外在网上出售,一份998包邮。
  “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谢你才好呢……”楚留梦笑了笑,突然把手上白色的运动腕带摘了下来,“我身上也没带什么珍贵的东西,这个送你吧,当做谢礼。”
  这个腕带是昨天和唐蔓婉逛街的时候买的,也就二十来块钱,本就是为了今天准备的。
  但是张奂并不知道,他只道是楚留梦的贴身之物。
  而他原本打定主意,要是楚留梦要给他酬谢的话,他一定要断然拒绝,但是如今见到楚留梦伸出那手臂,不觉有些呆了。那手臂如羊脂,如玉藕,晶莹剔透,美得如同一件精美的艺术品,让人抱在怀中把玩。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
  那白色的运动腕带之前就一直戴在她的无暇的手腕上……张奂心里很不争气的扑通扑通跳,几乎是没有犹豫的就接受了。他心花怒放,心里将这个普通的腕带当成了世间最珍贵的宝物。
  “你不嫌弃寒酸就好了……”楚留梦微微笑了笑,“还有一件事,想请张公子帮忙。”
  “什么事,尽管说。”张奂拍胸脯道。
  “不知道张公子有没有听说过张道魁这个人。”
  ————分割线————
  今天和明天的推荐票不要忘了,有1000的话明天继续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