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灵异 > 女装的日常 > 正文
第八十八章 论同性才是真爱(求推荐票)
作者:李白不太白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不要……”楚留梦咬着嘴唇,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你不要再这样了……”
  唐蔓婉很是不解,她原以为楚留梦还在在意被狐妖强吻之事,但是现在感觉又不像。
  “我们回去吧,收拾东西,下午准备走了。”楚留梦起身淡淡地道。
  两人都是下午离开,楚留梦回清河,唐蔓婉回东北。不过唐蔓婉老家离东安很远,唐家会派专人过来接她。
  楚留梦听说唐家还是派的私人飞机来接唐蔓婉的……真不愧是五大家族中最有钱的。
  两人默默地回到酒店,两人的行李都不多,唐蔓婉无非是一些衣服和两本书,楚留梦也只带了一些衣服,所以很快就收拾的差不多了。
  收拾完毕,两人就这么坐着。唐蔓婉想和楚留梦说话,楚留梦也是冷淡和客套的应付,这让唐蔓婉很难过,也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对方,于是两人的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唐蔓婉问楚留梦到底是怎么了,但是楚留梦只是目含哀色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笑容很是勉强。
  唐蔓婉确定了楚留梦的确没有生她的气,但是这样疏远却让她很是不安。
  于是她开始道歉,但是楚留梦却也跟着道歉,这让唐蔓婉更加迷糊了。心里很着急,特别想知道真相,但楚留梦只顾着道歉,也不说理由。
  不一会,唐蔓婉手机响了,唐家来接她的车已经到了酒店下面等着了。
  唐蔓婉无奈,拎起旅行箱,咬着嘴唇对楚留梦道:“那,那我先走了……再见。”
  “……再见。”楚留梦点点头,也不起身相送,唐蔓婉眼中露出失望,也只好一个人拖着旅行箱,转身离去。
  然而唐蔓婉转身还没走几步,楚留梦却突然站了起来,快步上前抱住了她,双臂非常正人君子的放在对方胸前。
  “对不起,我还是做不到……”楚留梦喃喃地道,语气中极为痛苦。
  “到底是怎么了啊,你到是快……”
  “我喜欢你。”
  唐蔓婉呆住了。
  “我,我也喜欢你啊……”唐蔓婉强笑着,眼神飘忽不定,心里六神无主。应该是她误会了吧,嗯,一定是她误会了!
  “我是说的不是朋友之间的喜欢。”
  “哈,哈,我知道,闺蜜之间嘛……”唐蔓婉声音有些颤抖,依旧想逃避着这个事实。
  楚留梦毫不留情地揭破现实,不给唐蔓婉任何逃避的机会:“也不是闺蜜之间的,我喜欢你,就像你喜欢张道魁那样。”
  “可是,可是……”唐蔓婉嘴巴一张一合,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我知道,很恶心是吧……”楚留梦自嘲一笑,放开唐蔓婉,语气中满是哀伤,“当初在成人礼上的时候,我就对你一见钟情。可是那时我一直告诉一定是我自己弄错了,即使后来一直在想着你,我都在告诉我自己,那只是对朋友的挂念。”
  唐蔓婉如同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连忙道:“对,那一定是你搞错了,你之前一直在家中休养没有接触过外界……所以很容易搞错自己的感情!”
  “我一开始也这么想,可是昨天我们接吻的时候,我就确定了,那绝不是什么友情,而是爱情……我爱你,对不起……”楚留梦眼中擎着泪花,却依然倔强地微笑着。
  “可是,可是,我们都是女生啊。”唐蔓婉连连摇头,满面红晕。
  “蔓婉,为什么女生之间就不能有爱情呢?”
  唐蔓婉磕磕巴巴地解释:“阴阳交合,才是正常的吧……我们天道者,不也应该顺应生物的本性吗?”
  “动物之间的阴阳结合,本质是为了繁衍。这是时间的法则,也是动物的本能。人类也是动物,所以男女会互相吸引无非是繁衍的本能导致的,所以异性之间怎么能算是真爱呢?”楚留梦幽幽一叹,仿佛一位悲天悯人智者在哀叹世间种种不平。
  “所以说,异性之间根本就没有爱情。可是人类用了千百万年的时间进化,正是要打破这种古老法则的铁窗,而不是成为它忠诚的卫道士!异性只是为了繁衍后代,只有同性之间才会有真爱啊!”
  “这……这……”唐蔓婉懵圈了,她心里觉得楚留梦的说法绝对是有问题的,但是她现在居然无力反驳!
  “我知道,这种观点人们不会接受……而且我也不奢望你能接受。”楚留梦转过身,不让唐蔓婉看见他的脸,语气中带着哭腔和惨然,“对不起……我不该给你添麻烦,但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留梦,我……”
  “你走吧,把今日之事忘掉,我什么都没说过,你也什么都没听见,我们还是朋友……如果你把我拉黑也可以,毕竟是我自找的……不过,以后有什么困难还是可以找我,我会竭尽全力地帮你。有什么不如意也可以向我倾吐。只要你需要,我会一直在的……”
  楚留梦笑着,笑得满面泪水,凄然而又悲凉。
  唐蔓婉怀着凌乱而又沉重的心情离开了,她是真的没想到自己认为的闺蜜居然一直对自己有非分之想!
  她虽然在英国留学过,自然也遇见过不少同性恋,所以本身并不歧视gay和lesbian,但是不歧视并不代表自己就能接受,纵使对方美若天人我见犹怜,她也不会考虑……但是关键这个对方是她闺蜜和心里支柱,这就尴尬和为难了。
  我拿你当朋友,你却在想着……
  唐蔓婉坐在车上,心情特别复杂。她很想找个人商量,尤其是楚留梦个那个同性才是真爱的轮调,她想反驳都不知道怎么反驳。
  但是想了一圈,还真是找不到合适的人。她已经习惯有什么事情就找楚留梦倾诉,但是此刻却是绝对不可能了……至于找张道魁,这更不可能。
  难不成跟他说这几天睡在同一张床上的闺蜜其实是个一直垂涎她的lesbian?抱歉,唐蔓婉暂时还没有这个勇气。
  找她在英国的朋友?估计她们会怂恿她们两人在一起吧……
  “这到底该怎么办嘛……”唐蔓婉哀叹一声,头疼的闭上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