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异乡客 > 正文
第十四章
作者:陈青云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乌二夫人心痛这唯一的亲内侄,心悲戚戚地道:“润青,回席上喝酒去吧!”

    乌二夫人本想把乌玉兰嫁给他为妻,撮合这对姻缘,以慰亡姐在天之灵。

    乌玉兰慧质兰心,早已感觉到后母对她的安排,心里虽不大情愿,口头上倒未坚决反对,不管怎么说,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情感总是有的。

    可是,自从与岳奇无意中相逢,她的一颗芳心,即刻为岳奇的丰神俊貌吸住了,再也存不下了韩润青的影子。

    男女之间的情有独钟,可贵的就在此处。

    乌堂主欣见一场剧斗没有流血,高兴万分,哈哈大笑道:“很好,雨过天晴,统统坐下,不准再闹了!”

    下人们立刻斟酒的斟酒,添菜的添菜,这席酒一直喝到红日西沉,乌兔东升,方才罢休。

    老叫化也不知究竟喝了多少的大曲,众人陪着他喝,个个喝得醉醺醺。

    花衣婆婆把岳奇从左看到右,从右看到左,上下前后,看得仔仔细细的,一点也不漏掉。

    乌金兰暗中拉了花衣婆婆的衣襟,使了个眼色,希望她即席提出联婚建议。

    乌玉兰却持相反的意见,也暗中拉了拉花衣婆婆的衣角,轻轻地摇摇头。

    言君君旁观者清,看了好笑,二女一急一缓,目标则是一致。

    “岳少侠,老身有话请教。”花衣婆婆开始用言语试探。

    “婆婆请说。”

    “少侠是哪里人?离家多久了?”

    这是调查岳奇的来意,也是为想挽留岳奇的准备。

    “在下老家汤阴,家兄不幸不久前遭到小人的暗算。”

    “啊呀!”乌家两朵花首先惊叫出声,事不关心,关心则乱。

    “为什么?”

    “凶手是谁?”

    这是众人首先想要明了的两件事。

    “这事由我老化子来说。”老叫化处处把岳奇看作小老弟,自然由他说出原委,更能收到效果的。

    “是怎么一回事?”乌文翼对岳奇真正有好感起来。

    “堂主知不知道‘万年堡’有一个化名王为城的恶棍?”

    “王为城?”

    “王为城那小子就是凶手?”花衣婆婆此时比谁都急。

    “就是那姓王的……”老叫化把岳家不幸事情的前后经过,一五一十的全部说出,同时也把“万年堡”如何牵连其中的道理分析了一番。

    “会有这回事?”乌堂主愤愤不平。

    “爹!咱们去请师祖出关。”乌金兰柳眉倒坚,恨不得请秦姥姥即刻就行动。

    “妹妹.不用急躁,爹自会安排的。”

    乌玉兰个性平和,温婉得多。

    “都像你,‘万年堡’的凶焰更不得了!”妹妹反唇相讥。

    “姥姥多年闭关,谁请得动?”乌五兰不愿和妹妹争辩,只说明道理。

    “事情确是这样!”乌庄主支持大女儿的意见

    转头又问道:“岳少侠,你有什么打算?”

    “破斧沉舟,放手一搏。”

    “乾坤堂算上一份!”

    “谢谢堂主好意。”

    “本堂的大门随时为少侠而开。”

    “为令媛,还是为堂主你自己?”老叫化最爱开玩笑。

    “随便怎么说,都是一样。”乌二夫人在乾坤堂大权在握,连乌文翼都怕她三分。

    她起先不欢迎岳奇,慢慢情形改变了,岳奇的人品,武功,比韩润青只好不差,为女儿着想,也改变了主意。

    “娘,你也这样说!”乌金兰敢爱敢恨,在爹娘面前,还是粉颈低垂,娇羞无限。

    花衣婆婆端起酒杯,先干为敬,对着岳奇道:“少侠是人中之龙,老婆子带着两个女娃儿,欢迎随时来玩。”

    这话再明显不过了,乾坤堂把岳奇视作后堂娇客。

    岳奇无心插柳柳成阴,尴尬地很不好意思,正待推辞,凤凰阁外,突然传出一阵大声的喧哗……

    蓦地此刻——

    一个白衫中年人,匆匆奔到阁门外,语带激动地道:“禀堂主,有急事面报!”

    乌堂主目光朝白衫中年人一扫,道:“什么急事?”

    “有人闯关!”

    “什么?有人闯关?”

    “是的!”

    乌文翼霍地站起身来,花衣婆婆也跟着起立。

    “什么样的人?”

    “‘万年堡’的副堡主金沙夫人,亲率堡中的好手直闯本堂,来势汹汹?”

    “岂有此理?本堂与‘万年堡’井水不犯河水!”

    花衣婆婆神情一呆,问道:“你把话说清楚,他们是怎么个闯法?”

    “金沙夫人率众来到本堂,不接受本堂的通报,直向内闯。”

    乌堂主目射寒芒,厉声道:“好了!赵总管人在那里?”

    “他已被对方刀伤!”

    “有这等事?”

    “田副堂主正好回来赶上,现和他们在理论中。”

    “好一个‘万年堡’,竟然敢如此欺负本堂!”

    乌堂主气得脸色铁青,“咔喳!”一声,一拳猛向桌角拍下,五寸厚的桌角断裂有如刀割。

    乌金兰气愤填膺,叫道:“爹,去杀他们一个片甲不留!”

    韩润青举手一拦,道:“这事大有蹊跷,‘万年堡’必是冲着岳少侠来的。”

    “他们何以知道那么快?”

    “一个可能,本堂内有他们的眼线。”

    “你是说有人吃里扒外?”

    “是的!”

    “是谁?本姑娘先砍他脑袋!”乌金兰怒喝的声音,比谁都大。

    岳奇、老叫化和言君君互相看了一眼,兵不厌诈,如今,终于使得“万年堡”和乾坤堂正面为敌了。

    乌堂主压下满腹怒气,一面走,一面道:“三位贵宾请宽坐片刻,容本堂前往处理,回来再奉陪。”

    “在下倒很想和‘万和堡’的来人再见见面。”岳奇也站起身。

    乌堂主闻声停步,怔了一怔,道:“少侠是说和金沙夫人曾经交过手?”

    “在下幸未落败。”岳奇知道乌堂主不相信自己会和金沙夫人平手,但事实如此,自己并没撒谎。

    “那敢情好!”乌堂主信心大增,大步向阁外走去。

    走出阁门,门外已有数十名乾坤堂的弟子伫候两旁,到处人影浮动,空气呈现无比的紧张。

    老叫化立刻随着岳奇走出,言君君却暂时避了开去,她说不愿意和老妖婆在此会面。

    不稍片刻,已来到大草坪广场,只见场中央已有人正打得难解难分。

    场中草坪上,躺了几具尸体,有的重伤未死,还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

    副堂主田庄生正压住阵脚,没有和金沙夫人交手,他心机深沉,作事老练,大概是要等堂主亲来处理。

    所以,田庄生和金沙夫人只动口而不动手。

    岳奇向对方一看,发现厉木端和花五娘二位副总巡察也跟来,黑瘤子倒不见行踪。

    “住手!”

    乌堂主一声断喝,震得耳膜嗡嗡作响。

    场中缠斗的人,倏地分了开来。

    “老身以为谁来了,要出这么大威风?”金沙夫人虽没有和乌堂主见过面,但光秃秃的童山濯濯,必然是他。

    “要进人家大门内,才算是耍威风。”乌庄主把话顶了回去。

    “阁下是乌堂主了!”

    “芳驾青春长驻,想必是金沙夫人了。”这二人一见面,口气越打越客气,其心越发的不可测量。

    “夫人率众行凶,请指教原因?”乌文翼开门见山。

    金沙夫人嘿嘿一阵冷笑,道:“指教的该是贵堂,老身正想知道答案。”

    “夫人既杀人,还要本堂拿出证据,那夫人的证据呢?”

    “要证据?”金沙夫人又是一声冷笑。

    “当然,乾坤堂弟子那能白白牺牲。

    “证据就在你的身后。”

    乌堂主回头一看,恍然大悟,怒道:“芳驾指的是岳少侠?”

    “此人是本堡捉拿要犯。”

    “原因是什么?”

    “堡主下令全力捉拿,死活不拘。”

    “他和贵堡主有过节?”

    “这倒没有。”

    “那是和芳驾有解不开的梁子?”

    “也没有。”

    “那是为何?”乌堂主目芒连闪。

    “此人不除,‘万年堡’永无安枕之日。”

    乌堂主精神一振,抓住对方话柄,怒责道:“贵堡如此强横,何以服天下武林?”

    “天下武林,管不到本堡的事。”

    “这是什么话?”老叫化挺身而出,一跃三丈,站在金沙夫人的左侧。

    “酒疯子,你也在此?”

    老叫化一阵哈哈大笑,掣起铁葫芦,满满喝了一口,这才说道:“酒疯人不疯,夫人只认识区区讨饭的外表。”

    “老身不喜欢和长年不洗澡的人说话。”

    “说说话有什么关系,又不是同床共枕?”

    “你找死!”金沙夫人细嫩的脸蛋,罩上一层寒霜,右手扬起,疾向老叫化拍去。

    “怎么,不共枕就得打架?”老叫化脚底抹油,一溜烟滑出她的掌风。

    好厉害的掌力,掌风过处,草地上剩下一片烧焦的枯痕,草色由青而黄,由黄而黑。

    “好险!”老叫化怪叫一声,自行安慰自己,抽空又多喝了一口壶中酒。

    “你为什么这么凶?”乌金兰性子刚烈,初生之犊不畏虎,大步地走出,指着金沙夫人就骂。

    “老身和你第二次见面了?”金沙夫人自上次见着了乌金兰像自己的爱徒,而爱屋及乌,对她有一份好感。

    “第二次见面又怎样,你太霸道了。”

    “老身霸道?”

    “不分青红皂白,见人就杀!”

    “女娃儿,我不杀人,人必杀我。”

    “谁杀得了你,你是老妖婆!”

    乌金兰口没遮拦,有什么,说什么,毫不保留,所以她初晤岳奇,即对岳奇示爱,而穷追不舍。

    “金兰,你回来!”乌堂主恐怕小女儿伤在对方的掌下,急忙喝叫阻止。

    “不用怕,老身不会和她一般见识。”

    “不,我偏要单独向你挑战。”

    话落,“当!”地一声,乌金兰拔下背上的双剑,威风凛凛地站在场中。

    “让在下来对付。”

    岳奇缓缓走向场中。

    “岳少侠,这笔帐是乾坤堂的,与大驾无关。”韩润青抢先一步下了场。

    “岳少侠此来是客,不该你出手。”花衣婆婆用关怀的口吻

    “凡是与‘万年堡’有牵连的事,在下绝不逃避。”

    “少侠不计后果?”

    “义利之争,就是后果。”

    “少侠,老婆子听说你……”花衣婆婆的话中突然嗫嚅起来。

    “婆婆有话请直说。”

    “此时此地,老婆子想起一件事情。”

    岳奇看她神色庄严,不知是什么事情,是大是小,在下无法接嘴。

    “是关于那块天宝的事?”

    “天都王宝!”

    “老婆子知道金兰送给了少侠,但少侠不知道玉宝还有另一种用途?”

    “另一种什么用途?”

    “少侠要不要听?”

    “婆婆为何要在这时机讲出?”

    岳奇心中怀疑,两军交战,谈这些宝呀,玉呀,多不切实际。

    “婆婆,你怎么了?”乌家姐妹花也搞不清花衣婆婆为何说出此话。

    “孩子,那块玉宝碰上少侠,今天正好用上了。”

    “啊!”二女不由纳闷之至。

    “岳少侠富阳刚之美,那块玉是纯阴之物。”

    “婆婆,请说下去。”

    “天都之峰,地当阴脉的交会口,积下万古郁寒,衍结出一点冰玉的精华,藏在峰底下,每百年只长出小半分,坚逾钢铁,温暖如春,巨斧所不能破……”

    乌家姐妹花各自偷偷地用眼溜向岳奇,各怀心事,脸上洋溢出满足的神情,对场中的拚斗,已完全忘得干干净净。

    花衣婆婆微微停顿一下,又道:“大约在三百年前,这块天都玉宝被一位前辈异人掘取出,最后到了秦姥姥的手中。”

    “婆婆,你还没有说出它真正的好处?”

    “它的妙用,今天可派上用场,”

    “在下明白了!”

    岳奇知道金沙夫人是西北黑道上用毒高手,尤其是那种无形之毒,视之无色,嗅之无味,密秘藏在指甲中,任何时刻可置人于死地。

    灵官寺老方丈了空大师、乾坤堂的王乡绅和罗家春等人,死后毫无异状,就是中了这种毒。

    “少侠,你真正懂了?”

    “在下尚不知使用的方法。”

    “少侠请附耳过来。”

    岳奇身子前倾,花衣婆婆就在他耳边细声说了一遍,说得岳奇不住地点头。

    这时——

    场中撕斗的两对,一对是花五娘和老叫化,一对是厉端木和韩润青。

    老叫化全场中都游走,像一尾鱼,他空着手,一面和花五娘的长绢布对抗,嘴里却不干不净的连吃豆腐,还扮鬼脸。

    花五娘见他避重就轻,只凭奇奥身法展开游斗,杏眼睁得比核桃还大,柳眉倒竖,恨不得一下就逮住他。

    “花五娘子呀,老化子大白天要多休息才好。”

    “啊哟哟!你不能亲手杀夫呀!”

    老叫化乱叫一通,任凭花五娘的白绢长巾的诡辣招式,就是缠不上老化子的双脚。

    另外一对却在真正的硬拚,厉木端须发蓬飞,干瘦竹竿似的身形,一仰一俯,每发一掌,便传出一声震耳的霹雷。

    韩润青年纪轻轻,看似斯文,耐战力甚强,一掌换一掌,从不皱眉头,只是脸色看来更白。

    暴喝、怪叫,加上掌风嘶吼,绢布满场飞舞,汇成了一首疯狂的乐章。

    老化子的怪论调,突然转了方向,只见他气喘吁吁的满场飞:“五娘,你再不停手,老化子就抖出你的丑事。”

    “老娘没什么丑事可抖。”花五娘毫不动容。

    “老化子说出来,你就见不得人。”

    “死叫化,你吓唬不了老娘,乖乖地磕一个响头。”

    “不成,男儿膝下有黄金。”

    “算你有种!”花五娘展开了她最拿手的绝技“回风黄叶”招式,一条软绵绵的绢巾,宛如千百条毒蛇,万头攒空,那儿都有绢巾在缠绕。

    “哎哟!瘤子哥哥,奴家不能再赴你紫薇居的幽会了!”

    倏地——

    此话刚刚说完,场中的情势突变。

    花五娘微微一怔,厉木端已气咻咻地舍弃了韩润青,纵身过来,劈头劈脑猛向花五娘劈出一剑。

    剑光一闪而至,花五娘急迫中来不及避让,一个铁板桥,娇躯向后一倒,足尖微点,跟着追杀过去。

    “木端,你疯了!”花五娘尖声喝阻。

    “老子没有疯,臭婆娘是你疯了。”

    “木端,你不要听臭叫化乱开黄腔!”

    “老子早就疑心,你果然私通于他。”

    场面这么一乱,乾坤堂的人全都弄傻了,连“万年堡”的人也糊糊涂涂,不明白他们两位副总巡察何以突相残杀。

    金沙夫人沉喝道:“厉副座,这是为了什么,?”

    “副堡主不要管,姓厉的绝对不戴绿帽子!”

    “胡说!”

    “木端,你听我说……”花五娘急忙想趁此机会辩白。

    “淫妇!”

    “我没有乱来。”

    “你没有?人家怎么会知道紫薇居的事?”

    “木端,我真的没有。”

    “老子不相信,淫妇,一定是人家看到了。”

    厉木端蓬头散发,双眼通红,长剑一展,尽朝花五娘的身上刺去。

    事情发展到此,任何人都看得出来,厉木端和花五娘已是夫妻关系,妻子红杏出墙,做丈夫的那能不动怒。

    老化子趁火打劫,叫道:“老叫化本不愿意说,是你逼我说的。”

    “臭要饭的,老娘恨死了你!”

    花五娘玉面失容,一脸的狰狞面孔,尖叫了一声,转过身往来路狂奔而去。

    厉木端毫不放松,跟着追去,临走时丢下一句话:“副堡主,恕部下先告辞了。”

    众人面面相觑,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几乎像是一场梦境。

    金沙夫人胸府的确是深沉,走了两员大将,神色瞬间恢复了正常,转过头,对着老叫化道:“你叫化子,鬼点子真多!”

    “不敢当,副堡主落了单,是不是该坐下谈谈?”

    “这是你的同情心?”

    “不,是我老化子的诚心。”

    金沙夫人嘿嘿一笑,回顾岳奇一眼,道:“老实说,岳奇!老身是为你而来的。”“在下深感荣幸!”

    “你还有一位大姐,她人呢?”

    “芳驾是指言副堂主?”至此,岳奇不得不佩服韩梦真确是有两把刷子。

    “言君君叛离本堡,不够资格当本堡的副堂主了。”

    “那言姑娘的叔叔?”

    “言百言已升任为本堡的总管。”

    “继李奎的遗缺?”岳奇到现在才知道言掌柜的真名叫言百言,此人城府之深,恐不下于韩梦真。

    脑海中陡又展现碧瑶池那一晚上的事,李奎把言百言看作心腹,带他去那神秘的小池,最后当李奎殉情池水,言百言未加阻拦,却乘机溜了。

    “芳驾不怕言百言又来一次叛变?”

    “不,可能!”

    “为什么这么自信?”

    “言百言和言君君是两种不同类型的人。”

    “副堡主不怕后悔?”

    “老身作事,永不后悔,即使是开始就错了。”

    “芳驾雄才大略,应该再升一级。”

    “你很聪明,可惜老身不会再上当。”

    “是怕堡主对你猜疑?”

    “绝不是!”

    “是英雄气短,儿女情长?”

    金沙夫人不由真正地笑了,笑得脸上像绽开的白蔷薇花,一圈一圈的。

    “岳奇,你懂得不少?”

    “谢谢夸奖!”

    “老身虽喜欢你,但还是要把你除掉。”

    “在下随时会保护自己。”

    二人针锋相对,一问一答,其他人听得很入神。

    “你敢不敢再去‘万年堡’一趟?”金沙夫人用上反挑拨。

    “在下去过一次了。”

    “好汉不提当年勇。”

    “在下到时会不请自来。”

    “那很好,老身随时候驾。”

    乌家姐妹花不约而同的各用仇视的眼光,望着金沙夫人。

    韩梦真不在意地笑笑,对乌文翼道:“老身想对令媛说两句话,堂主认为如何?”

    “副堡主有此必要吗?”

    “同是女人,老身乐意提供意见。”

    殊不料乌堂主大摇其头,表示拒绝。

    “堂主不高兴?”

    “不是!”

    “是认为老身不够格?”

    “也不是!”

    “那是为了什么?”

    “副堡主问错了对象。”

    韩梦真哑然失笑,转脸笑着对花衣婆婆道:“请原谅,老身应该先问这位姐妹的。”

    金沙夫人年已近六十,花衣婆婆不过五十不到,相差悬殊,韩梦真对她以姐妹称呼,礼貌上是很周到的。

    “请说!”众目睽睽之下,花衣婆婆以礼回报对方。

    “两位姑娘对岳少侠的评价如何?”

    乌玉兰默然不作声。

    乌金兰可就不一样了,她立即有了反应,说道:“副堡主既以过来人自居,副堡主的评价又是怎么样?”

    金沙夫人毫不在意,哈哈笑道:“问得好,老身就是喜欢这种性格的女娃,岳少侠貌俊才高,未来发展不可限量,不过……”

    “不过什么?”乌金兰急急接下去。

    “老身只说给你听。”金沙夫人附嘴过去,咭咭咕咕地说了十几句。

    “真会是这样?”乌金兰睁着一双大眼,面露无限的诧异。

    “切记!”金沙夫人面露微笑,又叮咛了一句,转过身面对乌堂主大声道:“老身就此告别,今天的事暂告一段落。”

    这女魔头说走就走,只见她腿不动,肩不摇,全身有如一丝柳絮,轻飘飘地飘出一丈开外,转瞬走得无影无踪。

    “爹,我要回去!”乌金兰魂不守舍,两眼发呆,突然变了一个人。

    这就是她的家,她还能回到哪里去?

    “妹妹,你怎么了?”乌玉兰从未看到妹妹如此怪怪的。

    “我要快点回家休息!”乌金兰好像是在说梦呓话。

    岳奇感到再无留下的必要,对乌文翼抱拳道:“打扰贵堂很多,在下告辞了。”

    老叫化随后跟着也向乌堂主道别。

    偌大的一场干戈,雷声大,雨点小,“万年堡”的来人可说是铩羽而归。

    可是,金沙夫人韩梦真也真是厉害,最后她送给乾坤堂的十几句话,对乌家姐妹花,也许会造成心理的障碍。

    晴空万里,风和日丽,远山含笑,天气是乍暖还凉。

    八月初十,中秋节前五天。

    也是岳奇和马忠约好,分头向“万年堡”总攻击的前一天。

    岳奇离开了乾坤堂,走没多远,言君君赶来加入行列。

    三人同心如金,决心向“万年堡”方向出发。

    沿途上,三人的话题离不开刚才在乾坤堂发生的事,言君君问得详细,岳奇说得一点也不含糊。

    老化子就是揣摩不出,金沙夫人到底说了什么话,使得乌金兰失魂落魄的。

    “这件事有文章,老妖婆在施展阴谋。”言君君听过后,马上抓住了重点。

    “管它娘的,船到桥头自然直。”老叫化看得开,他一向是乐天的习性。

    “大姐,你能不能说出个道理?”

    “等一等,让我再想想。”

    “老化子可不愿受这洋罪。”老化子举起酒葫芦,猛喝下一口。

    “如果咱们现在回去……”老化子又出主意。

    “回到哪里去?”言君君大吃一惊。

    “不能回去,回去多丢人!”岳奇坚决不同意。

    “你们不要吵,让我再想想。”

    三个人争吵一番,还是没争出结果。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岳奇不再罗唆,他领头走在最前端。

    “对!不管‘万年堡’人多势大,现在,是和他们算总帐的日子到了。”言君君附和着。

    “万年堡”,声名恶藉的“万年堡”,龙盘虎踞,倚山而建,形势天成,一半是天然的雄伟,一半完全是人工雕凿的。

    黑压压的一片房屋,比起以前又多盖了好多间,尤其是议事堂,拆了重盖,雕龙画凤,极尽人间的奢华。

    这一天,堡主朝阳真君尉迟泰,正在议事堂和副堡主金沙夫人论及岳奇的事。

    尉迟泰端坐在堡主的虎皮椅上,只见他头戴金冠,身披锦袍,面如冠玉,两道剑眉横飞入鬓,看来不过四十许的年龄。

    江湖中人人传说,尉迟泰今年已是满百之年,但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大的岁数,有人恭维他已通仙道,有的却在背后骂他是人妖。

    金沙夫人倚坐在他的右侧,两人相距不远,低首交谈,谈得正起兴。

    “妮娜,你真认为和乾坤堂结盟的事已经绝望了?”

    原来金沙夫人的乳名叫妮娜。

    “困难重重,那个老猴子突然变了卦。”

    “是不是受了什么压力?”

    “不会,老猴子不是这种人!”

    “是受了他两个女儿的影响?”

    金沙夫人沉吟了一下,摇头道:“乌家一对姐妹花,在她老子的心目中,还没有这分重量。”

    “那会是谁?”

    “甭猜,一定是岳奇搞的鬼。”

    “你有证明?”

    “岳奇先一天赶去了乾坤堂。”

    “同行的有什么人?”

    “老叫化,还有一个……”金沙夫人吞吞吐吐,她实在不愿意提起那个人的名字,提起了她就伤心。

    “说呀!”

    “你真想知道?”

    “你今天怎么了?”

    “我不甘心!”

    “为什么?”

    “因为你逼我提到那个坏女人。”

    话不说不明,鼓不敲不响,说到此处,尉迟泰面孔一板,冷冷地道:“你是说君君,她也跟去了?”

    “别那么亲热,我没见到她!”

    “她躲着你?”

    金沙夫人突然大发娇嗔,满怀委屈地骂了起来:“一个叛徒,一个淫浪的小母狗,见一个爱一个,她的心已被姓岳的抢走了。”

    “又是那混帐的岳奇,本堡主要把你碎尸万段!”尉迟泰醋意翻腾,他舍不得骂言君君,只有找岳奇出气。

    “你还想她归来,投怀送抱?”金沙夫人只要提起言君君,就恨得牙痒痒的。

    “以前过去的事,提它作甚?”

    “我偏要提,错在你从西北把她接过来。”

    “她是跟她叔叔来的!”

    事情也真凑巧,提到言家的人,如今的言总管,正好由外入内,步履匆匆,似乎有什么要紧的事。

    二人没有再辩下去,停了舌战,看着言总管进来。

    “禀堂主,毒蛇谷发现有人潜入。”

    “什么人?”

    “一男一女。”

    “莫非是岳奇和……”尉迟泰急切止口,当着言总管的面,他更不好提言君君三个字了。

    “身份有没有确定?”金沙夫人插嘴想问清楚。

    “没有!”

    “是谁发现的?”

    “厉副总。”

    自从上一次厉木端受伤回堡,需要较长的时日来休养,所以尉迟泰就命他专司看守通天谷。

    至于通天谷何以又称毒蛇谷?

    因为现在的通天谷,比起以前“武林暴君”时期更是诡谲,四面谷壁,削得更平更滑,平滑得有如四面大镜子,连飞鸟都找不到任何落足之点。

    壁上长些小树和萝藤什么的,统统被削得光光的。

    原是白骨骷髅,堆堆积积的谷底,现在全是毒蛇盘踞的世界。

    尉迟泰费尽了苦心,搜集到各地出产的毒蛇,集中放生在谷底。

    其中最大最毒的是尉迟泰从他老家找来的黑龙,这种蛇毒性无比,身长一丈,比碗口还粗,三角形的头,舌尖分叉为二,背上墨绿发光,腹部却又红得如血。

    金沙夫人怔了一怔,任何人都无法自那些蛇群中走过,除非他本身也是一条蛇。

    “副堡主,你的看法呢?”

    言总管知道金沙夫人生性多疑,最难伺候,首先最好多问问她。

    “厉副总怎么说?”

    “两条黑龙已经死去了一条。”

    朝阳真君大惊失色,猛地站了起来。

    黑龙二去其一,这一点不假,通天谷确实有能人潜入。

    就在这时,传过一阵急骤的鼓声,鼓声密而急,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尉迟泰悠悠地不在意,向着言总管道:“你去看看!”

    “总不会是乾坤堂的秦姥姥来了吧?”金莎夫人生平最畏惧的对手,就是秦姥姥,秦姥姥玄功登峰造极,她不愿和她正面为敌。

    “妮娜,你不是说服了乌家老二,使她和岳奇反目了?”

    “本夫人的妙计,天下无双。”金沙夫人想起乌金兰听了她的话,傻呼呼地信以为真,乐得哈哈直笑。

    “什么锦囊妙计,说出来听听。”

    “很简单,十二字就够了。”

    “那十二个字?”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但已婚,且生一子。”

    “真是妙不可言!”

    “不如此,怎能让那女娃儿死心。”

    “妮娜,真有你的。”

    金沙夫人口锋一转,缓缓地又提起旧事,道:“如果你早听我的话,不派那小骚货守在四方酒店,姓岳的小子早已被擒了。”

    “君君仍有她的长处。”尉迟泰旧情难忘,他为言君君辩护。

    “什么长处?水蛇腰肢,会扭?会浪?”

    金沙夫人火大了,尉迟泰居然当着老情人的面前,夸奖小情人的好处,是可忍,孰不可忍也。

    “口不择言,妮娜!你怎么了?”朝阳真君也有点冒火。

    “我……我到通天谷去。”金沙夫人怒气冲冲,转身就走。

    尉迟泰悻悻地,没有出言拦阻。

    蓦地——

    “万年堡”的堡门,突然爆裂声大震,石屑纷飞,破砖碎石,冲上了云霄。

    尉迟泰再也沉不住气,大惊失色,头也不回,全身子空扬起,向大门口飞赶而去。

    “尉迟老怪!老朋友来了!”

    话声中,从议事堂的窗口,突飘进两个人来。

    尉迟泰硬生生地稳住身形,向那两人看去。随护的黑衣七煞,分向两侧。

    只见来人一个是老汉,江湖郎中的打扮,貌相长得并不怎么高明,肩上担着药箱,手里拿着串铃和布招。

    他就是如假包换的崔延年,岳奇的大师兄。

    另一个人则是矮胖的老者,外皮披着没扣,挺着小肚子,手中握着一个大算盘。

    这个人正是以前四方酒店的老掌柜——马忠。

    马忠果然守信,在这节骨眼上,把岳奇的大师兄真的找来了。

    “是你们两位贤契?”

    尉迟泰敞声大笑,他在辈分上和崔延年的师父同一辈分,所以毫不客气的称呼对方为贤契。

    “尉迟老怪,咱们谈谈‘万年堡’的事!”马忠算盘一摇,算盘子的的答答地响着。

    “马忠,你带着算盘来和老夫算帐?”

    “江湖上近来血风腥雨,人人自危,都是你‘万年堡’造的孽?”

    “你是算老帐,还是新帐?”

    “老帐,新帐怎么分?”

    “凡属陈年老帐,你找‘武林暴君’去!”

    “老帐以后的呢?”

    “本堡主一肩承挑。”

    “那很好,我问你,浙江普陀山的一尘大师,半夜被人斩去了脑袋,你该知道?”

    “不错,那是本座派的杀手。”

    “长江崇明岛明月庵的净音师太,中毒身亡,是你干的?”

    “对!”

    言州白鹤门的掌门人施九皋,在荒郊被人砍断了手脚,也是你干的?”

    “一点不错,本堡绝不赖帐。”

    “河南汤阴岳家庄的岳大庄主,遭人暗算,卧病而亡……”

    “慢着!”

    “我马忠说错了?”

    “不是你说错,是贫道有话说。”

    “你说什么?”

    “补充两位的来意,两位是为了岳奇家兄的死而来,是不是?”

    “说得对,但不全对,”

    “此话怎讲?”

    “不止岳家庄,被害的各家门人,都已分途赶来‘万年堡’。”

    “都是来算帐的?”

    “老怪,你接受得了吗?”

    “一律接待,不分远近。”

    尉迟泰面不改色,大言不惭。

    崔延年关心师弟岳奇的安全,他进堡之后,没有得到丝毫岳奇的消息,他不知岳奇现在的情形如何?

    是人没有来?还是进堡被擒了?

    “岳奇是区区的小师弟,区区有责任保护他。”崔延年说话很有技巧。

    “所以你们分兵两路,一明攻,一偷袭?”

    “偷袭?你是说岳奇在偷袭?”

    “崔大郎中,你真能撒谎!”

    “区区那里撒谎了?”

    “你的小师弟现在本堡的通天谷,鬼鬼祟祟,不是偷袭是什么?”

    崔延年至此大为心安。

    通天谷,他清楚地记得在上次破“万年堡”时,岳奇走的就是这条路线。

    这次,他又走同一条路。

    然而,他却没有想到,岳奇这次不是单身,身旁多了一位言君君姑娘陪伴。

    蓦地——

    “万年堡”的后山,也响起如雷的爆炸声,轰轰隆隆,长长地如放鞭炮。

    此时,人声鼎沸,到处充满了喊杀声,呼救声,兵器碰撞声。

    “万年堡”就在这顷刻间,变成了一锅沸汤滚滚扬扬,盖也盖不住,压也压不下了。黑瘤子总巡查,这时如飞的赶到议事堂,身子还未进门,就高声叫道:“堡主,四面八方都有强敌,快退到凌霄殿上去。”

    就在这混乱时刻,花五娘首先开溜,黑衣七煞老大一声招呼:“兄弟们,咱们闯出去!”

    潇湘子扫描月之吻OCR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