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异乡客 > 正文
第十八章
作者:陈青云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枫林镇外有一座枫林山庄。

    山庄主人名秋枫,秋枫年纪虽然很轻,但在江湖上,名头却很响亮。

    提起“红叶公子”,江湖上不闻其名者,少之又少。

    他行走江湖时,以火红的枫叶为标记,所以江湖上就称之为红叶公子。

    如今庄外枫林正红似火,艳如晚霞。

    也就在晚霞与枫林染为一色的时候,汤自立韩润青一骑双跨来到枫林山庄前。

    两人一骑穿行在枫叶艳红的枫林中,恍如置身于火海中。

    “枫叶红于二月花,小弟现在体会到了。”韩润青白皙的脸孔被枫叶映得红红的,直赞赏不已。

    汤自立微笑不语。

    “自立兄!你这位朋友是否就是江湖上人称红叶公子的秋枫兄?”韩润青一见这一座大枫林,心中已猜料几分。

    “不错,正是他。”汤自立含笑说道:“他的年纪比你还轻。”

    “小弟早已久闻其名,只是一直无缘结识……看,前面有人来了。”韩润青遥指枫林深处说。

    汤自立抬眼前望,果见一位身穿雪白长衫,襟头绣了一片火也似枫叶的青年,正如行云流水般向他们迎上来。

    “枫弟!”汤自立叫了一声,自马背上跃下,急行几步,迎向那白衣青年。

    韩润青也连忙离鞍下马。

    他从汤自立的那一句“枫弟”声中,已知那白衣青年正是枫林山庄的主人,红叶公子秋枫。

    “岳奇大哥!”白衣青年欢叫一声,急奔向汤自立。

    岳奇告诉秋枫,异乡客岳奇在江湖上太招摇,所以现在化名汤自立。

    韩润青静静地站着,望着两人欣喜激动的样子,心头热呼呼的。

    两人问候过后,汤自立一手拉着白衣青年来到韩润青面前,笑说道:“枫弟!愚兄为你介绍介绍,这位是……”

    白衣青年惊喜地接口道:“自立大哥!您先别说,且让小弟猜一猜。”

    微一凝眸,接道:“这位兄台必是江湖上大名顶顶的韩润青韩大侠,可对?”

    韩润青连忙抱拳道:“不敢当大侠二字,在下正是韩润青。”

    语声一顿接道:“自立兄介绍,在下也猜到兄台必是这山庄主人,人称红叶公子的秋枫兄了。”

    秋枫抱拳道:“小弟正是秋枫,不知韩兄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尚祈见谅。”

    韩润青笑道:“秋兄太客气了,倒是在下冒昧造访,打扰秋兄了。”

    汤自立在旁豪放地一笑道:“你两人这样客气,如何才有个完?”

    秋枫和韩润青闻言,都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于是,三人手拉着手,步向枫林深处。

    枫林很大,但山庄却很小。

    在枫林深处的一块空地上,建盖了十数间房舍,如此而已。

    但每间房舍全都建盖得十分雅致好看,红墙红瓦,与火红的枫林浑溶为一色。

    韩润青看得赞赏不已,对红叶公子秋枫一见如故。

    秋枫亦很乐意结交韩润青,在三人坐下喝酒时,已像相交多年的老朋友一样,无拘无束,畅饮欢谈。

    “自立大哥!怎的这么晚才来到?害得小弟望眼欲穿。”秋枫提壶为汤自立斟了杯酒。道:“要罚你干一杯。”

    汤自立爽快地举杯一饮而尽,道:“枫弟!愚兄在路上遇到了一点事故,所以来迟了。”

    “发生了什么事故?”秋枫好奇地问。

    “秋兄!发生事故的是在下,要不是自立兄援手,在下已魂游地府了。”韩润青一想起那生死一发的情形,心中不由仍有余悸。

    “韩兄!究竟是怎么向事,快说出来吧。”秋枫看看汤自立又望着韩润青。

    朝润青喝口酒,将野店外无端遭到黑风老怪、黑衣七煞截杀,及汤自立恰巧路过,出手相救的情形,述说了一遍。

    秋枫听得动容不已,大为惊诧道:“小弟曾听先父说过,黑风老怪确被丑绝怪绝出手击杀,想不到他竟然没有死,二十年后又再出来为害武林!”

    语声一顿,脸露钦佩之色地望着汤自立,道:“自立大哥果然剑法无双,斩杀了那老怪物,为江湖除一大害。”

    汤自立谦逊地笑说道:“愚兄只不过是勉力而为,替天行道。”

    韩润青举杯洒脱地道:“人生得意须尽欢,自立兄!秋兄!来,莫使金樽空对月,咱们干!”

    这时一轮明月正斜挂空中,清冷的银辉窗棂透入,照得一室光明。

    汤自立秋枫闻言豪情勃发,一齐举杯。

    这一顿酒,三个人直喝到月移西天,才罢饮安歇。

    三人皆有了七八分酒意。

    汤自立躺在床上,虽然酒意朦胧,但却一点睡意也没有,闭着双眼,思索着日间野店外发生的事故。

    虽然想不出个所以然,但他已隐隐感到,万年堡的余孽,仍然还有很大的势力。他不禁为韩润青担忧起来。

    韩润青躺在床上,也是睡不着,而且酒意全消。

    瞪着一双眼睛,凝望西窗外的清辉冷月,心中思潮起伏,他也在想着日间遭到黑衣七煞,黑风老怪截杀的事情。

    但他却百思不得其解,江湖上截杀他的人,好像与万年堡有关,又好像不是。

    虽然他在江湖上到处游荡,风流自赏,但很少管闲事或出风头,亦很少与一般武林人打交道,所以,也不可能得罪什么人。

    只有在一年前,在冀东地面,他曾经路见不平,拔剑斩杀了六名横行冀东的大盗,解救了一家镖局镖银被劫的危难。

    莫非是那些大盗的党羽向他报复不成?……

    旋即,他否定了。因为凭那些大盗的身份名头,如果是他们的党羽,别说是黑风老怪,连黑衣七煞也请不动。

    黑衣七煞在江湖上的名头,比那些大盗,响亮何止十倍。

    正当他想不出一丝结果围绕着这个难题时,蓦地,偶然瞥见窗外一棵枫树旁有一条黑影一闪而没。

    他心头倏然一动,立即翻身下床,穿上外衣,取出压在枕下的青锋宝剑,闪身轻捷地穿窗掠出。

    脚尖点地,身形半旋,目光朝那黑影闪没处打量了一下,身形一展,飞掠过去。

    也就在他身形急掠中,迎面一棵枫树后,“嗤嗤嗤”一连三响,三点寒星成品字形向他电射打到。

    韩润青去势不变,长剑迎着那三点寒星一绞,叮叮叮声响中,三点寒星立时全被他震飞击落。

    他一剑震飞朝他电射打来的三枚暗器,丹田间发出一声清啸,剑虹如寒电飞闪,扑击向那棵枫树。

    枫树应剑折断。

    也就在枫树断折的刹那,树后标窜出一条人影,银光烁闪地直刺韩润青胸膛。

    韩润青早有防备,左手曲指一弹,“铮”地一声,硬生生将那道银光弹开。

    那黑影见一招不能得手,闷声不响,左手一扬,又是三点寒星疾射向韩润青面门射去。

    势快动疾,距离又近,韩润青不禁大吃一惊,尚幸他身手敏捷,反应快速,身形在空中一偏一拧。

    好险!那三点寒星就贴着他额际鬓边擦掠而过。

    那黑影一见暗算又未能得手,身形突然一个倒折,翻掠入枫林中。

    恰在这时,有衣袂飘风声传来。

    韩润青不用看,已知必是汤自立或秋枫二人之一闻听他的啸声赶来了。

    他为了追截那条掠入枫林中的黑影,等不及汤自立或秋枫赶到,身形一弹,飞掠追入枫林中去。

    衣袂飘风声中,两条人影如飞掠至。

    在断折的枫树前停下,两条人影在月光照射下,一身白衣的正是红叶公子秋枫,另一人身材颀长,正是汤自立。

    两人是在听闻韩润青那一声清啸,匆忙起床赶来的,但两人赶到,却只见断树,已不见了韩润青的人影。

    怔怔地望着断口整齐的树干,秋枫神情不禁焦急地道:“韩兄不知如何了?”

    汤自立打量了一眼枫林,决断地道:“枫弟你绕庄察看,愚兄入林搜索。”

    话落,身形一闪,人已掠入林内。

    秋枫一见,立即转身,在房舍之间搜查起来。

    啸声也惊动了庄中的庄汉与仆妇,纷纷出来察看。

    秋枫在庄内没发现什么,只好吩咐那些庄汉仆妇回房安歇,他自己则仗剑凝立庭前,静候汤自立韩润青归来。

    差不多天亮时分,汤自立才只身自枫林中掠出,来到秋枫面前。

    秋枫一见只有汤自立一人,连忙问道:“自立大哥!找不到韩兄?”

    汤自立沉凝地点了点头,道:“庄内没有事发生吧?”

    “没有。”秋枫答道:“韩兄忽然失了踪,会不会有事?”

    “这可说不定。”汤自立不敢乐观,微吁了口气,道:“但愿他平安无事。”

    “今晚发生的事,会不会与日间的事有关联?”秋枫目光闪闪。

    “应该有。”汤自立断然道:“想不到对方这样快就有行动,这一来,只怕连你也牵连在内了。”

    秋枫道:“自立大哥!小弟不怕。”

    “不怕最好,但必须要作最坏的打算。”汤自立沉思着说道:“为了枫林山庄,咱们明天最好离开,打探韩兄的下落。”

    “现在天已亮了,小弟去收拾一下,咱们立刻离庄。”秋枫说做就做,返身入屋,收拾随身衣物,并吩咐了那些庄汉仆妇一番。

    汤自立也入房内取了他随身携带的包裹。

    当曙光将枫林“点燃”了的时候,汤自立与秋枫相偕离开了枫林山庄。

    无情公子韩润青像在这世界上消失了般,踪影全无,消息杳然。

    汤自立和秋枫都为韩润青的生死安危忧急如焚,因为他无法向乾坤堂乌二夫人交代韩润青丢失了。

    两个人在江湖上到处探查,但却如大海捞针,毫无一点蛛丝马迹,但两人却不气馁,继续追查不辍。

    潇湘子扫描月之吻OCR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