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异乡客 > 正文
第十章
作者:陈青云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巷子是个死巷,巷底有一间三房两厅的独主家屋,房子高,围墙也很高大,很够气派。

    院子的门“呀!”的一声,被毛铭川推开。

    院子中落叶满地,两株木兰树开满了花,香气扑鼻。

    “姑娘,这地方挺高级的。”毛铭川东指指西点点。

    “不赖。”乌金兰也在东张西望,不知她是望人,还是在望房子。

    “姑娘请进去坐。”

    “你所说的那位大人物呢?”

    “今天不凑巧,他不在,由区区毛老大代理一切。”

    “你在骗我?”

    “绝对没有,姑娘不相信,进堂屋就知道。”

    “用不着,对面凉快些。”

    “堂屋里有茶水,姑娘走累了,该歇息一下。”

    毛铭川一副猴急相,不断地吞着口水,这可是天上掉下来的天鹅肉,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么顺利。

    “这里的风水也不坏。”

    “别说笑话,姑娘,我等不及了。”

    “又不是赶着去投胎,慢一步有什么要紧。”

    乌金兰存心在逗逗他,眼睫毛一眨一眨的,接着说道:“姑娘有话要先问一问你。”

    “洗耳恭听。”

    “你八十多岁的老娘和九十多岁的老爹,都还健在?”

    “区区光棍一个,无牵无挂。”

    “也没老婆儿女?”

    “没有,我好想成家。”

    毛铭川色迷迷地盯着乌金兰动人的曲线,一双小眼死死地盯在那最高峰的部位,涎着脸儿在看她。

    他笑嘻嘻地又道:“我就在等着你来,小心肝。”

    说着,魔爪突伸,抓向那最高处的地方。

    乌金兰玉面一寒,手腕疾翻,扣住了毛铭川的脉搏,反手一拉,他人已凌空摔出一丈开外的石阶上。

    “你……”毛铭川色迷心窍,大意失荆州,趴在地上,面红耳赤,一跃站直了身子,直挺挺地站在那儿。

    他想不到自己会挡不住对方第一招的攻势。

    “怎么样?毛老大学小狗起来了。”

    毛铭川一招失利,立即提高了警觉,指着乌金兰骂道:“贱人,好大的胆子。”

    “要不要再试试?”

    “你是谁?毛老大今晚饶不了你。”

    “姑奶奶的姓名,你不配问。”

    “你最好说出来,免得做无名鬼。”

    “无此必要!”

    “贱人,看老子怎么消遣你。”毛铭川转身进入堂屋,拿着他的那把墨剑,又奔了出来。

    这把墨剑,岳奇已经领教过,此人无德无行,充其量是地痞流氓之辈,但是一手的剑法,出自名师,的确不凡。

    乌金兰颇能识货,她端详着那柄墨剑,微微吃了一惊,摇摇头叹道:“想不到,真是想不到。”

    “想不到的事情多得很,骚货,赶紧叫饶吧!”毛铭川一剑在手,傲态复萌。

    “你以为姑奶奶怕你?”乌金兰眼高于顶,那会把对方放在心上,同时她知道岳奇就在附近,用不着丝毫耽心。

    “不怕!难道你有靠山?”

    毛铭川向四周看了看,四周静悄悄地,他恶念陡生,剑光一绕,带起一幕黑色的光华,整整包围住乌金兰的前后进退之路。

    “姑奶奶不用靠山!”

    “自大婆娘,再接两招看看。”

    毛铭川恨透了心,把心一横,手中的墨剑斗然舞起,只见剑光有如一层鱼网,劲向乌金兰的头罩下。

    “哎哟!”乌金兰一声惊呼,人向后仰倒,剑点在她右臂上划开一道血口,涔涔鲜血,立时染红了整个衣袖。

    岳奇大惊失色,正待……

    想不到就在此时,两点银白色暗器,突自乌金兰的手衣袖中急射而出。

    事情发生得太急太快,快得目不暇接。

    接下来是一声闷哼,毛铭川的双眼,恰好射中了黑眼球。

    “你……”毛铭川两手捂着两眼,墨剑丢弃在地,指缝中渗出了鲜红的血,人已不支向后摔倒了。

    “一报还一报,姓毛的,这又是你想不到的吧!”乌金兰哈哈大笑。

    “臭婆娘,老子恨不得生啃你的……肉!”毛铭川已是悲号如兽啼。

    “可以,只要你站得起来。”乌金兰说到做到,脚尖一挑,又挑断了毛铭川的脚筋,眼瞎脚残,毛铭川痛极大叫。

    就在此时,从毛家墟东边远远驰来了两条黑影,有如星落丸泻。

    岳奇愣了一愣,知道对方增加了帮手。

    一晃眼,那两个黑影,已赶到了围墙下,二人一般的高矮,一样的身材,山区中穿着的却是渔夫的装束,青色大褂,配上灰色大裤裆长裤。

    来人是谁?

    正是凶名远播的汉水双恶的戚家兄弟。

    老大戚汉东与老二戚汉西。

    戚家兄弟飞纵过了围墙。

    戚汉东一眼瞧见躺在地上的毛铭川,脸上神情倏地连变,“嘿!”了一声,懒懒地走了过去。

    他也不问原委,只不屑地道:“毛老大,‘万年堡’传你去商议大事。”

    毛铭川此时放声大哭,哀哀地道:“戚大哥,你不能见死不救,快快来扶我一把,快来。”

    “对不起,姓戚的不是‘万年堡’的红人,不够资格!”

    戚汉西幸灾乐祸在一旁,趁机羞辱道:“毛老大,平日你在‘万年堡’搬弄是非,瞧不起咱哥俩来自汉水的水寇身份,现在呢……”

    “现在,毛老大真是名符其实的地头蛇!”

    毛铭川人急生智,心中突生一计,苦着脸儿,说道:“大人不计小人过,二位想不想发财?”

    “你小子想要交换?”

    “怎样发财,你倒先说说看?”戚汉西最是贪财。

    “黄金千两,明珠十颗。”

    “真的,东西在那里?”戚汉西的眼珠子瞪得好大。

    “在我家一间秘密的厢房里。”

    “是你老子的家财?”

    “不,是我私人的收藏。”

    “好小子,干得出色,走!我背你去。”戚汉西大为兴奋,弯腰把毛铭川背上了肩,乐了起来。

    就在戚汉西弯腰的同时,乌金兰拉着岳奇的手又回到了场中。

    戚家兄弟浑然不觉。

    戚汉西还喜悦地道:“毛老大,你我交换完成,区区立刻拍拍屁股走路,绝不再多呆一分钟。”

    “你不要见见我爹?”

    “见你爹,没兴趣。”

    “娘的!你爹的黑钱嫌够了!”戚汉西同意他哥哥的意见。

    “我爹得罪了两位?”毛铭川心有不甘,但此时毫无办法。

    “你爹又是什么好料?靠‘万年堡’起家,坏事做尽,终有一天会遭受到报应的,等着吧!”

    “你老子不仁不义,卖命的事,连门儿都没有!”戚汉西的狠心,比他哥哥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戚家兄弟无意中吐露出毛家的真相。

    这些话,统统传进了岳奇和乌金兰的耳中。

    “一丘之貉,“万年堡”确是藏污纳垢之地。”

    猛一抬头,戚家兄弟实发觉屋檐上站着一男一女,男的如玉树临风,女的冰肌玉骨,正微笑着看着他俩。

    这一惊非同小可,扔下毛铭川,转身就跑。

    岳奇一声沉喝,道:“往哪里溜走?”

    果然,戚家兄弟跑得再快,也快不过乌金兰的银白燕尾镖,结果由乌金兰一人逮个正着,打中麻穴,倒提了回来。

    “岳奇,该如何打算?”

    “如法泡制,前例可援。”

    “还有呢?”

    “毛家父子作恶多端,罪不可赦。”

    “是你说的?”

    “在下说的算数。”

    “包括毛家老二代。”

    “当然,除恶务尽。”

    “好!咱俩这就出发。”

    毛家老房子建在毛家墟最后面,倚山而筑,房屋不多,但间间是又高又大的。

    夜,仍是月朦胧,星朦胧。

    夜可以伪装自己,也可以掩饰行动,岳奇和乌金兰利用当晚的夜色,再一次来到毛铭川的老家。

    毛铭川的爹爹毛帝,虽然千手华陀,但江湖上知道的人不多,在本乡本土却有响当当的名声。

    千手华陀不但会治病,更会建造房屋,他处心积虑把毛家老家隐藏在一片郁郁的丛林之中。

    但这难不倒岳奇与乌金兰的决心。

    掌灯时分早已过去,毛家却仍是黑漆漆地到处无灯无火,一片黑暗,只有天上的星星,伴随着月亮在眨眼睛。

    “岳奇,拿出意见来。”乌金兰有点犹豫。

    “直闯!”

    “可是敌情不明……”

    “堂堂正正杀贼,管敌情干什么?”

    乌金兰娇笑一声,信心陡增,扬掌推开了紧闭的大门。

    大门徐徐的打开。

    门内空无一人。

    千手华陀果是名不虚传,在故弄玄虚。

    “岳奇来此拜山。”一声高亢悠越的清啸声,出自岳奇之口,字正腔圆,中气充沛,立刻震撼整个毛家墟的夜空。

    悠悠地——

    冉冉从林深处的高楼上,升起两盏大红灯,红灯中站着一位面相清癯,额下五绺长须的老者。

    不问可知,那老者就是千手华陀。

    岳奇呵呵大笑道:“在下深感荣幸之至。”

    “彼此!彼此!”千手华陀居然凌虚飘身而下,缓缓地向岳奇二人立身之处走来,口中敞笑道:“老朽隐迹山林,寄情木石,没想到临暮之年,有幸见到二位后起之秀。”

    双方都是以传音入密的功夫,客套了两句。

    当客套过后,千手华陀走到了岳奇的身前,双方又是一揖。

    这一揖,看似平淡,但暗劲汹涌,力逾千钧,直向对方胸口撞去。

    脚不移,身不晃,结果是平分秋色。

    干手华陀大是一怔,料不到岳奇功力之深,超出他想像多多,急切中忙改口道:“二位夤夜光临,请入内奉茶。”

    “在下既不是客,也不喝茶了,只想打听一件事?”

    “少侠,有话请说。”

    “毛家墟与‘万年堡’有何特殊的关系?”

    “关系不深,特殊之处倒有一点!”干手华陀答得很是实在,面带着微笑。

    “请问特殊之点何在?”

    “少侠此问,不觉得强人所难么?”

    “在下凭公理而来……”

    “公理不属于一方。”千手华陀举手一拦,阻止岳奇再说下去。

    他老奸巨滑的转身面对乌金兰。

    “怒老朽放肆,这位姑娘的来意也是与岳少侠一样?”

    乌金兰点点头,没有开口。

    “也是来取老朽的老命?”

    乌金兰忍住笑,又点点头,仍没开口。

    “姑娘的心也是跟岳少侠一样的狠,一样的硬?”

    乌金兰看他言辞滑稽,正待要笑出声音……

    “老匹夫,你敢使毒?”岳奇突然发觉千手华陀暗中在使毒,大怒之下,举手一掌劈了过去。

    千手华陀回敬了一掌,哈哈笑道:“兵不厌诈,岳少侠这点都不懂?”

    乌金兰吓出一身冷汗,姜还是老的辣,自己大意疏于防备,差一点着了人家的道儿还不知道。

    “来,来,有种的跟我来好了。”千手华陀此时再也见不到笑脸了。

    “你在这里等我!”岳奇匆匆向乌金兰交代一声。

    悠地,两条人影恍如银河星坠,划过长空,驰向毛家老屋的后园。

    千手华陀展开最高轻功,专拣些树巅屋檐上不易落脚之处,左拐右弯,闪腾飞跃着而过。

    岳奇气纳丹由,不愠不火,尽量地保持着平静的心,跟在后面,不疾不徐地翻腾飞跃着。

    二人只一步之差,眨眼间,已奔到毛家后园的山壁下。

    千手华陀一式鹤上九霄,领先上了峭壁,三只黑色的夺命钢环,环外倒钩锐利,向后打来。

    “好礼物!”岳奇脚步毫未停滞,身形上腾,右腕五指一扬一收,已接在掌中。

    峭壁上是一参天古木,高逾十丈,枝叶秃落。

    千手华陀又领先上了古木,隐身在古木上,旋即左右手连挥,蜻蜒梭,蜈蚣钻,蝎子钉,一件一件地破空连续打出。

    “来得好,在下又收下了。”岳奇一声长笑,掌心有若洪炉。

    干手华陀怔了一怔。

    “来而不住,非礼也。”岳奇沉喝一声,手中的礼物,一件一件的打回去。

    干手华陀倒挂在古木秃枝桠上,高高随风飘荡。

    “姓岳的,你有没有在高空上比掌的经验?”

    “在下乐意试。”岳奇跟着也上了树梢。

    “咱们先以三掌为限如何?”

    “三掌不够,十掌差不多。”

    这时,二人都倒钩在树桠上,上身凌空,面对面距离五尺。

    “请!”二人同声出了掌。

    这一番真力硬拚,身处高空,掌发无声,但每一掌劲气弥漫,后力无穷。

    八掌过后,千手华陀已见汗流浃背,脸色如赭。

    岳奇越战越勇,看准了对方的颓竭力衰,双掌并出,喝道:“在下再奉送最后的两掌,接着!”

    潇湘子扫描月之吻OCR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