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阳神九变 > 正文
第46章 秦家的难题
作者:阳神九变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房间里,林云醒来,这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睡到现在,也没人来叫他,心中便能想到,估计是还没到目的地。

    灵兽城离得很远,这艘船只是二品法器,速度并不快,相比普通的船只,这艘船只是坚硬一些,可以用灵石作为航行的动力,除此之外,并没有太神奇的作用。

    别看秦家是青云城的三大家族之一,但实际上没有太强大的家族实力。青云界的修炼资源,几乎都被四大宗门掌控着,其他的势力,只能在夹缝中生存,自然是强大不起来。

    除了四大宗门,青云界并没有其他宗门,这是因为四大宗门的一条霸道规定:不允许其他势力号称宗门。

    所以,这一路走来,那些势力都自称是某某家族,却没有自称某某宗派的势力。

    ……

    既然没到目的地,林云索性盘膝修炼,虽然他的伤势已经在秦雪儿的回命丹下完全恢复,但体内的灵力却所剩无几,昨天也没来得及恢复。

    运转【星辰炼神】,静心修炼灵力……

    【星辰炼神】不知道是什么品级的法决,不仅能修炼神识,其修炼灵力的效果,也比以前修炼的【纯元化灵决】强数倍。

    这还是因为林云并没有把【星辰炼神】参悟到高深的地步,如果能够将【星辰炼神】完全吃透,理解到更深的层次,现在修炼的速度还可以提升。

    灵气向林云身边汇聚,仿佛淡淡的雾气一般,不断从他毛孔中钻入……

    不知道过去多久,林云缓缓睁开眼睛,他体内的灵力已经完全恢复,修为已经到了气动境初期巅峰,但不知道为什么,迟迟不能突破,仿佛有一层薄膜,阻拦他突破气动境中期。

    停止修炼,林云站了起来,将被子整理好,这才向门外走去……

    “小子,你在雪儿小姐的房间里干嘛?做了什么龌龊的事情,老实交代!”洪亮的呵斥声传来。

    林云刚刚从房间里走出来,却听到这话,当即微微皱眉,顺着声音看了过去。

    说话的是一个黑袍青年,看起来二十多岁的样子,长的十分英俊,身高八尺有余,眼睛深邃。这身颇为修身的黑袍穿在他身上,显得非常突兀,看起来虽然英气逼人,但仔细一看,让人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小子,我问你话呢?”见林云不爽的眼神看着自己,黑袍青年心头微怒,目光越发凌厉。

    秦雪儿一直是他心中的女神,如今却见一个陌生男子从秦雪儿的房间里走出来,他当即怒火中烧,以为林云是偷偷进去秦雪儿的房间,在行一些龌龊的事。

    有人亵渎自己心中的女神,可想而知,他心中有多恼怒。

    不耐烦的督了一眼黑袍青年,林云微微皱眉,冷声道:“关你什么事?”

    “你说什么?”愤怒的大喝,黑袍青年脸上充满了不可置信,在这艘船上,竟然有人敢对他这么说话,那还得了。

    黑袍青年的身份地位,实际上并不比秦雪儿低,之所以来这艘船上做个普通船员,全是因为秦雪儿的缘故。

    所以,在这艘船上,其他人都十分畏惧他,除了秦雪儿和灰袍老者,他就是这船上的霸主。

    还好他昨天一直待在房间里面,要不然看到秦雪儿与林云相谈甚欢的场面,非得气吐血不可。

    看到黑袍青年白痴的样子,林云冷笑一声。这世界总有一些自以为是的人,平时高傲惯了,牛逼哄哄的以为,天是老大他是老二,以为谁都要怕他,谁都得对他卑躬屈膝。

    “好狗不挡道!”

    林云语气冰冷,对于这种人,他向来是不客气的,不耐烦的督了黑袍青年一眼,便从旁边走了过去。

    “找死!”

    一个陌生的小子,竟然敢对自己这样说话,黑袍青年顿时忍无可忍,怒吼一声,张开五指,向林云脖子狠狠抓来。

    “小子,本公子今天就教你怎么做人,也好让你知道,有些人不是你能得罪得起的。”眼看自己的手要碰到林云的脖子,黑袍青年脸上不禁露出得意的笑容。

    “哼!”

    冷的一声,看着马上到自己脖子前的手掌,林云如同魅影般侧身,险而又险的躲过这一抓。

    见自己这一抓竟然没能得手,黑袍青年脸色有些涨红,这一抓在他看来是十拿九稳事,但结果却让他十分打脸。

    虽然心中羞怒,但他却是非常要面子的人,脸上只是略微尴尬,便重新恢复从容不迫的笑容。

    “不错,虽然这只是我随手一抓,但你能躲过,也算是有几分实力。不过,接下来就没就没那么简单了!”

    风度翩翩的笑了笑,黑袍青年脸色一肃,浑身灵力蔓延,凝于双手间,再向林云攻去。同时,嘴里大喊:“小心了!”

    林云再次冷哼一声,身上灵力涌动,向黑袍青年攻去。

    蓦然间,两人掌力向接,各自退了一半,乍眼一看,这次交锋两人平分秋色。但林云是气动境初期,黑袍青年则是气动境中期,以此看来,林云战力明显更强。

    “哈哈哈………”

    脸上震惊之色一闪而过,黑袍青年大笑了起来,只是笑的有些尴尬。

    以他气动境中期的修为,几乎全力出手之下,竟然与一个修为在气动境初期的人不分上下,这让他震惊之余,又是羞怒。

    督了一眼正在尴笑的黑袍青年,林云不咸不淡的说道:“还打不?不打我可就走了!”

    大笑中的黑袍青年脸色一僵,随即又强作镇定,哈哈大笑了起来,道:“这位兄弟,何必这么生气呢?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谁也没有受伤,不如相互认识一下,交个朋友?”

    如果换在其他地方,他定然是要再打的,但这里是船上,施展不开手脚,强行打下去,搞不好会损坏这艘船。

    一来,这艘船是秦家的,他要是打坏了这船,便是得罪了秦家,虽然他身份不弱,但也不敢轻易得罪秦家。

    二来,如果他打坏了这船,秦雪儿定然会生气,他这次就是为了秦雪儿才来的这里,惹自己心目中的女神生气,这样的傻事,他怎么可能干得出来。

    而且,他虽然狂妄自大,但也不是傻子,林云这般年纪就有气动境初期的修为,战力甚至可以比肩气动境中期。这样的修炼天才,他也不愿得罪。

    林云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