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狼鹰 > 正文
第四十九章:光头
作者:月夜狼瞳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纽约这座城市,代表了很强的现代气息,在这里对于高科技的享受是众所周知的,就算您是一个普通的清洁工,所见识到的科技产品也许能高过落后国家的科研人员。夜晚,这里是霓虹灯的天下,把每一个人照射的五颜六色,无处遁形。然而,在这座美丽而繁华的现代城市里,有我们所不知道的交易、私斗以及欲望的挣扎。

  我跟魔鬼已经选择好了住处,也探查了福林卡所能出现的任何一个场所。追踪仪上,流氓的信号越来越明显,这时,他可能已经越过墨西哥,来到了美国。这天晚上,我们来到了一个酒吧,象这样的酒吧在美国很常见,没什么特别之处,那些陪酒女郎看起来个个纯真善良,性感妩媚,可是骨子里就是见利忘义之徒,只要你肯出钱,她们什么都愿意做。魔鬼说要带我见一个人,穿过疯狂DJ的人群,我们来到了一个很高的吧台上,上面坐着一群人,统一的黑色西装,墨色眼睛,明眼人一看便知道,那些都是保镖,真正的主角在后面。魔鬼走上前去问道,“你们大哥呢,叫他出来。”那些人齐刷刷的看向魔鬼,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你他妈什么人啊?”一个领头的走上来狠狠地问道。

  “没听到我说的话吗?叫你们老大出来。”听完这话那人终于按耐不住上来就给魔鬼一拳头,说是迟那时快,魔鬼一个侧身躲过了,然后顺势一拉,那人跟着就甩了出去,样子很滑稽。其他的人见状赶紧动手,噼里啪啦的拳头打向了魔鬼,魔鬼招架不住,回头问我,“杀手,好看吗?”我笑了笑赶紧上去帮忙。

  我们的打斗声惊动了里面的人,呼啦一下子又出来一帮人,我本想,等到找的那个老大出来就好了,可是那孙子就是不出来。我也豁出去了,好几天没练了,今天倒是个机会。这时两个人突然向我冲来,手里还拎着瓶子,躲已经来不及了,于是便用手接了过去,因为毕竟是家传的铁砂掌缘故,对于那两个瓶子来说,小菜一碟。那两个人似乎无法想象我的举动,两拳打碎两个瓶子,都来不及反应,便被我放倒在地。就在这时,一个身高足足两米的黑人大汉一下子冲我扑了过来,那阵式有点像泰山压顶,而且没有想到的是,虽然那人看着行动比较缓慢,但是却很灵活。刚落地就把我拦腰抱起,巨大的手力让我无法挣脱,被他死死的掐住了。接着他用力把我托起,一个狂甩就扔向了吧台,我身上那叫个疼啊,似乎全身的骨头都散架了。晃晃悠悠的就站了起来。只见那大汉还不死心,又冲我走了过来,我心想,我这是第一次来美国,应该没得罪什么人啊,这人怎么往死里整我呢,不行,我要反抗了,别以为你长得壮我就不打你。于是在他还没来到我跟前的时候,我一跃而起,正好迎着他的速度踹在了他的胸上,那人一个趔趄往后退了几步。趁着他的重心还没稳住,我又使出了那招必杀技--泰拳跪膝。一下子压到了他的脖子上,力气之大自己都难以估量,因为全身的重心都集中到了那一点上。可是我心里清楚,对方跟我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所以在最后我收起了大部分力量,只是把他制服而已,那人还不实相,伸手就要抓我,我一生气,用两只手狠狠的抓住他的左手,用力一掰,断了,那人大声叫了起来,疼得来回打滚。其他人听到如此惨绝人寰的叫声赶紧停了下来。也就在这时,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光头,锃光瓦亮,身强体壮。他笑着看了看我然后转身看了看魔鬼,“老朋友,我们又见面了。”我知道他肯定就是这里的老大了,于是放开了手里的黑人大汉走了过去。光头向四周看了看说道,“咱们里面说话。”说完便带着我们走了进去。

  “那他妈的在里面生孩子呢,这么久没出去。”魔鬼抱怨道。光头也不生气,只是看了一下我说道,“这就是你说的那个杀手吧,我就是想要试试他的身手,所以就没那么早出去,两位兄弟不要见怪。”我客气的点了点头,没说什么,但心想,哪天我得跟他练练。

  “兄弟身手果然非比寻常,刚才要不是你手下留情,我那个兄弟恐怕早就挂了,我在这里替他谢谢你了。”光头看起来很挺正派的,说话客气的让我有点别扭。我赶紧说道,“也没什么,我在这里没什么仇人,还以为这些人心血来潮想要打架呢,所以就跟他们玩玩。”光头笑了笑,然后便变得很严肃起来,“你们这次来肯定是有什么任务吧?”我惊异的看着光头,心想这难道也是自己人?那为什么不到狼鹰跟我们一起呢?魔鬼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于是就对我说道,“杀手,这位也是咱们的兄弟,只是他现在不直接参加活动,只向我们提供线索以及保护我们的安全。”我点了点头,原来狼鹰在世界各地还有眼线。之后,魔鬼便把我们这次到来的目的告诉了光头,光头一听是刺杀福林卡,眼睛顿时来了精神,“他妈的,我等着一天等了好多年了,前些天他当选国会议员,我当时就想把他干掉,可是后来一想,狼鹰的任务重要,不能打草惊蛇,所以就没下手。对了,流氓跟恶狼一起来的吗?他们两个可真是好兄弟。”见魔鬼不想说我便自告奋勇说,“恶狼已经死了,在缅甸丛林,就是绿衫的人干的。”光头听完后没有说话,沉默了好一阵子才说,“你们放心,我手里有关于福林卡最详细的资料,这次一定做了这畜生。”

  “你在这里还顺利吗?有没有人盯上?”魔鬼问道。光头摇了摇头说,“没有,我在这里除了做生意以外没招惹事情,那些情报我也是很秘密的找最亲近的兄弟查的,绝对没有问题。”魔鬼信任的点了点头。然后对我说,“杀手,光头也曾经历过七年前那次战争,所以他对绿衫同样恨之入骨。”

  “什么?他真的叫光头?”我问道。因为我在心里一直称呼他光头。光头大声笑了起来,“哈哈,我这个头,好多年不长头发了。”

  之后的几天,为了保密起见,我跟魔鬼亲自去找流氓,避免他自己一个人行动,因为从光头那里得到的信息,福林卡所带的保镖全部都是绿衫成员,这帮人蜕化的可真快,一夜之间从雇佣兵变成了政治舞台上的一员。所以对付他们自有其他的办法,不能硬碰硬,毕竟人家已经有了政府的保护,虽然那是有利益关系的保护。可是流氓似乎觉察到了我们,总是不远不近的躲着我们,追踪仪上的亮点信号始终没有变化。

  “他为什么躲着我们?”我问魔鬼,“难道他真的想要自己动手吗?”

  “流氓至这次来美国,是带着很大的仇恨来的,曾经他就是在这里被美国政府逼上了雇佣军的道路,这里写满了他的辛酸史,再加上恶狼的死,更加让他无法挣脱对美国政府的仇恨,所以,我估计他这次并不打算活着回去...但又不愿意连累我们...”我点了点头。

  这时光头给我们传来信息,美国将要举行议员巡回演讲,福林卡的演讲地区就在我们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