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灵异 > 火影之决战 > 正文
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两兄弟
作者:深沙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月球之上,那座尖塔之内,年长的人正在给年轻人讲述着这个世界的一些故事。传授着经验,这次,要讲述的是关于这个月球的故事了,那是很久之前的一个故事了。

    在那次战斗之中,六道仙人大同木羽衣和他的弟弟羽村,联合打败了十尾,羽衣将十尾封印了起来。将十尾封印在自己的体内,成为了十尾人柱力,并且,将十尾的外壳,也就是后来的外道魔像,使用轮回之力—地爆天星,封印了起来,成为了现在的月球。

    天下终于短暂太平了起来,而为了防止出什么意外,羽衣前往月球,成为了那里的守护着。

    “原来月球是这么来的,那羽村现在还活着吗?”真舞接着问道。

    “不知道,应该是死了吧,连六道仙人都死了,他应该也死了,”维戈多说道这里的时候,不知为何,语气中多了一些不确定性。

    博人还在不断往嘴巴里送进食物:“拿他一个人,不是很孤单,而且,月球上什么都没有,他吃什么啊?”

    这的确是一个现实的问题,“这便是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了,”维戈多缓缓开口。

    即使是六道仙人,也有不知道的事情,世界就是如此奇妙,很多时候。往往一个巧合,便可以改变整个世界。

    月球是封印了十尾外壳的物体,漂浮在天空之中,但是,六道仙人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里,竟然是通往另外一个世界的入口,那便是荒界。

    人界,仙界与尸魂界,如三角形的三个顶点一般分布,在这三个世界为何的中心区域,便是荒界了。其实,这三个世界是更加的独立,而荒界,则是与这三个世界,都有着联系。

    这四个世界,处于一种微妙的平衡之中,但是,当月球的出现,由于其封印的是十尾外壳。即使大部分力量被封印在六道仙人的体内了,但是,毕竟是大自然的精华,这个外壳。

    上升到一定高度,那是两个世界距离最接近的地方,便出现了一个虫洞,打开了这两个世界的大门。

    “原来是这样,那为什么以前,没有芜到这个世界呢?”蓝宇问道。

    维戈多只剩下的一只左手,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因为,这个通道通往那个世界的入口,是一个荒凉的地方,那个地方,是生命的禁地。”

    这句话,给这三个少年带来了震撼,那个世界,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世界。

    “所以,我们必须乘坐那艘船,才可以安全地抵达那个世界,明天就可以出发了。今天晚上,你们谁都不能出去,知道吗?”维戈多再三强调。

    三人点了点头,但是,越是这么说,他们的心中就越是好奇与疑惑。月球之上的夜晚会是什么样子的,也可以看到星星吗?

    “维戈多老师,那个叫渡边的老头,他看样子长久住在这里,这座塔就是他建造的吗?”博人咽下了嘴巴里的食物。

    维戈多稍稍用余光扫了一眼一侧柜台内部的渡边,沉默了片刻:“这个我也不知道,这是我第二次来到这里,上次还是我很小的时候,他就已经在这里了。”

    不知不觉间,夜晚已经降临了,整个建筑物内部,由于没有电,只能依靠那困于灯笼内部的那些发着绿光的生物来维持光照了。房间也并不宽敞,墙壁之上,没有一个窗户,显得很封闭。

    博人他们是在三楼,三楼一共只有四个房间,一条长长的窄窄的走廊,连接着。墙壁之上,还有着一些不规律的裂纹,似乎,这栋建筑物要坍塌。

    “那个,阿奴,你做的菜很好吃啊,”博人刚邹传房门,正好看见走廊中的阿奴,龇着牙喊道。

    这个女孩停下了脚步,但是,并没有回头,博人也看不到她的表情,只是继续说道:“看你的年龄与我差不多,你来这里多久了?”

    阿奴只是继续保持着这样的姿势,然后,迈出了脚步,朝着前方走去,并没有回答博人的问题。她也无法回答,因为她是个哑巴,或许,都忘记怎么跟人交流了。

    博人只是满脸的疑惑:“真是个奇怪的女孩。”

    一层,此时,只有前台的那一盏红灯笼,“啪啪”是脚步声,阿奴从楼上踩着走题走下来。

    “阿奴,你可以去休息了,”渡边苍老的脸,此时,在红灯的照耀之下,显得更加的诡异,甚至带着一丝恐怖。

    阿奴便走向另外一个方向,消失与黑暗之中,“我想,你既然能够来到这里,想必也知道,船票的代价吧,”渡边嘴角微微上翘,眼睛之中,露出了一丝兴奋的光芒。

    而他的面前,正是维戈多,此时的维戈多,脸上的表情带着坚定:“我当然知道,我做老师,现在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

    “真是个称职的老师,”渡边显得很诡异,“但是,很抱歉,这一次,我打算免费。”

    “什么!!”维戈多被这个老头给呆住了。

    “你记住就行了,我自有我的原因,你可以走了,”渡边似乎也不愿意多解释。

    维戈多微微皱了皱眉,既然对方都这么说了,自己也不好多问了,便走向楼梯。

    整个房间,陷入了诡异的平静之中,“你还真是大方啊,”一个声音突然从黑暗之处响起。

    一个人影渐渐显现,越来越清晰,是个带着斗笠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而最明显的特征是脸上,脸上有着密密麻麻的咒印,男人走向前台,看样子,是相互认识。

    “拉尔齐,我自有我的理由,你只需要做好你的事情就可以了,”渡边的语气倒是一点都不客气。

    男人笑了笑,伸出左手,放在斗笠之上,压了压,嘴角微微上翘:“都这么多年了,脾气还是这么暴躁啊,一点都不像一个将死之人。”

    说着,便打开了门,走向外面,外面,那是一望无际的黑暗,不过,隐隐约约似乎可以看见一双红色的瞳孔。

    随后,“兹”的一声,门被关上了,或许,他更加适合黑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