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灵异 > 犯罪者 > 正文
第十八回
作者:leonlin1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底下究竟是啥?就是一具具半腐烂的尸体啦!

  他们全都脸部朝下趴着,也不晓得堆垒了几层,只瞄见他们整齐铺放,再以防止墓室渗水的五花土、木炭、青膏泥等、以及我没见过的褐土将『凹陷』的地方填满,构成一条『尸骸路』。

  这些尸体,肯定是营造地宫的工人才对。靠!既把施工的工人残杀之外,还要把他们弄成既不是?尸、也不是荫尸的惨状,目的即可能是将他们的灵魂困绑于这里,连当个孤魂野鬼也不能,真该把施这种法术的人的尸体用TNT炸到只剩下灰尘。

  洞口就快到了,我往前一跃,双脚却被狠狠扯住,猛然往前扑了下去,阿……底下的『人』翻转身体,侧着身举起右手,更是对准我的喉咙。当下我急忙侧转身子,斜斜倒了下去,他那尖锐的长指甲才没插入我的喉咙。

  那只准备掐我的手猛然掉在我身上,我吓得惊喊出来……但是,怎么会是软弱无力,而不像那名军官紧紧将我抱住呢?不只是搁在我腰上的手如此,连抓住双脚的手也是一样。

  我撑起身体……?时头晕目眩,因为手电筒所照到的地方全是陆续翻转过来、甚至爬起来的尸体,乍看之下就如同一条条硕大蟒蛇那般挪动的带血『肉瘤』。当下我不晓得心脏是吓得只敢轻轻跳动、还是狂跳到尽乎?痹,浑身既寒颤又瘫软,软弱无力的四肢根本无法撑起拼命哆嗦的身体。

  然而他们并没有朝我攻击,而是俨如皮肤被变态的凶手狠狠地撕下来,变成一张凹凸不平、更是淌着血的『身躯』,万分痛苦又无助地望着我,而且一只只被剥皮的手像是寒风中的枯枝在空中微微晃荡着。

  这时,我才忆起解读师曾说过我有灵性,一般鬼魂不能对我怎样。或许他们感受到我的灵性,才要我帮助他们,并非要杀我吧。

  唉……他们真的太可怜了!这个念头驱使我站了起来,默念咒语,一手在空中划诀、一手荡起肉眼无法看到的明火。忽地,我感觉自己好像飘了起来,应该是俨如踏着一叶扁舟在『冥河』冉冉飘行,原本面目痛苦、哀求、狰狞的脸孔一一变得安详,也一一软绵绵地躺了下去……我,感到越来越虚脱,意识也越来越模糊,唯一的支撑力是帮这些人解脱……

  我,痛醒了,猛然张开眼皮,却见到一张厉鬼似的脸。「阿……」

  「阿……」那张鬼脸急忙往后看,然后再转了过来。「我后面有鬼吗?」

  靠!是姓林的。「你也不要露出棺材脸吓我呀!」

  「妈的,把你救醒了,还这样说我!」

  「对不起啦,刚才我到底怎么了?」我爬了起来,发现自己坐在另一条甬道,曲偈则站在一旁,露出不解的神情。

  「刚刚你就走在尸体上面比手划脚,他们爬起来之后又躺下去,当你快走到洞口时,可能气力用尽吧,就晕了过去,我只好把你拖进来。但不管我怎么摇你,就是无法把你摇醒,只好甩你几巴掌,曲偈则在你全身乱抓一通。喂,你是不是会法术?」

  难怪那么痛!「我只会超渡的一招!」我赶紧转身,朝那些尸体的方向膜拜,才接着说。「他们都是建造这座地宫的工人,完工之后无辜枉死,又被施法不得超生,导致呈现半腐烂状态,也才没有像那些怪胎向我们攻击,所以我的法术才对他们有用。」我也不知他是敌、是友,总不能把我的底全让他知道,所以在真话中加入几句假话。

  「你居然连这些尸体也试着想拯救,不像一般盗墓贼只会用秘术寻找墓位,用一堆不知道有没有用的方法克制尸体而已,唉……我没救错人!」

  他只是把我拖进来而已,还说的那么好听!不过,我还是谦虚地说。「只是举手之劳,不足挂齿!」我是不是比他还虚伪?

  不管了,我站了起来,背起八宝袋,拿着不知道利不利的长剑,尾随着他们再次走进黑暗。

  姓林的一马当先,往前直走,没一下子曲偈就相当异常地贴在我身边,悄声说。「我刚要帮你抓出病毒时,怎么感觉到你散发出跟一般人不同的磁场,你是不是有着异于常人的能力?」

  她怎么连这个也能感应到呢?「以玄学的角度就是我多了份灵性,当我们踏在那些工人身上时,才惊扰到他们。不然那里只是个箝制灵魂的乱葬岗,尸体是呈半腐烂状况,怎么会蠕动呢?我不想被大家当成怪胎,所以请你不要告诉别人好吗?」我以恳求的口吻说。

  「喔!」她只应了一声,便微垂着头继续往前走。这位女孩看似平凡,顶多看我不顺眼罢了,却又透着浓郁的神秘感。

  忽地,姓林的停下脚步,惊愕地说。「你们看这里,居然还有佛像。」

  我忙地走过去,是尊捧莲菩萨,体态丰腴,慈容祥靥,一席轻纱、宽袖厚襟,色彩鲜丽活泼。我再察看四周,共有四尊不同身姿的佛像。

  「难道是害怕那些工人的魂魄溜进地宫,才彩绘这几尊佛像吗?」曲偈说。

  原本我打算胡诌几句,但我却『感应』到『紊乱』,就如同身上被多条绳索缠住,而且有的只是轻轻将我环绕,带给我的是安全感;有的则是怕我逃离似的紧紧捆绑。这种感应太离奇了,我不禁说着。「慢慢往后退。」

  姓林的蹑手蹑脚地走到我身边,才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像那条隧道的雕像,暗藏机关?」

  「你们也太疑神疑鬼了吧!」曲偈摆出不以为然的神情。「如果要把盗墓者困的死死的,只要利用那批工人就行了,根本不必再花心思在距离尸体那么近的地方再装机关。」

  「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你可以伸出手,但千万不要碰触佛像,试试有何感应。」

  或许她想起我有特别的灵性,因而狐疑地瞅了我一眼,才阖上双眸,冉冉地伸出右手。就在手掌将要贴近墙壁时,我轻喊着不要再往前。在冷峻的手电筒光束中、在精致的佛像对映下,她那严肃的容颜透着雍容的美姿,然而眉宇之间却散发出悲凄的阴影。我直觉这绝不是所谓的印堂发黑,也许是今生为了赎罪、或悲怜而来到世上吧!倘若是后者,她怎么会是盗墓贼呢?

  没一下子,她缩回了右手,惊讶堆满了脸庞。「你说的没错,有着相当混乱的磁场!你有没有办法解开呢?」她说到最后,是以悲怜的口吻说。

  我的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姓林的就轻嚷着。「历朝历代的雕像和画像我也看过不少,就没见过菩萨的腰会挂这种东西。」

  我凑近一看,是椭圆形饰品,鲜丽的色彩样似木头横切纹路,以一条淡橘色的缎带绑于腰带,四尊佛像皆有这种饰品,只是形状有些不同罢了。佛像如此精美,怎么会用木头当饰品呢?不合常理!另外,颜色怎么看、就怎么奇怪,而且我彷佛在那里看过类似的东西,却想不起来。

  姓林的用枪管轻敲着,我生怕他又引起灾难,才要叫他不要碰,注意力却被回音吸引住了。「声音不对劲!」

  姓林的愣地看我一眼,才再用枪管轻敲着饰品和其四周。

  「那个东西是镶嵌上去的!」曲偈率先说出来。

  镶嵌?阿……我猛然忆起了治疗师曾经拿给我看的石头、以及灵书的记载。「那是硅化木!也就是树木倾倒之后,在岁月中被尘土掩埋,渐渐地受到外界环境的影响,比如有着氧化硅的水侵入,导致木头里面的纤维质一一被硅、或其它矿物质取代,最后变成了石头。而这种硅化木可以用来做结界,但必须还有别的东西配合才行。」

  那还等什么,于是她们俩忙地拿东西四处敲打。我惊地轻喊。「要像爱……按摩那样轻轻的,不是像家暴般用力揍人啦,不然又要引来那些怪胎。」

  幸亏我没说出爱抚,所以曲偈只是不解地瞥了我一眼,而不是用瞪的。我们陆续发现了菩萨所拿的水瓶、莲花、法器等敲打的声音回异于墙壁,我以少的可怜的知识分析,有四块不同的硅化木、两块带血的玉髓、两块?骨、还有两块不懂那是啥。

  也许有人会问,为什么我不拍下照片,然后传给在印度的老锺研究,算是废物利用,就像电影一样呢?不好意思,我还没听过古代的地宫早就安有基地台,可以无线上网!

  不管那些了,对于那两个不知是啥的古物,我是越看、眉头就越紧。

  「看起来好像是加工之后人骨。」姓林的凑在我身边说着。

  「你不要老是往那方面想好吗?要人骨,刚才就多的是,干嘛还要再用人骨当饰品呢?」曲偈说。

  也许是我一直盯着,引起他们的好奇心吧。「他可能说中了。在某些结界中,会使用人骨来怖局。只是……」

  「只是什么?」姓林的兴奋地问道。

  「简单地说,就是不晓得这里所布下的结界是善、还是恶,必须找到源头才知道!而且结界不可能只有这些而已,应该还有我们没有发现的洞窟……」

  我还没说完,跟地宫八字不合的姓林的就开始东敲西挖了!曲偈可能看到我的表情垮下来,紧张地问。「又发生什么事了?」

  「他的能力是不错,缺点就是八字跟这里对冲,所以我才怕呀!」

  「靠!你又不知道我的生辰八字,还掰的跟真的一样!」他斜瞪着我,也不忘用枪柄用力?打墙壁。

  砰一声,我们全愣住了,也不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睁大眸子盯着裂开的门缝。这条甬道一样是砖砌,门缝就位于砖缝处,而且就在佛像旁边,因此注意力很容易被佛像吸引过去。另外,门轴不是位于门的一边,而是中间,因此这个暗门一边往里、另一边往外微微开启。

  也不知道里面的空气沉积了多久,我戴上防毒面具,恻身将暗门用力再推开了点,然后从八宝袋里拿出一块像是?洱茶茶砖的块状物,这是盗墓专用、用来燃烧污秽空气的独门特甲级暗器……

  「这么大,算什么暗器嘛!不过,你到底烧不烧?」曲偈板着脸说。

  「就是我的八宝袋里啥奇怪的东西都有,就独缺打火机!」

  姓林的垮着脸,拿出一个打火机丢了过来。「这个给你好了,我还有。」

  我缩起脖子,点燃治疗师所研发出来的特甲级熏墓草,然后从门缝扔了进去,随即趴倒在地,仔细凝看着火焰的颜色。起初是蓝中带黄,此乃红灯级的严重空气污染。冉冉地,黄色变橘了,表示空气中微浮粒子过多,外出必须戴口罩。等到变红了,就是可以盗墓了。

  「唉……废话还真的不是普通的多呀!」姓林的给我吐槽。

  「瞧,我的解释多简单扼要,更符合现代用语,连小学生都听得懂。绝不会讲一堆连自己都不懂的玄幻之词,只为了炫耀自己掰的多有学问。」

  「你到底要不要进去?」想也知道这是曲偈说的话。

  一般人都是用走的,因此大部份的暗器也是针对此设计,再加上玩具被埋在沙阱里,我只好用爬得进去。我趴在地上,用手电筒一寸寸地照射,同时拿着一根绑着绳子的锥子,使出流星锤的功夫,朝映着光芒的地板砸下去,以触发安置于地板的机关。

  这个地方倒还十分空旷,没有摆放一堆琳琅满目的器皿。正前方已经探勘完毕,于是我朝右边照去……

  咦,那是什么?我睁大眼睛仔细瞧着,原本逐渐放松的身体当下急遽地紧绷到僵直,浓烈的阴黯更如密密麻麻的细针将我紧抱,刺得我浑身酸?!在这个沉闭千年,更是全然幽暗的空间里,怎么可能……

  「居然有鞋子!」

  姓林的猛然在我后面冒出这句话,我吓得全身发颤又抽?,想要往后退,四肢却动弹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