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灵异 > 犯罪者 > 正文
第十九回
作者:leonlin1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知是谁的手电筒光束冉冉从一双黑色的靴子往上移,我的呼吸也随之越来越急促,那裤管、袍服、色泽,比那些怪胎完整多了。忽地,光线照到手上,居然是没有腐烂的手,可见这绝不是尸变的?尸,难道是……人?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同时,我的『直觉』强烈蹦出危险的念头,但我却紧绷着脸,扬起非要调查清楚这里到底藏着什么的冲动,更是我有能力的话,一定要破坏箝制灵魂的结界。

  「是人啦!」姓林的猛然惊呼出来。这时我反倒没像刚才看到靴子时那般惧怕,而是一边迅速翻转身子,一边掏出手枪瞄准。

  凝滞,是无法估计的沉重,在死寂中只有不知对方将做出何种举动的恐惧,握住枪把的双掌也逐渐冒出冷汗。忽地,我想着这里是结界之地,既然有佛像画,当然也可能有雕像。一想到此,我快速用锥子扔向『那人』的腿,砰地一声,这绝不是撞击到肌肉的声响,我才重重吐出浊气,站了起来,用手电筒照射,睁眼仔细瞧着……「靠!没事把雕像雕的像人一样干嘛,吃太饱撑着呀!要是让我知道是谁雕的,非要去挖他的坟不可!」

  这时,雕像又多出两道光束,外加滔滔不绝的咒骂声,当然是姓林的用家乡话发泄紧绷的情绪,连曲偈也忍不住骂出来。

  惊吓过后,我拿着手电筒再仔细四处照射。这是个八卦型的厅堂,长约八米,我猜尺寸肯定又是『死绝』,但高度不一。壁上皆刻有咒语,而且涂上红漆……看其颜色,应该是用鲜血所调制。俨如真人的雕像共有四尊,背后有着色彩鲜丽的彩带,应该是天神吧!正前方有一石桌,上有香炉,旁边各有黑色与红色两面令棋,此壁的咒语最为繁复。当我的视线再落到香炉上时,当下愣住了,更是重重叹了口气。

  曲偈走到我身边。「你认为这是善的结界、还是恶呢?」

  「你们看这个香炉。」我指着前方的一个石桌。「贴满了符咒,而且上面的三根香是倒插,想也知道是恶的结界。瞧,东高西低,使得殷红的咒语俨如鲜血潺流,却有天神坐镇四方,厅堂的尺寸我猜是落在丁兰尺的死绝,而且天花板雕有二十八星宿之图,乃是……」

  「那些废话就不要说了,请讲重点。」曲偈硬生生打断我炫耀的机会。

  「喔,就是用来控制这里的灵魂与遁术。」

  「废话一堆,没人知道你在讲啥。重点几个字,连小学生都懂。」姓林的又给我吐槽。

  「你知道如何破解吗?」曲偈问道。

  「我先仔细看一遍再说。就算无法破解遁术,至少也要解放那些锁在这里的成千上百的魂魄。」

  「你这个人不错,老子挺欣赏的!」姓林的边说、边摸着神像。我当下垮着脸。「小心机关呀!」

  他斜睨了我一眼。「我是在研究这是用什么材质刻的,才能刻得像真人一样。」

  「我们是来盗墓,又不是做考古研究!而且就算是用珍贵木材,也扛不出去。」我小心翼翼地拔出三根倒插的香,撕了张便条纸,轻拂着香灰,约莫清到两尺深,可能又是死绝的深度,就发现三张黄纸。我在拿出小型的多波域光源灯照射,四角皆有血迹、而且咒语也是鲜血所写。每张纸上都插有三根绣花针,针线孔各穿着一条用鲜血所染的红线,尾端绑着三个怪异的结。

  「你干嘛拿着压克力板遮脸呢,难道这些香灰有毒?」曲偈问道。

  「不是,这是刑事鉴定的多波域光源灯,我要确定这些红色到底是一般的颜料、还是血。答案是后者。简单地说,这个结界相当阴毒。妈的,为什么不划下他的坟在那里呢?不去挖,太对不起那些孤魂……」咦,怎么会有声音,而且绝不是我们三个所发出的!我的眉头越来越靠拢,脖子同时跟着僵硬,汗毛也一根根矗了起来。

  「如果是我们那批人,肯定呆呆用尝的,还是你跟的上时代,连刑案的工具都派上……」姓林的自顾自地说,然后拍着我的肩膀。「怎么了?」

  「不晓得,好像是鬼魂的啜泣声,但又不太像。」

  「会不会是底下的棺材发出来的?」姓林的边说、边端起AK47,那架势好像打算大干一场。

  「别冲动呀!」我赶紧将枪管压了下来。曲偈紧接着说。「里面……该不会是粽子吧?」

  「我想应该不是,而是这些冤魂的生辰八字。反正打开就知道了,今天都还没开张,动手吧!」

  「不过,这里机关那么多,要怎么开棺呢?干脆直接把棺材打烂吧。」姓林的说。

  「厚……有点格调好吗?」

  大家还记得我的犯罪棍吧,这时就能派上用场了!是要尝土吗?厚……棺材就在眼前,还尝什么土呢?是位于杆子公螺纹端有个塑料盖(母螺纹端用保丽龙塞死),扭开,从里面抽出三个支撑杆,先在地上凿个洞,将杆子插进去,将三枝支撑杆斜斜插入主杆的小洞,呈三角支柱,支撑杆的一端有个半圆片,在圆孔的地方打洞,然后打入壁虎钉固定死,样子就如同重装加强版的相机单脚架。

  再将滑轮套组扭进螺纹里,滑轮套组的一端则是一块铁片,插进凿开的棺盖缝里。如此一来,犯罪杆这就变成了螺旋千巾顶,我就可以远远地扯动绳子,滑轮套组也慢慢升高。至于套组里面由那些零件组成,我不打算干这行,所以懒得询问帮我改造的师傅。

  优点,携带方便,又省力。缺点,石棺无法使用,会断掉。

  棺材若有机关,肯定在于棺盖开启的那一?那间启动,因此我们将窄边的棺缝敲大,在周边淋上融渣液,再塞入两组铁片,然后我们躲到石门后面,暗器再多也打不到!

  我跟曲偈共拉一绳、姓林的力气较大,由他独自拉扯另一绳。我轻喊着三、二、一,我们同时用力扯动绳索。没一下子,棺盖动了,我们更振奋地使劲拉扯。也因为我这一侧是由两人拉动,力道比另一侧大,棺材角随即倾斜地被撬起来。

  忽地,棺材上方的星宿淋下腐蚀的液体,两旁的壁缝同时射出几十只箭矢,全瞄准棺材的四周,在离棺材约一米半的地板冒起上百根的毒针,就是要让开棺者就算有轻功逃过液体和箭矢,也无法从毒针阵里逃脱。

  「设计者就是非要置人于死地不可!」曲偈摇着头说。

  「幸亏我们现在是跟着你,不是那些什么派的,不然准死无疑。盗墓的派别一堆,玄学的理论更是几卡车,要是碰到这种阵法,他们要如何安全的开棺呢?还是你这个智慧派实用。」

  「是天下招数尽我所用的务实派,不是智慧派……」我严正地更正。

  这时的密室里是暗器劈劈啪啪地响着,而我们则在外头聊天。声音终于停歇了,我们仍然等了几分钟才再次进入。我们远远地用手电筒照射棺内,除了暗器机关之外,就是满满的黄纸、以及……赚翻了啦!

  其中一尊鎏金佛像的底座居然刻有唐朝的玉宝。玺字乃秦始皇所创,武则天时期则改为宝,中宗恢复原名,唐玄宗开元年间又改为宝字,历朝便沿用下去,因此正式名称为宝。若此地宫果真为唐朝所建,这尊佛像就是唐朝皇帝特地为此制造之物了。用意,应该是镇邪之用。

  哇勒,可以率团到马尔地夫度假了!而且里面能够仿造的东西也不少,可以将陪葬品狠狠扒个两层皮,再跟着温州团到处炒楼,除了能赚差价,还能怂恿他们买假古董,又意外地捞一票了,这叫多角化犯罪。

  「认识你太晚了,那些什么鸟派根本无法跟你比呀!」姓林的一边激动地收刮着财物、一边兴奋地嚷着。

  「盗墓的目的是啥?钱也。所以务实派的格局就是要大,才能钱滚钱、赚更多钱!」

  「你们别只顾着疯啦,我们要是走不出遁术,拥有这些金银珠宝也没用。」曲偈嚷着。

  「要解封遁术之前,就是要将其它的物品搬出来呀。」我拿了一些珍品递给她,不然背包会太重。我接着说。「我们只挑精品就好,剩下的不要动,不然就算好不容易找到宝藏库,也没地方塞。」

  这时姓林的亢奋已消退了,他想想也有道理,便将一些看不上眼的物品放进棺内。里面的那些黄纸,全写上生辰八字,后面则画上镇魂之符,张张全滴上鲜血,就是要那些魂魄与半腐烂的尸体永远被术法所控制。

  不过,怎么缺少人骨阵……咦,那又是什么声音,怎么有嘲笑声呢?

  「喂,我发现神像好像在看我。」曲偈说着。

  「有些名画不管你站在那个角落,都会发现画中人在看你,我看这几尊神像也是一样。」我边说,边想着那段经文与术法可以解除封印。

  「喂,他不只在看,而且还好像在移动。」这次换成是姓林的声音。

  完蛋了,那是?人,是?尸的一种。古书提到它的灵魂会在不腐的身躯附近游荡,只要引发某个契机,灵魂就会进入『身体』,变成有思想的『?尸』。而这个契机,铁定就是棺材……我压低嗓子说。「快把东西收一收,慢慢退出去,准备随时火并。」

  我们尽量不发出声音地拾掇工具,更不去看神像一眼,但是那对凶狠的眼睛却彷佛一直在眼前死死盯着。

  不过,为什么它们又纹风不动呢?难道是我猜错了?然而,我一旦出去,不就无法帮那些冤魂解脱吗?

  就在我这么想的当下,砖门猛然关了起来,幸亏我早就把锥子放在门边,门才没有关死。但是……离门边最近的两尊神像却同时跃到门的两边,我要怎么出去呢?不,不是只有我,还有姓林的仍留在里面,只有曲偈已经到外面了。

  「完蛋了,现在该怎么办?」姓林的一步步退到我身边。

  「老规矩,先朝小腿开两枪看看。」

  他二话不说,端起斜挂的AK47朝右边的神像扫射几发子弹。但是,我们全都看傻了眼,子弹居然没钻进去!他哆嗦地说。「这下子死定了!」

  我倒吸了口气。「把枪收起来,用剑防身,枪托挡不住他们的。」他的长剑放在外面,我就将挂在腰间的剑和手电筒都递给他,让他有多一道光束应敌,我则拿着从棺材里盗出的一把皇家的精致短剑,同时也比较顺手,然后戴上夜视镜,准备械斗!

  唰唰唰唰……四声,四尊神像同时拔出佩剑。那冷峻的声音,狠狠将冷汗逼出来。但我仔细一瞧,谢天谢地,只是寻常的剑,更是早已生锈啦!

  设计者千算万算,就是少算了这一着!

  吼……离门最远的两尊随着吼声,奔了过来,我奋力挡下长剑,锵地一声,那把锈剑应声而断!皇家的宝剑就是不一样呀!我看姓林的一边胡乱地挥着剑、一边乱窜,我赶忙佯装朝攻击我的神像右边跑去,却是脚一蹬,弹向左边,用力砍断另一把锈剑。「他现在只有断剑,不要怕!」

  「你会武功!」他惊愕地嚷着。

  「他们的动作比我们慢,要随时移动位置。」我没有说出在印度时,除了学瑜珈冥想之外,更是早晚都被逼着学习流传千年的印度武术Kalarippayattu,据说达摩祖师的武功可能便是源自古代的Kalarippayattu。我会去学武术,还不是解读师说那迪叶写着我有秽根,必须习武去秽!他肯定给我乱掰一通,当初老师就直呼我有武术的慧根,不是秽根。另外,Kalarippayattu的兵器以短棍与短剑为主,所以我才特地挑熟谙的短剑。

  我才习武一年多,就算有慧根,也不可能达到一流的境界,顶多也只是二流罢了,然而我会瑜珈,两项加起来应该足可跟动作迟缓的这两尊神像打成平手。因为,宝剑能砍断锈剑,却刺不进?人,我只有防守的份。另外,虽然它们没了兵器,但是掌法却相当深厚,我只能以速度来弥补武术不精的缺点!

  没一会儿,姓林的就气喘嘘嘘,原本攻击我的神像却突然转身奔向他,他根本猝不及防,被厚沉的一拳打在胸口。我慌地跑过去,但另一尊的左手却往后甩过来,我吓得猛弯下腰,从强劲的臂膀下面滑了过去,再使出搏击的功夫紧抓着准备挥下第二拳神像的脚,用力狠扳,它这才轰然倒了下去。我趁机拉着姓林的跑开,闪过另一尊的攻击。「你快坐下来休息。」

  我说完了话,就奔向站立的那尊,一剑刺向他的侧肩,当然刺不进去,而我则借着这股力道下半身弹了起来,踹向那尊准备站起来的神像。

  它虽然有思想,却对我这招猝不及防,肩头顿时被我踢中而再次摔倒,但是我千算万算就少算它的衣袍已有千年的历史,当下同时被踹破,我的脚随着撕裂的袍服滑过它的肩膀,整个人头下脚上摔了下来,我立即忍着痛楚想爬起来,但是后脑勺着着实实地撞在地板,?时头晕眼花,我还没反应过来,手就被紧紧抓住!

  随即,我被提了起来。视线透过夜视镜,一切是那样的紊乱,彷佛我陷入急遽抖动的怪异空间里。当下,腹部爆起强烈的痛楚,随即经由成千上万的神经传遍全身,人也往后飞驰。我痛得还来不及反应过来,背脊又着着实实被打了一掌,人也随着这股宏大的力道往前飞去,同时我也痛喊出来,而且浑身像是紧绷过度的弓弦而绷断,虚脱无力,紧握的手掌再也撑不下去,宝剑顿时从手中脱落。

  我,重重摔在地上,胸口又再次承受俨如被车猛烈撞击的力道,当下瘫软地在地板上迅速滑动。

  死了,我只能瘫痪在这里等死了!脑子里全塞满了这个念头。

  然而,那些尸变的军官和被铺成地板的工人的身影,猛然窜进我的眼廉,逼得我喝命自己一定要站起来,才有活命的机会,不然只能活活被打死,灵魂永远被箝制在这个阴暗的幽闭空间里。尤其尸体顶多只能处在半腐烂的状况,连火葬的机会也没……

  火葬!起来,我一定要站起来,才能自救、更救那些冤魂呀!

  http://blog.sina.com.cn/leonlin

  我的博客,有随想和照片,欢迎来坐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