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灵异 > 犯罪者 > 正文
第二十二回
作者:leonlin1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忍着心理与身体上的痛楚,小快步地继续往前进,当我经过『他』时,那几只恶龙只顾着啃咬他的尸骸,根本无暇理会我。我咬着牙,跑了过去,却不知踩到什么,踉跄地倒了下去,我忙地爬起来,然而一条龙张大着嘴就近在咫尺,我忍不住惊骇地叫出来,同时以这辈子最快的速度举枪,却直直伸进它的龇牙咧嘴里,更是下一秒它就将要连我的头也吞噬,我边狂乱地叫喊、边转动着枪管猛扣板机,它的头跟身子顿时被炸到分离,而我也被它那坚硬的头颅撞倒在地。

  ?时,我听到了尖叫声,是怪龙呼朋引伴的声音,告知这里有食物可吃了。我忍着痛将龙嘴扳开,小心翼翼地将受伤的手从尖锐的齿缝中抽出来,随即转身用AK47扫射,再迅速更换弹匣,但抽痛却逼得我浑身颤抖,另外弹药不足的窘境也逼得我心头沉甸异常,无法大开杀戒,逼得自己陷入随时被杀的危机之中,根本就是身心同时遭到折磨。

  忽地,我瞄见刚刚踩到的是一根带着肉渣的手骨!是那位仁兄的灵魂怨我见死不救,才让我滑倒吗?唉……我只能咬着唇,朝那三只正享受大餐的怪龙头颅开枪,让他们同归于尽,血肉永远混杂在一起。

  究竟是谁杀谁?谁应该杀谁呢?我们是不速之客,对于怪龙而言是自投罗网的食物;而我们在地面上活着好好,却为了钱财深入地底而毫无理由地残杀这些怪龙,到底是谁才错,更是死有余辜呢?

  不管了,现在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只能战斗下去。然而,前方是一块大空地,我没时间沿着洞壁绕过去,只能在了无遮蔽的情况下穿越。我深吸了口气,狂奔了过去。然而龙群也趁此绝佳的机会,从八方朝我攻击,我孤身要怎么抵挡呢!?

  阿……我的左脚顿时踩了空,下意识地低头一看,脚卡在岩缝里,我忙地抽起脚,但不管我怎么拔、就是拔不出来,然而我不动的话,就是等死呀,心越急,就卡的越紧。龙又攻来了,我慌乱地朝它们猛开枪。

  这时,军中『震撼教育』的场景猛然窜到眼前,同时我也扬起『不认命』的念头!镇定、镇定下来!我沉着脸瞄准、开枪,同时冷静地思索这一切的因果关系……

  它们肯定有冬眠的习惯,而且这里也有着地下河流,才有鱼只让它们苏醒过来之后食用。另一方面,只要有人侵入地宫,法术就会让几只龙顿时苏醒,好驱赶盗墓贼来让它们饱餐一顿。而且,一开始它们的叫喊除了是叫醒同伴之外,应该也是唤醒那些能够发光的虫只,好让它们寻找猎物。

  然而,它们在这里存活那么久,视力应该早就退化了,不可能完全靠视觉捕猎,难道是听觉吗?

  忽地,我瞄见有条龙在空中停滞了一下,头颅下垂,才朝我攻击,我猛朝它的头颅扣下板机,它那高起的额头随即爆炸。阿……它们该不会是凭着听觉和视觉找出猎物的大概方位,最后像海豚那样是靠类似声纳的器官确定猎物的正确位置,才进行突击吧!

  不管了,总要一试才知道,我一边射击,一边将八宝袋甩到胸前,找出无线电干扰器,这是具有通讯常识的犯罪者常用来干扰警方通讯的工具。我打开干扰器的开关,手指贴着板机,但为了测试又不敢扣下去,只能屏息凝神看着群龙在眼前打转。

  忽然一只俯冲下来,我吓得紧闭双眼,浑身哆嗦,却必须拼命压抑住狂噪紧张的心绪,严控手指不能些微地移动。?那间,我感觉到一股气流从身体掠过,甚至感觉到有东西从衣服擦过,一口沉闷的气息冉冉从微启的嘴缝吐了出来,也睁开眼睛。它们仍在空中盘问,不时探着头搜索,没一下子就全都离开。

  呼……果然被我料中了,我的左脚随意一扭,居然拔出来了,靠!不过,也因此让我查知它们的弱点。我赶忙拿出对讲机要呼叫老江,却没有讯号,笨呀!我关上干扰器。「老江,我记得你那里还有一只无线电干扰器……」怪龙又飞过来了,我紧张地加快讲话速度。「快打开,这样龙就无法知道你们在那里。」我慌地再打开干扰器,它们兜了一圈之后就飞离。

  再吐口浊气再说!呼……我环顾了四周一圈,才小快步往前进。没一会儿我就平安来到方旎那里,她们躲在一个凹洞里,猛朝怪龙开枪。我越接近,攻击她们的龙就越少,我关上干扰器,然后狂扫射一通,吸引它们的注意。果然,大部份的龙全飞向我,我赶忙朝她们喊着。「不要再开枪了,以免将它们引来。」随即打开干扰器,也不再开枪,它们转了几圈就飞走,这时我离她们还有十几米远,干扰器的功效还不错。

  我小快步跑了过去。「出来吧,它们已经飞走了。」她们俩很狼狈不堪地爬出洞口,我紧张地拉着方旎上下瞧着。「你们都没事吧。」

  「只有皮肉伤而已。」勒卡雷说。「它们怎么飞走呢?」

  「这就好,我们快跟其它人会合吧,火力强的话,它们就不敢靠近。」我顾左右而言他。我拉着方旎就朝老江他们跑去,勒卡雷也忙地跟了过来,但他还是继续问着。我斜睨了他一眼。「博士呀,我们跟它们又没有深仇大恨,一旦猎物的反抗能力超乎想象,撤退也是正常,那有肉食动物为了吃而愿意白白送命呢?」「说的也是!」被他打败了!

  我们小心翼翼地奔到老江那里,江谦焕的左手受伤,老洪则是全身伤痕累累,衣服除了东破一块、西掉一片之外,更绑着好几条布。

  我晃了晃手中的干扰器,朝江谦焕摇了摇头,他则扬起下巴,表示知道了,我才对老洪说。「你是干嘛啦,那有伤成这样!」我叫方旎解下止血的布条,为他擦上疗伤级的精油。

  「还不是为了贪财,有的赚就好,非要全拿,除了自己伤痕累累,还差点害我丧命。」老江板着脸说。

  老洪缩着脖子,猛说对不起。我摇着头说。「有命,钱才能花!你要永远记得这句话!」

  「白老弟,现在该怎么办呢?」勒卡雷问道。「是要两批人会合吗?」

  「我们有五个人,过去那里会合是冒险;直接朝中央的财位挺进也是冒险,大家认为呢?」

  「直接杀过去,就少一次冒险。」老洪铿锵有力地说。

  「不错,你这次终于没再提出找死的建议。」江谦焕会讲出这种话,可见他被老洪害惨了。所以,谢天谢地,老洪不是跟着我!

  「就这么办吧。」勒卡雷说完了话,就拿起对讲机,我忙地悄悄关上干扰器。对讲机仍然没有音讯,勒卡雷揪着眉摇晃着它,老江这才机警地暗中关闭,对讲机才开通。

  连络好了之后,我们围成圆圈,朝财位进攻。老洪太爱财了,我们不敢给他枪,天晓得他会因贪财给众人带来什么大麻烦,所以我们就将他围在中间,由他负责监看八方,告知背对危险的人。

  「你可要眼睛睁大点,大家的性命都操在你的手里呀。」老江相当郑重其事地说,当下他挺起腰杆子,猛说一定会的。果然是老板,既防着人,却又说尽花言巧语来怂恿员工来为自己卖命。

  不过,洞穴中央的尺寸到底是用丁兰尺量的,还是文公尺呢?到底是财位、或是死绝呢?鲁班大师干嘛要把阴阳两极弄成对冲?但是……死人跟活人不是差不多吗,都有个人字,而且都会动,差别只在前者是灵魂、后者是肉身……

  「你再站着不动,就会变成死人啦!」老江嚷着。「都身在一级战区了,还在说鬼话。」

  「受不了你!」方旎掐着我的臂膀,所以我赶紧介绍勒卡雷给老江认识,同时在拍他肩膀的当下,写着---onoff!他斜瞪了我一眼,可见他知道我的意思了。

  方旎只剩下一个弹匣,但我给她颇多呀,肯定勒卡雷刻意省着子弹,而让方旎孤军奋战才会这样!我要再给她一只弹匣,她却拒绝了,然后拿出电击棒当做防身工具。当下我们全都傻了眼。「你连这个也带来。」

  「对呀,而且电力饱满,一旦被它电到,肯定晕倒。」

  我打了个冷颤,重新分配位置,故意将勒卡雷排在她旁边,逼他掏出备用的弹匣不可。然后我再次当起前锋,率队往中心地带迈进。龙群不时朝我们攻击,就当我们四枪齐发没多久,它们就在空中盘旋,我赶紧叫大家不要再开枪,没一下子它们便飞走。过一段时间,它们又群起攻击,这一切都是老江暗中操控干扰器的结果。

  「这些龙是靠着视觉、还是听力寻找目标呢?」勒卡雷喃喃自语着。「但是,这里又那么暗。」

  「这要解剖才能真相大白,我只知道要朝它的腹部和嘴里开枪,它才会完蛋。」

  勒卡雷没声音了,也许不晓得该怎么响应,更可能是一脸屎样吧!不过,我有说错吗?所以我迅速举起AK47,用连续单发将一条龙的腹部打烂。「奇怪,这么多只龙就算冬眠,也总要醒来吃东西吧……」

  「小说不是都写吃尸体吗?」方旎说着。

  「几百年才有几位呀,饿都饿死了,那些作者怎么会想出这么离谱的情节呢?不懂!我刚刚说到那里了?」

  「吃东西啦!」老江嚷着。

  「喔,我是认为这里既然是溶洞,肯定有地下河流,更是有鱼才对,但我们一路走来,却没看到呀。博士,你们有见到吗?」

  「没有!你的意思是……」

  「我就怕神秘河流有着史前那种身体硕大的鱼类,而我们的子弹又不够的话,就真的完蛋了。」

  「那就不要下河就行呗。」老洪在我的耳边叫着。

  厚……吵死了!「但是,地图有个像河流的地型呀,不然我担心干嘛呢?」

  「你这么一说,我也想……」几道枪声打断勒卡雷的话语。「我也想起来,地图上有的地方有好几个S,就跟中国的象形文字一样,肯定是河流才对。」

  「小白,你既然知道有河,为什么没准备潜水用具呢?」老江说,

  我又不是领他的薪水,还给我用训斥员工的口吻说话。「厚,我是刚刚才想到那可能是河,我又不是神仙,那能预卜先知呢!」

  「他说的没错,我们也一样没有准备,原本我是认为那里是地势隆起的地方。」勒卡雷说。

  「只要不是断层就好,我去过修武县的云台山,要是底下的河流是像那样的万年断层,有潜水装备也没用。」方旎说道。老洪接着炫耀似地说。「那里我年轻的时候就去过了……」

  我们是在闲聊没错,但是眼睛和双手全都没闲着。也因为太紧张了,从踏入树林内圈到现在只有两个多小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碰到一箩筐怪异之事,而且好几次差点就丧命,谁的情绪不是紧绷到极点呢?我才出这个馊主意,借着聊天放松心情,不然再绷下去,意外就随时可能发生。

  越朝中间走,钟乳石和柱子就越多,盘聚在上面的怪龙似乎比外围的小了一号,怎么会这样呢?难道这些算是孩子,在外围负责狩猎的则是大人,那么最里面呢?!

  「有可能喔,感觉越来越像电影异形alien。」

  「呵呵……你们的想象力真丰富。」我听得出来勒卡雷心里也是着实害怕。说真的,我最怕的反而是鬼魂,设计者都有法力箝制魂魄了,当然也能布下厉鬼阵,而不是摆个只要有心就能破的粽子阵,或一些怪虫,吓吓盗墓贼罢了。

  「厉鬼阵,那真的是走头无力了,非要请三太子下凡来抓鬼不可。你会起乩吗?」老江口气孱弱地说。

  「你们是台湾人!?」勒卡雷随即问道。

  靠!他懂那么多干嘛啦!「奇怪,那些盗墓小说的盗墓派别一堆,却大都只写粽子呀、尸虫呀、变态?尸呀、怪虫等等,为什么就不写被成千上万的厉鬼追杀呢?看他们要怎么破!」

  「呵呵……」勒卡雷冷笑着。

  「他们以前的老板是台湾人,很迷信的,尤其喜欢在晚上加班的时候讲一些神明呀、乩童驱鬼之类的事,他们听久了,就全都信,我才不信那个呢。」方旎说着。「阿……」

  随即蹦出几声枪响,应该是勒卡雷解决掉打算攻击方旎的怪龙吧。不过,方旎的反应还真超快的,没辜负我前几天老是失眠,只好半夜讲鬼故事吓她们。

  「大家小心呀,前面没有石板了,全是凹凸不平的岩石地。」我嚷着。不过,我『直觉』事情应该没这么简单,因为这里是藏宝的地宫,并非是一般只有盗墓贼会光顾的陵寝,一旦处于乱世,那位枭雄不想获得珍宝来换取军费呢?只要布署弓箭部队,那些位于最后防线的怪龙同样会被消灭!于是我将看法说了出来。

  「现在最重要的,是底下究竟藏着什么,你再考虑这个问题吧。纸上并没有注明有写满地全是珍宝!」勒卡雷说。

  「不用满地啦,只要像法门寺的地宫那样只有十几件,我们这群人各个都是亿万富翁了。」老江说着。

  「没错、没错!不用说十几件啦,只要有几件像法门寺的珍宝博物馆里的古物,我们就吃喝不尽了。」老洪亢奋地嚷着。

  我才要说像这种身价动则上亿的稀有文物,就怕很难脱手,当下小腿就被猛然撞到,逼得我踉跄摔到地上,挂在腰间的各种设备同时撞向腹部,而且下巴也硬生生砸向岩石,痛得我五官全揪在一起,视线一片朦胧。然而在迷蒙的视线里却出现一只怪龙俨如鱼雷攻击机离水面只有几米的高度那般往我飞奔过来,我赶忙甩手瞄准,朝它的眼睛连开数枪。但是,它那坚硬的头颅仍旧直直撞向我。

  http://blog.sina.com.cn/leonlin

  我的博客,有随想和照片,欢迎来坐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