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灵异 > 犯罪者 > 正文
第三十三回
作者:leonlin1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们在北京市区有物产,一间是出租,就是拿租金来付银行贷款;另一间是清朝的老房子,表面上由一对杭姓老夫妇住着。

  他们以前也是干这一行,熟悉北京的古物圈,中低价位的古物就由他们经销,而我的一些传统盗墓知识正是他们传授的。

  这也是因为我跟他们相当投缘,我第一次到北京旅游时第一个认识的人就是杭大爷。到了现在,我可算是他们的义子了,所以这里即是我们在华北地区的驻地。

  我们赚了钱,就是买各国的基金,老锺则在印度操作印度和越南的股票,另外购买欧元保值,不然就投资房地产,做长期投资,过于投机性的我们不做。毕竟,盗墓生意已经够投机了!

  所以我们的财富大多来自转投资,利用钱滚钱捞钱。这是题外话,我猜姓章的集团也跟我们类似,投资的范围可能比我们大许多,资本额更是比我们雄厚,看他那身英国订制的西服就知道了,因为我直觉他不是喜欢那种有钱就喜欢炫耀的人。

  我们在羊房胡同品尝著名的清朝宫廷佳肴厉家菜,在坐的只有我跟老江,他们则是姓章的、勒卡雷和曲偈。

  我见曲偈前去上厕所,过了一会儿我也溜出去。我在外面等着她出来,她一见到我,仍旧摆出一张扑克脸。我微笑地说。「果然被你猜中了,我们又见面了。」

  她这才笑眼凝看我。「而且还这么快!希望这次不会有危险。」她悠然闲步于古色古香的屋宇,秀雅的鹅蛋脸虽然脂粉未施,但若穿上旗袍,我肯定会误以为她是清朝的格格。「你们找到了?」

  「别在这里说这些。」

  她点了点头。我才要跟她聊几句,她就下巴朝包厢挪了挪,我只好无奈地先回到座位,她过了一下才回来。厉家菜虽好吃,但地方小,客人又多,因此我们只是聊天,连络感情,不谈公事。饭后我带他们来到一处老宅,这是杭大娘的姐妹掏的宅子,借我们使用一晚。米馥带着宝匣在这里等着我们。

  我为大家泡了台湾的高山冻顶乌龙茶,也不想再让姓章的坐如针毡,便开门见山地说。「我找到罗太后的坟了。」

  「你们是怎么找着的?我们找了好多数据,一点线索也没。」姓章的说。

  「唉……是怎么找到的?现在都那么晚了,我不想说那些。」我满脸颓废地说。老江和米馥也很配合地摆出二奶卷款跟情夫私奔的痛苦模样。

  「是他缠着你找到的吧,唉……」他垮下了肩膀。

  「不过,既然你们都找着了,为什么不盗呢?」曲偈不解地问着。

  「或许就是我们的能力太烂了,恒宗才会找上你们,『命令』你们出手吧。」

  「还真的是命令没错!但是……地宫你们都闯了,还有啥地方你们不能盗呢?」

  「警察局!」我看他们全傻了眼,才接着说。「就在警察局底下。」

  现在,他们全都垮了下来。

  「不是在金茂大厦底下就要偷笑了啦,那才真的不晓得该怎么挖!」江谦焕说着很不好笑的笑话。

  「我们将四周都拍了下来,请先看碟吧。」我将光盘片放入DVD放影机,他们顿时全凑到液晶屏幕前仔细观看,而且连看了两遍。

  「你们集团做事相当有计划性,这点我可要向你们学习。」姓章的说。「不过,警察局……要怎么盗呢?就算贿赂也不成呀,谁都会猜想为什么要在这里挖洞,肯定里面藏着宝贝!就算让他们五五分帐,以后的勒索也肯定断不了!」姓章的说。

  「所以,我们白老大想出一个主意,假装开设实验农场买下附近的地皮,然后暗中挖掘地道。」米馥边说、边用笔电秀出施工图,然后俨如业务经理向客户做简报。

  这,才是专业,所以他们全被唬的一愣一愣的。

  为什么这样说呢?就是米馥简报完之后,开始抖起莲花灿舌悲哀地说起股票被套牢,投资的房地产又面对即将拆迁的命运,导致没有现金可以买地、买工具。

  「那些不成问题,既然你们找到坟了,钱的方面我全部负责,至于找到的古物也是五五分帐。只要能让西夏皇帝开心,什么都好谈。」

  不知到李纯佑是怎样吓他?但最好千万别来吓我!「不过……如果上面是博物馆的话,就更完美了。」

  「怎么说呢?」曲偈问着。

  「反正地洞都挖了,就顺便往上挖,而且手头上的摄影器材都有,可以将古物拍下来仿造,然后拿逼真的膺品换真品喽。另外,馆方有可能去钻研陈列品是否被人偷换吗?不可能嘛!除非发现盗洞,但我们早就把盗洞填补起来了。」

  「真的认识你太晚了!」姓章的激动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这件事结束之后,我们来谈谈有啥生意可以合资。」

  我的直觉没错,他们是集团。「关于怎么租地或买地,以及如何施工等细节,我们明天再谈好了。米馥,把匣子拿出来吧。」

  他小心翼翼地将匣子打开,取出文件放在桌上的一块白布上。「这就是方术士给我们老大的东西。」

  「就这册子而已?」勒卡雷急忙问着。

  「还有佛像,但这才是重点所在。」

  「耍人嘛!藏的那里严密,居然不是绝世珍宝吴道子的作品,要是拿到苏富比拍卖,少说也好几亿!」

  想也知道这是江谦焕在靠腰,所以米馥瞪着他说。「别抱怨了,先让博士仔细研究啦。」

  勒卡雷先念出前面关于方术士所发生的事,他们不禁摇着头,一个人的怨恨与报仇居然害到成千上万人,应该是上百万人才对,难怪他会惧怕子孙代代被带衰!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那些怪龙当年应该就在那里了,他们是怎样进入埋棺、甚至施工呢?」曲偈说。

  「人怕火,龙也一样有害怕的事物,因此方术士肯定握有这项秘密,而且藉说是他施法的关系才让龙躲开,让玄宗更加信任他。」姓章的说。

  「接下来可能是分段施工,将龙困在某个范围内之后,工人就在安全的地方建造地宫,然后再将龙驱赶到已完工的部份,再进行施工。」江谦焕说。

  米馥听得索然无味,乜着眼瞅着那块布说。「他那么恨唐高宗跟武则天,希望后面是写干陵的地宫确定所在,里面的宝藏……天呀!几辈子也花不完!」

  「呵呵……知道又如何,谁敢在梁山直接开挖呢?就像谁也不敢挖掘秦始皇陵,一动土,就被抓!」姓章的说。

  「白先生,你在想什么?」

  我晃了一下,是曲偈在问我。「唉……真的无法开挖,没办法解决泥土的问题。」

  「怎么了,你想到如何挖掘干陵?」埋首研究的勒卡雷睁大眼睛盯着我。

  「干陵旁边有好几户农家,而且就贴着干陵,可以用计让他们搬离,由我们进驻,然后用晚上挖掘。但是……想也知道挖出的废土肯定很多,要如何清运呢?而且那里太静了,清土肯定会发出声音,必须装隔音板才行,太麻烦了。」

  「唉,我们只是说说而已,你还真的去思考!」米馥笑着说。「什么叫无聊男子,就是你这种人。」

  「不过,方术士后面所写的,的确跟武则天有关。」勒卡雷面无表情地说。

  「阿……不会吧!」我瞠目结舌地轻嚷着。不只是我,在场所有人当下都讶异万分。

  「套句现代的话,武后为了提升自己的形象,为称帝铺路,曾广建佛寺,利用宗教力量来达到这个目的。但太过火,就会轮为迷信。这又要提到曹操了。」

  「博士,武后跟曹操的年代差距相当久,会不会是名字类似呀!」姓章的不可思议地说。我的下意识也这么觉得,但直觉博士所言不假。

  「先让我说完。三国时期,曹操曾设立摸金校尉这个官方组织掘墓,以获得军费。但是当年各地战乱,有多少富人能出得起大钱购买太昂贵的陪葬品呢?因此只能卖掉一些中低价位的古物。高价位的陪葬品虽然是珍宝,但曹操也不想将这些稀有古物摆在官邸,免得敌人藉此攻讦,影响到自己的声誉,何况他又打败袁绍,军费和粮食皆有了,因此秘密将这些无法脱手的珍贵宝物埋藏。

  「当时可说是中国人才济济的大时代,不管文武都是,据说当时有位术士帮曹操设立阵法,利用那些陪葬品借着法术来增加国库……」

  「那是国库,应该是私库才对!」米馥嚷着。

  「让博士翻译完,你再扯那些啦。」老江瞪了他一眼。

  勒卡雷也不悦地斜睨他,才接着说。「也因为那是陪葬品,阴气颇重,同时可以藉由鬼魂之助,帮他成就大业。」

  「咦,这不是跟方术士在地宫摆下的阵法类似吗?」曲偈忍不住问着。

  「没错,只是方术士在山西地宫除了摆下富国之法,更多摆了阴克阳之法。但人算不如天算,蜀汉和东吴皆是能人倍出,就算摆下这个阵法也一样无法摆脱三国鼎立的命运。」勒卡雷说。

  「但是……这跟武则天有什么关系呢?」我憋不住问了。

  「当年武则天渴望称帝,他便向武则天推荐这个法术,而且就设在曹操那个阵法上面。目的就是要报复大唐,助武则天窜唐。武则天年迈之后,天命不可违,皇权仍必须回归李家,他才又向玄宗靠拢,怂恿玄宗建立防止女性乱唐、又可富国的地宫,其实是要颠覆唐朝。」

  「这个人因为浓烈的恨,导致有变态的倾向。」江谦焕说着。

  我们忍不住笑了出来。

  「最重要的,他有说阵法摆在那里吗?总不会单纯地只让后人晓得他为何这样做的里理由,这也太无聊了,千年之后谁会去管他当年的目的是怎样呢?」

  「嗯,他就是希望有缘人能帮他破法。因为武则天已经称帝,而且也死了,和高宗同葬干陵,那个阵法已没有存在的价值。」

  「原来曹操、武则天、玄宗和西夏都跟那个阵法有着密切关系,我们一路走来也都是环环相扣!」曲偈说。

  「而且我们好像都在姓方的算计当中!」我不悦地说。「那个阵法既然已经没用处了,而且他又掌控着大批的人力物力,干嘛不自己去解除呢?而且还要人先破了人骨阵,再炸棺,然后再叫人去破法,就是不一次说完,跟公务员一样,非要人跑好几趟才爽,一点办事效率也没有!」

  「没错,要是我有这种员工,早就被我开除!不过,你也不要浪费生命跟恨到人格分裂的人计较啦。」老江说着。

  「如果我的学生用这种方式写论文,肯定被我扔回去。」勒卡雷笑着说,姓章的则猛说没错,这时他的脸色已经好些,不再那样萎靡!

  「现在有曹操跟武则天的两批珍贵古物,要不要去帮方术士破法?」

  「还是先帮西夏皇帝解决积蓄几百年的仇恨再说吧。」姓章的揪着脸说。

  「说的也是。解决之后再请高僧为他颂经超渡,免得我们还要被迫演出第三集。」

  勒卡雷拿出相机,将文件拍了好几张照片,见我们全板着脸,忙地说。「我是要研究这些字,这份文件还是由你们保管,方术士太邪了,我可不想碰他的东西。」

  靠,又把我们当挡箭牌!其实内容都在他的脑子里,我们只是对他没征求同意就拍照,感到不悦罢了。「章先生,那家银行你看不顺眼,我就将文件送到这家银行的保险箱保存,应该可以让他们衰一阵子吧。」

  「真的认识你太晚了!」他笑着说,非关系人当然是很无聊地瞪我。不过,他就不能换句话吗?比如说,保险箱的钱我出!

  话又说回来,世上有那么多文字,为什么方术士就偏偏挑我们不懂的字写后半部呢?古物还没开挖,就先飞走一半了!

  十九、

  路,我们已经铺好了。姓章的来到银川之后,就以金主的身份跟有关当局洽谈承租土地,曲偈则当他的秘书。至于勒卡雷佯装成农业博士,将那块地东挖挖、西摸摸,直说可以租下来试验。

  以上,他们全照着我编写的剧本演戏,因此很快就签定合同。反正他又不在乎那点钱,只要能尽快摆脱李纯佑就行了。

  至于江谦焕,则在一幢临时租来的小房子画能最快完工的施工图。围墙是一定要的,防堵好奇的邻居探头探脑。然后在上方弄一个大棚布,而且与围墙紧临,乔装是温室。一间简陋的木造房就正对着大门,同样预防闲闲没事干的人从大门张望。在预定挖洞的地方做一个水池,掩人耳目。

  米馥和小柯则四处找工人施工,我也将方旎与老纪调过来帮忙。本来我不想让方旎参与,但她却坚持说既然已经踏进来了,就必须将李纯佑和方术士的事做个了断才行,同时也想多攒点钱,明年好开家店。

  我猜,她可能惧怕满心恨意的李纯佑认为这伙人拿着陪葬品花用,而自己也帮这伙人安然度过难关,却有人不愿意帮他,而找上门算帐吧!

  也因为我们全都忙着,姓章的那伙人只是演演戏罢了,因此觉得这笔钱花的值得。

  章队,对外宣称现今只是实验性质,等收成之后看成果怎样,再投入大笔资金,正式规划购地,因此对于急就章的工程没人觉得可疑。同时他也调派可靠的人手过来。

  白队,以最快的速度完成『豆腐渣工程』,随即所有人员进驻,开始挖盗洞。不过,铲土栽种之类的还是要做,以防有官员太过好奇地进来参观,好在老纪对这方面熟到不行,就由他做『表面功夫』。

  「我们要在晚上挖洞吗?」老纪问着很白痴的问题。

  「厚……夜深人静,大批人挖土不会有人听到吗?当然是大白天挖洞,这样谁也不会觉得可疑,只以为我们在翻土。」

  「小说不是都写晚上盗墓吗?」方旎身为务实派,没想到也问这种注定是废话的问题。

  「众观全世界,考古界有几次是利用深夜开启古墓呢?绝大多数是大白天开棺,晚上则是为了方便拍摄!盗墓跟考古的不同之处,是前者将古物贩卖赚钱、以及不会去保护古墓的完整。同样是开棺,同样把陪葬品拿出来,考古学家还甚至把遗体搬出来,为什么盗墓就有那么多规矩呢?考古学家却只有一条必须遵守,就是全力保护古物。」

  「说的也是,鬼不会无聊到先询问闯进家里的是盗墓贼、还是考古学家,前者只允许他们晚上挖,后者则是可以全天候吧!所以,晚上盗墓真正的用意是为了不被人发现。博士,是不是这样?」方旎问着勒卡雷,懒得看我一眼。

  勒卡雷摆出高姿态点头,姓章的接着说。「不用说全世界,就说中国好了,那么多古墓出土,皇陵也几乎都被挖掘研究,曾听过碰到粽子、甚至尸虫、怪物之类的吗?连机关也是相当少见。只是我们运气差,碰到江先生所说的心理变态的术士,才会在地宫碰到尸变和法术。」

  「所以,快去准备饮料和煮饭啦!」我喊着。因为两队中的唯二女子就是我们的厨子,钱总不能白拿嘛,大家说是不是?

  事情结束之后,这块地还要退租,因此盗洞必须掩埋。于是我们将土方堆在墙角,再用篷布盖上;有的则运出去。我们是做农场,运送一些有机肥也是正常,因此在墙角『堆肥』没人觉得奇怪;一些硬土和石块等就趁机运出去,也不会有人怀疑。

  关于盗墓,大多数的人是为了财,勒卡雷则是想第一手得到既宝贵又极可能不对外公开的文物,那么曲偈呢?挖洞虽累,我还是很好奇为何她会加入姓章的那伙人。

  今天轮到她外出买菜,于是我藉说要采买东西,随后就溜了出去。

  在车上,我们一路无言,直到抵达市场,她才开口问着。「为什么要跟我来买菜,而不是方小姐呢?」

  她的语气有点酸,酸的我很爽!「因为想了解你,而且你也答应过。」

  「为什么你还记得这件事呢?」她苦笑着。

  「要问脑细胞才知道,但是它们不会开口说话。」

  她噗嗤笑了出来,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开怀地笑。于是我们一边逛市场买菜,她一边悄声说着自己的事,彷佛喃喃自语,不是在向我诉说,只有询问买这个好吗?我才感觉到她是在对我说话。

  她的家庭颇为单纯,是家里的独生女,父母在工厂做事。念小学的时候,有次跟同学在田里玩耍时,同学跌倒了,膝盖满是鲜血,也沾满沙土,她慌乱地用手拨弄着沙子,原本痛到哭泣的同学却叫她继续摸着伤口,因为那样会觉得不那么痛。她很不解,但也照着做,没想到鲜血却慢慢止住了,同学也能由她搀扶着回家包扎。

  她回家之后就告诉父母,没想到父亲却严肃地告诫她,不准跟任何人讲起这件事。

  「我还记得,那时我爸妈在厨房里争吵之后,我爸才出来要我不准向任何人炫耀,不然就重重打我。」她晃着购物袋说。

  「你后来有问你爸妈吗?」

  「我有问过,但是每次问,我爸就生气。他很疼我,家境又不好,所以他都省吃俭用,让我能吃饱、能上学,所以我不愿惹他生气,就没再询问。当我上了高中,应该是高二吧,在我生日那天,我爸认为我长大了,才跟我讲为什么他要我保密。

  「我的曾祖父也跟我一样可以用双手帮人治病,也就是特异功能,消息慢慢传开之后,就有许多人来求我曾祖父治病,但这也只是减轻症状,或者治疗些小病罢了,大病仍旧必须看医生才行。因此有些只愿让曾祖父治病,却不要看医生的重病患者仍然过逝了,家属便指责他是骗子。

  「他不是医生,也不收诊察费,顶多是收下患者馈赠的礼物罢了,却给人说成这样,你知道他的心有多疼吗?后来,有位官员听闻他的双手有神奇的治疗功效,就来乡下找他治病。曾爷爷是尽全力治了,但还是请他一定要去给西医开刀才行,因为体内长了不干净的东西,而且漫延速度相当快。」

  「应该是癌症吧。要完全依靠特异功能完全治愈,也太难了。」

  「爸也这么说。没多久,那位官员就死了,没想到曾爷爷却牵涉到官场的斗争里。那位是大官,经由别人介绍来给曾爷爷看的,大官死后,大家为了争夺这个官位,别派系便藉说这人是故意介绍赤脚医生害死长官,打算藉此斗垮他。那位官员是被斗垮下来,但曾爷爷也因此被捕入狱。最后因年纪太大了,在狱中寿终。

  「那时爸虽然还很小,但家里乱成一团,被逼远离家乡的情景依然深络在心。爷爷曾告诫过他,我们家族隔了几代就会出现一位能帮人治病的能人,以后一定要严正告诉子孙,除非万不得已,不然不能向陌生人治病。」她侧着头,露出无奈的笑容。

  「我曾在新闻中看过有人利用双手抓出病灶,很多都穿插了不同的宗教仪式,许多国家都有过这类的事情。当然,这些应该有真有假,撇开假的不谈,你跟曾爷爷应该也属于这类的人吧。」

  「这点我倒是不知道。我是真的听爸的话,绝不向陌生人治病,顶多是帮亲朋好友治疗些像感冒的小病。知情的亲戚当然不可能传出去,害怕无故招来牢狱之灾,而且若是赚钱,也是我们在赚,他们也捞不到好处。好朋友嘛,我都是若有似无地帮她们抓出病毒,她们根本不知道我正在帮她们治病。

  「到了大四上学期,我爸在工厂受伤,我慌地赶回家帮他治疗,没多久他就可以上工了,没想到工厂却藉此要他下岗,也不管他的腿已经好了。我妈只是个厨子,根本负担不起我的学费,只好向亲戚家借钱。但是,他们的经济情况也都并不宽裕,顶多只能筹到学费罢了,生活费我就必须自己去赚。小时候我曾跟着姑丈习鼓,那时他常说我有打鼓的天份,于是我就加入鼓团,一旦有商场开幕或有特别的活动,我就跟着鼓团去演奏。

  「毕竟我还是学生,不能跟着他们四处表演,所赚有限。有同学觉得我长得不错,就拉着我去当迎宾小姐,或者走走台步,攒一点小钱……」

  我直觉后面有车,忙地将她搂了过来。果然,有辆三轮车也不管前面是否有人,就冲了过来。

  她露出浅浅的笑容,接着说。「到了下学期,爸居然找到工作了,而且薪水挺不错的。妈同样也到一家大餐馆当厨师,薪水是以前的两倍,而且居然有人帮我在银行开了户头,帮我存入学费跟生活费。」

  「是章老大帮爸妈找到新工作,也支付那些钱?」

  「嗯!那时不管我怎么问,爸妈就是绝口不提。而且到了下学期,同学们都到处找实习的机会,我却是有公司自动找上门,太奇怪了!快毕业时,章先生和爸一同到学校找我。我才晓得原来是这个男人的赞助,我家才没有倒下去,我才能顺利毕业。

  「那时他就直接讲,不是要我当二奶,更不会要我作奸犯科,只是希望我在他们有人受伤时,实时帮他们治疗。当时爸一直低着头,咬着唇,那模样彷佛是对我万般的愧疚,居然需要他呵护的宝贝女儿出卖不能让外人知道的特殊能力救活一家子人。

  「我知道爸很痛苦,很自责,而且我明白一旦拒绝的话,爸妈肯定失业,我又没工作,根本无法养活一家人。所以,我只能答应了。」她说到最后,颓然地垂下头,露出苦笑。

  「虽然姓章的说不让你做奸犯科,还是带你进入古墓是吧?」

  「咦,你怎么知道?」

  「这叫投名状,一旦你参与了,就不能泄漏秘密,不然你也是共犯,一样逃不掉。」

  「呵呵……不过,我只是做些简单的工作,站在客观的角度分析,也帮他们投资洗钱,他们并没有让我实际参与撬开棺材这种事。对了,你猜,是谁泄漏出我的秘密。」

  我扬了扬眉毛,直觉地说。「你男朋友!应该是前男友。」

  「你呀,跟我是同样的人,只是我们的能力不同罢了。」

  「不过,为什么姓章的那么需要你呢?不懂。」

  http://blog.sina.com.cn/leonlin

  我的博客,有随想和照片,欢迎来坐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