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魔改大唐 > 正文
第232章 天鸡飞虾美食节-2
作者:麻烦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捧着一把油汪汪炸蝗虫的汉子,本来还觉得头皮发麻有点得慌。

    可被[鼎俎门]弟子这几句顺口溜一说,实在是忍不住了,看着人家神仙弟子吃了都没事,想来肯定是没毒的。

    摆出一脸视死如归般的表情,抓起一只塞进了嘴里嚼了两下,当炸的焦脆咸香的蝗虫在他口中爆开,那股鲜美的滋味刺激的他怒目圆瞪,大吼了一声:“真香!!!”

    嘴巴快速咀嚼,三五下就把手里的那几只蝗虫给吃下了肚去,还猴急的伸手往摊子上的蝗虫堆抓了过去。

    “诶诶诶~你干啥?”

    [鼎俎门]弟子连忙伸手拦住:“想硬抢啊?”

    吃上瘾了的汉子一边吧唧着嘴里的回味,一边怒道:“不是说不要钱么?”

    “免费品尝、免费品尝。”

    “尝尝就行了,你还想吃饱是咋滴?”

    [鼎俎门]弟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想吃就掏钱买啊!你是打算上这吃白食来了啊?”

    “多少钱一斤?”

    “给某盛上两……三……”

    这汉子实在是忍不住了,一边从怀里掏出一只兽皮夹子来往外掏代金券,一边猴急道:“不,给某来上十斤!”

    “好嘞!十斤‘飞蝗腾达’!”

    “原价两角一斤,美食节开业大酬宾,现在只要一角五分,买一斤送半斤,再多送您一铲子!”

    [鼎俎门]弟子手脚麻利的,从身边拿起一只细薄竹篾小筐,铲了好几大铲炸蝗虫进去往摊子前挂着的吊秤上一挂。

    也不细看就拿了下来,又多铲了半铲子进去这才递给了汉子,笑眯眯的道:“一共十五斤油炸飞虾只多不少,诚惠一元五角代金券!”

    正往外数毛票的汉子一听,手里的动作立马就顿住了,错愕道:“这么贵啊?”

    “贵?一斤粮还要四十钱呢,这油炸飞虾好歹算是肉食!”

    [鼎俎门]弟子一脸嫌弃的瞅着这汉子:“十五钱卖给你一斤半肉你还嫌贵?”

    “这不就是蝗虫么?”

    “收蝗虫才一分钱一斤呢!”

    “怎么到了你这,一转手卖出来就是十五文了?”

    被鄙视了的汉子一下被说懵了,好像理是这么个理。

    但是总感觉好像那里不对,顿时恼羞成怒的道:“我可告诉你!你这的蝗虫可都是我亲手收上来的……”

    “看你这一身工服,应该也是咱[天工门]下的车队,帮着下乡收蝗虫的力工吧?”

    “你知道收蝗虫一文钱一斤,那你知不知道下乡运货的卡车,跑一趟磨损多少钱啊?”

    “你知不知道得付给你们这些力工多少钱工钱啊?你知不知道蝗虫收回来得多少人清洗、加工、腌制啊?”

    “这可是油炸的!油不要钱啊?盐不要钱啊?我[鼎俎门]的烹制秘方不要钱啊?这免费给你的竹篾筐不要人编啊?”

    “嫌贵你有本事干活的时候别拿工资啊?嫌贵你有本事上城外抓生蝗虫吃去啊?大把的蝗虫不要钱!”

    “亏得你还是在咱们[天工门]务工的,一天工钱怕不得就有两三元代金券吧?怎么就这么抠门呢?”

    [鼎俎门]弟子打量了一下他,没好气的翻白眼道:“合着就该你们[天工门]的力工挣钱,活该我们[鼎俎门]的荷工累死白干是吧?”

    这个荷工嘴皮子也忒溜了,一口气没停就把那汉子喷了个狗血淋头。

    汉子想发火,可一想人家说的也没错。

    再加上旁边里三层外三层看热闹的百姓,都朝他投来了鄙视的眼神。

    顿时臊的老脸通红的,赶紧递过来几张代金券,在围观百姓的哄笑声中,抱着竹篾筐就想往外挤。

    却被跟他一起来的工友嘻嘻哈哈的拽住了,从他怀里的竹篾筐中一把把的抢了名叫“飞蝗腾达”的油炸飞虾往嘴里塞。

    “抢什么?抢什么?想吃自己掏钱买去!”

    汉子顿时急了,一把捂住了怀里的竹篾筐大叫:“抢某的干什么?不要钱啊?”

    周围的百姓哄笑,可他那些工友嘴里还嚼着呢,一个个都眼睛一亮的大叫:“好吃诶!?”

    丢下那汉子挤到了摊子前,挥舞着手里的代金券争先恐后的大叫:“买十斤送五斤是吧?给我也来十斤!多送点啊!”

    “得嘞!买一斤也送半斤!只多不少!”

    “兀那汉子,这油炸飞虾可是盐水腌制的,吃多了可咸!”

    “往里走走,那边有咱们[鼎俎门]下的醴坊,特别精酿出来的仙泉麦酒出售!”

    [鼎俎门]弟子笑眯眯的一边帮这帮力工汉子过称,一边还冲站在外边一把把往嘴里塞油炸蝗虫的汉子笑道:“一大斗麦酒只要一千钱!吃飞虾喝麦酒更配哦!”

    那汉子和他那帮子工友一听顿时眼睛就亮了,抱着一筐油炸飞虾就往醴坊的摊子挤去。

    花十五钱买一斤油炸蝗虫他们嫌贵,可是一听一大斗酒居然只要一千钱,跟白捡一样就去了。

    这一来是目前天工门下的力工收入都不错,而且还相当的稳定,只要肯干活,天天三五百钱的收入都不叫个事。

    二来也是因为这麦酒的价钱太划算了些。

    眼前这时节,粮贵酒更贵,平时一斗浊酒都不止这个价钱了。

    而且酒都是论小斗(2000ml)卖的,现在一大斗(6000ml)居然只要一千钱,这不跟白捡一样么?

    虽说不知道这麦酒跟米酿的浊酒有什么区别,可好歹都是酒不是?

    过了这么久苦日子,他们可有好些日子没尝过酒味了,一千钱虽然不便宜,可一帮工友凑一凑到也不是消费不起。

    有这么一帮子力工带头,而且看他们吃的着实是喷香。

    围观的老百姓们也忍不住了,一拥而上的就把油炸蝗虫的摊子给包围了,争先恐后的上手就抓。

    “排队!排队!”

    “都排队!先交钱后拿货……诶!”

    卖货的[鼎俎门]弟子急的大叫:“我说你够了啊!你都白吃了三把了,还抓?”

    四象区里虽然宽敞,可一下支开了几百个油炸蝗虫的摊子,炸的是油烟滚滚,却依然供应不上疯狂抢购的百姓需求,不得不紧急又增加了好几百个金属油炸槽,来分流抢购的百姓免得造成拥挤踩踏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