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冲突加剧
作者:湮十七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枫晴,你这是要残害同族吗?”

    枫梓记得枫家族规有一条是:不得残害同族子弟。伤者,惩戒堂受家法;死者,以命抵命。这也是为什么原身之前虽然一直被他们欺压,却都没受什么大伤,更没有危害生命的原因。

    “四姐怎么说的那么严重,我们只是在切磋而已。”枫晴当然知道族规的存在,不然枫梓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这么想着,手中挥舞的青玄鞭又飞快地向枫梓挥去。

    大厅地方始终有限,众人为了不殃及池鱼早就早早地跑到了院中。

    枫梓两人一个进攻一个防守,不一会,两人也落到了院中。

    枫梓作为防守的一方,不要说有多么的憋屈了,因为没有玄力,再加上有伤在身,体力也渐渐跟不上行动了,眼看着就要被枫晴的长鞭挥中。

    枫晴眼看枫梓要被她打中,憋屈已久的她难得高兴了起来。

    但是枫晴注定要失望了,关键时刻,却是素雪一个飞扑替枫梓受了一鞭。

    原来素雪见枫梓又要被打,当下也不管自己根本不会玄力,直接用血肉之躯替枫梓挨了一鞭。

    “娘,您没事吧?”枫梓本来想自己硬抗一鞭好借机抓住青玄鞭的,却不想素雪一个飞扑,直接打乱了她的计划。

    枫晴见素雪帮枫梓受过,心里更是气愤,又被那个贱人打搅了她的好事!

    “娘没事,你们,不要再打了。”素雪感觉后背火辣辣的疼,可是为了不让枫梓担心,还是强装着没事笑了笑。

    “哼!晦气!”枫晴感觉自己的青玄鞭在打了素雪后只觉得晦气,再待下去也没什么意思,转身便准备走。

    枫梓见枫晴打了人以后就要走,只觉得怒火一下飙升,打她可以,打她在乎的人,不行!

    “打了人就走,你想的,也太美了吧!”枫梓浑身气势凌凌,凌厉的煞气直逼向枫晴。

    枫晴闻言转身正准备说点什么,可下一秒便被枫梓的煞气压得身子一沉,随后便见枫梓向她冲来,在那双眼睛里,枫晴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杀气,枫梓,想杀了她!

    枫梓飞身上前直接一把掐住了枫晴那嫩白的颈勃,只要稍稍一用劲,枫晴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枫梓确实对枫晴对了杀心,可是却还没有失去理智到忘了枫家的族规,她现在只是先让枫晴体会一下死亡的恐怖,至于她的命,迟早她也会亲自拿走。

    枫晴僵硬着身子,浑身的神经感受着枫梓的手在她的脖子上慢慢收紧,就在她以为自己要死了的时候,枫梓突然手一送,枫晴直接腿一软,整个人失去了力气坐到了地上。

    枫晴感觉自己就像是死里逃生,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浑身冷汗直冒,刚才的枫梓就像是一个恶魔,太恐怖了!

    枫梓径直走回到了素雪身边,见枫晴还坐在地上发呆,冷哼一声“还不走?等着我亲自去送吗?”

    还在后怕的枫晴直接被枫梓唤醒,强忍着恐惧站起身,随后又看了一眼枫梓,才默默转身离开了。

    枫梓见枫晴等人终于离去,紧绷着的神经一下子松懈了下来,好险枫晴走了,不然,她也要撑不住了,煞气固然霸道,可是她现在的身体却也承受不住。这一次,要不是枫晴伤到了素雪,她也不会硬撑着使出这一招。

    枫梓正准备扶着素雪回房敷点药,眼角突然瞟见青翠还蜷缩在角落里没有走。

    想起这一切都是她引起的,枫梓语气阴冷地说道“你走吧,以后别再踏进云沁院了。”

    青翠猝不及防跟枫梓对上了眼,整个人如同掉进了冰窖,在得到了枫梓的首肯后,才慢慢爬起来离开。

    枫晴回到翠柳院后越想越不对劲,越想就越觉得来气!

    “滚滚滚!都给我滚!”枫晴大声吼着,房中的不少花瓶瓷器也被她给砸了。

    在场的一个个缩了缩脖子,虽然枫晴嘴里说着让他们滚,可是他们心里清楚,他们要是真的走了,枫晴肯定更恼火,说不定会直接拿他们开唰。所以一个个只能蜷缩着自己,尽量让自己显得没有存在感,以防真的做了枪头鸟。

    等把房中的东西都砸完了,枫晴还是觉得不解气,想起此事的始作俑者,枫晴恨得牙痒痒,都是那个贱人的错,不然她就不用受枫梓那个臭丫头的气!

    枫晴浑身气息散发着阴冷,突然抬头冷道“给我把青翠叫来!”

    听到命令,跪在地上的婢女立马应了声跑了。

    青翠离开云沁院以后便一直忐忑不安,她知道枫晴一定不会放过她的,果不其然,还没多久,便有一婢女来传令说是五小姐让她过去,青翠感觉整个人都冰凉了。

    青翠见到枫晴时,枫晴正一改之前的暴怒,整个人坐在凳子上悠闲地喝着茶,要不是满地的凌乱,仿佛之前发生的事都不存在。

    “五小姐,奴婢知道错了,您就饶了奴婢这条贱命吧!”

    青翠一见到枫晴后,直接跪地求饶。

    “你有什么错?嗯?”枫晴冷眼扫了青翠一眼,随后又继续喝了口茶。

    “奴婢,奴婢不该,在五小姐面前搬弄是非,不该,不该让五小姐受了四,四小姐的气…五小姐,奴婢真的知道错了,您就大人有大量,饶了奴婢这条贱命吧!奴婢给您磕头了!”青翠颤抖着身子,吞吞吐吐地说着,说到最后却是再次求起饶来,不住地给枫晴磕头,没几下便直接磕出了血来。

    “嘭。”“你也知道自己命贱了?”

    枫晴直接把手中的茶杯砸到了青翠的头上,滚烫的茶水直接浇了青翠一脸,头更是被砸出了一个窟窿。

    青翠惨叫一声,双手紧紧捂着被烫伤的脸,但却怎么也不敢起身,只得把腰弯得更低了。

    一旁站着的旁系子弟等人见到青翠的惨样,一个个浑身打了个颤,枫晴真的只有12岁吗?

    “怎么了?怎么吵吵闹闹的?”

    正在这时,突然一道娇柔的声音传了进来。

    随后便见一身穿玫红色衣裙,头上戴满华丽饰品,脸上画着精致妆容的贵妇人在一群婢女的拥簇中走了进来。

    “娘~”枫晴看见妇人后便撒娇般叫道,同时小跑着直接抱住了她。

    来人便是枫家的四姨娘--风月情,也即是枫晴的亲娘。原本是下汴城一歌舞坊的艺伎,是枫正阳(即枫家现任家主)偶然路过时一见倾心的对象,当时也不顾众人的反对便直接收了作四姨娘,因为在房事上非常懂得如何讨好枫正阳,所以这么多年来一直深受枫正阳的宠爱,而枫晴也因此备受他疼爱。

    “怎么了,娘的宝贝儿,这是又在哪儿受委屈了?”风月情一把抱住自己的小公主后娇笑出声,那模样,看着也就比枫晴大几岁,根本想不到两人是母女。

    风月情其实想再给枫正阳生个儿子的,毕竟有了儿子,她以后的生活才更有保障。但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么多年了,肚子却没有半点动静。

    没有办法的风月情只能在枫晴身上下功夫了,好险枫晴也够争气,虽然是个女儿,但是嘴却很甜,经常哄得枫正阳开心,再加上在玄力的修炼天赋上也不比别人差,所以风月情也甚是欣慰,凡事上都尽量满足枫晴的要求。

    “还不是那个贱人!”枫晴在风月情的怀里待了一会,随后怒气冲冲地看着青翠道。

    “哦?怎么了吗?”风月情扫了眼还在地上跪着的青翠,脸上却没有任何的表情,仿佛青翠已经是个死人。

    枫晴把刚才发生的事一五一十说给了风月情听,当说到枫梓性情大变不但能躲开她的攻击,最后甚至还掐她脖子时,枫晴把自己的猜想说了出来“娘,那个臭丫头怎么会突然变化那么大,是不是中邪了?您不知道,当时我真的以为他要掐死我了!”

    看着枫晴瞪着眼睛比划着,风月情秀眉微皱,这个傻丫头,太冲动了,看来以后要多约束她,好好教教她才行。至于枫梓,虽然她跟枫梓接触很少,但是平时也是听说过不少,现在晴儿说她突然像变了个人,难道真的有猫腻?

    “好了晴儿,枫梓的事不急,你也别气了;至于这个婢女……”风月情说着看了看青翠一眼,顿了顿后接着说道“就直接拉出去吧,记得处理的干净点。”后半句却是对身后的侍女说的。

    短短的一句话,直接决定了青翠的生死。

    青翠闻言也不再求饶了,整个人麻木了,她知道四姨娘下了命令的事是不会改的,她死定了。

    “是。”侍女闻言福身应了一声,随后便直接拖着青翠下去了。

    在场的旁系子弟早就有所听闻枫晴的亲娘处事狠绝不留情,这一次亲眼所见算是应证了,一个个心里忐忑不安,就怕她也不会放过他们。

    相比他们的忐忑,反观枫晴母女却是悠然自得,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要不是地上还留着青翠的血,他们也会以为刚才发生的都是梦。

    “好了,你们先回去吧,让我跟晴儿说点体己话。”打发完青翠,风月情便下逐客令了。

    旁系子弟早就等风月情这句话了,现在一声令下,一个个便直接跟两人拜别后离去,走得比兔子还快。

    等人都走光以后,风月情便遣散了身后的一众奴仆,只留下枫晴一人。

    “娘?您这是何意?”枫晴知道自己的娘肯定不会平白无故的遣散众人。

    “傻丫头,你刚才不是想教训枫梓吗?娘这有个计划,刚好你爹过几天就回来了……”风月情笑了笑,随后拉过枫晴在她的耳边轻声道。

    枫晴楞了一下,当听到她娘所说的那个计划时,呆滞的双眼里闪过一丝亮光,随后便阴险地笑出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