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魔改大唐 > 正文
第616章 大荒高等神
作者:麻烦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聊到一半,白玉琦突然想起了那块还没来得及仔细研究的朱壤琥符,掏出来向斟寻风请教了一下这玩意怎么换土地。

    这本来应该是戎族常识,可考虑到白氏戎族是古裔复起,也许在这方面不甚了解,斟寻风倒是欣然替他讲解了一番。

    琥符虽然可以作为划地的凭证,但也仅仅只是个凭证而已,须得战后才能结算。

    而且还得看戎族所在国,是否能够在国争中获胜才行,要是输了自然一切休提,能保命就不错了。

    白玉琦大为失望,那岂不是说这玩意其实没啥用?以泗野国的实力,显然不太可能打得过朱壤国。

    “不过这东西本身倒是件珍贵的术器,内里可容纳一营兵马三月所需的粮秣辎重。”

    见白玉琦一脸嫌弃的模样,斟寻风不由笑着补充:“而且若是被俘,也可作为赎金保命,事后缴纳财货赎回就好。”

    这铜牌牌居然还是件空间装备?

    白玉琦很是惊奇的打量了手里不起眼的铜牌牌一番。

    不过他这会儿神秘侧修为被封,无法使用体术之外的能力,倒是看不出来有什么巧妙。

    斟寻风掏出自己的琥符给白玉琦演示了一番。

    感情这玩意还是带开启密码的,以秘法注入三道强弱不同的气劲。

    开启时再注入一次相同频率的气劲,便可将之中存放的物品取出。

    所以被白玉琦击败的朱壤战骥,虽然认输后交出了琥符,但是却没留下开启密码。

    不过相对于琥符本身的价值来说,里面存放的那点行军打仗所用的粮秣物资,倒是不值得一提了。

    若是对方没有来赎,请牢品以上的大豪强行灌注罡气,抹掉其中的气劲印记,重设一道新印记就好,不过其中的物品就找不回来了。

    因为这东西跟云车一样,只有极少数修行宗门才掌握着制造之法。

    所以斟寻风也不知道是何等原理导致此物能够纳物,自然也就不清楚其中的物品存放在哪,摧毁印记后里面的东西又是去了那里的。

    无极门也有类似的纳物装备,只不过原理、大小跟这东西都不太一样而已。

    无论是普及版的空间压缩战术背包,还是顶配版的武装纳镯,甚至是超大空间的空中平台资源仓库,其实都可以起到便捷储存和运输物资的目的,甚至还有更加方便的传送阵、物品召唤等技术。

    所以白玉琦倒也不是很在乎这东西,有几个样品拿回去交给太岁涡进行破解就够了。

    等破解了这东西这么小的体积,却能容纳下一营兵马所需粮秣物资的大空间技术,倒是可以对无极门现有纳物技术进行一下升级,提高一下无极体系的物资携带量。

    听斟寻风介绍,琥符既是代表统军将领身份的兵符,又是用来运输粮秣物资的纳器。

    据说上古时期,有方外大修可以用不同的材料,制出容纳量大小不同的兵符,有的甚至能容纳一军所需。

    其中最为著名的,就是能够容纳一界的“墟界”。

    那可是能够让方外修行势力,将整个宗门都搬进去的存在。

    可惜的是,制造弥符墟界的技艺早已失传。

    现存的一些大空间弥符也是上古流传下来的,而且多被诸国当成了传国之器,轻易不可示人。

    即便是琥符这样的兵符,也是从方外界中流传出来的,世俗界存量十分稀有。

    不然的话,那里用得着招募那么多辎重力卒、隶民役夫,肩挑手抬的运输粮秣物资。

    人家力卒、役夫也是要吃饭的,就算压榨剥削的再狠,也是得吃饱肚子才能有力气干活的,十成粮秣运到地方,到有九成靡费在了他们的肚子里。

    对于掌控着空间权柄,能够捕捉和锚定亚位面、子位面。

    来作为自己随身空间,以及资源仓库的白玉琦来说,空间大小倒是无所谓,但是能够容纳生物这就有点神奇了。

    除非是捕捉到的位面天然就适合生物生存。

    否则即便是他,也很难凭空创造出能够容纳生物的空间。

    如果大荒土著所谓的“墟界”。

    也是在天然宜居位面的基础上,人为改造出来的话也就罢了。

    但如果是人为的,制造出可以容纳生物的空间话,那就有点可怕了。

    因为能够创造出可以容纳生物的空间,意味着比拥有12点空间神格,相当于中等空间之神的他。

    在空间权柄上都要高出几个层次,最少也是18点空间神格的高等神,甚至有可能是超过了18点空间神格的超等神!

    虽然早就预料到大荒界的水很深,但是因为自身具有多重神格的关系,白玉琦心里多少还算是有些底气的。

    可现在大荒界出现了疑似高等神的存在,跨界唐军未来在大荒界的发展就有点很难说了,难免让白玉琦多了几分紧迫感和压力……

    斟寻戎族为了和白氏戎族套近乎、拉关系,而特地举办来招待白玉琦的饮宴,最后倒是显得宾主尽欢。

    在斟寻风曲意奉承之下,和白玉琦这个白氏戎族的“少族长”成功的交上了“朋友”。

    被“少族长”豪爽的邀请到白氏戎族的大营之中观摩练兵,甚至可以派来一队战戎亲自体验这战阵之术的巧妙。

    而借由这一层关系,白氏戎族也成功的打进了,泗野国众多戎族的小圈子之中,成为了他们其中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戎族一员,不再因为新戎的身份被排斥在外。

    第二日,朱壤国早早的就吹响了战号。

    杀气腾腾的前来邀战,显然是打算夺回昨日损失的兵符。

    但是因为昨日夺擂的,大多是相当于彘品战戎的无极弟子。

    朱壤战彘没人能打得过他们,战力比他们高的战骥又不能直接挑战他们。

    所以只能将目标,放在了昨日临阵突破,已经晋升到了骥品的白玉琦身上。

    白玉琦也是蔫坏,从斟寻风这里弄明白了战擂斗羯规则的他,明知道人家今天憋足了劲要来夺回琥符。

    说不准还要下重手,灭杀泗野国几个中高端战力泄愤,所以故意勒令无极弟子今日休战,不给他们下手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