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临行
作者:墨青衣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臻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也会有和人讨论生孩子的一天,才刚毕业进入社会没多久的她,对于结婚生子这类的人生大事还没有足够的认识……她一直都觉得这些事情距离她还遥远得很呢。

在秦臻原本的世界里,她是父母放在手心里娇养的宝贝女儿,秦父秦母最恨的就是那些想要诱拐自己女儿的坏蛋(秦父在秦臻读大一被人火热追求的时候,还有过千里迢迢跨省过来拿着扫帚歇斯底里赶人的‘丰功伟绩’)!秦臻还年幼的时候,他们就时常把女儿抱在膝盖上喋喋不休的洗脑,做梦都巴望着她能够越迟嫁出去越好……

女控成狂的夫妻俩因为担心自己西去后女儿无人照顾,更是顶着被单位开除铁饭碗的压力,执意给秦臻生了个弟弟出来——在他们心里,儿子就是他们女儿未来生活的保障。

悲催的秦小弟打一出生就被盖上了要一辈子照顾好姐姐的红戳。秦氏夫妇从儿子懂事以来就不厌其烦的教育着儿子要如何如何的保护姐姐……如果说别人家是重男轻女,秦家就是典型的重女轻男,还重女到了让人匪夷所思的地步。

也不是没有见不惯的人对他们夫妻俩的行为表示抗议,他们都为乖巧懂事的秦小弟委屈,觉得秦氏夫妇实在是做得有些过头,他们隐晦的提醒秦氏夫妇,希望他们不要那么厚此薄彼。

每到这个时候,秦氏夫妇就会异口同声的表示:他们这是遵循老祖宗‘女儿富养,儿子穷养’的金玉良言,他们也是为了两个孩子考虑……再说了,做男孩子的不保护女孩子怎么行呢?他们可没忘记他们之所以顶着被开除公职的危险和义无反顾承担巨额罚款的原因是什么!如果不是为了给女儿找个伴,如果不是为了女儿以后在娘家有个依靠,他们犯得着再折腾一回嘛?要知道,养孩子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也正是因为秦氏夫妇毫无底线的宠爱,让秦臻对结婚甚至生子这样的终身大事没有形成具体的人生概念……再加上,秦氏夫妇生秦臻也生的比较早,秦臻二十五六了,他们才年过半百,正是宝刀未老的年龄,秦臻完全可以在他们的羽翼下要多快乐就有多快乐的幸福生活。

秦臻永远都不会忘记在同事们知道她不但房子和车子是父母买连伙食费都是父母每月加着给时,同事们那羡慕嫉妒恨的眼神。有些看不过眼的更是会嘲讽秦臻是啃老族,每到这个时候,秦臻就会很淡定的回上一句:我爸妈巴不得我啃老呢,要是哪天我不啃了,他们才会伤心难过的吃不下饭呢!

面对这样理直气壮的秦臻,那些看不过眼的同事还真有些气不打一处来,可是他们再生气又有什么用呢?秦臻根本就不在乎这些。

自幼就被父母乖宝宝娇囡囡的喊到二十多岁,她早就习惯了父母对自己无微不至的溺爱,再也不会像中二期那样,因为受不了同学们的嘲笑,就想方设法的折腾他们折磨自己了。

如今,秦臻也将拥有属于自己的孩子,思及已经再也无法相见的父母,秦臻不由得长长的叹了口气。

来到这个世界后,她就一直很努力的压抑着对亲人的思念,她知道自己既然回不去了就不应该再过多牵念,免得露出马脚,把自己害入万劫不复之地。

只是再压抑,那股思念依然会不受控制的冒出头来……特别是现在她有了自己的宝宝……秦臻垂眸凝望着平坦的小腹,爸爸妈妈知道他们要做外祖父母了吗?如果他们知道了,是高兴?还是生气呢?

“贞娘?”齐修远把启程前的最后准备工作拾掇妥当,迫不及待回来,就看到妻子坐在床沿盯着小腹怔怔发呆的一幕。

“相公,你回来了。”秦臻打起精神,站起身来迎接他。

齐修远顺手就把她抱进怀里,“怎么了?是孩子出什么差错了吗?”他带着三分忐忑七分紧张的问。

“我们的心肝宝贝当然是一切都好!”秦臻闻言,脸色一黑,“哪有你这么诅咒自己孩子的,呸呸呸,赶紧和我说童言无忌,大风刮去!”既然她都能穿到这个世界来了,那么冥冥中肯定有某些大能的存在吧,该避讳的,还是避讳点的好。

齐修远啼笑皆非的看着妻子,见妻子一脸拗不过的坚持,只能无奈的当了回童言无忌的孩子,一本正经的呸了几声,鹦鹉学舌的连说了好几句大风刮去,秦臻这才满意地点点头,问他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齐修远扶着她在一张锦墩上坐了,自己拿桌上的紫砂壶倒了好几杯掺了点微末灵气的茶水喝了,这才用脚勾了另一张锦墩过来,笑容满面的对秦臻宣布道:“启程的一应事务都已经处理妥当,贞娘,明天我们就可以出发去灵水镇了!”

“什么?真的吗!这可实在是太好了!”秦臻顿时整个人都变得激动起来!她早就迫不及待想要离开了!

“等等!”她突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地,伸手按住自己尚显平坦的小腹,带着几分踌躇的说:“我这个样子……能长途跋涉吗?”这可不是她所待的那个世界,马车又没有安装什么减震措施,这里的路,即便是官道,也不是一般的难走!

“放心吧,这次我们不走陆路,”齐修远爱极了妻子为两人子嗣着想的担忧模样,忍不住也将自己的大手轻轻覆在了秦臻腹上,“我们坐船,贞娘,你应该不晕船吧?”

“……”秦臻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她自己是不晕船可谁知道原主晕不晕啊……而且,她现在还怀着孕呢!谁知道会不会一上船就吐出来。秦臻的脸色不由得有些难看。

“贞娘?”齐修远担忧的望着妻子。

秦臻抿了抿唇角,含含糊糊的说:“我哪里知道自己会不会晕船啊,我现在又不是一个人。”

听自家娘子这么一说,齐修远的眉头也不由得皱了起来,“……要不然,我们现在就去试试看?”他提着建议,边提还边扭头看了眼现在的天色。

秦臻扬了扬眉,“现在?”

“是啊,现在,趁着天色还早,”心动不如行动的齐修远拉着妻子的手起身,“走吧,在咱们的院子后面就有一块不小的湖泊,那里系着好几条小船,如果你在小船上都没事,那么大船肯定更稳当。”

秦臻被齐修远说服了,换了外出的衣服和他一起去了后面的小湖泊。

亦步亦趋扶着秦臻走下石阶踩上跳板的齐修远对看上去如临大敌的妻子柔声说:“灵水镇是清波县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那儿四面环水,镇民们几乎都在水上生活。贞娘,你就算不识水性,但最起码的,也应该适应下行船所带来的晕眩感,你总不能一到灵水就一辈子都呆在家里不出门吧?据我所知,灵水虽然没什么珍稀灵物,但风景还是很不错的。”

“你都这样说了,我当然要好好试试看,”小心走进船舱里坐稳当的秦臻用一种迫不及待的语气说,“不过你记得让人划缓点,我可不想本来没有的孕吐被这行船速度给引出来了。”

齐修远深以为然地点头,扬声吩咐外面划船的仆从注意安全,慢慢划,还说他们一点都不急。

外面的仆人响亮的应了声。

秦臻只感觉到船舱轻微一震,小船就往湖泊中心划去了。

秦臻深吸了口气,正儿八经的感受起在在湖上微微晃漾的奇妙感觉了。

齐修远夫妇在船上消磨了大半个时辰才下的船,秦臻的感觉很不错,不但不晕不吐的,瞧她的神情,还有些意犹未尽的味道。

怎么都没想到妻子居然会因为坐船而乐不思蜀的齐修远大感有趣,在回去的路上,饶有兴致的逗弄她,让她不要感到遗憾,从明天开始她完全可以在船上呆个够。

“从府城到清波可有一段不少的距离,除了补给以外,我们基本上都在船上待着,到时候,你别觉得厌烦了才好。”

“至少现在我还没觉得厌烦,”从双脚离开踏板就觉得整个人都有些失重的秦臻慢悠悠的让两个贴身丫鬟搀扶着往他们自己的小院走,边走边说,“不过坐大船和小船应该有很大的区别吧。”当初她跟着父母乘坐海船旅行的时候,那感觉几乎和平地没什么区别。

“大船要比小船稳当得多,”齐修远点点头,同意妻子的话,“到时候你亲自去试试就知道了。“

“不过,”他语气一顿,“也有些人哪怕再平稳的船他们坐上去也觉得摇晃的厉害。”齐修远边说边摇头,“我真庆幸你不是那种万中无一的特例。”

“如果我是呢?”秦臻被齐修远那一脸如蒙大赦的模样逗笑,故意和他唱反调。

“那我也只能暂时把你放在这个狼窟里,等孩子生出来再作打算了。”齐修远凑近秦臻耳畔颇有几分后怕的说。

秦臻听他这么一说,登时也吓得脸色有些发白!

齐修远眼神柔和地望着妻子心有余悸的模样,失笑道:”所以我才说我真的很庆幸啊。”

“庆幸的可不止你一个,”秦臻发自肺腑的说,“我可半点都不想在这个压抑的环境里待下去了,这对孩子的成长可一点都不好!”

而且随时都可能被人陷害甚至弄死的压力也实在是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