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悍皇 > 正文
第十五章 东厂
作者:天青江木寒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东华门、东厂。

  京城的老百姓都知道。这绝对是个禁区、是个地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虽然这里是灯火通明,但是周围却一个人人影也看不到,东厂的黑大门在静静的关着,但是从远处看就象一个张开要吃人的大口一样。可怕、恐惧、使人胆战心惊。

  但现在可怕、恐惧、使人胆战心惊的人却不是外面的老百姓。而是跪在下面的东厂二档头和身后的十几名番子。

  东厂的正堂,灯火通明,外带着一股肃杀之气。

  二档头薛康和去崔府的十几名番子都战战兢兢的跪在正堂中间,东厂的八名大档头和几十名二档头三档头都站在两侧,而最上面坐的正是那个大太监冯保。正在那破口大骂呢:

  “你们这几个小兔仔子呀,平时杂家都怎告诉你们的呀。都给杂家老实点,这些天皇上正在气头上呢,你们都不听,真是气死杂家了,来人呀,把薛海给我拖出去,重打五十大板,踢出东厂,杂家还得向皇上解释去。气死咱家了。”这一句话就说了两个气死杂家了,下面的大档头一听厂督真是生气了,就都吓的不敢言语了。

  其中的一个大档头走了出来,一躬身报拳道:

  “厂督大人,皇上自从昏迷后醒来。就好象处处针对郑贵妃,前面杀了鸿胪寺丞李可灼,今天又杀了郑贵妃的亲信太监崔文升,是不是知道了。”冯保在上面一摆手,说道:

  “有些事不是你们能知道的,就不要乱猜了。还有这几天都给杂家消停点,给杂家把皇上交待的差事好好的办好,不要给杂家惹出事来。都出去吧。”冯保这个大太监正说道这时。

  “报”就听见大殿外面一个番子飞跑进大殿里,单腿打千一跪下喊道:

  “报厂督大人,大事不好了。呼呼。”连喘了两口气。冯保一看就来气了:

  “急什么急什么。给杂家好好说。什么事?”报事的番子喘过气来说:

  “报厂督大人,我们的人在外面办案子的时候被人给打了。其中三档头还给人把头给砍了下来。还死了好几个番子。剩下的没死的也是受了很重的伤。”

  “呀”大殿里的人一听到这事。就“嗡”的炸开了锅。

  “在我们京城谁这大胆,敢杀我们的人。”

  “这也是太胆大包天了。没把我们东厂看在眼里。”

  “厂督大人,我这就带着人去。要给打我们的人个教训。”

  “对。这就去。要叫他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气死人了。我要把他五马分尸,让他不得好死。”

  在大殿里这些大档头、二档头就七嘴八舌的说起来了。有几个就要拿上家伙去找人,要给这几个被打的家伙报仇。

  “都给杂家闭嘴。”就看到坐在上面的冯大太监已经气的脸一会青一会绿了。在他这一喊下,大殿里马上就静了下来。

  下面的一个大档头又走了出来说:

  “厂督大人,这事我们可不能不管呀。要是不管的话,我们东厂的威望就没了。”冯大太监坐在上面一摆手说:

  “都给杂家消停点。敢杀我东厂的人,现在还没出生呢。杂家一定让他好看。但是这事就是杀我们东厂的人这么简单吗?难道他在杀我东厂的人前,不知道我的人身份吗?如果不知道,就杀了还好办,我们找他出来怎弄都行。但是若知道了是东厂的人还把人给杀了。哪这个人,不是是个傻子。就是有大背景的人,你说能是傻子吗?要是有大背景的人,这事就不好办了。”冯大太监说道这顿了顿。又接着说道:

  “还是先问问那几个番子吧。”又对着下面报事的番子说道:

  “被打的人现在在那里?”报事的番子忙说道:

  “刚才是九门提督的人给送回来的。现在都在偏殿里,正在请人给治伤呢。”其中一个大档头一听就急了说道:

  “什么还是九门提督的人给送回来的。这人都丢到家了。还治什么。都给厂督大人带过来。快。”下面的番子一听就马上跑了下去。带人去了。

  “厂督大人,这事麻烦了。怎的九门提督的人参与进来了。”冯大太监说道:

  “别乱想了,把人带上来就知道了。”

  盏茶的时间。

  就从大殿的外面进来七八个番子,都是被人给搀扶进来的,一进到殿里。就一个个都跪在了地上。就痛哭流涕。

  大殿里的众人一看到这些番子身上是血迹连连。身体上是没有一块好的地方。有的断了胳膊有的断了腿。真是一个惨呀。众人都是吸了口凉气,这是什么人下的这狠的手。

  冯大太监看到下面跪着的番子说道:

  “怎么回事,都给杂家老老实实的报上来。”

  其中的伤的有点轻的番子向前爬了两步道:

  “报告厂督大人和各位档头大人,今天我们跟着李三档头,到下面去查京城泼皮恶霸事件,开始的时候还是挺顺利,可是后来我们来到炸酱鲜面馆的时候就出事了。”这个番子说道这身子就不如自主的抖动起来。平复了下心情又接着说:

  “我们看到几个外地人,就想搜他们的身。他们就不叫搜查,他们好无理,不叫搜就不叫搜吧,还动手就打我们。没有几回合,我们几个都被他们其中的一个人给打出了面馆的大门。”这个番子这时偷偷的看了看上面和周围。就见道周围的档头们都是怒目圆睁,握紧了拳头,就赶紧的底下了头又说道:

  “我们打不过,就守在门口。叫人找李三档头去了。一会李三档头来了。我们就有骨气了。又进到里面跟他们去理论了。”咽了咽唾液又说道:

  “那几个人问我们是什么人。李三档头就说。是京城的老大,敢说第一没人敢说第二。”大殿里的人听到这都松了下拳头,好像这是应该的。

  “那些人又问了,那皇上呢,那王法吗?”

  “我们又说。皇上就是个瞎子,我们说黑就是黑,说白就是白,我们就是王法。我们怕那几个外乡跑了。就把他们围了起来了,谁知道谁知道。”说道这身子就不住的颤抖起来。

  “谁知道我们说到这时,那几个人中的一个头说,我们可以见阎王了,就叫他的两个手下就开始杀我们了。最后连李三档头都死在他们的刀下。请大人一定要为我们报仇呀。”

  “这是谁呀,知道了还敢杀人,真是太嚣张了。”一个档头说道。

  “气死我了,我要找到他们。生吃了他们。”又一个档头说道。

  “在京城还有比我们张狂的人,真是大了天去了。”又有人接着说、

  “都闭嘴吧。”在上面的冯大太监喊到。下面的人又不敢出声了。

  “难道你们就没问他们是什么人吗?”这个番子小声的说道:

  “卑职卑职没有问。”冯大太监大怒道:

  “你们是怎办事的,到现在你们都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还在这嚷嚷什么。”这个番子听到这又说道:

  “厂督大人,这个人在走的时候,丢给卑职一块玉。说说”说到这就不敢说了。冯大太监立刻喊道

  “玉,什么玉,给杂家拿上来。”这个番子从怀中把那块玉拿了出来,送到冯保手中。

  冯保一看到这块玉。就目瞪口呆了。另一个手中的茶杯就没拿住。“啪嚓”掉在了地上摔的粉碎。愣愣的问道:

  “还说了什么?”下面的众人一看到厂督大人看到这块玉失神的时候就知道这事要坏事。可能真的是踢倒到了铁板上了。这个番子也是一惊,不知道什么人能让厂督大人如此的失态了。但没办法接着说道:

  “那个人说到。大人您看到这块玉就知道了他的身份了。还说叫您明天去见他,要给他个交待。什么叫老子京城老大,什么是我就是王法。什么是皇上是瞎子。”冯大太监一听道这就疯狂的喊道:

  “停停下来。给杂家停下来,来人呀。”突然的喊道。外面进来几个番子站在大殿的门口一起喊:

  “厂督大人,您有什么吩咐。”冯大太监看了看下面跪着的几个受了很重的番子说道:

  “把他们几个带下去,砍了吧。人头给我放在箱里。我明天要用。”下面跪着的番子就傻眼了。忙跪下磕头求饶:

  “厂督大人饶命呀,厂督大人饶命呀。”而大殿里周围的档头们也是都惊讶莫名。不知道厂督大人看了玉后怎的就杀起了自己的人了。

  其中的一个大档头就要上前求情。

  冯大太监摆了摆手说:

  “你们知道这个人是谁吗?如果你们知道是谁了。就知道杂家为什么这做了。”那个大档头又道:

  “请厂督大人明示。”下面的其他也是非常想知道。这是何方神圣。冯大太监看了众人说道:

  “他、他就是当今的皇上。”说完后就一下子坐在了后面的椅子上。仿佛一下子就老了十年。

  下面的众人一听到是当今的皇上。也都“妈呀”的大惊。

  这时冯大太监有气无力的说道:

  “好了。你们都下去吧,让杂家好好想想,想想明天怎向皇上交待了。”

  众人一听,也都乖乖的离开了大殿。都没敢出声,怕惊扰了坐在最上面的“厂督大人”。

  夜已经非常的深了。四周已经是漆黑一片。但是东厂依然还是灯火通明,给人个这个地方是个永远光明的地方,但是这里是最黑暗的地方。不要被这个外表给欺骗了。

  冯大太监已经在这个地方坐了好久好久。

  当鸡叫三遍的时候。天已经微微的发亮了。他还是在这坐着,一动没动的坐了一夜了。当外面已经大亮的时候,冯大太监突然起身来。自然自语道:

  “就这办了。也只能这办了。”似乎是下了什么决心后。

  就喊到:

  “来人呀,给杂家洗漱更衣。杂家要进宫。”

  而我才刚刚起来。

  就跑到大柳树下。就要肖逸和史可法教我练武。

  崭新的一天又要开始了。

  我也知道前面的路还很长,还很血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