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恼羞
作者:墨青衣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相公,我真没想到它居然这么贵重。”秦臻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她的那位长嫂在两人服侍婆母的时候没少炫耀她在百川上层交际圈里的受欢迎程度,以及对她出身小户的怜悯之情。她的那位嫂子只差没明摆着说:那样的圈子你就是想混都混不进去,干脆有点自知之明,不要自取其辱了。而她的那位好心肠的婆母也含蓄的对自己长媳的说法表示认同,并且善意的指点秦臻不要得陇望蜀,灵水镇的交际圈就够她好好忙活适应一阵了。

    如今听齐修远用这样一种充满喜悦和肯定的语气说只要凭借这份笔记,她在整个百川府的交际圈就可以称得上畅通无阻,她如何能不傻眼,如何能不跌掉自己的下巴。

    齐修远好笑的看着自己震惊的连话都说的有些磕绊的妻子,弯着眼睛笑道:“如果我告诉你,当年祖父为了帮大伯求娶伯娘送上了多少珍贵的聘礼,你就知道伯娘的这份笔记有多贵重了。”它几乎可以说是女儿家想要一步登天的登天梯。

    “……既然伯娘的身份这么的……那么大伯怎么还可以……”秦臻这话说得有些语焉不详,她是真的好奇那位已经判定了无法修炼也无法有后的大伯到底是因为怎样的幸运才能娶到自家相公口中推崇备至的云氏好女。

    “是伯娘自己要嫁给大伯的,”齐修远示意秦臻将两个红木匣收好,“伯娘年幼的时候险些被坏人绑走,是大伯不顾生命危险救了她,伯娘对大伯十分感激,做梦都想着报答他。后来祖父去她家提亲,她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了。”

    “原来是这样!”秦臻这才恍然大悟。

    “事实上大伯对这门亲事十分排斥,”齐修远见妻子听得认真不由也起了谈性,“他看不上这种挟恩图报的行为,如果不是伯娘一再坚持,他们的姻缘是否能成,还是个未知数。”

    “伯娘可真是个敢爱敢恨的好女子,”秦臻听得入迷,不是谁都有勇气嫁给一个注定无后的男人的。“大伯也是位让人钦佩无比的真君子。”也不是谁都有定力拒绝一个真心爱慕自己的女人的。

    “他们的感情至今都是百川府的佳话,”齐修远微微一笑,带着几分调侃的说,“贞娘,我们也要多多努力呀。”

    “这有什么好努力的!”秦臻色厉内荏地从还没有停稳的马车上跳了下去。

    聊八卦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非常快,转眼他们就到目的地了。

    “当心脚!”见秦臻就这样毫无预兆的跳下去的齐修远唬了一跳,只见他身影一晃,已经先秦臻一步落了地,还顺手把秦臻捞了个满怀。“你是不是忘记自己肚子里还有孩子了?”齐修远一脸无奈的问。

    秦臻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讪讪然,她还真把自己怀孕的事情忘掉了。

    “我还真没见过比你还不省心的娘亲,”妻子脸上的心虚和飘来飘去就是不敢与他对视的眼神都让齐修远满头黑线,“下次可要担心点,”他苦口婆心的劝,“我不是每次都那么好运的待在你身边。”

    “谁让你总拿那些恼人的话逗我……”秦臻小小声地嘟嚷一句,不过心里到底有几分理亏,抿抿淡粉色的唇瓣,怏怏的表示自己下次一定注意。

    齐修远对妻子的乖乖听劝十分满意,本想着乘胜追击再叮嘱一番,他亲自提拔的管家赵管事已经满头大汗的小跑过来通知他行李已经尽数装车,随时都可以出发了。

    听赵管事这么一说,秦臻顿时如蒙大赦,她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往院子里的方向疾走而去,“我还有好些零碎东西搁房间里呢,这就抓紧时间回去收拾一下,把它们都装马车上去。”

    齐修远看着她和落荒而逃没什么分别的背影,好笑地摇了摇头,令秦臻的两个贴身丫鬟立马跟上去小心侍候着。

    这时,齐修远的一双庶弟庶妹出现在院落门口。

    他们手里都亲自捧着践行的礼物,望向齐修远的眼神充满着孺慕和不舍。

    上一世齐修远去世后,齐修远的这对弟妹虽然没什么能力,但也没少偷偷从牙缝里挤出他们那少得可怜的份例来接济自己兄长的妻儿。齐修远领他们的情,重生以来,对他们也一直都照顾有加。

    “二哥,我们刚才过来的时候,听赵管事说,大伯把你叫去了,我们就一直在这里等你,想要给你践行。”排行第三的齐修述紧张的冲着自己二哥笑,边笑还边献宝似地把自己准备已久的礼物递给齐修远。

    齐修远含笑接了,在齐修述饱含期待的眼神中打开了礼盒,发现里面摆的竟然是一套厚厚的清波县志。

    “这都是你亲手抄写的?”齐修远挑着眉问。

    齐修述不好意思地垂下头,“我觉得二哥应该用得上,才特意从先生那儿借过来的。先生那儿有一整套的,因为二哥走得急,我只能先把清波县的县志誊抄下来,等到其他周边县的也抄好了,再给二哥寄去。”

    齐修述和他大伯齐博俭一样,在五岁的天赋测试上,没有感应到元核的存在,他又是庶子,如今只能往科举应试的路上发展。

    “……你有心了,三弟,二哥真不知道该怎样感激你。”尽管早就对百川府的地理风俗了若指掌,但面对齐修述的一片赤忱,齐修远还是被他深深的打动了。

    “二哥,您可千万别这么说,这是我应该做的,”齐修述欢天喜地的对齐修远说:“我很高兴能帮到二哥。”

    齐修远眼神温和地望着满心满眼为自己考虑的弟弟,心里暖洋洋的。

    “二哥……”见自己最崇拜的二哥只惦记着和三哥说话忽略了自己,齐练雯焦躁的厉害,等了又等后,终于忍不住出声提醒对方自己的存在。

    “雯娘?”齐修远将注意力转过来,眼神温和而抱歉,他知道自己刚才不小心忽略这个怯生生的小妹妹了。

    “哥哥,这是我给你和嫂嫂准备得礼物。”有着一张巴掌大心形脸的小姑娘将一个大大的锦盒捧给了自己最仰慕的哥哥,“我听说嫂嫂有些不善女红,特意做了一些外袍送来,二哥你到时候试试看合不合身,还有这个,”齐练雯又从自己的袖子里摸出一个平安符出来,“这是我特意去白云观给二哥求得,二哥一定要随身携带才好。”

    齐修远脸带微笑地将妹妹精心准备的礼物接了过来,“雯娘,你二嫂会感激你的,你可真帮了她大忙。”在元武大陆,有修炼资质的男人的衣物成亲前都是靠母亲或姊妹们准备的,成亲后则悉数转交给妻女打理。

    一个好妻子必须保证自己丈夫外出时的仪表整洁,否则就称不上是个好妻子,会遭人诟病的。

    知道自己嫂子女红不好特意给兄长制衣的齐练雯小姑娘可没有和自家嫂子打对台戏的意思,这从她只做外袍却没有碰亵衣的举动就可见一斑。要知道齐修远以前的衣物可都是她在制作。

    齐练雯是个腼腆害羞的小姑娘,被自己崇拜的哥哥这样由衷一夸,顿时笑弯了一双明亮的月牙眼,“哥哥和嫂嫂喜欢就好。”

    把自己精心准备的礼物送到崇拜的哥哥手中,又郑重其事的跟哥哥述了一番别离之情,兄妹俩个终于可以放下心中不舍,一步三回头的告辞离开了。

    他们走后,在自家院子里磨蹭了好一会儿的秦臻才带着两个贴身丫鬟慢吞吞的走出来,手中还意思意思的拿着一个绣着浅粉色碎花的小包袱。

    齐修远忍住喷笑的冲动,一派自然的问她,“都收拾好了?没什么东西落下吧。”

    秦臻掀了掀眼帘,从鼻腔里哼出一声,把手里的小包袱往身前送了送,一副懒得搭理他的样子。

    “咳咳,”齐修远攥拳凑到唇边作势用咳嗽化去自己喉咙里几乎喷薄而出的笑意,他的妻子怎么就这么的可爱呢!

    黑亮的眸子里几乎能够看到水汽的齐家二少强忍着满腔笑意,一本正经的说:“既然都收拾好了,那么就尽快出发吧。”

    他话说的正儿八经,但眼睛里浓浓的笑意还是被敏感的秦臻瞧了个正着!

    “你笑什么?我有那么好笑吗?!”满心认为对方一定是在嘲笑自己的秦臻当场就要炸毛,却不想,被对方一句慢条斯理的通知噎得偃旗息鼓。

    “岳父和岳母大人还在聚贤楼等我们呢,”齐修远满眼温柔的凝望着自己气急败坏的爱妻,轻笑一声道:“你确定还要在这儿磨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