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震惊
作者:墨青衣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臻耷拉着脑袋跟着齐修远去了聚贤楼,在那儿,她见到了自己等候已久的父母。

只要想到就要与女儿分开的秦母心如刀绞,她泪眼眼朦胧地把女儿抱进怀里,哽咽地说:“阿娘的好贞娘,阿娘真舍不得和你分开!”

秦臻手足无措的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丈夫,她不知道该怎样安慰一个即将因为骨肉分离而情绪失控的母亲,特别是这个母亲对她而言还是那么的陌生。

齐修远错误的理解了妻子那个眼神所代表的含义,以为秦臻也在为离开父母感到难过。他深深叹了口气,转身对着秦父秦母郑重作揖,“还请岳父岳母大人放心,小婿发誓定会认真照顾好娘子,不让她在灵水镇受半分委屈。”

秦父见状,急急起身,把自己颇为看重的女婿搀扶起来,迭声道:“哪里就用得着你行如此大礼?你一直都是个好孩子,我们怎么会不相信你的保证呢?”秦父执起齐修远的臂膀来到八仙桌旁坐下,“只是还望你看在你岳母也是一片慈心的份上多多包涵,贞娘是她一手养大,母女感情异常深厚,会舍不得彼此也很正常。”

同样发现自己有些反应过度的秦母用手绢擦着眼泪说:“贞娘打从出生以来,就没有和我分开过——只要想到我们以后隔着千山万水,我这心就难受的厉害!”当初,秦母之所以同意把女儿嫁给齐家二少,除了为满足丈夫的执念外,也很欢喜女儿同嫁府城,随时可以见面这一点。

“真真是妇人之见!”原本还在为老妻说话的秦父很看不上妻子的小家子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修远小俩口的艰难处境,正所谓树挪死人挪活,他们只有离开齐氏本家才有活路!再说了,你与其在这里哀哀哭泣,浪费时间,还不如尽快派人把那位老大夫请过来,让他好好给贞娘探探脉!”

被丈夫这么一提醒的秦母顿时醒过神来,“我还真是疯魔了,”她自责地轻拍额头,也顾不得在女儿女婿面前被丈夫下脸面,忙不迭地让自己的丫鬟去请早就在隔壁包厢里候着的老大夫。

见老妻总算是恢复正常的秦父很满意的点点头,将目光转投向自己的女儿,威严十足的问:“贞娘,修远在信中告诉我们,你有喜了,这是真的吗?”

“……我也不是很确定。”秦臻垂了垂眼帘,很不自然地说。

她对这个比秦母还要陌生的(把女儿卖了都不眨眼睛的)父亲实在是没什么好感,他那居高临下的态度也让她浑身都感到别扭!

“修远?”早就对女儿的乖巧柔顺形成惯性概念的秦父并没有发现女儿对他的冷淡和敷衍,直接把疑问抛向自己的女婿。

总不好说是前世缘由才这样肯定的齐修远顿时也有些卡壳,不过他到底不是寻常人,很快就给出了他的解释。

“这几天贞娘的胃口很有些糟糕,还渴睡的厉害,为了以防万一,我才特特请托二老帮忙请个好大夫过来给她看看,毕竟从府城到灵水,我们还要折腾一段不小的路程,”齐修远面上带出一丝难堪,“还有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您二位也知道我在齐家的情况,我实在不敢拿贞娘和孩子冒险。”

没想到齐修远居然会和他们两老腹心相照的秦父秦母很是感动,秦父更是拍着女婿的肩膀,无声的安慰他。就是秦臻也不由被齐修远这份全心全意为她和孩子着想的细心打动,丢了那与他怄气的心思。

这时候包厢外传来丫鬟的请示声,说老大夫已经请过来了,就在门外候着,秦母赶忙直起身上快请。

白胡子花花的老大夫被丫鬟请过来。

老大夫先是恭敬地向在座的主家拱手行礼,随后才来到秦臻身侧斜签着半个身子坐下,丫鬟蹑足上前为秦臻手腕搭上一条用蚕丝织就而成的薄帕,老大夫将手指轻按上去,微微阖上双目。

包厢内一时间变得针落可闻。

“按之流利,圆滑如按滚珠。恭喜这位夫人,您这是喜脉。”半盏茶的功夫不到,老大夫已经喜气洋洋的收了手,欢声向在座诸人宣布。

秦父秦母大喜,齐修远也情难自已的红了眼眶,他的儿子……他自幼饱受磨难,颠沛流离、受尽苦楚的儿子终于回到他身边了!

相较于其他人的喜不自胜,秦臻的态度无疑要微妙的多。

她小心翼翼地低头去碰触自己已经有了浅浅隆起的小腹,在心里不停的重复老大夫的话。

按之流利,圆滑如按滚珠。

是喜脉!

是喜脉!

怀……怀孕了!

她真的怀孕了!

不是错觉!不是臆想……爸爸妈妈!我真的怀孕了!

秦臻在心里异常复杂的大喊一声,抬头望向老大夫,声音轻颤的问:“您好,大夫,请问我应该注意点什么?”

这时候齐修远也从狂喜中回过神来了,听妻子这么一说,他也连忙将殷切的目光望向老大夫。

久经考验的老大夫自然不会被这样‘虎视眈眈’的眼神吓到,很是耐心的把一些怀孕后的注意事项描述了一遍,说到后来,齐修远已经忍不住命人准备笔墨当场抄写了。

秦母看着为了女儿和外孙认真挥毫泼墨的女婿,心里真是比吃蜜还甜。

老大夫足足说了半个多时辰,才被意犹未尽的齐修远夫妇放走,等他离开后,秦母一把握住女儿的手,喜笑颜开地说:“有了孩子就真的是大人了,阿娘的乖囡囡,以后一定要做个好娘亲啊!”

秦母一句有口无心的‘乖囡囡’登时就让秦臻落了泪。

秦臻情难自已地扑进秦母怀里,声音哽咽地说:“阿娘,囡囡怕。”

作为一个自幼被双亲捧在手心里的娇娇女在没有父母的陪伴下孕育子嗣,她是真的害怕呀……更何况这还是一个生孩子都只能依靠产妇自己挣命的异古世界!

已经很久没有被女儿这般依赖过的秦母忍不住也红了眼圈,她轻柔地把女儿拢在怀里,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她的背部,低声在她耳边安慰着。

同为女儿身,秦母知道女儿心里在担忧什么、害怕什么,作为一个诞下一女的母亲,她也是过来人啊!

齐修远看着被岳母搂在怀里慢慢舒展眉头的妻子,心里也是一松,刚才听妻子用哽咽的声音说那句“阿娘,囡囡怕”时,他的心都彷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给攥紧了,不安的厉害。

“真是个娇气的妮子。”秦父略带几分好笑的摇头,吩咐旁边的丫鬟摆上宴席,端酒上菜。

眼见着妻子有岳母安慰的齐修远也放下心,自己拎了酒壶给秦父烫酒。秦父先是和齐修远说了一番为人父的心得后,才将话题转移到修炼上来。

“经过我们上次的谈话,我就一直都在压制着自己的冲动,尽量不像以前那样试图依靠侥幸突破壁障,”秦父摇晃着手里的酒杯,真心实意地向自己女婿请教,反正就像女婿自己说的,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敏而好学,不耻下问嘛。“如今,你送来的灵物我已用大半,那股随时都可能进阶的突破感也越发的鲜明……修远啊,你说我现在是不是可以使用破障丹了?”

往一个青花小碗夹妻子喜爱菜色的齐修远闻言放下手中牙箸,一脸正色地说:“如果岳父大人相信小婿的话,就请再坚持一段时间,您也知道,破障丹再好用,也有药毒在其中,只有那些实在无法突破的人才会用丹药冲破壁障。”

“……我只是不想再等下去……修远啊,这些年我等得太煎熬也太累,我太累了。”秦父的声音有些干涩。他又何尝不知道,利用丹药冲破壁障后患重重,可他真的无法再忍耐下去了!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到了橙阶巅峰的他真的要在这一关卡疯了!只要能够挣脱这从桎梏,他任何代价都愿意承受!

“岳父大人,用丹药冲破壁障的修者,不但成功率不高,还会对元核和筋脉有所损伤,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温养才能够有所恢复,您就算再累再辛苦,也请坚持这最后的一段时间吧。”齐修远耐心的劝着秦父,他很清楚上一辈子的秦父即便是动用了齐家给他女儿的那份聘礼,也没能成功突破橙阶壁障。

“修远……”秦父欲言又止。

“我知道岳父是在担心灵物不够的问题,还请岳父大人放心,我既然敢让您厚积薄发的利用灵物稳步跨阶,自然就说得到做得到,我——”

“修远啊,我是不想再连累你啊,”秦父嘴唇哆嗦的说,“这些日子以来,你对我们老俩口是份什么心思我们都看在眼里,你是真心在把我们当长辈看待啊,越是这样,我就越没办法厚着脸皮贪墨你的修炼资源啊,你年纪轻轻已经是赤阶巅峰,我——”秦父的声音戛然而止!

那边紧抱着女儿柔声安慰的秦母眼角余光在不经意瞥到这一边时,也差点把眼睛瞪出眼眶!

“老天!”夫妻俩几乎是齐齐倒抽了一口气,包括随侍在他们身后的仆婢们也险些惊掉下巴!

除秦臻以外的所有人都傻乎乎的看着齐修远!

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陡然漂浮到半空中的齐修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