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悍皇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 诈和
作者:天青江木寒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锦州城北五里,金军大帐。

  在昨日到达锦州城下,金军就选了这个地势高坎的地方开始营造阵营,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几千个帐篷就如雨后春笋般的矗立在这里,帐篷和帐篷之间虽然不是很规整,也没有什么阵势,但是,数目太多了,满山遍野都是,看的人就头皮发麻。

  而在高坎中间向阳的位置有一个最大的黑色帐篷,再帐篷的旁边高挂着一面金军大旗,一眼就能看到是贝勒爷的旗帜,这个帐篷正是八贝勒皇太极的中军帐。

  现在皇太极正坐在帐篷的中间大桌子后,听着下面兵丁的禀告。

  这个跪在地上的兵丁道:

  “启禀,贝勒爷,锦州城的明军没有开城门,在城外的几百明朝的百姓没有进到城内去。”

  皇太极一听说道:

  “就是说,我们混在百姓中的斥候也没有进到城内去是吗?”

  兵丁马上回答道:

  “回贝勒爷,是的,不但如此,城内守城的将官还说,吸取沈阳被夺的教训,绝对不再开城收纳溃兵百姓了,恐怕城池不会要这些百姓了。”

  皇太极一听就“哈哈”的大笑起来,笑了一会停了下来说道:

  “看来这明人中也有聪明的,不都是很笨的。好,你们不要哪本贝勒爷要这些人有何用?来人呀!”

  皇太极突然的大喊道。下面的一个士兵马上跑上来单腿跪地道:

  “贝勒爷,请吩咐。”

  皇太极把脸一寒道:

  “把我们的人撤回大营来,剩下的明人百姓就再城外斩杀,就让我们先来给明人一个震慑。”

  这个士兵马上回道:

  “是,得令。”说完就马上跑了下去。

  皇太极又说道:

  “其它的两路何时能于本贝勒回合,有什么消息吗?”

  这是一个将官走了出来,对皇太极道:

  “贝勒爷,这代善和阿敏两位贝勒爷的二路,一路来非常的顺利,估计再明日的午后就能到达,而莽古而泰贝勒的大军再右屯卫遇到点小麻烦,估计不大,最迟再后日的傍晚也能于我们回合。到时候,我们三路大军十多万人马,拿下这个小小的锦州城,绝对不成问题。”

  皇太极点了点头,又道:

  “看来,我们要再三日后才能攻城了。但是对明军的震慑就明天进行吧,还有。”皇太极想到什么又看了看下面站着的众将官道:

  “正黄旗,步兵营骑兵营听令。”这时走出来两名校尉道:

  “末将在。”

  皇太极看了看两个人后说道:

  “你两营,明日寅时三刻造饭,牟时跟随明人百姓后面离开大营,再杀掉明人百姓后,你们就试探性的攻击锦州城,我们要给他们点压力,等待援军的到来。”

  两个人马上道:

  “得令。”两个人站起神来转身离开了大帐。准备明天的战事去了。

  第二日,锦州城池上面。

  这个时候整个锦州城都处再最紧张的戒备,所有的人都知道外面的金人已经来了,而且就再五里外的半山上呢,数千个帐篷站在城池上面就能看到。密密麻麻的放眼望去,就是一个可怕的威慑力。

  城池上,明军的大旗再微风中轻轻飞舞起来,士兵们的衣襟也轻轻的摆动,但是站在城池上的士兵都没有心情去看这些了,因为再城池的外面昨天的那些大明百姓又都被金人给赶到了城下。

  看到百姓们逐渐的接近,每个人的面孔都已经看的非常的清楚了,他们有的老有的小,没有一个青壮人,还有些妇女,他们怀中的孩子还在不停的哭喊着,但是现在他们已经没有任何心情去注意这些了。

  因为在他们的后面跟着是一群野蛮凶狠的金人,每个人都拿着长刀。看到这里,前面的几百名百姓都是满脸的绝望,痛苦和恐惧。

  就在这些百姓走到城下后,站住不动了,而在他们的前面就是锦州城的护城河,里面的河水非常的浑浊,灰蒙蒙的河水看不到一点的活物。

  就再这时,再金人里走出来一个人,对着城池上面大喊:

  “我们贝勒爷说了,既然你们明军不要你们自己的百姓,哪我们也不会要了,给你们一刻钟的时间,要是不开城的话,我们就杀了他们祭旗了。哈哈哈。”说完就大笑的走回了队伍,而跟再他后面的金人士兵也都大笑起来。并且都大声的喊道:

  “明军都是胆小鬼,连自己的百姓都不要了,都不能保护。”随着各种谩骂声就出来了。而前面的几百百姓听到要杀了他们,这些百姓马上就乱了起来。

  呐喊的,哭泣的,不安的,有的还痛苦的倒在了地上。

  城池上的明军看到这里,都是怒目圆睁,双眼通红,双手都是紧握着自己的武器,恨不得自己生的两个翅膀飞下去,去救这些百姓,但是不行,任何都知道,总兵大人不会开城门的,如果开城后,金军就会趁势攻进城池来的,到时候恐怕就不是几百百姓遭殃的事了,而是全城的百姓都会被屠杀的。

  城池上的明军满脸怒气的看着下面的挣扎的百姓,听着金人的谩骂,但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不敢开城,不敢出去杀敌。

  总兵府。

  总兵赵率教皱着眉头坐在那里,全城的人马不到三万人,而在城外的金军现在就足有六七万人,他现在如何不愁,虽然皇上和袁大人都说已经发援兵了,但是这几天如何能过去呢,就在这时,一个传令兵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道:

  “报大人。”

  赵率教一看说道:

  “什么事,如此的慌慌张张的。”

  这名士兵马上道:

  “大人,不好了,金人把昨天的几百名我们的百姓都敢到了护城河外,而且他们喊到,如果我们不开城接受这些百姓,他们就要再城外开杀了。”说完还有点悲伤的哭了起来。

  赵率教一听马上就站了起来,道:

  “什么?马上带本官到城池上去。”说完就走出了总兵府,骑马向城池奔来。

  在赵率教到达了城池后,守城的其他将领也来了很多,都是站在城池上向外看。每个人都是怒目圆睁,手扒着城池身子都已经探出了护城的垛口了。

  赵率教这时来到城池上也没有心情看这些将领士兵了,马上就向城下看去,也是大惊失色。

  原来现在的金人已经再杀百姓了,站在最前面的百姓有很多人都被杀了,很多的尸体都已经被推倒进了护城河,本来是浑浊的护城河,现在都已经被染的血红一片。

  赵率教马上大喊道:

  “住手,我们要和你们议和。”

  赵率教的这句话一出,城内城外都是一片的惊讶声传来。

  城外的金兵一听,都是住下了手,不再杀百姓了,而城内的士兵将领都是很惊讶看着自己的总兵。

  副总兵左辅马上说道:

  “大人不可呀!”

  赵率教也是长叹了一声,从怀中拿出一道手谕,对着众将士道:

  “这是皇上的手谕。诈和。”

  赵率教想着,没想到皇上的这个手谕还是真的用上了,当时我接到这个手谕还是没有当一回事呢。

  皇太极本官看来你是斗不过我们皇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