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观念
作者:墨青衣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随船刘管事心里琢磨的那点小九九,齐修远自然无从得知,当然,他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放在心上。此刻的他正饶有兴致的配合着妻子就他们终于花光了用琥珀岩兑来的玉筹表示欢呼呢。

“下次你可别在这么大手笔了,这回我们可算是折腾的够呛!”六百玉筹连花了半月才解决掉的秦臻心有余悸地对丈夫嘱咐道。

一直都在配合着妻子用这样的方式消磨在船上的无聊时光的齐修远肚子里笑得直打跌,面上却一派受教神色的郑重承诺再不会犯这样愚蠢的错误。

秦臻很满意齐修远知错就改的态度,更满意他暗示刘管事把那个灵物检测员调走不再碍她眼的善解人意,她喜笑颜开地伸了个懒腰,语气快活地说:“总算解决了一件心腹大患,哎呀,相公,你说接下来我们该做些什么?是不是到了灵水镇就赶紧派人把那些用玉筹换来的粮食分下去——喂喂喂,你笑什么?难道我有什么地方说错了吗?”秦臻柳眉倒竖,满眼不善地瞪向丈夫。

这些天一直都在努力克制着自己不大笑出声的的齐修远因为爱妻一句郑重其事的‘心腹大患’而彻底破功,情不自禁的喷笑出声,还惨兮兮的被自己的好娘子捉了个正着。

望着妻子凶神恶煞宛若河东狮一样的愤怒瞪视,齐修远忍不住在心里捶胸顿足,只恨自己一时掉以轻心,居然被怀孕期间心眼只有针尖大小的妻子逮了个正着。

不过他面上还是一副义正言辞‘娘子你冤枉我’的委屈模样,“娘子怎么会这么以为呢?在我心里,娘子永远都是对的,怎么可能说错话!”

“真的?”秦臻拿眼睛逼视齐修远。

小腿肚都有些转筋的齐修远一片诚恳的与她对视,只差没指天划地的证明自己所言非虚。

秦臻看着这样的齐修远心里莫名的就想起自己曾经在网上看过的一个‘老婆永远是对的,就算错了也请参照第一条’的段子来,她噗嗤一笑,忍不住就和缓了脸色。齐修远心里的小人儿见此情形不停地拿袖子直抹额头上的冷汗。

“算你还知道识相,”从孕信确诊以来就情绪多变的准娘亲弯了弯眼睛,从桌子上塞了把有壳的坚果让齐修远帮她剥,边塞还边苦口婆心地道:“相公你也别觉得娘子我小题大做,如今和往日不同了,我们要自己打拼,还要给我们的孩子创造一个好条件,自然是能省就省,你别看就三百玉筹,真要计较起来那可是普通百姓拼死拼活十年才能换来的口粮啊,我们怎么能便宜外人呢?!”

齐修远一面给妻子剥坚果,一面点头如小鸡啄米地表示娘子说得对。

“我知道相公从小在锦绣堆里长大,看不上这点嚼用也实属正常,可蚊子再小也是肉啊,”秦臻看着齐修远乖乖给她剥坚果的听话模样,心里莫名地就甜得慌,“你就是再不稀罕,外面也总有人稀罕啊。与其把它扔在这儿连响都听不到一声,还不如散给你治下的贫苦百姓给咱们未出世的孩子积福呢。”

“娘子考虑的很周到。”齐修远没想自己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妻子也会打算这些,一时间倒真有几分惊讶。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做了你的妻子,我自然也要好好的为你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对这一点秦臻看得很重,不管怎么说,她总不能连齐修远心里的白月光秦贞娘都不如吧!想到那个为了儿子和维护清白义无反顾撞柱自杀的秦贞娘,秦臻的心情不由得又有些憋闷。

“娘子可真是为夫的好贤内助啊!”把剥出来的坚果放在秦臻摊开的掌心里,齐修远发自肺腑的说。

秦臻被他夸得有些脸红又有些欢喜,“那些没必要的甜言蜜语就别拿出来浪费时间了,你赶紧给我说说我的想法怎么样?到底有没有实施的可能?”

“娘子的想法挺有道理的——不过这点粮食对灵水镇来说可有点杯水车薪啊。”齐修远摸着下巴摆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心里却隐隐有些自豪,觉得这世上应该找不出几个像他这样的好丈夫!毕竟不是谁都能像他这样大方的把用来竞拍灵物的玉筹换这世间随处可见的粮食的。

元武大陆地广人稀,最不缺少的就是可以让人饱腹的食物,至于主食水稻和小麦更是达到了一年三熟的高度,可以说,这里简直就是平民百姓们向往的人间天堂。

可惜的是这个人间天堂对土生土长的元武大陆人却没什么吸引力,比起温饱,他们更看重力量!元武、元武,居首为元,独尊唯武,在元武大陆没有什么比修行更重要,也没有什么比强者更有资格掌控一切!

一个平民之家如果有一个孩子在登仙鉴元草的辅助下发现了自己的元核,那么整个家庭的资源就会尽数倾斜于他!家里的其他成员不但不会表示反对还会尽自己的所能的去帮助自己觉醒的兄弟或姊妹。元武大陆的人都知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典故,他们心里明白,只要他们的亲人成功,那么他们也将会由此一跃登天,成为真真正正的人上人!

不过说来好笑,老天给了元武大陆人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粮食,对元武大陆人望眼欲穿的另一项珍物却吝啬的不行。

这让所有元武大陆人都殷切渴望的珍物,不是别的,正是元武大陆俢者不可或缺的进阶必需品‘灵物’!

天下灵物分九品,一为尊来九为末,如今这世间,六品以上的灵物最多,上了五品就逐渐变得稀少,至于一二品那已经是传说中的灵物了,最近一次出现的二品灵物是在九百多年前,被建立本朝的□□皇帝于机缘巧合下获得,沐浴更衣,全株吞服后,□□皇帝成功突破蓝阶壁障跨入紫阶成就一代圣者!

紫阶修炼者寿元暴增至八百岁,据大元皇室内部有传言,□□至今尚在人间!

如此,足可以看出灵物对修者的重要性!

不过对于这一些秦臻并没有深刻的认识(尽管她在用玉筹跟升仙船上的乘客换粮食时,也曾为乘客们那仿佛天掉馅饼般的欣喜若狂有过些许疑惑……),在丈夫无底线的纵容下,她快活的做着买椟还珠的傻事,还理所当然的‘教育’她那自幼长在锦绣堆里的丈夫,不要奢侈浪费,不要挥霍!

对于这样的妻子,齐修远是怎么也爱不够的。

现在的他不再是从前那个愤世嫉俗的毛头小子,那百世的轮回已经在他心里留下深深的烙印。

如今的齐修远再不像从前那样,为了一点虚名就豁出一切,他把所有的心力都放在了自己妻儿身上。为了妻子和儿子的幸福,齐修远没有什么不能做的。

这段时间的妻子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总显得闷闷不乐的,眼下只要区区三百块玉筹就能让她如此开心,齐修远心里自然是说不出的欢喜。

现在的齐修远并不像过往那样拼命追求力量攫取权利,他之所以频破壁障晋入绿阶也是为了更好地照顾妻儿,事实上,今生的齐修远在心里早就下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在儿子长大后,他要陪着没有元核的妻子同生共死!

那百世的轮回早就让他把生命看得及其淡漠,齐修远不想再过那种孤零零一个人活在世上苦苦思念妻儿的日子。那样的日子太痛苦也太煎熬,漫长的几乎看不到半点希望。

“杯水车薪?怎么会杯水车薪?!”秦臻一句充满纳罕的疑问把齐修远从那些暗无天日的记忆里拉拽而出,齐修远醒了醒神,微笑道:“这世上最不缺少的就是生活困苦的百姓,你要接济他们这点粮食可不够。”

秦臻眨巴了两下眼睛,有些气急败坏地说:“相公,你该不会以为我要一直养着他们吧?”她脑袋又没被门挤,怎么会做出这样的蠢事来!

“怎么,难道不是吗?”齐修远脸上的表情有些惊讶,他都已经做好时刻当冤大头的准备了。

“当然不是!”被丈夫小看的秦臻气得直跳脚,“俗话说救急不救穷,受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啊!”

“娘子,别告诉我你是想……”齐修远这回是真的被爱妻的想法给惊到了。

“他们既然归你管,你当然要对他们上心,给他们好日子过他们才会拥护你啊!”秦臻脸上的表情很认真,“正所谓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相公,这是你应尽的职责和义务不是吗?”

“……”原本只想着把灵水镇当个钱袋子用的齐修远面对妻子这彷若天经地义的态度,一时间还真有些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