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亲人
作者:墨青衣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赵廷凯是个幸运的孩子。

他刚从娘亲的肚子里钻出来,他的父亲定北侯赵绩显就向朝廷请封他做了定北侯世子。

定北侯赵绩显是个宽宏而沉稳的人,他对礼教规矩十分看重,府里虽然也有几个妾室通房但从未越过自己的正妻去,对唯一的嫡子也是疼爱有加。特别是在嫡子检测出元核后,更是欣喜若狂的把赵廷凯捧上了天,使得赵廷凯成为了定北侯府仅次于他的存在。

定北侯一脉奉命镇守北疆数百年,威权甚重,作为定北侯唯一嫡子的赵廷凯在北疆的地位可想而知,不过在这样的众星捧月下,赵廷凯却没有长歪,不但没有长歪还成长为一个在北疆百姓心目中颇有口碑的好世子。

这一切都需要感谢他的母亲安灵韵。

安灵韵乃是当朝安王唯一的嫡妹,也是当今圣上敕封的长乐郡主。

长乐郡主深受当朝太后的宠爱,及笄没两年就许给了太后的侄子定北侯,转年就诞下侯府唯一的嫡子赵廷凯。

由于双亲早亡的缘故,定北侯对自己嫡亲的姑姑很是敬重,长乐郡主刚一嫁过来他就把整个定北侯府交托到了对方的手里,长乐郡主有感于他的信任,对自己的这位新婚夫婿也很是用心,如此,你来我往的,两人的感情很快就亲密起来,定北侯府也被长乐郡主打理的井井有条。

长乐郡主是一个责任心很强的人,因为夫婿定北侯常年待在军营把儿子的管教权交托到她手里的缘故,对儿子的教养很是严苛。也正是在她的严加管教下,赵廷凯才没有被身边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哄坏,相反越来越稳重可靠。

不过再可靠的人,在面临自己灵物被抢机缘被斩的情况下也没办法在保持冷静和稳重!

在外祖舅舅的帮助下几乎将京城掀了个底朝天都没把罪魁祸首找出来的赵廷凯心情十分躁怒,眼瞅着自己就要和上元学宫的录取名额擦肩而过的他扬手砸碎了紧攥在手里的酒杯,冷声对守在门口的护卫道:“再去给本世子找一下柳先生,看他有没有查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深知自家主子现在情绪有多暴躁的护卫们听到对方的命令,哪里敢有丝毫怠慢,连忙高声应诺,分出一人急急往外面去了。

“最好别让本世子知道你是谁!”赵廷凯听着外面急促远去的脚步声磨着后槽牙恨声咒骂道:“否则本世子一定要把你的皮揭下来做地毯踩!”

“廷凯,你这脾气可有点糟糕啊,不就是一株天香九莲吗?至于就让你气成这样?”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道充满戏谑的笑骂声,“要是让你外祖瞧见你这风度尽失的样子肯定会狠狠的把你斥责一顿!”

“舅舅?!”满肚子火气无从宣泄的赵廷凯见到从外面进来的安王时吓了一跳,连忙起身去迎。

“你舅母说你已经好些天没认真用膳了,这可不行,”被迎到主位坐下的安王将自己手里的匣子搁到一边,冲着外面击了击掌,“来来来,今儿的午膳舅舅陪你一起用!”

“……舅舅,我现在根本就没心思用膳!”赵廷凯看着端着精美膳食鱼贯而入的婢女头大如斗,“如今我只想找出那个抢我灵物的混蛋——哪怕是掘地三尺!我也要把他找出来!”

“没心思用也得用!”安王抬手强按着外甥坐到自己身边,亲自给他盛了碗热汤,“你阿娘把你托付到本王手上,本王这个做舅舅的,就要尽到自己的责任——再说了,舅舅又没拦着你找人,你至于摆出这样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吗?”

“舅舅!我千里迢迢来京城求学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进上元学宫吗?!那株天香九莲是我父亲好不容易为我寻来助我进阶的!如今却被人夺走!我如何甘心?!”赵廷凯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我定北侯赵家的每一代嫡系子孙都是在十八岁以前就成功进入上元学宫的——我不想自己成为唯一的例外,让列祖列宗蒙羞!”赵廷凯的眼眶湿红了。

安王伸手拍了拍外甥的肩膀,“廷凯,放心吧,你不会让赵家的列祖列宗蒙羞的,原本舅舅还想着吊下你的胃口……没想到你这么禁不起逗,”安王摇摇头,将自己带来的那个木匣子塞到外甥手里,“喏,打开吧。”他满眼含笑的对着红木匣子努努嘴。

赵廷凯惊疑不定的定睛看他。

安王失笑,再次催促道:“愣着做什么?还不给本王打开看看。”

赵廷凯看着自家舅舅充满笑意的眼睛,踌躇半晌,用拇指勾开了红木匣子上的金质搭扣。

只见里面赫然呈放着一块与天香九莲同样品阶的九孔云菇。

“……舅……舅舅?!这、这是……”赵廷凯猛然抬头,望向安王的眼神充满惊诧。

“怎样?有了它总不会再让你老赵家的列祖列宗因你而蒙羞了吧?”安王揶揄地冲外甥眨了眨眼睛。“哎、哎、哎……别哭别哭……你这是做什么?!廷凯啊,你都这么大人了还掉金豆豆,别说你外祖父了,就是你舅舅我瞧了都跟着脸红啊!”

“舅舅!外甥真不知道该怎样感激您才好!”赵廷凯喉头哽咽的扑通一声跪倒在自己舅舅面前,一双哭得通红的眼睛里充斥着浓郁的几乎化不开的感恩之情。安王此举几乎可以说是重新接续了赵廷凯的修行之路!此恩此德几同于再生父母!

“你乖乖用膳,别再让家里人为你忧心就是感激本王了。”安王好笑地看着自己几乎可以说是喜极而泣的外甥,“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九孔云菇本王也只是借花献佛,你真要感激的话,就去找你外祖父去吧。”

“外祖父?”赵廷凯脸上的表情有些错愕。

“不错,这可是你外祖父腆着老脸从你外祖母的娘家镇国公府弄来的,要不是你阿娘在老镇国公眼里还颇有几分颜面,你也别想要这么幸运。不过,”安王话锋一转,“这回你可别在讲究个什么天时地利人和了,待会用完膳就乖乖的沐浴更衣直接服用了吧,可别再给人可趁之机,又夺了去。”

“舅舅、舅舅,您就别再嘲笑外甥了,外甥知道错了,下次绝不会再做这样没必要的蠢事了!”赵廷凯被自家舅舅奚落的面红耳赤,连忙迭声告饶。

事实上,他也确实吸取了教训,再不会像往日那样明明没有保住灵物的力量,还不知天高地厚的乱显摆、乱讲究了。

安王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恨不得挖个地洞把自己埋起来的外甥,咳嗽一声,故意板着一张脸严肃道:“记住你说过的话。”

用过午膳后,赵廷凯沐浴更衣,在自家舅舅的护持下将那一小块九孔云菇尽数吞服,安然入定。

相信等他清醒后,元武大陆上又将有一位橙阶修者摆脱秤砣砣的名号跨入黄阶修者的行列,同时成功获得上元学宫的录取名额,成为那诸多天之骄子中的一员。

就在安王为外甥护法的时候,安王的两个孩子安圼翧和安圼翎已经悄无声息的离开京城往百川府这边策马飞奔。

“……哥哥……我腿疼……跑不动了!”几乎大半个身体都甩飞出马背的安圼翎皱巴着一张漂亮的小脸向自己旁边的哥哥求助。

“翎娘,再坚持一下!这可是咱们能逃去见远哥的唯一机会了!”安圼翧一边安慰自己妹妹一边从自己马背上腾空而起落到妹妹的马背上,“来,你把身体侧过来,哥哥抱着你跑!”知道妹妹说的腿疼一定是大腿内侧表皮破损的安圼翧小心翼翼地把妹妹抱起,侧坐到马背上——其间,安圼翎尽管痛得眼泪汪汪倒吸冷气,但还是坚持的说,“哥哥,你快点,我不疼了!一点都不疼了!”

知道妹妹其实还很疼的安圼翧心里一酸,脸上却露出一个鼓励的微笑,“等远哥看到我们一定很高兴,我们这么久都没有给他寄信,他一定很思念我们。”

“还有贞娘姐姐,她肯定也很想我们!”侧坐在哥哥怀里的安圼翎扬着小下巴强调说:“我们分开的时候,我可是一再保证会给她写信的。唉……也不知道他们在那个穷山僻壤里过得怎样了!”

“等我们过去看看也就知道了。”安圼翧见妹妹眉宇间的痛色有所减轻,说话的声音也不由得变得轻快起来。

“希望我们能顺利到达那个什么水镇!”安圼翎叹着气,“我就怕父王突然发现我们失踪,派人过来追我们——那我们可就惨了。”

“……所以我们得抓紧点跑,”安圼翧表情一肃,又扬着马鞭狠狠地抽了两下马臀,“认真说起来,这回也是我们幸运,要不是表哥用来晋级的灵物被恶人抢走,父王要派手下排查抓捕——我们也没可能借此机会脱身出来!”

安圼翧不提还好,他一提表哥赵廷凯,安圼翎脸上的表情登时就变得很愤慨,“哥哥!我们能跑出来是我们聪明,可和那个抢表哥灵物的坏蛋没什么关系!”

“——我又没说跟他有关。”安圼翧无奈的扫妹妹一眼。

“哥哥!表哥这段时间吃不香睡不好,一心就想着把那个坏蛋找出来,母妃都说她瘦了好多,要不是担心远哥哥,我也跟着父王去安慰他了!”安圼翎鼓着腮帮子,恨恨道:“那人最好别让我碰上,要是让我碰上了——我一定要把他抽筋扒皮为表哥报仇!”

“女孩子家家的别没事有事放狠话,”安圼翧伸手敲了下妹妹的头,“我们还是抓紧时间赶——”他语声一顿,没有任何征兆的猛拽马缰,骏马长吁一声几乎人立而起!

“哥哥——”安圼翎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得整个人都投进自己长兄的怀抱里,双手紧抱住安圼翧的腰尖叫出声。

安圼翧稳住马匹,一把捂住她的嘴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别叫,后面有人!”

“父王的人这么快就追来了?!”安圼翎的脸色登时就吓白了。

“我也不清楚是不是父王的人,”安圼翧脸上的表情也很难看,他眉心紧锁地环视周遭半晌,咬牙出口道:“不过我们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翎娘,前面有片林子我们先躲进去——看看后面来的到底是什么人再做别的打算!”总不能确都不确认一下就狼狈逃窜吧。

安圼翧边说边一扯缰绳掉转马头往那片看上去还颇有几分密实的树林疾奔而去,而他自己的那匹骏马,尽管无人驾驭但依然亦步亦趋的紧跟在自己主人身后。

安圼翧兄妹刚藏好没多久,他们来时的那条官道上就出现了一匹看上去已经筋疲力竭的黄马,在马背上还俯卧着一个面色灰败嘴角流着鲜血的黑衣人。

安圼翧和安圼翎兄妹相视一眼,几乎齐齐松了口气,只是这口气松了还没多久,后面紧追而来的十数骑当即让他们变了脸色!

那十数骑不是别人,正是安王麾下的云骑尉,他们只听受老安王和安王的命令,几乎每个人都有黄阶巅峰的修为。

“……哥哥!”安圼翎的声音有些哆嗦,她不敢想象自己和哥哥被抓回去后,父王会怎么惩罚他们。

“别担心,翎娘,他们要抓的不是我们,”很快察觉到真相的安圼翧安抚地攥了攥妹妹汗湿的手,压低嗓门解释说,“是刚过去的那个黑衣人!”

“他们为什么要抓那黑衣人?”安圼翎不解地重复一句,不过她的眼睛很快就变得异常明亮起来。“哥哥!刚才那个……跟在云骑尉后面的那个……不是这次护卫着表哥一起上京的客卿柳先生吗?我前两天才在父王那里见过他呢,难道、难道刚才过去的那个黑衣人不是别人……正是那抢表哥灵物的大坏蛋吗?!”

安圼翎话还没说完,她哥哥已经二话不说地抱着她飞身上马,朝着刚才那黑衣人和云骑尉离开的方向疾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