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睚眦
作者:墨青衣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因为齐博伦强制干预的缘故,齐修远没能去洪家替妹妹讨个公道,不过心中到底有几分亏欠的齐博伦对齐修述兄妹想要去往灵水镇散心的请求倒是很快就点头同意了——

对此齐修远很是松了一口气。

毕竟齐博伦是百川府的无冕之王,他若真要扣押齐修述兄妹的话,他也没什么其他办法可想。

齐修述兄妹也没想到齐博伦会这么快就松口,一时间有些喜出望外!赶忙回去收拾行李,看那架势就好像生怕齐博伦反悔似的。

“谁知道父亲会不会在我们那位好母亲的唆使下又突然改变主意呢,为防夜长梦多,我们必须立刻离开!”齐修述私底下这样对自家二哥说,语气里充满着对齐博伦的不信任。

齐修远赞同弟弟的话,“我也想你嫂子了,她现在身怀有孕,也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

“这都是我的错,不是为了我,二哥你也不会在这样的时候离开嫂子身边。”齐练雯的声音里充满愧疚。

“你出了这样的事,二哥不赶回来还是人吗?”齐修远听不得妹妹这见外的话,“你嫂子听说了这事也急得不得了,忙不迭的催我过来,就怕你受委屈!只可惜二哥没用,还是没能替你讨个公道!”说到这个,齐修远眼睛里有杀气一闪而过。

“二哥你能过来,雯娘已经非常感激,”齐练雯发自肺腑的说,“雯娘很庆幸自己能有两个这么好的哥哥,这是雯娘一辈子的福气!”

妹妹的话让齐修远兄弟俩个心中动容,他们不约而同伸手拍了拍妹妹的肩膀,此时此刻,一切尽在不言中。

兄妹三个商量好后,齐修远拎着妻子给大伯和伯娘精心准备的礼物去了大伯所住的院落。

“你可把大伯骗得好苦!”齐博俭满脸嗔怪的站在门口迎接他。

齐修远一脸尴尬地连连拱手告饶,说他也是害怕走漏风声,才不得不违心隐瞒,还请大伯原谅则个。

“要不是知晓你的为难,大伯今天根本就不可能让你进门!”齐博俭佯作生气地喝道。“不过,”他话锋一转,脸上带出一抹笑意,“你这一招韬光养晦也算是用的不错——若你过早暴露自己的真实修为,家里那几个族老绝不可能就这样眼睁睁的放你轻松离开!”

齐修远咳嗽一声,伸手摸摸鼻子,满脸讨好地笑道:“我就知道大伯大人有大量,定然了解小侄的苦衷。”

“真正了解你的人是你伯娘,她可从头到尾的站在你这边,也不知道你小子哪里来的福气!”齐博俭故作不快的说道。

“哪里来的福气,亏你这话也说得出口!”齐云氏挺着个大肚子从屋里走出来,“要不是修远的帮助,你现在还抱着别人的孩子解馋呢!”

“伯娘,好久不见,您身体最近还好吧?”齐修远连忙拱手向齐云氏行礼。

“自从用了你送来的那几个食谱,伯娘真的是好的不能再好了,”齐云氏喜笑颜开,“不但胃口变好了,就连肚子里的孩子也比往常活泼得多,修远。这一切都是你的功劳啊,伯娘真不知道该怎样感谢你才好!”

齐修远闻言连忙表态道:“我要大伯和伯娘过得舒心,膝下有子可依,就是对侄儿最大的感谢了。”

齐博俭夫妇满脸失笑地摇头说:“就没见过比你还会说话的孩子。”

齐修远佯装懊恼地眨巴了两下眼睛,“侄儿马上就要有自己的子嗣了,哪里还是什么孩子!”

“在长辈的心里,你们这些做晚辈的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孩子,不过话又说回来,贞娘现在的身体怎么样,孩子在她的肚子里也乖不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也怀孕了的关系,齐云氏对所有孕妇都充满着好感。

“贞娘的情况很不错,孩子也乖巧得很,就是食欲非常离谱,一天出个六七顿还觉得饿得慌!”齐修远脸上的表情很有些无奈。

“她现在是特殊情况,一个人吃的是两个人的份,”齐云氏面带不满的说,“她现在可是在为你生儿育女,你可别告诉我一点粮食都舍不得!”边说还边一脸警告地瞪了自己丈夫一眼。

齐博俭连忙举双手双脚表态,“只要是你想吃的,说是人参燕窝,就是月里嫦娥做的月饼我也亲自帮你弄了来!”

——真是老不正经!

齐云氏两腮染晕的在心里啐丈夫一口,面上却摆出一副严肃认真地模样,“瞧见没有,跟你大伯多学着点!”

齐修远一脸苦笑,“伯娘,我哪里是舍不得给她吃,我是怕她把肚子喂得太大,生产困难——”

“呸呸呸,童言无忌,童言无忌!”齐云氏被齐修远口无遮拦地一番话吓了一跳,连忙出声打断他,“这话也是能随便说的,担心你娘子听了捏拳头捶你!”

齐修远拿手捂住嘴,做出一副懊悔不迭的模样。

“不过你这话说的也对,确实应该注意一下,”齐云氏扭头又瞪丈夫一眼,“瞧瞧修远对他夫人多好,你这个做大伯的怎么半点都没学到?!”

齐博俭头大如斗地伸手揩了一把脸,反正不管他说什么都是错的,齐修远感同深受地在旁边看他——要知道这不分青红皂白的罪在灵水镇他也没少受。

齐修远在大伯家盘桓了好一阵子才告辞离开,齐博俭夫妇亲自把他送到了门口,齐博俭看着自己一扫往日阴霾意气风发的侄子,情不自禁地就是说了句,“能不回来就别回来了吧。”站在他旁边的齐云氏也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你大伯说的对,既然在灵水镇住得好,听伯娘的话,就别再回头了!”这些年她冷眼瞧着,也觉得小叔子的某些行径实在是让人心寒的厉害。

心里明白大伯和伯娘为什么会说出这样一番话的齐修远脸上忍不住露出一丝温暖的微笑。

“那怎么能行?”他弯着眼睛望向这对真心实意为他考量的长辈,语带调侃道:“大伯、伯娘,你们可还在这儿呢,侄儿怎么能放下你们不管。”

齐博俭错愕抬头,看到的是一双诚挚坦然又充满暖意和坚定的眼眸。

“总有一日,二弟会为错待你而感到后悔,”齐博俭嘴角牵起一抹充满感慨的弧度(齐云氏拿手绢摁了摁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濡湿的眼角),随后又以最快的速度敛去,重新变得严正起来。“雯娘的事情已成定局,洪家既然答应补偿就别在节外生枝了,不管怎么说,这样的事儿拖得越久女儿家就越吃亏。”

“……”齐修远眼波微闪,半晌才露出一个微笑拱手应承道:“还请大伯放心,侄儿心里有数。”

“你伯娘现在的身体不容久站,我们就回去了,等侄媳妇生产,你别忘记给我和你伯娘写封信报个喜,好歹也告诉我们是弄璋还是弄瓦。”齐博俭一面搀着妻子往回走一面回头对齐修远叮嘱道。

齐修远闻听此言,连忙迭声保证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大伯和伯娘,绝不敢忘记他们!

从大伯家出来,齐修远还没想好要去哪儿,跟随他一起从灵水镇过来的护卫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身后。齐修远眼中有锋芒一闪而过,“有消息了?”

护卫低声回禀了两句。

“确定他今晚会过去?”齐修远眼眸微眯,嘴角勾起一抹冷冽的弧度。

护卫毕恭毕敬地又补充了两句话。

“很好!”齐修远化右掌为拳重重击打在左掌心上,“事不宜迟,今晚就让她动手!”

怡红楼是百川府府城最红火的青楼,也是名符其实的销金窟!

正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多少王孙贵族纨绔子弟在这里醉生梦死,一掷千金!

这天晚上的怡红楼还是如同往常一样的灯火辉煌,人声熙攘。

冰寒刺骨的雪风并没与冷却嫖客们心口的火热,怡红楼大门口更是接踵摩肩,人来人往。

鸨母和龟公的大嗓门混合着烟花女子们娇若莺啼的柔媚声线如菟丝花一样紧紧缠绕在过往的路人身上。一些把持不住的在路边踌躇片刻,就大力嗅闻着让人神魂颠倒的胭脂水粉味,三步并作两步地在鸨母和龟公的恭维下,揽上一到两个哪怕是在寒风冷冽中也依然敞胸露乳的艳妆美人步履匆匆的往怡红楼内猴急而去,很快就消失在二楼的过道里。

也有一些正经儒生面红耳赤的在嘴里念叨着“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老话,一面避之唯恐不及地用力挣脱那些过来勾缠他们的白皙玉臂掩袖而走!

更多的是一些常来常往的熟客,每当他们一靠近怡红楼,那些与他们有过一晌贪欢的美丽女子们都像是迎接自己的夫主一样,欢欢喜喜的迎上来或挽住他们的胳膊或凑到他们耳畔柔情婉转的述说着她们的思念之情。每当这个时候,那些大方的客人们总是会志得意满的往她们敞开的胸衣里或塞上几个金银锞子或直接把她们搂抱入怀,在众目睽睽之下深深拥吻,引来旁边鼓掌叫好者无数。

“公子爷,你总算是来了,你知不知道燕奴有多想你,想得心肝都痛了!”一个站在鸨母身边,穿着绿色纱衣,冻得双唇发乌的二八女子眼睛一亮,朝着一个刚下马车的锦衣公子身上急扑而去。那公子大笑着张开双臂将她紧紧拥入自己怀中,“爷的好燕奴,你这简直就是传说中的乳燕投怀啊,来来来,让爷瞅瞅,冻坏了吧?妈妈呀,我说你这可就不对啦,燕奴可是爷包下的,你怎么能让爷的小娇娇受这样的罪过,瞧瞧,瞧瞧,这样爷得多心疼!”

“哎哟哟,洪公子,您这话可真冤枉妈妈了,”同样看到洪公子的老鸨挥舞着大红手绢迎上去,脸上更是笑出了一朵花,“是燕奴自己坚持要在门口等着您呢,妈妈哪里舍得,可是劝了她好几次,她都不肯听呀……”

“是这样吗?乖燕奴?你就这么的想公子吗?”洪公子听到这话大为得意,伸手捏起燕奴的下巴就在对方面上香了一口。

燕奴嘤咛一声将脸娇媚地埋进了洪公子的掌心里。

感受着手指上的滑腻,洪公子喉结不由自主地上下滑动了一下。

“既然这么的想爷,那么爷今晚就好好的疼疼你,”洪公子拦腰将怀中柔若无骨的小娇娃打横抱起,“不过这回你可别再做到一半就抽抽噎噎的和爷说什么挨不住了的丧气话。”

几个跟随洪公子而来的小厮听到这话不约而同的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公子爷……”陡然被恩客抱入怀中的燕奴面红过耳地拿手去捂洪公子的嘴,边捂边羞赧的四下打量周围,一副生怕别人听到洪公子刚才荤话的紧张样子。

“都是爷不好,惹得爷的乖乖燕奴害羞了,走走走,咱们进去,这就进去,爷答应你,这回也不说了,不说只做,不说只做哈哈哈……”洪公子被燕奴如同惊弓之鸟的慌乱模样逗得仰脖大笑,就这样径自抱着怀中的俏佳人往楼子里走。

烟花之地的时间与正经地方不同。

这儿的人习惯了昼伏夜出,白天瞌睡夜晚精神。每到夜幕降下,青楼里的靡靡乐曲和笑闹声就会越发的熙攘热闹,从楼子外经过,里面的喧哗轰鸣声响亮的连耳膜都可能把人震聋掉。

夜半时分,正是怡红楼里最喧哗热闹的时候,怡红楼的后门却跌跌撞撞地走出一个手握锋利匕首的窈窕女郎。

那女郎穿着薄得近乎透明的绿色纱衣,苍白如纸的如玉容颜上一双乌亮如星的瞳眸闪耀着大仇得报的快意。

她出来后,一辆看上去没有任何特点的寻常马车就正正巧的停在了她的面前。

女郎抬手撩开车帘,钻进马车坐下,低头看了眼自己手上仍在往下滴血的匕首,嘴角弯起一个冰凉的弧度,随手将匕首抛到了马车不远处的污秽排水沟里。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从怡红楼里传出的一个消息震惊了整座百川府城!

百川府仅次于齐姜两家的洪家庶长子在怡红楼里被他的相好去势阉成太监,再也不能人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