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过继
作者:墨青衣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从秦家回来的第二天,齐修远就拎着秦臻精心准备的礼物去大伯家的院落拜访了。齐家大伯也是有心,早早就在那里等着了。齐修远承他大伯的情,嘴上没说却默默记在了心底。

“领事楼的那些人都捧高踩低的厉害,我不过去你很可能镇不住他们,”齐家大伯领着齐修远边往领事楼的方向走边向自己的大侄子解释,“这些天我想你也考虑的差不多了,是准备留在本家听用,还是去外面见见世面呢?”

齐修远微笑朝齐家大伯拱手,“还请大伯指点小侄一条明路,小侄感激不尽。”

齐家大伯闻听此言顿时整个人都乐不可支,“在大伯面前你还耍这样的滑头,看你这表情恐怕是早就心中有底了吧?”

齐修远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连声恭维道:“小侄这点道行自然是瞒不过大伯的火眼金睛。”

“既然知道你还卖什么关子,还不给大伯说说看你的打算,大伯也正好能帮你把把关。”齐家大伯的语气里的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齐修远也没打算藏着掖着,坦坦荡荡的就把自己的打算说出来了,“我想外放任职。”

“外放任职?好好好,男子汉就应该去外面闯一闯,没有丝毫进取心的窝在家里像什么样子?要知道靠山山会倒,靠水水会跑啊,”齐家大伯很满意齐修远的选择,他喜出望外地拍了拍自家侄子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修远啊,你这个选择没有选错,大伯非常赞同,刚才你向我征求意见的时候我就想劝你去外面闯闯了,本家是好,背靠大树也确实好乘凉,可要是哪一天大树倒了呢?人还是要靠自己立起来啊,要知道,求人不如求己呀。”齐家大伯说到后来声音里不禁带出了几分唏嘘之色。

齐修远神情庄重的再次长揖谢过了自家大伯的金玉良言。

“进去吧,且看大伯今日为你张目。”齐家大伯一马当先走上了领事楼的台阶。

齐家大伯作为齐老爷子最看中的长子,哪怕身体孱弱无法修炼,也凭借着自己的智慧和宗祠的主持身份在齐家得出了一席之地,如今只是想为齐修远讨要一个好一点的领地自然是轻而易举。等他们出来,清波县下的灵水镇已经成为了齐修远的地盘——往后脱离了齐氏嫡脉降入齐氏分支的齐修远夫妇就将在那儿扎根发芽,繁衍生息。

“灵水镇虽然名声不显但渔业发达,土地肥沃,供应你的修炼已经绰绰有余,再加上那个地方也没什么灵物可言,自然无人与你争抢。修远啊,这一去,大伯不指望你鹏程万里,闯出多大成就,只盼着你平平安安,不再仰人鼻息,快快活活的过活。”就算齐修远不说,齐家大伯又怎会不知这个侄子肩上担负着多大的压力和委屈。作为家主庶子的他,注定了只能靠混吃等死来维系自己的生命——否则他那位好心肠的弟妹绝不可能放任他活下去甚至威胁到自己儿子的地位。

早在重生回来就选定了灵水镇做领地的齐修远见大伯这样苦口婆心的劝自己,生怕自己因为脑子一热闯出什么祸事来,心中自然暖洋洋的。

他面带微笑的对自己的大伯说:“大伯,您别担心我,对于今天的分配,我真的没什么不甘愿的,我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身份,自然不会去奢望那些本不属于我的东西。而且,”齐修远压低嗓门,“我确实对外面的世界充满渴望,我也相信能凭着自己的努力养活妻儿。等我在灵水镇站稳了脚跟,我就请大伯去做客,到时候大伯可千万别因为地方偏僻,没什么好东西而拒绝前往啊。”

齐修远的这番话听得齐家大伯动容不已,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这个侄子会想得这样开,要知道齐修远并不是寻常庶子,他是齐家家主的儿子啊,别说一个镇,就是一两个县城他也受之无愧啊!

“修远,你心胸之开阔大伯望尘莫及,望尘莫及啊!”齐家大伯这次是真的服了。

齐修远见自家大伯一副震惊的连话都说不出来的模样,心中陡然一咯噔,意识到凡事过犹不及的他脸上登时就活灵活现的露出了一丝无奈的苦笑,“大伯您这样说也太看得起我了,什么心胸开阔,不过是被逼无奈之下的选择罢了。“说到这里,齐修远的脸上也适时的流露出几分寥落和悲凉来,”如果可以的话,您以为我愿意选那样一个对修炼没有任何助益的地方?我虽然天赋尚可,但没有提高进阶率的丹药和灵物,恐怕也只能这样蹉跎下去,直到沦为平庸。大伯,不是我说丧气话,在领取那枚灵水镇印的时候,我已经预感到自己倾尽灵水镇资源求购丹药灵物进阶的场景了。”

齐修远这话说得异常心酸,齐家大伯听得眼泪都要流下来了。他本来就是个慈和的性格,膝下又没有儿女,如今见自己欣赏的孩子因为出身的缘故被人打压,心里十分的不是滋味。与此同时,一个让他心跳加速的念头也毫无征兆的滋生出来,也许……也许他可以……齐家大伯被自己心中所描绘的蓝图彻底蛊惑住了。

齐修远看着大伯瞬间红了的眼眶,心中很是错愕,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刻意说给某些人听的话会引来自家大伯这样剧烈的反应。

等到他把大伯送到他所住的院落门口,对方才像是如梦初醒般地一把捉住了他的手!

齐修远面露不解的看着自己的大伯。

齐家大伯嘴唇因为激动而不住开阖翕动,他望向齐修远的眼神勇忐忑有紧张更有浓郁的几乎化不开的希冀——齐修远满眼困惑的回视他。

“修远,大伯……大伯想要问你一个非常冒昧的问题,你顺着自己的心意回答就好,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大伯都不会对你有任何的芥蒂和不满,你……”齐家大伯的喉结剧烈滑动,“你愿意被大伯过继过来做大伯的儿子吗?大伯保证会拿你当自己的亲儿子看待,绝不让你受半点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