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悍皇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初入河南
作者:天青江木寒

【看看小说网 www.zhanqiaoprincehotel.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两天后,我和肖逸、史可法三人终于进入到了河南境内。

  但是当我看到的情景却叫我大吃一惊,虽然在奏折里我已经知道今年河南大旱,百姓生活艰苦。但是亲自看到后又是一种心酸的震撼。

  就见到百姓流离失所、衣不遮体,虽然入冬的河南不算太冷,但是小北风吹过。百姓们在寒风中还是瑟瑟发动。

  我们三个人都没有说话。就骑在马上慢慢的向前走着。田地都已经荒凉了,房屋都是十室九空,还不时的传来嚎哭声,在为自己的家人去世而悲痛,我也忍不住的流下了眼泪,在我的那个时代哪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哇哇”就在我们还在马上的时候,就听到旁边传来小孩的啼哭声。原来是孩子饿了。正在使劲的吸着他妈妈的奶头,但是干瘪的乳房没有一滴的奶水。

  小孩子看吸不出奶水来,就哇哇的哭了起来。

  而抱孩子的母亲却只是呆呆的看着前方,看不出有一丝的感情,神情已经麻木了,因为看不出一点出路。一点点的希望。

  而在这对母子的身边站着一个衣衫褴褛的男子,眼角正含着泪在翻着随身带来的衣物看看还有没有吃的东西。

  我向肖逸问道:

  “我们还有什么吃的吗?”

  肖逸接着道:

  “还有一些从京城带来的糕点。”说完从背后的包裹拿出一个油纸包,递给了我。我又看了一眼这个女子。

  翻身下马,来到这个女子的面前。这女子很惊讶并带着点戒备的神情看着我。

  我蹲下来,把纸包打开,里面露出十多块小糕点。我这时对这个女子说道:

  “把这些吃的喂给孩子吧,孩子都饿坏了。”

  这个女子看着还很清秀的,就是太瘦了,人显的非常的羸弱,女子没有说话,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手里的糕点,犹豫了一下,在孩子的啼哭中,还是忍不住伸出颤抖的手拿起了一块糕点才小声的说道:

  “谢谢大爷。”

  在她怀中的孩子也就四五岁的样子。因为饥饿显得非常的瘦小,两只大眼睛到是很明亮,正带着泪珠看着我手中的糕点。

  在看到他的妈妈拿起一块时。张开小手就要拿。这个女子把糕点拿到小孩子的嘴边时,孩子马上用两只小手抓住糕点就往自己的嘴里送,三口两口就吃了下去,好像是吃的太快了,有点咽到了。

  我接过史可法递过来的水袋,就要给这个女子,站在旁边的男子马上找来一个碗,对我说道:

  “谢谢大爷了,我自己倒点给孩子吧,不要糟蹋了。”说完就用水袋倒出来小半碗水。递给了女子。然后把水袋又还给了我。

  这名女子接过水后。轻轻的给孩子喂了点,孩子慢慢的喝了下去。就好了。

  我长叹了一声,把手中的糕点全部放在了女子的身前,站起身来走到这名男子的身前。

  这名男子见我走了过来,就是一鞠躬说道:

  “多谢恩公。”

  我看着他问道:

  “你是哪里人士?怎会流落到此。”

  这名男子说道:

  “回恩公的话,小生是河南开封府人士,世居柳家庄。小生叫柳怀风,这是贱内楚氏和小儿。”说到这看了看自己的妻子和正在吃东西孩子。又接着说道:

  “本来我家还有两亩薄田,而我本身也有功名在身,想明年进京考个出身。嘿”叹了口气说道:

  “谁知道这时候却是天灾人祸同时降临我家。这个天灾就是今年大旱,田地里是颗粒无收,百姓们是家家没有过冬的存粮,实在是苦呀。”说完就停下来不说了。

  我疑惑的问道:

  “那朝廷派了左大人下来赈灾,难道百姓们还不能过冬吗?”

  柳怀风说道:

  “左大人可是个好官,但是却杯水车薪呀,整个河南受灾的百姓有好几十万呢,左大人如何是接济的过来。”

  说到这又楞了起来不说话了。

  我一看原来是柳怀风看见自己的孩子吃饱了躺在了自己妻子的怀中睡着了,这个可能是吃的最饱的一次了。孩子睡的是如此的香甜。

  我看到他们一家三口穿的都是非常少,在寒冷的小北风中,身体在不停的发抖。

  我脱下我的大氅放在柳怀风的手中说道:

  “去给你妻子和孩子披上吧。别把孩子冻坏了。”柳怀风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很感激的接过了大氅,走到妻子的身边,轻轻的披在了身上。孩子感觉暖和了点,又在母亲的怀中动了动,有睡着了。

  肖逸也在包裹里,找了件衣服给我披上了。

  我又对着柳怀风说道:

  “柳公子,我们是刚到河南,对这里的情况都不是太了解。我看柳公子也是有功名在身,就不象是个白丁,我们就到前面的镇子上吧,找家客栈,把整个河南的情况讲给我好吗?”

  柳怀风一听就是一楞。说道:

  “恩公,说句实话,我和妻子也没地方去了,今晚本来打算找个破庙藏个身就得了。既然恩公说了,我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我点了点头。把肖逸的马让了出来。叫楚氏带着孩子坐了上去,我和柳怀风在前面走着,给我讲一些河南的事,肖逸和史可法在后面牵着马跟着。

  李家镇

  我们大约在路上走了半个多时辰,就来到这个地方,但是进镇子后,就显的有点荒凉,没有什么生气。天也渐渐的黑了下来。

  肖逸找了家客栈――福来客栈。看到店小二热情的样子,好象好久也没有客人一般。忙前忙后的就接待了我们这几个人,在我们进到客栈的时候。还别说,真的就是我们这一拨客人,我有点疑惑的看着这个店家.

  店家好像知道我要问什么似的,就说道:

  “客官。你可不知道。现在河南是大旱之年,不被饿死就不错了,那还有银子住店呀。”我听完了,也是想到,现在河南真是多灾多难的年份呀。

  肖逸要了三间房,又吩咐了店家要了桌酒菜。

  在我们都收拾完毕后,就都来到大堂准备用餐了。

  在来李家镇的这段路上,我也向柳怀风问了很多的问题。

  这个柳怀风还真是有点博识。把河南的整个大概都给我说了遍。

  自从今年的大旱开始,全河南有八成的百姓都手受灾了。有很多人离开了自己的家园到外面去乞讨过生活。最可怕的是在某些地方还出项了吃“观音土”来充饥。但是无法消化。很多人都是悲惨的死去了。在朝廷赈灾没有下来前,还出现了吃小孩的情况,后来左大人下来了。虽然情况没有太大的改变。但是百姓还是勉强的过去了。

  但是在河南却不都是朝廷说的算的,还有很多的官员感觉这里天高皇帝远的,就不为百姓办事了。有的时候在左大人的面前答应的很好,可是一转身就是不去办事了。有的时候左大人也是没有办法,所以很多的事都是左大人自己去办。

  我听到这,就是气的大拍桌子骂道:

  “这群河南的狗官,看我不好好的整治他们。”吓得柳怀风一家都不敢吃饭了,呆呆的看着我。我看了他们一下说道:

  “不用管我是谁。你跟我说到你家是遭到了天灾人祸。这个天灾你和我说了,这个人祸是什么?”

  柳怀风这时有点小心的看着外面才说道:

  “恩公,我不知道您是谁,但是我想这件事您也是管不了的。”

  我一瞪眼睛说道:

  “你不用管我能不能管,你说来便是。”

  柳怀风才说道:

  “我家的人祸就是出在了我家的那两亩薄田上,因为我家的田地,位置好,土壤肥沃,就被我们柳家庄的一个福户叫柳成看上了。就硬说是他家的田,要给我给他交田赋,我家不服,就到知县那去告他,谁知道这个狗知县收了柳成家的银子,就伪造了一份地契,把我家的田地给抢去了。我的老父老母”说到这就痛苦起来。过了一会儿才平复下来,有接着说道:

  “叫恩公见笑了。”我摇了摇头。柳怀风又说道:

  “我的老父老母因不服,就在县衙门口跪着求这个狗知县,谁知道狗知县却叫人把我父母打伤,回到家中。没有几天就双双辞世了。后来柳成带人来到我家,要我家交田赋,我哪里来的银子呀。没办法就带着妻儿逃亡到这里。”说完又是两眼通红。

  站在我旁边的肖逸和史可法听了也是钢牙紧咬,双目圆睁,气的青筋劲冒。这时柳怀风又说道:

  “现在在河南向这样的事,可以说是罄竹难书。那些有势的管家老爷勾结那些有钱的富户,是做尽了丧尽天良的坏事,欺男霸女、侵田占地无恶不做。”

  我听完后,就是气氛难耐,原来朝廷已经腐败到了这样。

  我静了静心情说道:

  “肖逸、史可法明天我们就出发去开封府,我到要看看这些朝廷的官员是如何的大胆,柳公子。你明天就随我们回开封吧,我来给你讨个公道。”

  柳怀风一家人听后,都是一惊,问道:

  “恩公,难道您真的能替我父母讨回公道。”

  我点了点头。

  这一家三口,看到我肯定的表示,就知道今天遇到了贵人了,就马上跪在了地上,就要磕头,肖逸和史可法,在我的示意下,马上扶起了他们夫妻二人,二人却都是泪流满面了。

  这时店家也过来了,也用袖子擦了擦眼角说道:

  “这位客官说的,我们这也很多,但是没有谁能管呀,皇帝不管,官官相护,但是我们这还有一个大的祸害。”

  我一听就是一愣,还有什么比官员贪污还祸害呢,就看着店家说道:

  “我们这离太行山脉近,自古以来太行就是响马土匪的老窝,所以说,各位客官,要是晚上街上有什么动静可千万别出来。”

  我一听后就是更气了,突的起身回到了房间,把“断刃”放在了腿上,我想,响马土匪最好今晚别来,要是来了就无回